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投桃报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整个世界在莫雨的眼前翻滚,旋转,汽车在马路上不停的碰撞翻滚,莫雨清楚的感觉到了驾驶座上的保镖脸上飞溅出的鲜血。


        

鲜红的血液像是暴雨一般打了莫雨满头满脸,溅进她的眼睛里,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这种感觉特比的难受,特别的让人恐惧,这一刻死亡距离莫雨近在咫尺。


        

汽车翻滚中碎裂的玻璃碎片到处乱飞,莫雨甚至都来不及感觉到疼,脸上手臂上就已经被锋利的玻璃碎片割破。


        

汽车在马路上翻滚了好远,这才停了下来。


        

短短的一分钟不到,莫雨乘坐的汽车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翻倒在地上冒着浓烈的黑烟。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并不长,却丝毫不影响莫雨胡思乱想。


        

等到一切成埃落定,保镖跑过来打开车门紧张的叫她的名字,她的意识才苏醒过来。


        

“少奶奶,您感觉怎么样?”


        

看着眼前紧张的保镖,莫雨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


        

除了身上某些地方传来的刀割一般的刺痛。右手很痛,而且根本抬不起来。


        

但总的来说,还算是不错,她还活着,伤的也并不是很重。


        

“我应该没事,不过我的右手好像是断了。”


        

“少奶奶,您呆着别动,我现在先把您弄出来,您耐心的稍微等一下。”


        

好在汽车虽然翻滚了很远,车门倒还算完整,没费什么力气莫雨就被弄了出来。


        

检查一番后,保镖告诉莫雨她的右手并没有断,只是脱臼,只要重新接上去就好了,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


        

保镖替莫雨接好脱臼的右手,莫雨感受了下已经可以行动自如,这才长舒了口气,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汽车担心的问,“他怎么样?”


        

他指的自然是莫雨的司机兼保镖,面前的保镖沉默了一瞬间,脸色灰暗的说,“他没活下来。一块碎玻璃正好刺进了他的脑袋,我们把他弄出来时,他就已经断气了。”


        

“对不起,我……”


        

莫雨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可还是说了,不管怎么说那个保镖死了,可她活了下来。


        

“少奶奶,您别这么说,这不关您的事。您身上有不少伤口,我先送您去医院吧,防止有碎玻璃在身体里面。”


        

“不用了,我们去机场,等下找个人来替我简单处理下就行。”


        

莫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车祸,但她的第六感却清楚的告诉她必须尽快离开美国,这里很不安全。


        

“这怎么能行?您还是去医院吧。”


        

这时候另一辆车上的严若华也跑了过来,扶着莫雨的手臂说,“别固执了,我们去医院。”


        

“姑姑,我没事的,不用去医院了。”


        

严若华和保镖劝了很久,也没能让莫雨改变主意,只能继续送他们去机场,留下一个保镖在这里处理后续的事。


        

去机场的路上,一个女保镖小心翼翼的把镶嵌进莫雨身体里的玻璃碎片弄了出来,仔细检查了一番再没有遗漏这才长舒了口气。


        

“少奶奶,您可这真幸运。全都是些皮外伤,最深的一个伤口也不过两三厘米。”


        

莫雨笑了笑,“或许阎王爷不像那么早请我去喝茶吧。”


        

“少奶奶,您可真会开玩笑。您忍着点,现在我就替您清理伤口,顺便包扎下。”


        

女保镖下手很轻,可莫雨却还是好几次都疼出了冷汗。


        

去机场的一路上没再出什么意外,一行人平安的抵达了机场登上了飞往润城的航班。


        

飞机起飞的同一时间,蓝星和严易泽几乎同时收到了莫雨出车祸的消息。


        

对此蓝星表现的很平淡。至始至终也只是说了声“知道了”就再没了下文。


        

善于察言观色的李一凡却还是隐约的捕捉到了蓝星眼底深处闪过的那一丝惋惜。


        

李一凡本想安慰蓝星一句,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


        

上次的教训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生怕再说错什么话,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相对于蓝星的平静,严易泽的反应就要强烈的多,整个人几乎陷入了暴怒。


        

阴沉的脸色让罗琦静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蓝星,你该死。”


        

严易泽狠狠一拳头砸在面前的办公桌上,震的上面的茶杯叮叮当当的乱响成一片。


        

飞溅的茶水把他面前的一份重要的文件都给打湿了,他却根本没有在乎,也没有心情去在乎。


        

很久很久之后,严易泽粗重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起身往外走去。


        

“少爷,您去哪儿?”罗琦不放心的在身后问。


        

“去天台透透气。”罗琦刚要跟着,严易泽迅速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说,“安排个人过来把这里打扫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去烦我。”


