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严易泽的祸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对于莫雨的紧张,严易泽就要显得冷静不少。


        

“别担心,我安排了人在学校附近保护小羽,不会有事的。”


        

“可我还不太放心,总觉得可能会出事。”


        

“恩,走吧。”


        

去幼儿园的路上,严易泽叫罗琦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下幼儿园那边的情况,可电话始终打不通,这让莫雨越发的提心吊胆。


        

赶到幼儿园看到门口停着的警车,莫雨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出事了。


        

严易泽的脸色也很难看,警车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难道真的会是小羽出事了?


        

两人冲进幼儿园,还不等闯进教室就被门口的两个警察给拦住。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这里孩子的家长,来接孩子。”


        

“接孩子?你们怎么证明?”警察一脸警惕的看着两人,悄悄冲旁边的警察使了个颜色,另一个警察看似不经意的走动了几步,隐隐挡住了严易泽和莫雨的退路。


        

“您把小李老师叫出来就知道了,我们经常来接孩子。她认识我们的。”严易泽耐着性子解释道,


        

“小李老师?你等一下。”警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身后教室的门打开条缝隙钻了进去,随手带上了教室大门。


        

很快进去的警察出来了,莫雨赶紧问,“怎么样,小李老师告诉你了吗?”


        

“小李老师不在,还有没有其他人认识你们?”警察皱了下眉头,莫雨赶紧想了下说,“园长,还有我儿子班上的生活老师应该都认识我们。”


        

“知道了,等下。”


        

很快一个二十出头的男老师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莫雨的一瞬间紧绷的脸色顿时舒了口气,“你们可算是来了。”


        

“你认识他们?”


        

“认识,他们是严子羽的家长,经常过来接孩子,我基本每天都能看到他们。”


        

警察再三确认,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快请进去吧。”


        

“谢谢。”严易泽和莫雨点了下头跟在年轻的男老师身后走了进去。


        

班上只有**个孩子,一眼就能看遍,小羽根本不在这些孩子当中。


        

“怎么啦?”


        

“我儿子不在这。”严易泽眉头骤紧,莫雨更是一把拽住身边的老师紧张的问,“我儿子怎么了?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羽没事,您别太担心了。我刚忘了说了,小羽不在教室,在隔壁房间,我带你们去。”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


        

“你们自己进不去的,门口有警察守着,没法确认身份谁也进不去。”


        

“这位老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些警察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严易泽好奇的问。


        

“说起来这事儿还要从你们儿子严子羽小朋友说起。刚才放学的时候,一个男人来接他,说是您的朋友,严子羽小朋友死活不跟他走,小李老师发现情况不对,当子严子羽小朋友面前保护他,却被那个男的推倒了脑袋撞在了墙上晕了过去。”


        

“等我们听到严子羽小朋友的哭喊声赶过来时,那个男人已经扛着严子羽小朋友到了学校门口,幸好保安拦的及时,又有人跑来帮忙,那人见情况不对,丢下严子羽小朋友就跑了。我们把严子羽小朋友接回来的同时就报了警,这不警察就都过来了。”


        

听到事发的经过,严易泽和莫雨几乎同时出了一身冷汗。


        

悬,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太悬了。


        

就差一点点小羽就要别抢走了,好在小羽最终还是被救了下来,不然他们真的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小羽。


        

见到小羽时,小羽的情绪还算是稳定。尽管眼神有些畏畏缩缩的,但看的出来他没什么大碍。


        

“爸爸,妈妈,小羽害怕。”小羽冲过来扑进莫雨的怀里,紧紧抱着她的脖子,严易泽也在第一时间张开完好的右臂将莫雨和小羽搂在了怀里。


        

“小羽,不怕,没事了。我们回家,现在就回家。”


        

临走时,警察突然叫住了严易泽,“严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您稍微等一下,配合下我们的调查?”


        

严易泽看了眼莫雨和她怀里的小羽,犹豫了下点点头,让莫雨带着小羽先回去,同时叫罗琦贴身保护他们的安全。


        

警察的问题很直接,很简单,也就是简单的询问下他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见严易泽摇头,他们又询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这才放严易泽离开。


        

刚要出去,两个穿黑衣的保镖跑了过来,额头上满是汗珠。


        

“你们刚才去哪儿了?”严易泽冷着脸问。


        

“我们去追那个要抢小少爷的男人了。”


        

“人呢?”


