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抓现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罗琦看着莫雨一副想开口又不敢开口的样子。


        

莫雨冲他笑笑,“想说什么就说,憋着不难受吗?”


        

“少奶奶,那……我就说了。”罗琦迟疑了下开了口。


        

“说。”


        

“我觉得您的决定太草率了,真要让他们无所顾忌,搞不好公司会瘫痪的。现在公司的麻烦还没解决再发生这样的事,弄不好就会引发混乱,到时候恐怕就没法收拾了。”


        

莫雨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


        

“什么?”


        

“为什么易泽刚被警察带走几天,公司的人心就会浮动成这样?”莫雨挥手打断刚要开口的罗琦,“我知道你肯定要说这是因为工地那边的事。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这只不过是诱因,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那些人的心根本不在公司,勉强留下只会留下后患。我需要通过这一次的危急好好整顿下严氏集团,争取把公司上下打造成铁桶一块。”


        

“少奶奶,您……”罗琦吃惊的看着莫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罗琦一直以来都知道莫雨对管理公司的事不在行,可她刚刚说的这些话哪里像是个外行说的?


        

罗琦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莫雨了。莫雨似乎清楚他在想什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这可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准确的说应该是薛晚晴和萧项给她出的主意,在来公司的路上莫雨就给两人打了电话,简单介绍了下严氏集团遇到的危急。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更别说其中两个人还在商场厮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是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了。


        

本来莫雨还觉得薛晚晴和萧项有点危言耸听,现在才知道他们才是看的最透彻的。


        

“去请林副董过来。”


        

罗琦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快的让莫雨都感觉惊讶。


        

“林副董没和你一起过来?”莫雨皱眉问。


        

“林副董病了,今天没来上班。”


        

“病了?这么巧?”莫雨不信,不光莫雨不信,罗琦更加不相信:“少奶奶看样子林副董是在躲着您啊。”


        

“罗琦,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莫雨低头沉吟了下,看着罗琦。


        

“少奶奶,您问。”


        

“你也跟了易泽这么久了,工地那边的事你能不能处理?”莫雨现在能依靠的只有罗琦,至于薛晚晴和萧项那边,至少暂时是指望不上的。


        

“这件事不难,不过我担心后续还会有麻烦。我应付不来。”


        

罗琦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如果不是他能力不够,严易泽早就把他放到下面的部门去了,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一直跟在严易泽的身边当一个打杂的助理。


        

“后续的事,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帮我顶一两天,到时会有人来接手。”


        

罗琦这下松了口气,点头说“好”。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这两天你稍微辛苦一点,等事情过了,我让易泽给你放大假好好休息休息。”


        

罗琦走了,莫雨坐在严易泽的办公室里,给薛晚晴和萧项打了个视频电话,三人简单商量了下,决定暂时由薛晚晴赶来润城临时担任严氏集团的总经理,帮助莫雨处理一系列的问题。


        

萧项在美国为他们出谋划策。


        

莫雨对公司的事并不在行,也并没有太过关心。


        

罗琦即便无法完美的解决的严氏集团目前遇到的危急,也不至于让情况更糟糕。


        

薛晚晴赶到润城时,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莫雨请薛晚晴来家里吃了顿饭,本想留她过夜,薛晚晴却拒绝了,说是要好赶紧理一理严氏集团的情况,争取尽快帮严氏集团走出危机。


        

莫雨对她千恩万谢,安排人去酒店和薛晚晴做交接。


        

薛晚晴走后,莫雨把罗琦叫去了严老太太的书房,询问公安局那边的最新情况。


        

“调查差不多已经结束,这两天就要移交到法院了。”


        

罗琦看上去情绪很低落,莫雨也很无奈,这几天罗琦已经把袁经理查了个底朝天,结果什么也没能查到,依照这种情况来看,严易泽这次怕算是栽了。


        

“知道了。”


        

“少奶奶。您别太担心了。好有时间,我会继续让人去查的,我相信只要不放弃,肯定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恩。”莫雨点头,示意他先出去。


        

罗琦走后,莫雨独自待在书房里,心烦意乱。


        

她不想严易泽坐牢,不想小羽从此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可她根本没有办法,救不了严易泽,她觉得自己很是没有用。


        

外面白露璐跑来敲门,莫雨让她进来问她什么事。


        

“嫂子,我哥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来?”


        

莫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她心里根本没有答案。


        

“嫂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哥这回真的在劫难逃要坐牢了?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能像的办法我已经都想过了,该查的我也让罗琦去查了。可是……哎……”莫雨无奈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查不到。”


        

“袁经理的家人查了吗?”


