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狗急跳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谈话结束后,蓝星第一时间离开,凌穆扬却向着莫雨走了过来。


        

“这么巧,你也在。”


        

“是很巧。”


        

莫雨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听说前段时间你出了一次车祸?”


        

“连你都知道了?”莫雨略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凌穆扬。


        

“偶然听说的。”凌穆扬笑着看了下手腕的表,歉意的说,“抱歉,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下次再聊吧。”


        

“好。”


        

凌穆扬离开后没几分钟,趁着凌穆扬和莫雨说话的功夫躲开的云夏走了过来。


        

“这个或许对你和严易泽有用。”云夏把手机递过来,上面是一段录音,莫雨诧异的看着云夏,“为什么帮我?你没必要冒险去偷听他们的谈话。”


        

“你帮了我,我自然要帮你。尽管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就冲凌琳把自己整成你的模样,她就没安好心。你还没帮我回到阿项的身边,我不希望你有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谢谢。”


        

云夏话里话外都是为了她自己,可莫雨还是心存感激。


        

“谢就不用了。我不想欠任何人。”


        

莫雨笑着点了下头,添加了云夏的微信好友,把录音传到自己的手机上,这才把手机还给云夏。


        

“这段时间等我电话我,我会尽快安排你和萧萧见面,不过能不能得到萧萧的认可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也帮不了你太多。”


        

“这已经够了。”


        

云夏莞尔一笑,接过手机和莫雨打了声招呼,转身走了出去。


        

莫雨稍坐了会儿,回到严家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小羽和萧萧正在客厅的地摊上玩玩具,见到莫雨飞奔过来一把扑进她怀里。


        

“妈妈,你刚才去哪儿了呀?小羽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你。”


        

“妈妈有点事出去了,小羽找妈妈有什么事吗?”莫雨笑着问道。


        

“我想带萧萧出去玩,妈妈你可以带我们去吗?”


        

“这……”莫雨迟疑了下,眼前浮现出上回在游乐场发生的事,心里不自觉的有些不愿意,可她又不愿意让小羽部高兴,话锋一转,“这样吧,晚上我和爸爸商量下好不好?”


        

“哦。”小羽极不情愿的回应了一声。


        

“傻小子,即便不能出去,在家里不也一样玩吗。你看萧萧都……”


        

莫雨看向萧萧,话到一半猛地咽了下去,不远处的萧萧正满脸羡慕的看着小羽,看着被莫雨搂在怀里的小羽。


        

莫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冲萧萧招了招手。


        

“阿姨。”


        

“萧萧,你是不是想妈妈了?”莫雨心疼的摸着萧萧的脑袋问。


        

萧萧摇头,可怜兮兮的说,“爸爸说,萧萧没有妈妈,萧萧的妈妈在生萧萧的时候已经去了天上。阿姨,你可以当萧萧的妈妈吗?”


        

莫雨摇头,萧萧顿时失望的低下头,轻声了说了句,“阿姨,对不起。”


        

“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当萧萧哥哥的妈妈?萧萧哥哥没有妈妈很可怜的。”小羽扯着莫雨的衣摆,撒娇道,“妈妈,你就当萧萧哥哥的妈妈嘛!这样小羽就有哥哥了,萧萧哥哥就能一直陪着小羽了。”


        

莫雨看了眼小羽和眼睛里重新燃起希望的萧萧笑了笑,“不是妈妈不愿意,只是萧萧他有妈妈,我当然不能当萧萧的妈妈了。”


        

“可是萧萧哥哥的妈妈已经去了天上了。萧萧哥哥已经没有妈妈了。”


        

“萧萧的妈妈还活着,妈妈刚才出去就是去见了萧萧的妈妈。”


        

“阿姨,我妈妈还活着,这是真的吗?”萧萧皱着眉头歪着脑袋不确定的问,“可是爸爸为什么说妈妈已经去了天上?”


        

“这些事不该你知道。你只要知道你妈妈还活着,还活的好好的。”


        

“那我能不能见见妈妈,我好想妈妈,我好想知道妈妈长什么样,我好想……”萧萧激动的拉着莫雨的手哀求道。


        

“当然可以,不过不是现在。”


        

“真的吗?太好了。”萧萧有些失望,小羽却兴奋的蹦了起来。


        

莫雨赶紧把两个孩子搂进怀里,小声说,“小羽,萧萧,刚才我们说的这些话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知道吗?”


        

“奶奶和爸爸也不能告诉妈?”


        

看着一脸纠结的萧萧,莫雨摇了摇头,“不能。”


        

“阿姨,为什么呀?”