        

“跑了。”两个保镖低着头一脸惭愧的说。


        

“你们两个人居然抓不住一个人?废物。”严易泽的脸色很难看。


        

“对不起,少爷。是我们没用,对方对附近的地形很熟悉,专检小巷子钻,我们本来眼看着就要抓到他了,突然冲出来几个混混不由分说的就抡棍子砸我们。等我们收拾完那几个混混,那个男人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严易泽眯了下眼睛,冷冽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是在推卸责任?”


        

“不是的,少爷。我们差点让小少爷身陷险境,又没有抓到人,这是我们的失职。”其中一个抿着嘴唇说,“刚才我们之所以和少爷您解释,是想告诉您,那个家伙我们虽然没抓到,但那些混混倒是抓到了几个,相信从他们嘴里应该能问出点什么。。”


        

严易泽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迈步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除了幼儿园的大门上车离开。


        

幼儿园不远处的一栋商业大楼的楼顶上,蓝星把望远镜从眼睛前移开,目视着严易泽车子离开的方向冷冽的笑了起来。


        

她的身后恭敬的站着一个二十出头平头男人,他的衣服有些凌乱,满脸的汗水,脸色有些潮红。


        

如果幼儿园的小李老师在这里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那个抢小羽的男人。


        

蓝星缓缓转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连个孩子都搞不定,你真是个废物。”


        

“您教训的是。不过这事儿也不怨我。本来都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从学校里带出来了,谁知道那小子突然要和我对什么暗号,我明明对上了,那小子居然说不对,这才把幼儿园的老师给招来了。”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不要找借口。我要看的是结果。”


        

蓝星神情冷漠的盯着他说。


        

“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男人低着头不说。


        

“你走吧。”蓝星不耐烦的一挥手,转身抬头看着西边快要完全消失的夕阳,脸色有些不悦。


        

“我的报酬……”


        

“事情办砸了,你还有脸跟我要报酬?”蓝星转身阴冷的眼神肆意的在对方的身上扫视着。


        

“我们说好的。不管成不成,你都必须支付给我相应的报酬。”刚才还一副孙子表情的男人一下硬气起来,称呼也从您变成了你,“你打算赖账?”


        

“呵,你没资格找我要钱。要知道现在警察和严易泽的人已经盯上你了,没有我帮忙,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抓住。”


        

“你确定要这样?确定不给钱?”


        

“我再说一次,你没资格给我要钱。我从来不养废物。”蓝星的话说的很是难听,男人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一步步的走向蓝星。“你确定不给?”


        

“你想怎么样?”蓝星一边后退,一边警惕的看着他,很快她就推倒了栏杆边缘。


        

“你说是钱重要呢?还是你的命重要?”男人看似不经意的瞥了眼下方渺小的仿佛是蚂蚁的行人和火柴盒的汽车似笑非笑的看着蓝星。


        

“你敢!我的人就在天台楼梯口,你要是敢懂我一根汗毛,你也别想活。”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的速度快,还是我的速度快。”


        

说话间男人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扭住蓝星的手臂把她压在了栏杆上,半个身子被推出了栏杆。


        

看着下面渺小的行人和汽车,蓝星脑袋一阵眩晕,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嘈杂的脚步声响起。随之出现在两人耳边的是几声厉声喝问。


        

“你干什么?放开boss,不然你今天别想活着从这里离开。”


        

“是吗?”男人抖了下蓝星的胳膊,稍稍把她的身子往外送了送,得意的笑道,“听到了吗?你的人在威胁我?你说我是送你下去呢,还是送你下去呢?”


        

“别,有话好好说,别冲动。你不就是要钱嘛,我给,你要多少我都给。”


        

在死亡面前,蓝星妥协了。


        

“行有行规,原先商量的是多少,我就收多少。多一分我都不会要。”


        

“好,我现在就让人转账给你。”


        

“我要现金,不连号的旧钞美金,你最好祈祷他们没拿毛爷爷来糊弄我。”说完男人转身头看了眼身后虎视眈眈,随时都准备冲过来的蓝星的保镖笑道,“我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去筹钱,到时候要是看不到钱,把我也只能让她坐一回空中飞人了。”


        

几个保镖迟疑了很久,见蓝星从他们使眼色这才安排人去准备钱。


        

半个小时后,男人拿到钱大致的扫了眼,一手提着装钱的皮箱,一手勒着蓝星的脖子在保镖们虎视眈眈的眼神中乘坐电梯到了停车场,上了一辆早先准备好的车。


        

“钱,你也拿到了,现在该放了我了吧?”