        

“查了。”


        

白露璐皱眉看着莫雨,“嫂子,你确定?”


        

“怎么?”莫雨好奇的抬头看着她,只见白露璐紧皱着眉头微微眯着眼睛,“我好像听我爸以前提起过袁经理是二婚,之前嫁过一次人,据说还有一个儿子,一直跟着她前夫,十几二十年都没怎么来往过了。要不让人查查他们?”


        

“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不光莫雨不知道罗琦也不清楚,莫雨从来没听罗琦提过袁经理居然还有个儿子。


        

“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就是我爸也是有一次偶然听喝醉了的袁经理说酒话才知道的,听我爸的意思,袁经理好像觉得很亏欠她和前夫的儿子。”白露璐不确定的说。


        

莫雨眸子一亮,白露璐说的这件事是一个新的线索,或许这会是突破点。


        

白露璐走后,莫雨立刻给罗琦打电话让他去查袁经理与她前夫儿子的事。


        

两天后,罗琦兴奋的跑来告诉莫雨,严易泽的事情有转机了,袁经理和她前夫的儿子那边查到了有用的东西,并展示给莫雨看了下。


        

莫雨认真看了眼,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让罗琦立刻把东西交给警察。


        

下午接完小羽回严家的路上,小羽问严易泽还有多久回来,莫雨笑笑说。“差不多也就这两天了。怎么?想爸爸了?”


        

“恩,我好想爸爸。我都好久好久没见到爸爸了。妈妈,爸爸到底去哪里出差了呀,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小羽打电话?”


        

“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那边打电话不方便。小羽,你再耐心等两天,就能见到爸爸了。”


        

小羽想严易泽,莫雨何尝不想严易泽。


        

自从严易泽被警察带走后,莫雨也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她很担心严易泽,不知道严易泽最近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有没有瘦。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过了两天,这天一早莫雨正陪着小羽吃饭,罗琦突然兴奋的跑了进来,“少奶奶,好消息,好消息。少爷他……”


        

莫雨赶紧用眼神制止罗琦,示意他等会儿再说。


        

罗琦自觉失言,看了眼小羽赶紧闭上了嘴巴。


        

“罗琦叔叔。爸爸怎么啦?爸爸是不是回来了?爸爸在哪儿?”说完小羽一下跳下去,兴奋的往门外跑,结果严易泽的人影也没见到一个。


        

顿时失望的转过身看着走过来的莫雨嘟着嘴说,“妈妈,你不是说爸爸这两天就回来了吗?爸爸怎么还没回来呀?爸爸是不是不要小羽了?我好想爸爸,我要爸爸。”


        

莫雨走到小羽身后,轻轻揽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小羽乖,爸爸怎么不要小羽呢?爸爸也想你的,只不过爸爸有点事耽搁了。我们再耐心的等等,行不行?”


        

“那……好吧。”


        

“走吧,我们去上学了。”


        

莫雨把小羽送进学校,回去的路上问罗琦什么情况,罗琦说警察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严易泽就快被放出来了,问她到时要不要一起去接一下他。


        

莫雨连连点头说好,看到严易泽从看守所走出来的第一时间,莫雨就飞奔了过去,一下飞扑进严易泽的怀里。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许久也不曾分开,罗琦在一旁看着,一脸的羡慕和祝福。


        

“我在里面这段时间公司没什么大事儿吧?”温存过后,严易泽轻声问。


        

“这……”莫雨愣了下,缓缓低下头,“易泽,对不起。”


        

严易泽眉头轻皱,“好端端的说对不起做什么?”


        

“公司出事了,出了好多事……”莫雨一五一十的把严氏集团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愧疚的说,“对不起,易泽,都是我没用,才会把公司搞成现在这样。”


        

“傻瓜,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你好好休息几天。”严易泽轻抚着莫雨的头发笑着安慰了句。


        

莫雨的心里这才好了点,路上莫雨问严易泽要不要去公司看看。


        

严易泽摇头说不急在一时,反正也快天黑了,明天再去公司,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去幼儿园接一下小羽。


        

小羽看到严易泽和莫雨一起过来接他,兴奋的不得了。


        

这是严易泽被警察带走后,莫雨第一次见小羽这么开心。


        

严易泽决定要带小羽去吃大餐,莫雨问他要不要把白露璐叫上,毕竟不要是没白露璐提醒的话,严易泽也没有那么容易出来。


        

严易泽欣然应允,莫雨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


        

刺耳的手机铃声在严老太太的书房里响起,白露璐正到处翻找着,背着突兀的手机铃声吓得脸色都变了。


        

刚掏出手机想要挂断,门外响起敲门声,“谁在里面?”


