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贪婪的代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不是没有想过自救,不是没有想过和绑匪谈判。


        

她原先还想着,这些是亡命徒,为了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哪怕是舍弃一切,也要争取到一线生机,为小羽争取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可是,绑匪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一直用布条堵着她的嘴巴。


        

她费力的挣扎着想要引起绑匪的主意,让他们扯掉自己嘴上的布条,给自己一个开口的机会。


        

结果等来的却是绑匪的拳打脚踢,他们不需要她开口,要的只是她老老实实的呆着等死。


        

莫雨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多少次想引起绑匪的注意,甚至她都已经不记得身上到底还有几处地方是完好的,不疼的。


        

莫雨的反应在绑匪眼里就像是溺水的人在做最后无谓的挣扎,他们眼里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冷厉和不耐烦。


        

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莫雨晕了过去,她身旁的小羽早已经泪流满面眼神惊恐,瑟瑟发抖的靠在莫雨的身上。嘴里呜呜的发出含混不清的喊声。


        

“吵死了,给老子闭嘴。你要再敢哭一声,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个小兔崽子。”


        

光头输了钱,心里正窝火,恼怒的走过来拿着匕首在小羽的眼前比划着,凶戾的眼神看的小羽身子像是筛糠一样的狂抖着。


        

可他毕竟是个孩子,早被吓破了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滑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光头气的一把抓住小羽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向着小羽的脖子抹去。


        

眼见小羽就要血溅当场,一条幼小的生命将要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一直慢条斯理的削指甲的宏哥突然丢下匕首冷喝了一声,“光头,你要干嘛。”


        

“当然是宰了这个小兔崽子了,还能干嘛?”光头手中的匕首为之一停,随手理所当然的说了声,“这小子一直在那呜呜咽咽的哭,简直就是个丧门星,害的老子这一晚上一直在输钱。不宰了他,老子心里不舒坦。宏哥,你歇会儿,我很快完事儿。”


        

眼见光头又要动手,宏哥眼神一冷,“等下。”


        

“宏哥,还有啥事啊?”


        

“你过来,我告诉你。”


        

光头看过来的时候,宏哥的脸上满是笑容的冲他招手,光头一把将小羽丢在地上,笑呵呵的走过去,瓮声瓮气的问,“宏哥,啥事儿啊?”


        

“你再过来点,离我那么远干嘛?”


        

见宏哥有些不高兴,光头赶紧腆着脸又往前凑了凑,没等来宏哥开口,等来的却是宏哥一记势大力沉的大耳刮子。


        

力道大的光头差点被抽趴下,光头站稳身子捂着脸委屈的看着宏哥,“你干嘛打我!”


        

“打你都是轻的,你忘了我之前说过什么了?你是不是想让兄弟们白白的亏好几千万?”宏哥冷着脸看着光头,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我没有,我只是……”


        

光头低着头开口解释,宏哥猛地一摆手,冷声道,“够了,老子不想听你啰嗦。给我滚一边去,你要是再敢胡来,挡了兄弟们的财路,结果你自己知道。”


        

宏哥话音刚落,光头就心惊胆战的发现其他人正阴冷的盯着他,刚才和他在牌子上还称兄道弟的三个家伙都不自觉的抓住了插在沙发上的匕首。


        

道上混的最忌讳的就是挡人财路,遇到这种事哪怕是亲兄弟也有很大的可能拔刀相向。更被说他们这几个家伙不过是为了钱临时凑在一起的。


        

那么多的酬金,少一个人分,没人那得多分多少钱啊?


        

要不是宏哥一直压着,他们巴不得现在就弄死光头呢。


        

“哥几个,别激动。我没那意思,我们打牌,继续大牌。”光头讪笑着丢下手里的匕首,重新走回去坐下。


        

可他身边的几个家伙却并没有把手从匕首上移开,光头心惊胆战的向他们赔笑,心里直骂他自己猪油蒙了心,居然差点闯下大祸。


        

“行了,都是自家兄弟,这事儿就先这样。不过先说好了,没老子的吩咐,谁要是敢再乱来,后果你们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十几分钟之后,宏哥身边的刀疤脸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完电话,刀疤脸笑着说,“宏哥,瘦猴刚打来电话,姓严的已经到了,正在上来。”


        

“他是一个人来的?”宏哥轻皱着眉头问,如果不是他也只能让人把莫雨和小羽做了,立刻逃离。


        

“没错,是他一个人。瘦猴一直在盯着呢。”


        

“好,来得好。哥几个收拾下,准备开工了。”见正打牌的几个人提着匕首起身,宏哥有些不放心,冲刀疤脸说,“刀疤,打电话给瘦猴,让他给我好好的盯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报告。”


        

“好嘞,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严易泽敲门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晕倒在地上的莫雨和泪水婆娑,惊吓过度的小羽,一股怒意冲天而起,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些混蛋全弄死。


        

“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来,真是不简单啊。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宏哥笑着走到严易泽的面前一边打量他。一边随口说。


        

严易泽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你们要的钱我已经给了,而且你们也已经答应放人了,为什么还不放人?”