        

天台上,严易泽抬头看着满是乌云的天空,眼前浮现的是关于蓝星过去的一切,他们两人之间的过往,之间的恩怨情仇,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追忆,最后尽被冷厉取代。


        

严易泽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眼睛时,里面已经全是坚定的神采。


        

掏出手机,严易泽翻到了一个他许久不曾联系过的号码,直接打了过去。


        

“有空吗,我们聊聊。一个小时后,我在公司对面的咖啡馆等你。”


        

挂断电话,严易泽又在天台上站了许久,直到时间已经快要到了,这才转身走了下去。


        

刚离开天台,罗琦就跑了过来,紧张的说,“少爷,出事了,出大事了。我刚收到消息,这几天慕容集团的人约见了我们公司的绝大部分董事,据说是在商谈购买股份的事,如果……”


        

“知道了。”严易泽答应了一声,径直下楼,进了电梯。


        

“少爷,少爷……”


        

罗琦在电梯外喊了他好几声。严易泽也没再搭理他。


        

咖啡馆里,严易泽进了个包厢,背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耐心的等待着。


        

可等了好久,他要等的人也没有出现,严易泽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眼包厢的门,蹙眉轻声呢喃,“他不来了?”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随后凌穆扬那张带着淡淡微笑的脸出现在严易泽的视线中。


        

“抱歉,路上有点事耽误了,没等太久吧。”凌穆扬一边说。一边示意身后的助理推他进去。


        

严易泽看了他一眼,轻皱了下眉头,脸色有些不悦。


        

“你先出去吧。”凌穆扬示意身后的助理离开,听到关门声之后才笑道,“你似乎心情不好。”


        

“你这是明知故问。”严易泽瞥了他一眼,冷声道。


        

“出事了?”凌穆扬眉头轻轻一皱,不确定的问,“莫雨?”


        

“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说这个。”


        

“那是什么?难道你要好心的把我要的东西送给我?”


        

“你要的的那个盒子我没见过,而且我敢保证严家也不会有,所以我根本给不了你。不过……”严易泽故意停顿了下,嘴角满是自信的笑容。“我可以给你别的。”


        

“比如呢?”凌穆扬轻笑着问。


        

“慕容集团。”


        

严易泽的语气里透露着浓烈的自信,倒是让凌穆扬有些小小的吃惊,随后他笑了,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严易泽的脸色阴沉下来,盯着凌穆扬问。


        

“我笑你夜郎自大,你的严氏集团都快保不住了,你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能把慕容集团给我?你真当蓝星不存在吗?退一万步说即便蓝星不在了,慕容集团的归属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


        

“你说的没错,按照正常的程序,我左右不了慕容集团的归属,可如果是动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呢?”严易泽笑了起来。眼底深处露出一丝狠色。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你确定你能下得了手?”凌穆扬好奇的看着严易泽不确定的说,“我没猜错的话,以为上次调换莫雨和蓝星的身份,害的蓝星差点万劫不复的事始终让你对她心存愧疚。”


        

“以前或许我会因为愧疚,束手束脚,可现在不会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穆扬突然认真起来,微眯着眼睛盯着严易泽的脸。


        

“因为她触碰了我的底线,越过了我的底线。”


        

“看样子莫雨真的出事了,她没什么大碍吧?”凌穆扬担心的问了句。


        

“这个不需要你关心,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件事你做不做?”


        

凌穆扬轻笑起来,“为什么不做?不过事先说好了。你要做什么和我没什么关系,别到时候事情败露了把我也给拖下水。能混成现在这样,我可是牺牲了很多东西了。我可不想突然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这些事和你无关,我只需要你在适当的时候站出来推她一把就行。”严易泽说完顿了下。


        

“这简单,我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严易泽伸出手掌和凌穆扬击了下掌,“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合作愉快。”


        

两人会心一笑,不经意间两人就这么达成了合作协议。


        

为了防止被蓝星发现两人的合作关系,凌穆扬很早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故意装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


        

严易泽自然极力的配合,凌穆扬出去的时候还故意摔了茶壶,怒喝道,“凌穆扬,你不要不识抬举。”


        

凌穆扬一走,包厢里顿时安静下来,严易泽重新坐回沙发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帮我做件事……”


        

“凌穆扬和严易泽见面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蓝星紧皱着眉头,微眯着眼睛,“这么说他们合作了?”


