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三 各怀鬼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爷,少爷。?”


        

凌晨时分,熟睡中的严易泽被一阵喊声吵醒,伴随着的还有有节奏的敲门声。


        

严易泽撑起身子下意识的看了眼身旁的莫雨,见她还在熟睡,这才松了口气,掀开被子快步跑去打开门,脸色阴沉的看着门口的手举在半空还想继续敲门的罗琦,“敲够了没有?”


        

“对不起,少爷。情况紧急,我……”


        

严易泽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转头看了眼房间里床上的莫雨,见她没什么动静,这才走出去。轻轻带上了房门,当先往隔壁的书房走去。


        

“说吧,什么事。”


        

见罗琦关上门,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正睡眼惺忪的严易泽不耐烦的问了句。


        

“半个小时前,蓝星摔了一跤被送去了医院急救,现在已经脱离危险进了病房。”


        

“摔跤了?孩子怎么样?”


        

“不知道。”罗琦无奈的摊了下手。


        

“不知道?”严易泽揉着脑袋的手突然停下来,紧皱着眉头脸色阴郁的看着罗琦。


        

“准确说是无法确定。宾馆那边的消息,蓝星摔倒的地方有一摊血迹,按说应该是流产了。可在医院那边我们的人亲眼看到蓝星的肚子还在。”


        

“问过那边的医生没有?”清醒过来的严易泽眯着眼睛问。


        

“问过了,医生说孩子没事,而且我也让人去查了蓝星的就诊记录,看不出什么问题。”


        

“这样吗?”严易泽轻皱着眉头,沉吟了许久后点了下头,“知道了,让人盯紧点蓝星那边,一旦有任何的异常,立刻向我汇报。”


        

“是,少爷。”


        

严易泽缓缓站起身来,大步走了出去,进房间后严易泽转身正要带上房门,就听见身后传来莫雨疑惑的声音,“易泽,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嘛去了?”


        

“出了点事。”


        

“公司出事了?”莫雨朦胧的双眼猛的恢复了清明,一脸紧张的问。


        

“不是公司。”严易泽轻轻摇头,“是蓝星,一个多小时前她刚摔了一跤,据说好像还摔出血了。”


        

“她流产了?”


        

这是莫雨下意识间的想法,严易泽缓缓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叫不知道?”


        

“她虽然摔出血了,可我们的人在医院却看到她的肚子还在,可能孩子根本没事。”严易泽无奈的苦笑了下。


        

莫雨眼睛缓缓眯起,不确定的看着严易泽问,“易泽,你很希望她流产吗?”


        

“她流不流产和我可没什么关系。”严易泽摇头,伸手抓住莫雨的手温柔的说。“夜深了,快睡吧。别管了。”


        

“哦。”莫雨点了下头,盯着严易泽看了眼,这才重新背对着严易泽躺下。


        

严易泽把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一边轻拍,一边眸子闪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莫雨本来已经没了困意,在严易泽的轻拍下还是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去公司的路上,严易泽用备用手机给凌穆扬打了电话,两人交换了下各自掌握的信息。


        

得知凌穆扬也和他差不多,暂时还无法确定蓝星是不是流产了,严易泽让凌穆扬有什么情况尽快和他联系,这才挂断了电话。


        

“少爷,凌穆扬他会不会在说谎?”罗琦不确定的看着严易泽问。


        

“怎么说?”


        

“是这样的,昨晚我们的人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巧看见凌穆扬从医院出来。询问了下医院的保安,得知在蓝星被送去病房没多久,凌穆扬就已经赶到了医院……”


        

罗琦并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你的意思是蓝星有可能流产了,凌穆扬可能在帮蓝星遮掩?”严易泽紧皱起眉头,眸子闪烁了片刻,缓缓摇头,“不可能,他没有动机。”


        

“有句话我说了,少爷您可千万别生气。”罗琦小心翼翼的看了严易泽一眼,“凌穆扬可没真心想和您合作。他现在巴不得您和蓝星斗得两败俱伤,他才能渔翁得利,所以我们可不能轻易的相信他。”


        

