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章 突破底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boss,美国那边来消息了。紫you阁?ziyouge”


        

润晟大酒店顶楼的总套套房,蓝星刚刚起床就见助理李一凡敲了门走了进来,恭敬的说了声。


        

“哦?说来听听。”蓝星饶有兴致的看着李一凡,随手抓起梳妆台上的梳子,一边坐下镜子前梳头发,一边随口问道。


        

李一凡的目光从蓝星俏丽的侧脸,落到她高耸的胸脯偷偷咽了下口水,待他的目光落在蓝星鼓起的小腹上时,嘴角不由扯了扯,这才开口道。


        

“我们的人跟着莫雨见她和薛晚晴去泳池游泳,原本是设计想要制造她溺水而亡的假象,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保镖,救了莫雨,让她逃过了一劫。”


        

“没死吗?她精神状态怎么样?”蓝星梳头发的手顿了下,转头好奇的问。


        

“不太好,精神萎靡,据说从游泳馆出去后,她就回了莫家的庄园,饭都没有吃一口。就回房间休息了。”


        

“看样子吓得不轻啊。”蓝星摇头轻笑。


        

“估计一时半会儿她是不敢出门了,即便是真要出门,恐怕也会带不少的保镖。boss,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就没多少的机会了。”


        

“机会是人创造的,你只管让他们放手去做,至于其他的不用担心,我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蓝星笑眯眯的看着李一凡道。


        

这一瞬的风情让人着迷,让本就对蓝星有想法的李一凡心潮荡漾,他赶紧低下头生怕被蓝星发现他的一样,恭声说,“好的,boss,我立刻就把您的话转达过去。”


        

蓝星像是挥苍蝇一样挥了挥手,把李一凡赶了出去,看着缓缓升起的朝阳,嘴角荡漾着一丝冷冽的笑容:“莫雨,你可以一定要撑住了,别那么快玩完。不然这就没什么意思了。”


        

莫雨出事的消息,严易泽起床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如果不是润城这边实在是走不开,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莫雨的身边,贴身保护她。


        

电话里他让莫雨别在美国呆着了,赶紧回润城来,可莫雨却执意要留在美国,说是萧项和云夏的事情没有妥善的处理好之前,她不会回润城。


        

莫雨的固执,让严易泽很是头疼,只能和莫雨约定,在他派去美国的保镖没有到达之前,不能离开庄园半步。


        

莫雨答应的很爽快,这让严易泽心里稍稍舒服了些许。


        

挂断电话,严易泽又拨通了萧项的电话。


        

“我是严易泽,雨儿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你难道不该给我个交代?”


        

严易泽的语气很冷,心里万分的恼火。


        

莫雨去美国之前,他就给萧项打过电话,让萧项小心照应着莫雨,别让她出任何的意外,可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萧项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我现在在去庄园的路上,你放心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我现在就抽调人手去保护她。”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保证我的人赶到之前保证她的安全,如果她再出一丝一毫的意外,别怪我和你翻脸。”


        

打完电话,严易泽看了眼身边的罗琦沉声道,“多安排些人立刻赶去美国。如果雨儿有什么事,他们也不用回来了。”


        

说完严易泽忽然起身,到不朝着楼下走去。


        

“哥,来吃早餐了。”白露璐见到严易泽笑着招呼他,严易泽却冲她摇了摇头。“不了,你和小羽一起吃吧。等下吃晚饭,你帮我带小羽去学校。”


        

“哥,你现在就去公司吗?是不是公司里发生什么事了?”


        

白露璐担心的问了句,严易泽眸子闪了下,“算是吧。我先走了。”


        

离开严家,严易泽并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润晟大酒店,敲开了蓝星的房门。


        

“严易泽,你一大早的不去公司怎么跑这来了?”李一凡见到严易泽皱眉问。


        

“我找蓝星。”


        

“boss还在洗漱,等下要去吃早餐,要不你晚点再来?”


        

严易泽的来意,李一凡心知肚明,找了个借口想要把严易泽暂时打发走,不想严易泽却一把推开了门,冷声道,“我没那么好的耐心。”


        

说完严易泽冲着屋子里大声喊了句,“蓝星,老朋友来了,你都不出来见一下吗?”


        

“严易泽,你就不能等一下吗?就当是给我面子了。”李一凡的脸色有些不悦,严易泽瞥了他一眼冷笑,“给你面子?凭什么?”