        

是管家的声音,白露璐吓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里,隐约听见管家喊了几声后响起掏钥匙的声音,赶紧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快步躲到了窗帘后面,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手机铃声还在继续,管家已经打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落在沙发上亮着屏幕的手机,见是莫雨打来的电话,随手接通。


        

“少奶奶。”


        

“管家。怎么是你接的电话?露璐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露璐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刚在走廊上听到老夫人的书房里有音乐声,打开门就看到白小姐的手机躺在沙发上。”


        

“原来是这样,那你让人去找下她,叫她赶紧收拾下过来悦香楼吃饭,我和易泽在这等她。”


        

“好的,少奶奶,我现在就让人去找。”


        

管家挂断电话,把手机收进口袋里,拧着眉头在书房里扫视了一眼,最终目光停留在了白露璐藏身的地方。他清楚的看到窗帘下方露出了一个高跟鞋的鞋尖。


        

管家眼睛微眯了下,缓缓走过去一把扯开窗帘布。


        

惊慌失措的白露璐看着管家,眼神躲闪。


        

“白小姐,你在这做什么?”


        

“我来找……”白露璐眼珠子转了转,“我来找我的手机,昨晚我不小心把手机落在这了。”


        

“您确定只是找手机这么简单?”


        

“当……当然。”白露璐低着头根本不敢看管家,管家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轻点了下头,掏出手机递给白露璐,“白小姐。你的手机。刚才少奶奶打电话来,说是在悦香楼等您吃饭,你收拾下就赶紧去吧。”


        

“谢……谢谢。那我就先走了。”


        

白露璐结果手机,慌乱的道了声谢,就跑了出去,很快书房里只剩下管家一个人。


        

他走过去关上门,仔细的检查了下,书房里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微微皱起眉头想了想走了出去,反锁上房门。


        

去悦香楼前。白露璐给凌穆扬打了个电话。


        

“东西找到了?”


        

“没有。”


        

“没有,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是钥匙打不开门锁吗?”


        

“不是,我已经进去了。我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刚才我在老夫人书房翻东西的时候被管家给撞见了,我担心他会告诉我哥。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等下就回家。”


        

“不行,没找到东西之前,你不能离开严家。”


        

凌穆扬的回答很是干脆,白露璐迟疑了,“可管家已经发现我了,她要是告诉我哥怎么办?我怕……”


        

“你放心。这事儿我来处理。”


        

“你……打算怎么处理?”白露璐心惊肉跳的小声问了句。


        

“让他闭嘴。”


        

“你疯了,杀人是犯法的。”白露璐惊声尖叫起来。


        

“谁说我要杀人了?”


        

“那你要怎么让管家闭嘴?”白露璐不放心的追问了句。


        

“这你就不用打听了,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帮我找到那件东西。我很忙,就这样。”


        

“等等。”


        

“还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凌穆扬不耐烦的问。


        

“你能不能让我见见云儿,我想他了。”


        

“周末我带云儿过去严家。”


        

电话里再也没有传出任何的声音,白露璐看了眼手机屏幕,抿了下嘴唇,换好衣服出了门。


        

赶到悦香楼时,严易泽,莫雨带着小羽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饭菜也已经全部上了桌子。


        

吃饭时莫雨见白露璐一直心不在焉的,好奇的问她怎么了。


        

白露璐借口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


        

莫雨点了下头,“那等下我们早点吃完回去休息吧。”


        

“没事的,哥好容易才回来,等下还是带着小羽出去玩一下吧,不用那么着急回去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好吧。”莫雨并没有强求。


        

吃完饭,严易泽,莫雨带着小羽去逛街,白露璐坐上严家的车。司机问她是不是现在就回去,她摇头,叫司机先送她回白家一趟。


        

这一夜,白露璐再也没有回严家,她怕事情暴露。


        

一早,凌穆扬打来电话问她昨晚为什么没有去严家,叫她立刻过去。


        

不等白露璐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


        

白露璐看着手机,响起云儿,紧抿着嘴唇犹豫了很久。这才起身出门。


        

到严家时,严易泽去了公司,莫雨送小羽去了学校,白露璐才刚踏进客厅的大门,就见管家迎面走了过来。


        

“白小姐。”


        

“管,管家。”


        

白露璐做贼心虚的低着头打了声招呼。


        

“白小姐,你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


        

“没有就好,对了,白小姐,你要有时间的话,我们聊聊?”管家表情温和的看着白露璐说。


        

“那个……我……”白露璐想要拒绝,可想了下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有些事她必须要面对,如果能够糊弄过去,管家也就不会有事了,凌穆扬更没有理由对管家动手。


        

“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太方便,我们去老夫人的房间里聊。”管家笑着点了下头转身上楼。


        

走进严老太太的书房里,白露璐表现的很是安分,眼睛都不随便乱看一下,生怕引起管家的怀疑。


        

“管家,你要和我聊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问你下昨天怎么会在老夫人的书房里。我要没记错的话,老夫人书房的钥匙除了少奶奶,也就我这里有一把,你的钥匙是哪儿来的?”