        

“不着急,我早晚会放你的。”


        

“你说话不算。”


        

“做我们这行的一向很懂规矩,我说过会放你,就会放你。不过现在嘛,还不是时候,你得送我一程。不然我怕我有命拿钱,没命花。”


        

“你……”蓝星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失望和不甘,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好,一切都听你的,希望你说话算话。”


        

这边蓝星被她雇佣的人挟持着离开市区往偏僻的郊外赶去,那边严易泽的车已经追上莫雨和小羽,几乎在同时开进了严家别墅的大门。


        

白露璐从客厅里迎了出来,抬头看了眼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好奇的问。“嫂子,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有点事耽误了。时间差不多了,吃饭吧。”莫雨还不来得及及时,严易泽就走过来随口敷衍了句。


        

白露璐点头的同时看到了严易泽掉在胸前打着石膏的左臂,三两步跑过去紧盯着严易泽的手臂紧张的问,“哥,你的手怎么会这样?”


        

“今儿去公司巡视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疼吗?”白露璐眼睛红红的伸手要来摸严易泽手臂上的石膏,严易泽抬起右手冲她摆了摆,“没事。进去吧。”


        

“好。”白露璐抿了下嘴唇,转身走了进去。


        

严易泽转头看了眼莫雨见她神色如常,悄悄松开了口气,笑道,“我们也进去吧。”


        

吃饭时,白露璐见小羽的情绪不太对,好奇的问,“小羽,你怎么啦?怎么看上去不高兴呢?”


        

“露璐。”莫雨赶紧冲她使了个眼色,白露璐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什么话了。


        

“吃饭的时候别说话。”严易泽也皱眉瞥了白露璐一眼。饭桌上这才安静下来。


        

饭后严易泽去了书房,莫雨带着小羽回房间,白露璐去陪了会儿也回了自己房间,反锁上房门,白露璐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什么事?”


        

“小羽的事是你干的?”白露璐紧皱着眉头问。


        

“小羽?小羽什么事?”


        

“不是你?”白露璐眉头微微一挑,有些不确定。


        

“小羽出什么事了?”


        

“下午有人去幼儿园想带走小羽,这事儿还惊动了警察。”


        

这是白露璐从莫雨口中打听到的只言片语,电话那头的声音中充满了凝重,“有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再重申一遍。小羽是我哥的儿子。我不许你伤害他。”


        

“我不会的。”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对了,我让你做的事情抓紧点,别让我失望。”


        

“你放心,我一直在做,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阁下电话,白露璐坐在床边盯着手机屏幕紧紧抿着嘴唇,不确定的呢喃着,“真的不是你吗?那又会是谁?”


        

书房里的严易泽耐心的听着罗琦的调查结果,眉头轻轻皱着。


        

“这么说。那些混混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不知道,他们甚至都没见过他。少爷,你说今天这事儿会不会是蓝星……”


        

“除了她,还有谁有这个动机?”严易泽脸色阴冷的说。


        

“那我们难道就一直这么被动下去?少爷,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比如说……”


        

严易泽眯了下眼睛,冲罗琦摆了摆手,“你只管去做,但有一点不要牵连无辜的人。尤其是凌叔那个叫泽琳的孩子。我们不是蓝星,不能做事不择手段,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起泽琳那个孩子,有个消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罗琦稍稍犹豫了下说。


        

“什么消息?”


        

“昨天萧项把泽琳接过去了。”


        

“她不是一直跟在凌叔凌婶身边吗?怎么会被萧项接走?”严易泽皱眉问。


        

“一个星期前,凌夫人过世了,凌先生伤心过度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憔悴了好几圈,又没又一直没有凌琳的消息,现在整个人颓废的绝望的不像样子。他这才让人联系了萧项,让他把泽琳接去了美国。”


        

“凌婶也走了?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这么多熟悉的人都不在了。”严易泽摇头叹了口气,“先是奶奶,接着是爸妈。然后又是凌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都不想的。”罗琦小心翼翼的劝了句。


        

“把蓝星就是凌琳的消息透露给凌叔,给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吧。”严易泽想了很久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记住不要让凌叔知道这是我们故意透露给他的。”


        

“少爷,您这么做的话,蓝星恐怕会更狠您的。毕竟她现在顶着的是少奶奶的身份,要是被拆穿的话……”


        

“没事,慕容烨死了,慕容烨的父母也不在了,即便有人知道她不是雨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她现在肚子里怀着慕容烨的种。”


        

“我明白了,等下我就去安排。”


        

罗琦一走,严易泽看了会儿文件,这才起身往房间走去。


        

莫雨伺候严易泽洗完澡,两人早早的上床休息。


        

另一边,被挟持的蓝星还在车上颠簸,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了,离开市区之后她身旁的男人就一直走的最偏僻的乡路,几个小时下来蓝星不知道车子已经下来多远,但据她估计至少也下来三百来公里。


        

夜色渐深,除了车大灯照亮的凹凸不平的路面,车窗外的黑漆漆一片,蓝星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将要去哪儿,什么时候能停下来。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


        

“我觉得安全的时候自然会放了你。”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句。


        

“这话你已经说了几个小时了,到底什么时候你才会觉得安全了?你该不会说话不算吧?”