        

“我们是高中同学,还是朋友……”


        

李一凡耐着性子说,严易泽的声音骤冷,“从你跟在她身边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你……”


        

“小李,易泽来了,怎么不叫我?”蓝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门口沉着脸的严易泽笑道,“易泽,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进来坐。”


        

蓝星开了口,李一凡再也没有理由拦着严易泽,只能不甘心的让到一边,眼睁睁的看着严易泽走了进去。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蓝星眉头轻轻一挑,好奇的问,“难道你突然想通了?”


        

“蓝星,你少给我来这套,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严易泽站在沙发前。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蓝星脸色冰冷,眼角轻抽。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还真不知道你找我做什么。”


        

蓝星慢条斯理的接过佣人递过来的一杯牛奶,一边喝一边抬起头微笑着看着严易泽。


        

严易泽紧抿着嘴唇咬着牙点头,“既然你说不知道,那我就好好提醒你一下。”


        

听说莫雨溺水差点丢了命,暗中保护莫雨的保镖因此死了,蓝星故作惊讶的问,“怎么会这样?”


        

“你不会是怀疑我吧?”见严易泽一直冷冷的看着她,蓝星微微一笑。


        

“怀疑?不。肯定是你。”


        

“易泽,这里虽然不是美国,但凡事还是要讲究证据的,你如果再乱说,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你少给我来这套,如果是在美国,或许我还忌惮你几分,但这里是中国,是润城。你要干什么,明着来。我都接着,可如果你还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我也就没必要和你讲什么规矩。”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威胁我吗?”蓝星似笑非笑的问。


        

“你觉得是那就是。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最好给我记在心里。如果雨儿在美国出了什么意外,不管是不是你做的,都别怪我不择手段,在润城这一亩三分地上,玩阴的,你玩不过我。”


        

说完严易泽转身就走,根本没有再给蓝星说话的机会。


        

“boss。严易泽太猖狂了,要不要我让人……”李一凡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眼中满是凌厉的寒芒。


        

“哦?你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蓝星饶有兴致的看着李一凡。


        

李一凡顿时激动的说,“其实很简单,要让一个人消失,有无数种方法,毕竟意外无处不在嘛。”


        

见蓝星一直不动声色,李一凡得意的笑了起来,“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说完李一凡转身往外走。临到门口时,蓝星突然叫住他,“等一下。”


        

“boss,您还有别的事吗?”李一凡好奇的看着蓝星问。


        

“有事,有很重要的事。”蓝星笑眯眯的冲他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李一凡疑惑的走到蓝星的面前,蓝星妩媚的冲他继续招手,“离我那么远干嘛?再近点,把脑袋凑过来。”


        

李一凡激动的心潮澎湃,蓝星该不会是要让他一亲芳泽吧?


        

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把脑袋凑了过去,几乎可以从蓝星敞开的领口看到里面乍现的春光,心跳的像是小鹿乱撞,可下一刻他懵了,傻了,心里出奇的憋屈。


        

就在他的脑袋快凑到蓝星面前的那一刻,蓝星突然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一巴掌把他抽倒在地上,脸上的妩媚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阴冷的笑。


        

“boss,您为什么要打我?”李一凡倒在地上,伸手捂着肿起的脸颊。


        

“打你算是轻的。”


        

蓝星起身狠踹了他一脚,冷声道,“我做什么需要你给我指手画脚?李一凡,你给我记住,外人眼里你是我的助理,但在我眼里,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别给我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说完蓝星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现在,你可以滚了。”


        

“对不起,boss,对不起。”李一凡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蓝星看着他狼狈的身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狗东西,居然敢对我有非分之想,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我早把你给废了。”


        

严易泽去公司的路上。罗琦不放心的问,“少爷,您之前那番话真的能震住蓝星吗?她会不会完全不当回事?毕竟有句话说的好,不是猛龙不过江,她肯定早防着了。”


        

“不是猛龙不过江?呵。”严易泽冷笑,方才他和蓝星说的那些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方才去酒店的路上严易泽就已经认真考虑过了。


        

他虽然不屑于耍阴招,跟不屑于对一个女人耍阴招,可真要是莫雨出了什么事,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美国华盛顿郊外的莫家庄园。萧项见到了惊魂不定的莫雨。


        

“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出了事,就立刻赶不过来了。你……还好吗?”萧项不确定的看着莫雨问。


