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钱,更要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尽管严易泽知道罗琦不可能胡说,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莫雨和小羽出了事。


        

可事实就是事实,再不愿意相信也没用。


        

莫雨和小羽现在就是严易泽的命,他决不允许他们出任何事。


        

在莫雨和小羽的事情面前,其他的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无关紧要。


        

严易泽甚至都没和凌穆扬打声招呼,就飞奔了出去。


        

摇着轮椅到了窗口,看着冲出大门的严易泽钻进车子里疾驰而去,凌穆扬的嘴角微微一扯,不屑的摇了摇头。


        

他很看不起严易泽,看不起严易泽的儿女情长。


        

“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活到现在的,这简直是个奇迹。”


        

“凌总,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助理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暂时静观其变。”凌穆扬说完眯了下眼睛,“必要的时候帮他们一把。”


        

“帮谁?”助理好奇的看着凌穆扬问。


        

“你真不明白我的意思?”凌穆扬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助理,脸上有些许的不悦。


        

“对不起,凌总,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安排。”


        

助理走后,凌穆扬开心的笑了,一切虽然和他的计划有少许的偏差,但总体还在沿着他设计好的路线行进。


        

蓝星迁怒严易泽。对莫雨和小羽出了手,这种时候他可不希望事情那么简单就解决。


        

在凌穆扬看来,最好是莫雨和小羽其中一个人出点什么事,这样才能彻底的激怒严易泽,让他不顾一切的向蓝星报复,不死不休,两人这么一掐,对他来说有百利无一害。


        

离开的路上,严易泽心急如焚详细询问了罗琦事发的经过,罗琦并不是太清楚,打电话让保护莫雨和小羽保镖亲自向严易泽说明。


        

听完电话,严易泽的脸色很不好。


        

莫雨和小羽被人掳走了,更让他无法安心的事,追过去的保镖居然被对方给甩掉了。


        

现在他连两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么的着急。


        

“罗琦,你立刻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们。”


        

“好的,少爷。那我们现在还去幼儿园吗?”罗琦迟疑了下问,在他想来现在去或者不去幼儿园,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去公安局。”


        

出了这种恶**件,警察不可能不管,实际上在严易泽得到莫雨和小羽被人掳走的消息时,负责保护两人的保镖就已经报警了。


        

警察很是重视,当严易泽出现在公安局时,莫雨和小羽被绑架的事瞬间被提到了公安局最重要的日程上来。


        

全市公安系统几乎全部疯狂的运作起来。


        

严易泽尽管只是个商人,可他的能量很大,对润城的经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市里的头头脑脑谁也不可能置之不理,随着警察的介入,整个润城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气氛之中,成群结队的警察出现在街头巷尾寻找两人的踪迹。


        

全城的混混也行动起来,大有把整个润城全给翻过来的节奏。


        

严家别墅客厅里,严易泽手里捏着莫雨的手机,脸色阴沉的可怕。


        

莫雨的手机里,有他让人安装的卫星定位器,他本以为可以凭借这个找到莫雨和小羽的下落,可谁知道他的人按照定位器显示的位置找过去时,别说是莫雨和小羽,就是个人影也没见到。


        

最终在一条死胡同里的某个肮脏的垃圾堆里发现了莫雨的手机。


        

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始终还是没有两人的消息,严易泽记得额头上满是汗水,右手死死攥着莫雨的手机,整个人显得很是憔悴。


        

“哥,你别太担心了。嫂子和小羽应该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


        

白露璐走过来拉着严易泽的手安慰道。


        

“我不饿,你去吃吧。”严易泽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冲她摇头。


        

“哥,我担心嫂子和小羽,可再担心也没有用不是?既然对方只是了掳走了嫂子和小羽,肯定不会轻易的伤害他们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白露璐说的这些严易泽全都懂,那些人既然掳走了莫雨和小羽,显然是有什么目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绑架求财,那还好说。为了莫雨和小羽的安全,哪怕是舍去整个严氏集团,严易泽的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可如果不是呢?如果对方蓝星的人呢?


        

严易泽几乎不敢想下去了,很多时候人知道的越多,越是没法冷静。


        

严易泽此时就是如此,从薛晚晴名下的媒体爆出蓝星在润城流产的消息的那一刻起,不管这是不是严易泽安排的,不管蓝星到底是不是真的流产了,蓝星都会把这笔账算在他严易泽头上。


        

他很后悔,后悔当时得知蓝星赶去美国,并且带走了身边所有人时没有多留一个心眼。


        

麻痹大意的后果让他有些无法承受。


        

白露璐劝了严易泽许久,最终也没能让严易泽吃一口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白露璐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再加上严易泽又一口不吃,她更是一口也吃不下。


        

“哥,你不吃饭就喝点茶提提神吧。或许很快就有嫂子和小羽的消息了,我上楼去拿点东西。”


        

严易泽根本没有回应,白露璐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上楼。


        

关上房门的第一时间,她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凌穆扬的电话。


        

“东西找到了?”