        

“我不是你。”男人说完转头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你可以先睡会儿,到时候我叫你。”


        

莫雨没说话,一直努力的睁着眼睛,说实话她是真的困了,可她不敢睡。


        

十几分钟之后,男人把车停了下来,看着蓝星说,“到了。”


        

“到了?这是哪……”儿。


        

话没说完,蓝星就晕了过去,男人收回手,掏出一只酒瓶在她身上撒了不少白酒,直到车里全是刺鼻的酒味,这才开着车重新上路。


        

在一个小镇上,男人见到了约好的代驾,让他把蓝星送到距离这里三十来公里外的红星庄,目送着车子远去,他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带客出租的白色面包车。


        

“老板,去哪儿?”司机本来正在打瞌睡,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睁开眼问。


        

“送我去最近的火车站,钱不是问题。”


        

“好的,您坐稳了。”


        

面包车掉了个头,绝尘而去。


        

蓝星醒过来时。这才发现驾驶座上的人已经换了,顿时紧张的问,“你是谁?”


        

“我是代驾,你喝多了,您朋友给了我五百块钱让我送你去红星庄,我还以为您要睡一路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


        

“靠边停车。”


        

车子停下来,蓝星给保镖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后保镖们赶了过来,送蓝星回去。


        

路上蓝星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她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挟持,她咽不下这口气。


        

“那家伙抓到了吗?”


        

“还没有,不过应该也快了。他根本想不到我们会在箱子里装了卫星定位器。”


        

“抓到他,立刻给我带过来。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他可以拿捏的人。”蓝星咬牙切齿的说完,缓缓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一个小车站,拿着蓝星的钱的男人钻进了公共卫生间,打开箱子想拿点美金找人兑换点毛爷爷备用,谁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气的差点七窍生烟。


        

箱子里面只有一部分是真的美金,其他的全部是冥币。而且在箱子最下面他还发现了一个卫星定位仪。


        

捏着这个定位仪,男人的脸色无比的阴沉,“你个贱人,居然耍我。给我等着,这不算完。”


        

说完他捏着只有巴掌大小的定位仪走出去丢在了角落里一个垃圾桶里,旋即快步离开了这个车站。


        

快天亮时分,蓝星回到了润城,睁开眼她问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个家伙抓到没有。


        

“boss,对不起。他跑了。”


        

“跑了?”蓝星眉头猛的一皱,“你们这些废物。这么简单的小事都办不好,我养着你们还有什么用?”


        

“boss,您先别生气。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已经查到他家人的住处了,只有派人守着,他早晚会出现的。”


        

“你们最好别再给我把事情办砸了。不然的话……”


        

蓝星的眸子闪出闪过一道凌冽的寒芒,吓得一旁的保镖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下午,莫雨借口去见个朋友,在严家几公里外的一家咖啡馆里见到了萧项派来的人。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精干的青年。


        

“秦小姐,这是董事长让我交给您的。”青年掏出一张卡片递过来,“密码是六个八。已经和您的手机号码绑定了,想必您也已经收到银行的信息了吧?”


        

莫雨接过他递过来的卡片,点了点头,“回去替我谢谢你们萧董,就说这钱我会尽快还给他。”


        

青年摇摇头,“董事长说这钱本来就是您的,别提什么还不还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还有点事要去忙。”


        

男人走后,莫雨正打算起身结账去接小羽,一行三人推开咖啡馆的门走了进来。


        

看到走在最前面面无表情的蓝星,莫雨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又见面了。”蓝星走到莫雨的面前,笑着说,“真巧啊。聊聊?”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莫雨冷眼看着蓝星,豁然起身往门外走去。


        

“我相信你很快会主动来找我的。”


        

蓝星得意的声音钻进莫雨耳朵里,令莫雨脚步猛地一听,转头拧眉死死盯了她一眼沉声问,“你什么意思?”


        

“你马上就知道了。”


        

随着莫雨手机铃声的响起,蓝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这不……来了。”


        

莫雨心陡然间一沉,掏出手机接通,放到耳边。


        

下一刻她脸色豁然一凝,下意识的提高嗓音问,“怎么会这样?易泽怎么会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