        

“是啊,妈妈为什么呀?为什么不能告诉姑奶奶呢?”


        

莫雨笑着揉了揉两个孩子的脑袋,轻声说,“如果告诉其她人了,萧萧妈妈就会被吓跑的。”


        

“那我谁也不告诉。”


        

“我不要妈妈被吓跑,我要妈妈,我也不说。”


        

“去玩吧。”


        

打发走两个孩子,莫雨长舒了口气,刚才她差一点就想把萧项和云夏之间的那些事情告诉两个孩子,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没说。


        

她不想大人间的恩怨误会,污浊了这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让他们心思变得复杂。


        

严易泽回来的很早,吃完饭就去了楼上的书房,莫雨让白露璐陪着两孩子,这才跑去了严易泽的书房。


        

“你怎么来了?”


        

听到敲门声,严易泽抬起头好奇的看着莫雨。


        

“有个东西给你。”说完莫雨笑着把手机递给了严易泽,严易泽接过看了眼,“这是什么?”


        

“凌穆扬和蓝星的对话录音。下午那会儿我去见云夏的时候,正巧碰到他们见面。”


        

“下次别做这么冒险的事了,答应我。”严易泽拉着莫雨的手,心疼的说。


        

“不是我,是云夏,她帮我录的。”


        

“原来如此。”严易泽点了下头,“你们聊得怎么样?”


        

“我打算找个机会让云夏和萧萧见面。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不敢带小羽和萧萧出门,要是只带萧萧出门,又会引起姑姑的怀疑。”


        

莫雨显得很是为难。严易泽笑着把她拉进自己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下,“我的傻老婆,你只管着两孩子出门,相信我不会有事的。蓝星现在自己还顾不过来呢,没空来针对我们。”


        

“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了,今天看见蓝星的时候,她看上去脸色很差,眼睛里全是血丝,和凌穆扬说话的时候还一直在打哈欠。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莫雨想起当时情景,就满心的好奇。


        

“或许是亏心事做多了,心里不安吧,失眠吧。”


        

严易泽随口敷衍了句,并没有把他做的事情告诉莫雨,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严易泽不想让莫雨卷进来,即便她早已经身在局内。


        

“或许吧。”莫雨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心里却并不认同。


        

内心不安?蓝星要是会内心不安,也不至于到现在才会不安。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行了,你去睡吧。我等下就过来。”


        

莫雨离开后,严易泽听了下录音,嘴角泛起冷笑,“你都这样了,居然还舍不得离开这里?不过这样也好,真让你回去了美国,我做的这一切怕都要白费了。”


        

说完严易泽拨通了凌穆扬的电话。


        

“找我有事?”


        

“蓝星把对付严氏集团的事交给你了?”


        

“你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没错。有事?”


        

“没什么事,我就想知道。你会怎么做。”


        

“放心,我会给你留一线生机的,不会把事情做绝。毕竟咱们暂时还是合作关系,不是吗?”


        

“你记得就好。有什么行动,提前知会一声,我可不想毫无准备。”


        

挂断电话,严易泽轻抿下嘴唇,把罗琦叫了进来。


        

“少爷,您找我。”


        

“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有点线索了。慕容烨的父母在慕容烨死后确实留下了遗嘱,不过遗嘱的内容暂时还不清楚。”


        

“让我们的人抓点紧。我不想一直这么被动。”


        

严易泽拧着眉头说,罗琦点头,“少爷,您放心。最迟半个月,我一定把遗嘱的内容调查清楚。”


        

“去吧。”


        

罗琦走后,严易泽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看着满天的繁星,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奇异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当得知严易泽同意让莫雨带萧萧和小羽出去玩的消息之后,两个孩子兴奋的手舞足蹈。


        

严若华却有些不太放心,非要跟着去。


        

严易泽和莫雨劝了很久,这才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路上莫雨给云夏打了电话,让她在家等着他们。


        

见到云夏的第一时间,莫雨就指着云夏告诉萧萧这是他妈妈,其实哪怕莫雨不说,萧萧也已经猜到了。


        

云夏激动的看着萧萧,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一把将萧萧揽进怀里。


        

听着萧萧一句句妈妈妈妈的叫着,莫雨的心里很不好受,拉着小羽走了出去,“我们在楼下等你们。”


        

“妈妈,刚才那个阿姨真的是萧萧哥哥的妈妈吗?”


        

乘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小羽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当然是了,难道妈妈还会把这种事弄错吗?”