        

“应该没有,据说分开的时候两人闹的很不愉快,严易泽还气的摔了茶壶。”李一凡一脸轻笑的说道。


        

“别被表象迷惑,有些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从现在开始二十小时让人给我盯着他们,我要随时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


        

说完蓝星挥手把李一凡赶走,嘴角泛起一丝冷厉的笑容:“凌穆扬,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先把你给解决掉。”


        

莫雨带着严若华和萧萧下了飞机,第一时间见到了来接机的严易泽和小羽。


        

面对严易泽,严若华一直拉着张脸,完全没有给严易泽好脸色看。


        

严易泽也不在乎,热情的招呼他们上车。


        

回到严家更是让人张罗了一桌好菜款待远道而来的严若华和萧萧。


        

萧萧已经快五岁了,和严易泽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刚开始时稍稍有些拘谨,随后就完全放开了,和小羽一起疯玩。


        

严易泽和莫雨乐的看到这样,严若华心里不太舒服,却也没有阻止。


        

这段时间在美国,萧萧过的并不开心,怎么也无法融入当地的生活环境,上幼儿园也几个月了,却始终没有一个朋友。


        

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开心,严若华很疼萧萧,自然希望他能快乐。


        

饭后,白露璐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楼上的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严若华和严易泽夫妇。


        

“易泽,老太太的生祭你打算怎么操办?”


        

严若华开门见山的问了句,严易泽稍稍愣了下,转头瞥了眼正冲他眨眼睛的莫雨,笑着说,“姑姑您现实是我们家唯一的长辈,一切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严若华点了点头,“那好,这件事我来张罗。不过……”


        

不等严若华说完,严易泽就抢着说,“姑姑您放心,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您满意就好。”


        

严若华上楼后,严易泽好奇的问,“姑姑这次回来是为了奶奶的生祭?”


        

“算是吧,不这么说的话她根本不愿意回来。我这也是没办法了,况且这种事我们又没什么经验,管家现在又在医院,所以……”莫雨歉意的看了严易泽一眼小心翼翼的问。“易泽,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怎么会呢?”严易泽笑了笑站起身来拉莫雨的手,“我们该走了。”


        

“去哪儿?”莫雨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


        

“当然是去医院。你身上的那些伤口终究是要处理,我可不想你身上留下任何的疤痕。况且出了事之后,你又没去医院,现在去检查下也好让我放心。”


        

“不用了,我没事的。”


        

莫雨冲严易泽摇头,可严易泽却死活也要拉着莫雨去医院,最终莫雨拗不过他,只能顺着他。


        

路上莫雨问起最近一段时间严氏集团的情况,严易泽随口敷衍了过去。他根本没有敢告诉莫雨,严氏集团在蓝星的打压之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想莫雨担心,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可以在严氏集团倒下之前彻底的解决掉蓝星这个麻烦。


        

到那个时候现在的一切就会重新回到正轨,严氏集团还是严家的严氏集团,可慕容集团可就不一定还是蓝星的了。


        

一连好几天,蓝星睡得都很不好,时常做噩梦。


        

梦见慕容烨,梦见慕容烨把她当宠物养着,非打即骂的那些日子发生的事。梦见慕容烨来找她索命。


        

每次从梦中惊醒,蓝星都是一身冷汗。


        

这还不是最让她害怕,真正让她害怕的是昨天半夜的时候,蓝星竟然在窗外见到了一个酷似慕容烨的鬼影,吓得她开了一晚上的灯,一整夜都没敢合眼。


        

天亮后,蓝星赶紧让人去请法师来施法驱邪,一番折腾后,蓝星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本以为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可之前出现的鬼影又出现了。


        

一整晚都在窗外晃悠。隐约间她似乎还听到了慕容烨冲她喊叫让她偿命。


        

天亮时份,蓝星的眼睛里全是血丝,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


        

“去请法师,请最好的法师。”


        

李一凡忠实的执行了蓝星的命令,高价请来的省道教协会和佛教协会的会长,又是做法事,又是超度的一连折腾的三天。


        

这三天时间那个鬼影总算是没有继续出现,蓝星难得的睡了几晚好觉。


        

法事进行到第三天的晚上,蓝星正在手熟睡,又被慕容烨的凄厉的喊叫声吵醒了,睁开眼就见到窗外正飘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一声声的“还我命来”,听得蓝星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耳边的念经声还在继续,道教协会的会长还在作法,佛教协会的会长还在念经,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蓝星吓得瑟瑟发抖,蜷缩在床头怎么也不敢抬头。


        

两位会长发现她不太对劲,过去问她怎么了,蓝星说窗外有鬼影,耳边还听到要她偿命的声音,却始终都没有敢抬头。


        

“窗外?”两位会长几乎同时转头看过去,皱眉说。“什么也没有啊。而且我们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您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不,不可能,他就在窗外,就在那。”


        