        

“严家没有你要的东西。”


        

“那你还联系我干嘛?我没时间和你啰嗦。”电话那头凌穆扬的语气很冷,很不耐烦。


        

“我想求你件事。”


        

“莫雨和小羽的事?我无能为力。”


        

“不,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要帮帮我哥,求求你了。”白露璐几乎是哀求着说。


        

“别说我没能力帮他,就算我真的有这个能力,我凭什么要帮他?我又不欠他什么。相反要不是他严易泽帮着薛晚晴对付我,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寄人篱下变成蓝星身边的一条狗,我不落井下石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知道当初的事,是我哥对不住你,也知道你宽宏大量不和我哥计较。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帮帮我哥,帮帮我嫂子,帮帮小羽。我听你说过嫂子和你是朋友,曾经你还喜欢过嫂子,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嫂子出事吗?”


        

白露璐已经豁出去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求得凌穆扬的帮助。


        

“这不是我帮严易泽的理由,要我帮他可以,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否则一切免谈,这是我的原话,你可以直接告诉严易泽。如果他同意。让他自己亲自给我打电话。”


        

说完凌穆扬直接挂断了电话,白露璐看着手里的电话眼神复杂,她不知道该不该把凌穆扬的话告诉严易泽。


        

说了,她来严家的目的就暴露了,可不说的话,可能要错过一个救人的绝好机会。


        

白露璐犹豫了很久,最终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哥,我想和你坦白一件事。”白露璐看着失神的严易泽轻咬着下唇忐忑的说。


        

严易泽根本没有回应,不知是听到了,并不在意。还是根本就没有听到。


        

见他这种反应,白露璐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其实凌穆扬的儿子云儿是我的亲生骨肉,我之所以会突然住过来其实是为了帮凌穆扬找一个盒子,找不到盒子,他就不让我见云儿,不让我和云儿在一起。我本来不想骗你,可我真的不能离开云儿,我……”


        

白露璐说了很多,可严易泽却只是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很是随意的“哦”了一声,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白露璐追问了句。


        

“这事儿以后再说。”严易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两部手机上,一部手机是他的,另外一部手机是莫雨的。


        

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目的,严易泽相信他们必定会打电话过来提出他们的要求。


        

“哥,我说这些其实是想说我可能有办法找到嫂子和小羽。”


        

“你说什么?”严易泽猛地转头盯着白露璐,拉着她的手激动的说,“你再说一遍。”


        

“哥。你先松开我,你弄疼我了。”


        

严易泽太过用力,白露璐感觉自己被严易泽抓住的手像是被老虎钳子夹住了一样,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严易泽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松开手,歉然的说了句,“对不起。”


        

“哥,我不怪你。你也是太在乎嫂子和小羽了。”白露璐一边揉着被严易泽抓红的手,一边冲他摇头。


        

“对了,你刚才说你或许有办法找到他们。你有什么办法?”严易泽追问道。


        

白露璐抬起头说,“其实也不是我有办法,是凌穆扬应该有办法。我大概从罗琦那边了解了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我觉得掳走嫂子和小羽的很有可能是蓝星的人。凌穆扬一直在帮蓝星做事,他或许有办法找到嫂子和小羽的下落。”


        

“手机给我。”


        

“干什么?”


        

“打电话。”


        

严易泽一刻也想等下去了,他要尽快的确定莫雨和小羽的安危,尽快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尽快的把他们营救出来。


        

“哥,你等一下。”


        

“他有条件?”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惊疑不定的看着白露璐。


        

“恩,他说要他帮忙的话,必须把他要的那个盒子给他。哥,家里真的有他要的那么一个盒子吗?”


        

严易泽无奈的苦笑,“或许有,或许没有,我也不确定。但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在家里见到过他描述的那个盒子。或许应该在奶奶的房间或者书房吧。”


        

“那里没有。”说完白露璐惭愧的低下头,小声说,“那两个房间我偷偷的找过了。”


        

“那看来是真的没有了,手机给我吧。”


        

严易泽叹了口气,伸手向她要手机,白露璐抬起头看着严易泽问,“哥,没有盒子他不会同意帮你的。”


        

“不试试,谁又能知道呢?”