        

莫雨轻轻摇了摇头,“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这几天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就不要随便外出了。我担心出事。”


        

“我知道,谢谢。”


        

莫雨感激的看了萧项一眼点点头。


        

“那你休息吧,很晚了,我得回去了,不然萧萧和我妈该担心了。”


        

萧项起身往外走。莫雨想要叫住他,嘴巴张了张,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眼看着萧项快步走了出去。


        

一连几天,莫雨都没再外出一步,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庄园里。


        

期间薛晚晴来过一次,后来就没再来过,莫雨知道她忙着处理她公司的事情,根本没时间过来。


        

萧项最近也很忙,莫雨给他打过几次电话。可惜他根本没有时间过来。


        

眼看着来到美国也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她要做的事情还没有一点眉目,莫雨心里有些着急。


        

一个星期时间看似不长,可对莫雨来说却太漫长了,她想小羽了,尽管每天都可以从视频中看到小羽,可她还是想,怎么控制不住。


        

这天一早吃完饭,莫雨和管家打了声招呼,带着一行十几个保镖浩浩荡荡的去了位于市区的联程集团总部。


        

在董事长办公室等了会儿才见到萧项推门进来。


        

“你怎么来了?”


        

“我找你有事?有时间吗?我们谈谈。”莫雨笑着问。


        

“我只有十分钟时间。等下我要去机场。”


        

“去机场干嘛?”


        

“欧洲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事,我得立刻赶过去处理下。”


        

“原来如此。”莫雨点了下头,心说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居然正好撞上萧项要出差。


        

“对了,你找我到底要谈什么?”萧项一边让助理替他收拾必要的文件,一边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我想和你谈谈云夏的事,前段时间我看到云夏了,她至今还是一个人,我希望你们可以复婚,这样一来。萧萧……”


        

“停。”萧项摆手打断莫雨,面无表情的摇头说,“别在我面前提这个女人。”


        

“萧项,我知道当初她做的确实有点过分,可她毕竟是萧萧的亲妈,你难道就……”莫雨还想要劝说他,可话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在她说话的间隙,萧项已经跑去办公桌后面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莫雨走过去轻敲桌面,一脸不满的问。


        

“听不听有关系吗?反正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你……”


        

见萧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莫雨郁闷的真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如果你来美国。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那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别白费力气了。我不可能接受一个曾经抛弃过我和萧萧的女人。即便她是萧萧的亲妈也不行。”


        

说完萧项站起身来,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得走了,不然等下就赶不上飞机了。”


        

莫雨伸手去拽他,不想萧项的脚步太快,她抓了个空,等她追出去的时候,又被萧项的秘书给挡住了。


        

“不好意思。麻烦您稍等下。”


        

“有事?”莫雨皱眉问。


        

“没事。”


        

“没事就给我让开,我找萧项有事。”莫雨声音稍提了些许,秘书却依然挡在她面前,“我知道,不过刚才萧董吩咐了,不让您去打扰他。抱歉。”


        

等莫雨让随行的保镖把萧项的秘书弄开,追出去时,萧项的车早已经开去机场了。


        

莫雨不肯放弃,又追去了机场,转了一圈也没见到萧项的人。


        

也不知道他是已经过了安检,还是根本就没来机场,莫雨抿了下嘴唇,深吸了口气,这才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停车场门口一辆车里,萧项亲眼看着莫雨的车离开,轻抿着嘴唇,目光闪烁了下,这才下车去办登机手续。


        

回庄园的路上,莫雨一直闷闷不乐。


        

萧项这么不配合,她真心不知道到底要怎样才能让萧项松口。


        

让她就这么离开她根本不甘心,可不离开又能怎么样呢?继续等下去,等萧项出差回来?


        

天知道萧项是不是真的出差,是不是故意躲着她,等待根本无济于事。


        

车子开进庄园的那一刻,莫雨心里打定了主意。


        

“管家,让人给我收拾东西,顺便订下明天飞润城的机票。”


        

“小姐,您这就要走了吗?怎么不多呆一段时间?”