        

管家轻皱着眉头看着白露璐,白露璐低着头,“我……”


        

“怎么?不方便说?”


        

“也不是。只是这件事我答应过不说出去的。”白露璐深吸了口气,小声说。


        

“答应谁的?”


        

“管家,你别问了成不成?我真不能说。”白露璐抬起头抿着嘴唇看着管家。


        

“居然白小姐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不过昨天白小姐在这里的事,我会如实的向少爷禀报。”


        

“不要。”白露璐紧张的叫住管家,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再睁开时露出无奈的表情,“我说还不行吗?其实钥匙是嫂子给我的。”


        

“少奶奶?”管家惊疑不定的看着白露璐,“你确定?”


        

“我说的是真的,是嫂子给我的。”


        

“少奶奶平白无故的把钥匙给你干嘛?”


        

“嫂子让我帮她找一样东西。”


        

白露璐心知谎言这东西很容易就会被戳破,倒不如实话实说。


        

只不过她的实话里面却八分真,两分假,这样的谎话才不容易被拆穿。


        

“什么东西?”


        

“我答应过嫂子不说的,管家你别为难我了成吗?”白露璐一脸纠结的看着管家。


        

管家点头,接着又开始摇头。“不对,如果真是少奶奶要找什么东西,她自己随时都可以过来找,毕竟钥匙在少奶奶手里,为什么要让你来?”


        

“我……”


        

白露璐傻眼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圆这个谎言。


        

“老实说吧,白小姐,到底是谁让你来这里找东西的,又要找什么东西?”


        

“管家,求求你别问了成吗?我真的不能说。”


        

“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管家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露璐,微眯了下眼,“让我猜猜,是凌穆扬让你来的,找的是一个小盒子,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白露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管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居然真的是他,他还没放弃吗?”管家语气有些萧索。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白露璐皱眉看着管家,眼睛里面满是疑惑不解。


        

“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回去告诉他。他要找的东西,严家没有,让他别再白费心机了。”管家笑着摇了摇头说。


        

“没有?怎么会没有?他明明说就在严家的。”


        

“你不信我的话?”管家笑看着白露璐,“你知道我在这个家里呆了多久吗?几十年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家里有什么东西,没什么东西,除了已经过世的老夫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如果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好好找找看。”


        

“管家,你……”


        

白露璐不知道这是管家故意在试探她。还是真心实意的让她去找。


        

“机会已经给你了,愿不愿意把握住在你手里。”


        

“你真让我找?不告诉哥和嫂子?”白露璐惊疑不定的看着管家问。


        

“我说话算话,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管家表情严肃的看着白露璐,“找完之后不要再来这里,也不要再去老夫人的房间,更不要再动两个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你如果答应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好,我答应你。”白露璐认真想了想,冲管家点头。


        

看着白露璐开始翻找东西,管家轻声开口道。“小心点,别把东西弄乱了。”


        

一个多小时后,白露璐停了下来,眉头紧皱着低声呢喃,“怎么会没有呢?不可能啊,他明明说是在这里的。”


        

“还要再找吗?”


        

“我还想再找一遍。”白露璐不甘心的抿了下嘴唇。


        

“那你抓紧点,少奶奶快回来了。”


        

十几分钟后,白露璐发现了墙壁上那副山水画后面的保险柜,顿时脸色一喜:在这里,肯定在这里。


        

管家也显得很惊讶,他在严家这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严老太太书房墙壁上挂的山水画后面居然有个暗格,里面居然还放着一个保险柜,他死皱着眉头:难道凌穆扬要的东西真在这里面?


        

“管家,你知道怎么打……”白露璐转头看向管家,下一刻她呆住了,神色慌乱。


        

严老太太的书房门口,莫雨手抓着门把,皱眉站在门口,正看着她和她面前的保险柜,脸色说不出的古怪。


        

“嫂……嫂子。”白露璐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忐忑的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