        

接过白露璐递过来的手机,严易泽拨通了凌穆扬的电话。


        

“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电话那头传来凌穆扬不耐的声音。


        

“是我,严易泽。”


        

“原来是你,考虑清楚了?”凌穆扬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得意。


        

“你要的东西我们严家没有,不过我可以用其他东西来代替。只要你肯帮忙找到雨儿和小羽。”


        

“除了那个盒子,我对其他的东西不感兴趣。我很忙,就这样。”


        

凌穆扬冷冷的回答,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我可以给你严氏集团。”


        

“我说了我不感兴趣。”


        

“如果再加上联程集团呢?”严易泽抿着嘴唇想了想,开口道。


        

“严易泽,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众所周知,联程集团现在在萧项手里,他会老老实实的交出来?呵,你当我傻是吧?”


        

“联程集团现在确实是在萧项手里,但也不在他手里。我手里有他亲笔签名的股权赠予书,只要雨儿平安无事。可以直接从他手里把联程集团接收过来。”


        

严易泽抿了下嘴唇,深吸了口气说。


        

这份股权赠予书是萧项私下里给严易泽的,让他在合适的时候交给莫雨。


        

严易泽知道莫雨不会要,所以一直把它锁在保险柜里,原打算有时间把它毁了,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一时给忘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处。


        

“那也是莫雨的联程集团,你做不了主。”


        

凌穆扬在电话里冷笑,严易泽深吸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是做不了主,但如果我和她离婚呢?至少也能分到她手里一半的股份,即便没法把联程集团全部给你,也不少了。”


        

“离婚?你舍得吗?再说了,你们离婚了,你的严氏集团还能完完整整的到我手里?严氏集团你经营了这么久,就算是只有一半的股份,也能牢牢把严氏集团掌控在你自己手里,我到最后根本什么都得不到。最多也就是落得个莫雨手里联程集团一半的股份。这根本不够。”


        

“这样,我现在就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把我名下严氏集团的所有股份转给你。这就算是我的一点诚意,至于剩下的我们可以签署一份协议,到时候不怕我不认账。”


        

“这还算有点意思。行,半个小时候我的助理会带着文件过去,你只要签个字就行了。到时候我会帮你想想办法。”


        

“不是想想办法,是一定要找到他们。如果找不到协议作废,这一点必须要写在协议里。”严易泽寸步不让的冷声道。


        

“你倒是真够小心的,也好。就依你。”


        

挂断电话,严易泽略松了口气,旁边的白露璐却沉不住气了。


        

“哥,你怎么能答应他呢?真要是把公司给了他,你和嫂子以后怎么办?”


        

“和你嫂子,小羽的安危比起来,钱根本就不重要。只要他们能平安无事,就算是豁出我这条命也是值得的。”


        

严易泽语气坚定的看着白露璐说。


        

白露璐嘴唇翕动了许久,最终感慨的说,“哥。我真羡慕嫂子,能遇到你这样一个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


        

严易泽没说话,只是苦笑着看了她一眼。


        

凌穆扬的助理来的很快,严易泽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她带来的两份合约,眉头猛的皱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合约里临时加上了一条,从现在开始严家别墅归凌穆扬所有,别墅里的其他人必须立刻离开,不允许带走任何东西。


        

“这是凌总临时加的条件,凌总说您如果不答应的话,可以不签。他可不想为了区区一个严氏集团和一点联程集团的股份。得罪蓝星。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得罪她的代价太大了。”


        

严易泽闭着眼深吸了口气,“好,我签,希望他说话算话。”


        

看着严易泽签了字,助理笑着合约递给身后的额保镖,冲严易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严先生,这里不属于你了,请吧。”


        

“哼。现在就想赶我走?太早了点吧,等凌穆扬找到雨儿和小羽再说。”


        

“严先生,您要反悔?您别忘了,合同里可是白纸黑字的写的清清楚楚,你必须……”


        

严易泽冷笑,“少唬我,这份合同我研究的比你透彻。凌穆扬没有找雨儿和小羽的下落之前,这份合约根本无效,即便是他真的找到了,我的人过去时候看不到人也没用。”


        

凌穆扬的助理愣了下神。点点头,“好吧,您可以继续留在这里,直到凌总那边传开消息。”


        

凌穆扬助理的妥协在严易泽的预料之中,短暂的等待后,严易泽没等来凌穆扬的消息,倒是等来了掳走莫雨和小羽的人打来的电话。


        

“严易泽是吧?你的老婆孩子现在在我们手里,限你一个小时之内凑齐一千万现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另外,千万不要通知警察。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身上会不会缺少什么零件儿。”


        

“一千万数额太多了,现在又是晚上,你们只给我一个小时根本不够。”


        

严易泽想要拖延时间,给凌穆扬争取点时间去查莫雨和小羽的下落。


        

“那是你的事,就这样。”


        

对方挂断了电话,严易泽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往外走。


        

“哥,你去哪儿?”