        

“人我们自然是要放的。”宏哥笑了,“别着急,我现在就让他们放人。还愣着干什么?放人。”


        

宏哥说完冲站在莫雨和小羽身边的两个穿背心迷彩裤的家伙使了个颜色。


        

他们一把提起莫雨和小羽,手中的匕首一下横在了两人的脖子下面,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


        

“慢着,你们要干什么?”严易泽心猛地一沉,脸色大变。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很多。


        

“当然把人交给你了。”宏哥笑眯眯的看着严易泽,眼中满是残忍歹毒。


        

“你们言而无信。”严易泽死死攥着拳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言而无信?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在道上混的,最讲究的就是信用。既然答应把人给你自然就会给你。不过我可没答应你,给你的事活人,你说是吧?你放心,很快的,马上就好了。”


        

说完宏哥又要使眼色,严易泽厉色道。“慢着,只要你们不伤害他们。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那两个家伙愣了下,冲宏哥使眼色,他们这种人自然不会嫌钱多。


        

刀疤和光头凑到宏哥面前,小声说,“宏哥,这钱咱们不赚白不赚啊。”


        

“我心里有数。”宏哥了然的点头,冲两个提着莫雨和小羽的家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稍微等一下,这才转头看向严易泽。“不得不说,你很有脑子。老子这辈子杀人放火,什么事都敢,就是不干和钱过不去的事。”


        

听到他这话,严易泽稍松了口气,点点头,“你们要多少?”


        

“那要看你能给多少,要是能让兄弟们满意,倒不是不可以给他们一条生路。当然前提是我们能顺利的拿到钱,否则的话……”


        

“一千万。”严易泽说出了一个数字。宏哥伸出一根手指冲严易泽摆了摆,不屑的笑道,“一千万?你打发叫花子呢?难道在你眼里他们的命就只值这点钱?我要这个数。”


        

说完宏哥摊开手掌冲严易泽亮了亮,严易泽眉头轻皱,缓缓点头,“五千万?好,我给。”


        

“不好意思,你好像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要的可不是五千万,我要五亿。你堂堂严氏集团的董事长,不会连这点钱也拿不出来吧?”宏哥冷笑道。


        

“我还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严氏集团虽然价值数十亿,但真正能动用的现金也不过几千万,我刚支取了一千万现金,最多也只能再拿出来五千万的现金,这还得通过特殊渠道联系银行紧急调拨处理,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送不到这里来。”


        

严易泽苦笑着看着宏哥,宏哥眯着眼睛冷冷一笑,“姓严的,你这是在耍我吗?你难道就不怕惹火了我,直接弄死你的老婆孩子?”


        

“我老婆孩子在你们手里,我怎么敢耍你呢?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等等,我再好好想想。”严易泽低着头沉吟了半天,就在宏哥等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才抬起了头,“要不这样,你们给我一个银行账号,我让财务把钱立刻打到你们账户里去。”


        

“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宏哥点了点头,冲刀疤撇了撇嘴。


        

刀疤会意,冲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严易泽,“这是我们在瑞士银行的账户,你让人把钱打到这个账户上就行。”


        

严易泽接过来扫了一眼,确实不是国内银行的账户,账户和国内银行的账户完全不一样,看样子应该真的是瑞士银行的账户了。


        

“好,我现在就联系财务。”严易泽点了下头掏出手机,翻到了一个号码刚要拨出去,刀疤突然一把抢过严易泽的手机仔细的看了眼,见上面标注的果然是冯经理,这才冲宏哥点了下头。


        

“宏哥,确实是严氏集团财务冯经理的电话。”


        

“把手机给他。”宏哥满意的点下头,示意刀疤把手机还给严易泽。


        

严易泽不悦的皱眉看了刀疤一眼。拨通电话。


        

“冯经理,我是严易泽。公司账上现在还有多少资金可以动用?”


        

“不到六千万,董事长,您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你等一下。”严易泽捂住麦克风无奈的看着宏哥,“你也听到了,公司账上确实没那么多的钱了。”


        

“去借,不管你想什么办法,都必须把钱给凑齐了。”光头急吼吼的冲严易泽嚷嚷起来。


        

“光头,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宏哥脸色一冷,呵斥了光头一声。笑看着严易泽说,“老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五千万就五千万,立刻让他汇钱。”


        

“宏哥,你……”光头震惊的看着宏哥,一脸不理解。


        

他实在想不通宏哥到底怎么想的,居然就这么便宜了严易泽,那可是四亿五千万,加上之前的那一千万,还有雇主答应的那三亿。他们每个人至少能分到接近一个亿。


        

有了这些钱,足够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逍遥快活好几辈子了。


        

“你个呆瓜,夜长梦多的道理你都不懂吗?给我死一边去,别在这哔哔。”刀疤恨铁不成钢的扯了光头一下。


        

严易泽眸子里精光一闪,又迅速隐去,看了宏哥一眼,不确定的说,“那我先走就让他打钱?”