“说的没错。”严易泽了然的点头。


        

“那……少爷,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不用。静观其变就行。”


        

几个小时后,凌穆扬处理完手头的事,抬起头看着身旁的助理问,“严易泽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有,这几个小时他一直呆在严氏集团,中午也是在公司吃的工作餐。”


        

“哦?是吗?他这么沉得住气?”凌穆扬挑了下眉头,微眯着眼睛淡淡的笑了起来。“看样子他是在等我动手啊,看来这家伙算定了我会忍不住。也好,那就让我来吧。”


        

“凌总,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把消息传给慕容副董。”


        

助理了然的点头,转身要出去打电话,凌穆扬摇头冲他摆手,“慢。”


        

“凌总。您改变主意了?”


        

“改变主意?可能吗?”凌穆扬微微冷笑。


        

“那您的意思是……”助理不解的看着凌穆扬,只见凌穆扬轻轻伸出两根手指摩挲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阴测测的说,“我没记错的话,薛晚最近好像刚收购了一家媒体,找个身份干净的人把消息捅给他们。”


        

助理愣了下,下一瞬脸上堆满了献媚的笑容。“凌总您这招可真是够高的。不仅算计了蓝星,还把严易泽也给算计进去了,不管蓝星是不是真的流产了,这都会恶化两人的关系,还能把您完全摘除在外,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


        

“少拍马屁,赶紧去做事。”


        

凌穆扬的心里很受用。笑骂了句,挥手赶他出去。


        

助理走后,凌穆扬转动轮椅,来到了窗口,看着天空中炙热的太阳,为眯着眼睛阴险的冷笑起来。


        

蓝星并没有在医院住太长时间,中午时分就让李一凡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即便是她现在的身体还不适合出院,她也不敢继续留在医院,生怕消息传回美国,引起慕容烨那位表哥的怀疑。


        

回去的路上,蓝星睡着了。


        

刚流产的她身体很虚弱,这么一折腾早就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到达酒店后,她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七点,挣扎着起床刚要出去让李一凡去叫点吃的,李一凡慌慌张张的敲开门闯了进来。


        

“boss,出事了,出大事儿了。”


        

“出事了?”蓝星皱眉看着李一凡,微眯起眼睛。


        

“您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说罢,李一凡把手里攥着的手机恭谨的递到蓝星的手里,蓝星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李一凡,你敢出卖我?”


        

“boss,不是我。”李一凡慌忙解释,蓝星的紧咬着牙盯着李一凡冷笑,“不是你还能是谁?我流产的事只有你知道。”


        

“您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只有我知道。可我根本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我是您的助理,怎么会出卖您呢?这对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可谁敢保证你没有被人收买?说,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在蓝星冷冽的眼神下,李一凡像是条狗一样跪在蓝星的面前,委屈的解释,“boss。真的不是我。您好好想想,如果真是我出卖了您,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还跑来告诉您这个消息?”


        

蓝星拧眉看了他许久,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鄙夷的撇了撇嘴,“起来吧。给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李一凡擦了下额头的冷汗。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把他所知道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你是说这个消息是薛晚晴收购的媒体第一个报道出来的?”


        

“没错,我让人仔细查过那家媒体,一个星期前他们刚被薛晚晴高价收购。”


        

“知道了,给我订明天回美国的机票。看样子我必须要回去一趟了。”


        

李一凡走后,蓝星盯着手机上的报纸头版头条的照片,脸色阴冷的要滴下水来。


        

“严易泽啊严易泽。看样子你是扛不住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会让我没时间对付你,对付严氏集团吗?你太天真了。”


        

正和莫雨,白露璐,小雨吃饭的严易泽,刚喝了口汤,饭还没吃两口。就见罗琦出现在餐厅门口,轻声叫了句,“少爷,麻烦您出来下。”


        

“你们慢慢吃,我出去下。”严易泽和莫雨等人打了声招呼,起身走了出去,带着罗琦往楼上的书房走去。刚推开书房的门,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严易泽掏出手机看了眼是薛晚晴来的电话,顿时一皱眉接通电话放到了耳边。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有件事我觉得应该通知你一下。”


        

“什么事?”