        

莫雨摸了下小羽的脑袋,拉着他上了车。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云夏抱着萧萧从楼上走了下来,笑着和莫雨打了声招呼,上了车,往游乐场赶去。


        

一整天的时间,萧萧一直粘着云夏,从未像现在这么开心。


        

分开的时候,萧萧一直扯着云夏的衣摆不愿意放开,云夏好说歹说,莫雨也跟着劝了很久,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云夏的衣摆上了车。


        

莫雨把小羽抱上车,刚要和云夏打招呼离开,云夏突然开了口,“方便聊聊吗?”


        

“好。”莫雨点头,冲车里的两孩子笑了笑说,“你们等会。我很快过来。”


        

云夏带着莫雨走到一旁,一脸感激的看着莫雨说,“谢谢你带萧萧来见我。”


        

“别这么着急谢我,等你们一下团聚的时候再谢我不迟。”


        

“我是不指望那一天的,能再见到萧萧,我已经很满足了。”云夏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那么悲观,误会总有一天会解开的,到时候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莫雨抬头看了眼天色,快天黑了,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带他们回去了,不然姑姑会担心的。”


        

云夏依依不舍的看着他们的车离开,抿了抿嘴唇,转身走了进去。


        

回去的路上莫雨千叮咛万嘱咐,让两个孩子保密不要把见云夏的事情说出去。


        

严若华见到萧萧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她总觉的萧萧和从前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却怎么也说不清楚。


        

严老太太生祭的第二天。严若华提出要带着萧萧回美国。


        

莫雨自然不想这么快就让萧萧离开,让他们再多留一段时间,可严若华执意要走,莫雨也拦不住,只能点头同意。


        

萧萧走的前一天下午,莫雨特意带着萧萧去见了云夏。


        

两人深谈了一番,当晚莫雨就安排人给云夏定了飞往美国的机票。


        

严若华和萧萧离开的那天,严易泽,莫雨,小羽去机场送他们。眼见严若华和萧萧过了安检,莫雨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带着墨镜,口罩,帽子的云夏从哪里走了过来。


        

“准备一下,你也该登机了。到了美国之后,会有人去接你,暂时你就先住在我那里,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别客气。”


        

“恩。”云夏点了下头。转身去登机。


        

至始至终都没有和严易泽打一声招呼,看着她的背影,严易泽轻皱起眉头,脸色有些不悦,“这女人怎么一句谢谢也不会说?她难道以为你帮她的这一切都是应该的?真是太美教养了。”


        

“好了,不就一句谢谢嘛!至于吗,走吧。”


        

严易泽最后瞥了云夏的背影一眼,抱着小羽往机场外走去。


        

莫雨临走时看了眼安检口云夏一闪而逝的背影,低声呢喃道,“云夏。祝你成功。”


        

这段日子,蓝星简直要疯,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恶梦,有时半夜醒来还会看到慕容烨站在她的床前,吓得她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尽管她一直在吃药,却始终没什么效果,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云夏只能靠药物调整睡眠。


        

却依然噩梦不断,蓝星几乎要被折磨疯了,短短几天时间廋了好几圈。去医院孕检医生直到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吃药,建议她把孩子给打掉,可蓝星却执意的要把孩子生下来。


        

不管医生怎么说都没有用,严易泽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猛的挑了下,蓝星近乎偏执的固执让他心里对慕容烨的父母留下的遗嘱有了个大概的猜测。


        

“少爷,你说蓝星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吃了那么多药,还非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就不怕孩子会畸形或者是变成白痴?”


        

“她没有疯,换做是我是她也会这么做。毕竟她别无选择。”


        

严易泽眸子闪烁着说道,罗琦眼睛猛地一睁,“少爷,您的意思是蓝星之所以能掌控慕容集团完全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


        

“应该是这样没错,具体的还得等到知道了遗嘱的内容才能确定。”


        

“少爷,要不我们试试?再这样下去,我们快扛不住了,最近公司人心浮动。大家都在传公司这次度不过去危急,可能要破产了。”


        

“再等等。”


        

严易泽冲罗琦摇头,公司最近的情况他很清楚,接连丢了很多重要的合同不说,下属的食品公司生产的零食里还被查出了有害物质。


        

让严氏集团的情况雪上加霜,好在有凌穆扬的提醒,严易泽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只要确定慕容烨父母的遗嘱内容,严易泽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里扭转不利的局面,毕竟还有一个联程集团在支撑着严氏集团。


        

只要萧项不在背后捅一刀,严氏集团就倒不了。


        

前段时间蓝星的人在接触严氏集团的董事,想要收购他们手里的股份,因为蓝星出事,进度大大的搁置。


        