        

“萧项那边根本不松口,我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莫雨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姐,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莫雨苦笑着摇头。


        

“要不您试试去找下萧董的妈妈和他儿子,我觉得他们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这话怎么说?”莫雨好奇的问。


        

“说起来其实很简单,众所周知萧董很宠他儿子,如果他儿子认了那个女人,那就算是萧董再不愿意,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应该也会给那个女人一个机会的。”


        

管家的话让莫雨茅塞顿开,一直以来她只是想直接找萧项来劝他和云夏附和,却从未想过还可以曲线救国。


        

管家的方法看似比较麻烦,却绝对是最有效的。


        

莫雨毫不迟疑的决定听管家的,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让去了萧项的住处。


        

尽管萧项现在是联程集团的董事长,可他的住处却并不是多么的富丽堂皇。住的也不是别墅,只是一栋有些年头的公寓。


        

家里只有一个保姆,保镖更是一个没有。


        

这会儿给莫雨开门的正是萧项家唯一的一个保姆,说明来意之后,保姆请她进去坐,说是严若华带着萧萧去附近的公园遛弯了。


        

莫雨等了快半个小时,严若华才带着萧萧回来。


        

进门看到莫雨的一瞬间,严若华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来美国办点事,听说你们住这里。过来看看。姑姑,你最近怎么样?”莫雨满脸笑容的问。


        

“和你自然是比不了了,但至少不用为一日三餐担心。”


        

严若华的话里面带着刺,莫雨很清楚她还在记恨当初严易泽弄的萧氏集团被收购,他们一家沦落凡尘,萧成风出门被车撞死的事情。


        

“姑姑,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是莫雨帮严易泽说的。


        

不管当初发生过什么,萧成风的死都和严易泽有脱不开的关系。


        

如果萧氏集团还在,萧成风还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即便是真的遇到突发状况,随行的保镖也会在第一时间救下他。


        

可是随着萧成风和萧项变得一无所有,优渥的生活没有,别墅没了,保镖也没有。


        

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意外轻易的就夺去了萧成风的生命,让严若华成了寡妇,这种事换了谁也不会那么容易放下。


        

“我受不起。你要没别的事的话,就走吧。家里简陋,没法招待你。”


        

“姑姑,您忙您的。不用招待我。”莫雨摇头。


        

“那你请便。”


        

严若华晾了莫雨五六个小时,吹晚饭的时候都没有招呼莫雨一声,莫雨一直饿着肚子,等到已经很晚了,莫雨还在他们家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没有一丝不满,更没有一丝不耐烦。


        

严若华走过来在莫雨的对面坐下,“你不饿?”


        

“饿。”莫雨老老实实的回答。


        

“饿了,你还不回去吃饭?这里没有你吃的饭菜,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都吃过了,锅碗也都已经刷洗干净了。”


        

严若华面无表情的看着莫雨说。


        

“我知道,其实我来时邀请您和萧萧回去的。”


        

“回去?回哪儿?”严若华略一皱眉。


        

“润城,哪里毕竟是您的根。您这么大岁数了,想必也不想呆在异国他乡吧,这里的生活您肯定也不喜欢。况且润城还有姑父在,于情于理您都该回去才是。”


        

“等我哪天走不动了,我会回去的。”


        

严若华抿了下嘴说,语气有所松动。


        

“既然您已经打定了主意,那我就不劝您了。过几天就是奶奶的生祭,我想请您回去给奶奶上柱香。奶奶去世的时候一直念叨着您,这么久了,您也该去看看她了。”


        

“我妈……”


        

严若华低着头沉默了很久很久,足足过去了七八分钟她才抬起头,“那……好吧。我跟你回去,不过我得先和阿项打声招呼。”


        

莫雨忐忑的等待着严若华打电话,生怕萧项会不让严若华带着萧萧回去,不过她的担心显然有点多余了。


        

萧项听说过几天就是严老太太的生祭,略迟疑了下就同意了。


        

“那姑姑,我等下回去就让人订机票,咱们明天就回去。”


        

莫雨起身告辞,严若华一直送到门口,目送着莫雨进了电梯才转身回去。


        

回庄园的路上,莫雨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只要严若华带着萧萧回去,她就能找到机会让云夏和萧萧见面,到时候再稍加引导,说不定一切就都成了。


        

莫雨的心情不错,一路上脸上都带着笑。


        

车子快开出市区路过一个红绿灯时,莫雨坐的车子猛的窜了出去,始料不及的莫雨被死死压在座椅上,还不等她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听到了一声几乎撕破耳膜的巨响,整个人突然出现了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惊慌失措的莫雨看到前方的马路和周围的一切都剧烈的翻滚起来,她心里冒出来的唯一想法就是出车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