        

“我刚收购的一家媒体,今天突然报道了一个关于蓝星的消息。”


        

“关于蓝星的消息?”严易泽的眉头微微一皱,“什么消息。”


        

“流产。”


        

“你没开玩笑?”严易泽紧皱着眉头,有点意外。


        

“你觉得这种事我会拿来和你开玩笑嘛?你要不信等下可以自己去网上看。对了。还有件事慕容烨父母遗嘱的事,我这边已经有眉目了。你猜怎么着?”


        

“和蓝星肚子里的孩子有关?”严易泽下意识的说了句。


        

“恭喜你,答对了。尽管没有看到遗嘱,但我的人花了不小的代价从知情人口中套出了遗嘱的大概内容。简单来说,蓝星如果没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是,现在她掌握的一切也得拱手让人。”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严易泽看着面前的罗琦问,“你找我是因为了那则美国媒体曝出的蓝星流产的消息?”


        

“是的,少爷。”


        

“知道了,你去忙吧。”见罗琦并没有走,严易泽皱眉问,“还有事?”


        

“是这样的,我们的人得到消息,蓝星定了明天一早去美国的机票。”


        

“她这是要赶着回去救火吗?这么说的话,她并没有流产。”严易泽微眯着眼睛,沉吟了下低声说。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如果她真的流产了,现在要做的可就不是回美国,而是赖在润城,能懒多久赖多久。”


        

严易泽轻笑了下,“真是可惜,居然没有流产。不过她回去了也好,这边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你等下去帮我联系凌穆扬,明天下午我要和他见一面。”


        

严易泽回到餐厅的时候,白露璐和小羽刚吃,正往外走。


        

“小羽,这么快就吃完啦?吃饱没?”


        

“吃饱了,我和白阿姨去房间了。爸爸妈妈再见,你们慢慢吃啊。”


        

“好,再见。”


        

严易泽目送两人出去,这才转过身回到餐桌旁坐下,见莫雨正盯着他看笑着问。“在看什么?”


        

“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莫雨担心的问。


        

“确实出了点事,不过不是什么坏事,相反是好事。蓝星遇到了麻烦,明天一早要飞美国,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我们可以过一段时间安稳日子了。”


        

“真的吗?太好了。”


        

莫雨很是开心,这段时间蓝星呆在润城,总让她提醒掉胆的。平时就连出门都小心翼翼的,连小羽想要出去玩,都得和严易泽商量很久,确保万无一失了才敢出门。


        

蓝星这一走,笼罩在她和严易泽头顶的乌云也随之消散一空。


        

第二天一早,刚到公司严易泽就收到消息,蓝星已经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次陪她来润城的保镖助理之类的人也一起跟了回去,没有再留下一个人。


        

从守在小羽学校附近,严家别墅周围暗中保护的保镖的反馈中,也清楚的表明之前一段时间一直盯梢的人也消失了。


        

“看来这次,蓝星是要有大动作了。也不知道慕容烨的那个堂兄到底能坚持多久?”说完,严易泽先后拨通了薛晚晴和萧项的电话,让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慕容烨的堂兄一把。尽量多拖住蓝星一段时间。


        

争取让他在蓝星重新回到润城之前,把严氏集团的麻烦全部解决掉。


        

薛晚晴和萧项答应的很爽快,这令严易泽很满意。


        

看样子,萧项并没有因为莫雨安排云夏追去美国对他有任何的不满。


        

下午三点半,严易泽准时离开严氏集团前往和慕容烨约定的酒店见面。


        

推开门,两人刚寒暄了两句,还没等严易泽坐下。罗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罗琦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当着严易泽和凌穆扬的面接通了电话,丝毫也没有顾忌两人脸上的不悦。


        

挂断电话后,罗琦的脸色涨的通红,看着阴沉着脸的严易泽急促的说道,“少爷,出大事了。少奶奶和小少爷在幼儿园门口被人给劫持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严易泽一步迈到罗琦的面前,死死抓着他的肩膀神情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