到现在为止也才谈妥了不到五分之一,而严易泽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利用从萧项手里借过来的资金,成功的取得了好几个董事手中的股份。


        

即便剩下的董事把手里的股份全部卖给蓝星,严氏集团也还是严家的严氏集团,严易泽的严氏集团。


        

三天后的深夜,熟睡中的蓝星突然从梦中惊醒。


        

脸色惨白,额头上满是冷汗,光着脚尖叫着从房间了跑出去,谁知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板上。


        

整个人彻底的晕了过去,李一凡听到响动冲进来,第一时间让人送她去医院。


        

替蓝星拿了换洗的衣服鞋子正要跟去,他猛然看到了地板上有一摊血迹,当时李一凡的脸色就变了。


        

蓝星被送到医院后就立刻进了急救室。


        

李一凡紧张的站在急救室门口等待着,不出几分钟医生出来了,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蓝星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李一凡倒是没有太在意,可等到蓝星被推出来送进病房醒过来的一瞬间看到原本高高隆起的小腹一下平坦了,当时蓝星就歇斯底里冲李一凡大吼,问她肚子里的孩子哪儿去了。


        

“boss。您流产了。孩子没保住。”


        

“什么?”蓝星呆若木鸡,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


        

“boss,您没事吧?”


        

李一凡小心翼翼的看着蓝星问。


        

蓝星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手抚着平坦的小腹,脸上全是绝望的神色。


        

敲门声在这一刻响起,李一凡走过去开门,见到是凌穆扬,他顿时皱眉问,“凌总,您怎么来了?”


        

“我听说boss摔了一跤。不放心,过来看看。boss她没事吧?”凌穆扬坐在轮椅上一脸担心的问。


        

“boss没什么事,只是……”李一凡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的病房里就想起了蓝星的声音,“李助理,请凌总进来。”


        

“凌总,您请。”李一凡让到一边,目送凌穆扬进了病房,这才关上门跟了进去。


        

等他看到病床上蓝星高高隆起的小腹,眼中满是疑惑的神情。


        

这什么情况?蓝星的肚子怎么又突然鼓了起来?


        

“boss。你还好吗?”说话间凌穆扬的目光一直落在蓝星高高隆起的小腹上,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探寻的神色。


        

“我没事,谢谢你关心。对了,严氏集团那边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蓝星表现的很是平静,面无表情的问。


        

“严易泽还在垂死挣扎,不过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最多再有半个月,严氏集团就会成为历史。”


        

“半个月?你确定要那么久?”蓝星的脸色很不好看,“凌总,你的办事效率似乎不怎么样啊。”


        

“boss。我已经尽力了。如果只是严氏集团倒没有那么难处理,难的时候严氏集团后面还有个联程集团撑着,一时半会儿想摆平他们可不容易。”


        

“我不想听你的借口。”蓝星脸色一冷,“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你要是不能让严氏集团消失,你就给我消失。”


        

“我尽力。”凌穆扬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怒容,蓝星做的太过分了。


        

“我累了,要休息。”


        

“好的,boss,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临走时,凌穆扬瞥了蓝星的小腹一眼,示意身后的助理推他离开。


        

“boss,您的肚子……”凌穆扬走后,李一凡盯着蓝星的小腹疑惑不解的皱着眉头。


        

“不该问的别问。”蓝星脸色一冷,“你立刻让人去封锁消息,我不希望我流产的事有任何人知道,尤其是美国那边。”


        

“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就是……”


        

“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按我说的做。”蓝星脸色猛地一板,冷声道。


        

“是,我现在就去安排。”


        

李一凡一走,蓝星心里的一口气顿时泄了,整个人瘫软在病床上。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不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为什么?”蓝星死死攥着拳头,脸上满是绝望。


        

正如严易泽猜想的那样,蓝星之所以能够掌控慕容集团,完全是因为她肚子里慕容烨的孩子。


        

当初蓝星为了掌控慕容集团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凭借肚子里的孩子硬生生的从慕容烨堂弟的手里夺走了慕容集团的管理权。


        

真要是她流产的消息传回美国,她立刻就会一无所有。


        

别说是报复严易泽和莫雨,就是她自己都不一定能活的下去,这段时间以来她得罪的人太多了,盼着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死的人也太多了。


        

“不行,这种事肯定瞒不了多久,看来我不能再拖下去了。”沉思了片刻,蓝星的眼睛里满是残忍的光芒,“严易泽,别怪我狠。要怪就怪你太过无情无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