        

“筹钱。”严易泽走到门口转头冲白露璐说,然后看向了凌穆扬的助理,“你都听到了?给我转告凌穆扬,他动作最好快点,不然他什么也得不到。”


        

一个小时快到时,严易泽凑齐了绑匪要的一千万现金,静静的坐在严家客厅的沙发上等消息。


        

绑匪的电话来的很及时,让严易泽一个人带着钱去步行街。


        

严易泽赶到时凌穆扬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传过来,严易泽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他万万没想到凌穆扬居然这么不靠谱。


        

就在严易泽四处寻找对方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严先生,你很不老实啊。是觉得我们不敢把你老婆孩子怎么样吗?居然敢带着人去?”


        

“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没带人。”严易泽皱眉问。


        

“没带人?那你告诉我你左手边的那对情侣,还有右手边垃圾桶旁边的那个清洁工是怎么回事?”


        

“他们?”严易泽转头看了一眼,果然发现对方说的三个人有些不太对劲,似乎都带着耳麦。


        

严易泽心里一惊:难道是警察?


        

“你放心,我现在就把他们打发走。”


        

严易泽挂断电话之后,拨通了公安局局长的电话,在严易泽强硬的态度下,对方才把人给撤了回去。


        

“干的不错,现在你坐出租车去江浦,到了我会再给你指示。”


        

绑匪的电话在警察消失后几分钟打了过来。


        

严易泽回答了声“好”,拦下一辆出租车按照对方的指示往江浦赶去。


        

经过江浦大桥时,绑匪又来了电话,让他在桥中央下车。


        

严易泽站在桥上。看着滚滚流逝的江水,心里急的快冒火了。


        

距离莫雨和小羽被掳走,已经过去了足足五个多小时了,他连他们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对方又打开了电话,让严易泽把装钱的箱子丢下桥。


        

“我们收到的钱之后会放了你的我老婆孩子。”


        

“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在骗我?”严易泽冷冷的问。


        

“你现在别无选择。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我现在就弄死你儿子,你信吗?”


        

说完电话里传来小羽的哭喊声,那一声声的爸爸,听得严易泽心急如焚。


        

严易泽咬了咬牙。随手把箱子丢了下去。


        

“很好,回去耐心等着吧。两个小时之内,我们会把人给你送回去。”


        

电话断了,严易泽翻找到一个号码,刚要打电话凌穆扬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报给了严易泽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地址,小羽就读的那家幼儿园。


        

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罗琦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少爷,找到了对方的位置在少爷就读的幼儿园,我已经让人赶过去了。十五分钟内肯定能赶到。”


        

“让他们小心点,别被对方发现了。另外通知警察,让他们调动特警,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我立刻赶过去。”


        

挂断电话,严易泽拦下一辆车迅速往小羽就读的幼儿园赶去。


        

小羽就读的幼儿园位于江边的一栋大楼的顶层,莫雨和小羽被捆着手脚,嘴里塞着布条随意的丢在一件办公室的地摊上。


        

旁边几个家伙正在打牌,办工作后面的椅子上,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匕首削指甲,他身后站着一个瘦高个脸上有道伤疤的家伙。


        

“宏哥。狗熊那边传来消息,钱已经拿到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做了他们,赶紧撤?”


        

“不着急。”削指甲的宏哥笑着摇了摇头,“雇主吩咐的事情还没办完呢。等那家伙过来了,咱们当着他的面,干掉他的老婆孩子接着弄死他,再撤也来得及。”


        

“可是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危险?这些年咱们刀头舔血,哪一次不危险?别忘了,这次的酬金可足有三亿,就算是我们兄弟有谁命不好交代在这了。这些钱也足够我们的家人逍遥快活的过好几辈子了。这笔买卖不亏。况且,我们不是已经准备好退路了吗?”


        

“宏哥说的事,富贵险中求。为了这么一大笔钱值得冒险。”


        

正在打牌的一个光头笑呵呵的回了句。


        

听到他们不仅要杀了自己和小羽,还要连严易泽也一起解决掉,莫雨绝望的闭上眼睛。


        

从他们的对话中,莫雨已经发现他们是亡命之徒,为了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别说是三亿的酬金,就是只有三千万,三百万,他们也丝毫不会手软。


        

她现在真的希望严易泽找不到这里,不要白白的来送死,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一切只能看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