为了取信两位会长,蓝星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抬起头看想向窗外,鬼影还在,声音也没有消失。


        

可两位会长却像是完全看不到也听不到,这更加让蓝星害怕。


        

好容易到了天亮,两位会长临走时对蓝星说,“我建议您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开点药。没看错的话,您应该是由于怀孕这段时间太过焦虑出现了幻觉。这是病,得治。”


        

两人走后,蓝星犹豫了一下就往医院赶去。


        

两位会长离开润城大酒店的路上接到了个电话。


        

“这件事多谢两位会长了,我答应的那些钱已经打进了两位协会的户头,你们查收一下,这件事还希望两位会长替我保密。”


        

“这个自然。”道教协会的会长说完好奇的问,“严董,恕我直言,你和那位小姐到底有什么恩怨,居然想到用这种方法来折磨她?这似乎有些太过了。”


        

“恩怨什么的恕我不能告诉您,不过有句话两位应该听说过。”身在办公室里的严易泽淡笑着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我大概明白严董的意思了,这样我也可以安心了。”


        

“阿弥陀佛。”


        

佛教协会的会长一直在念阿弥陀佛,严易泽也不在意,毕竟对方是出家人,让他们做这种事确实有点难为他们了。


        

挂断电话,严易泽的脸上满是笑容,看着罗琦问,“她去医院了吗?”


        

“去了。”


        

“哪家医院?”


        

“五台山。”


        

“很好,让他们给她多开点药。”


        

说完严易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不可否认蓝星很难对付,尤其是在她冷静的时候。


        

想要设计蓝星,首先要做的就是乱了她的心,换做以前,严易泽根本不屑于这么做,可现在他做起这些事情来根本没有一点手软。


        

蓝星从五台山精神病院出来的时候,保镖的手里提着很多的药物,大包小包的足有一个多月的剂量。


        

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如果吃了药还是没用的话,她怕是真的要疯了。


        

这段时间严若华一直在忙碌着严老太太生祭的事,没什么时间陪萧萧。


        

本来她还挺担心萧萧一个人过不惯。后来得知莫雨以为萧萧的到来特意让小羽没有去学校陪着萧萧在家玩,才彻底的放了心。


        

尽管才几天,严若华却清楚的发现萧萧最近的笑容多了不少,几乎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他脸上绽放的灿烂的笑容。


        

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时候,莫雨也没有闲着,时隔几年之后,她再一次和云夏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看着明显有些沧桑的云夏,莫雨心里很是感慨。


        

云夏变了,变得世故了很多,尽管依然光鲜亮丽。可在这层光鲜亮丽的背后,却隐藏着满心的苦涩。


        

离开萧项后的这几年云夏过的并不好,直到半年多前,她的生活才有了起色。


        

“找我有事吗?”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萧项和萧萧,这次找你就是为了让你们一家团聚的。”莫雨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一家团聚?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太难了?你知道吗?这半年多我找过阿项很多次,他不见我就算了,连我的电话都不接。哎……”


        

云夏无奈的叹了口气,“我都已经死心了。”


        

“死心?你舍得?”莫雨皱眉问,云夏摇摇头,“不舍得又能怎样?阿项的脾气我太了解了。他根本不可能重新接纳我,毕竟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了他,离开了萧萧。”


        

“云夏,你的事我让人调查过了,我知道你……”莫雨刚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门口走进来的几个人。


        

当先的是面容憔悴满眼血丝的蓝星,身后是几个保镖。


        

保镖们在距离蓝星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客人,蓝星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搓揉着脸颊。


        

莫雨很好奇蓝星身上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秦怡。这个女人是谁?怎么长的和你一模一样啊?”云夏顺着莫雨的目光看去,好奇的问了句。


        

“她是蓝星。”


        

“蓝星?”


        

莫雨这才反应过来,云夏并不认识蓝星,甚至今天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轻声解释道,“她已经叫凌琳。”


        

“你说她是凌琳?”云夏满脸的不敢相信,可事实就在眼前。


        

莫雨刚要说话,坐在轮椅上的凌穆扬也进来了,直奔蓝星而去,离的太远,莫雨根本无法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她的第六感却告诉她,两人肯定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儿。


        

云夏瞥了眼莫雨缓缓站起身来,“等我会儿。”


        

“你去哪儿?”莫雨好奇的看着云夏,就见云夏向着凌穆扬和蓝星走了过去,在她们身后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凌穆扬和蓝星聊的很投入,根本没发现云夏过去。


        

见到云夏在仔细的听他们的谈话,莫雨轻皱了下眉头:云夏这是在帮我听他们的谈话内容?她为什么要帮我?是因为萧项和萧萧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