        

见宏哥不说话,严易泽松开捂在麦克风上的手,沉声说。“冯经理,你立刻通过网络转账五千万到下面这个账户……”


        

说完严易泽把账户号码报了一遍,电话那头的冯经理愣了下,“董事长,你这么做不合规矩吧?钱在公司账户上,没有得到董事会的批准,就算您是董事长也没有权利动用。”


        

“少个我提什么规矩。你要是敢不听我的,明天你就不用去公司了,乘早给我滚蛋。”严易泽怒声呵斥。


        

冯经理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那好吧。我听您的。不过要是董事们过问起来,您可得解释清楚。”


        

“这是自然,这是我让你做的,和你没关系。有什么不满,让他们来找我。”


        

“好,那我先走就办,不过可能要稍微等个两三分钟,我现在就起床去开电脑。”


        

宏哥,刀疤等人听到电话里冯经理说的话,眼中满是贪婪的笑容。


        

别看这五千万和那三亿比起来并不多。可如果单独拿出来那也是能吓死人的一大笔巨款了。


        

眼看着这些钱就要进他们的账户,等完事儿后大家每个人度可以多分几百万,那可不就等于是天上掉的馅儿饼嘛。


        

严易泽低头把你手机塞进裤兜里,眸子轻轻一闪,抬起头沉声问,“我答应你们的事已经做到了,你们答应我的呢?”


        

“着什么急?钱到账了再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耍我和兄弟们?”


        

见宏哥很不耐烦的挥了下手,严易泽眯起眼睛看了眼屋子里的几个人鄙夷的撇了撇嘴,“耍你们?我敢吗?我老婆孩子还在你们手里呢。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一个人?”


        

“是啊。宏哥。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吗?兄弟们哪个玩不过他,换老子一只手就能把这小子给摆平了。要不先把女人和孩子给他?这样一来,他更不可能耍什么花样,毕竟女人和孩子就是两拖油瓶。”光头凑过来不屑的瞥了严易泽一眼,“不然到让他觉得我们怕了。”


        

宏哥瞪了光头一眼,心里有些不情愿把莫雨和小鱼交给严易泽,可当他看到严易泽那满脸的鄙夷和不屑,心里顿时不爽到了极点,可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反倒是看向了刀疤。“给瘦猴打电话。”


        

刀疤点头,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刀疤一脸轻松的冲宏哥摇了摇头。


        

宏哥略松了口气,心里的最后一丝顾忌也放下了,示意把莫雨和小羽给严易泽。


        

提着莫雨和小羽的两个家伙松开他们,任由他们跌落在地板上,严易泽飞快的冲过去一把将小羽楼在怀里。


        

“小羽,别怕。爸爸在这里,不会有事的。爸爸向你保证。”


        

一边安慰小羽,严易泽一边把小羽嘴上的布条扯了下来,小羽哇的哭出声紧紧抱着严易泽泪流满面的喊着“爸爸,爸爸。”


        

心疼的严易泽眼睛都红了,对这几个劫匪的恨意也达到了极点。


        

稍稍安慰了小羽几句,正要去查看莫雨的情况,宏哥突然沉声说,“姓严的,钱怎么还没有到账?你赶紧打电话给我催催。要是五分钟之内,钱还没到,你和你的老婆孩子就别想走了。”


        

“别想走?你们确定我们走不了?”严易泽缓缓转头瞥了宏哥一眼冷笑起来,“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姓严的,你这话什么意思?”宏哥脸色大变,紧盯着严易泽问。


        

“什么意思?死到临头了,居然还不知道。你们还真是可悲。”


        

严易泽说话间,众人的耳边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宏哥脸色一变,“你在拖延时间?”


        

“现在才明白?太晚了。”


        

“杀了他们,杀了他的老婆孩子。”宏哥声色俱厉的下达了命令,顿时在场的几个家伙就挥舞着匕首向着严易泽和他身边的莫雨,小羽冲去。


        

闪着寒光的匕首让人心惊胆战,可严易泽却始终没有皱一下眉头,甚至于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既然警察拉响了警笛,那就证明一切都已经就位,他没什么好怕的,这几个绑匪就是纸老虎,根本别想威胁到他和莫雨,小羽。


        

事实也差不多,就在三把匕首就要刺到他身前的那一刻,严易泽身后的玻璃窗突然崩碎,散落一地的玻璃渣子。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扑过来的三个绑匪额头上冒出了璀璨的血花,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血洞出现在他们的额头的正中,他们死了,没有任何的预兆的被人干掉了。


        

宏哥在玻璃碎裂的一瞬间就滚到了窗口,奋力的拉上了窗帘,阻断了外面的视线。


        

同时冲除了他之外唯一活下来的光头厉声喝道,“光头,搞定他。”


        

光头挥舞着匕首向着严易泽冲过来,严易泽迅速起身,盯着冲过来的光头。眼神凌厉的和他动上了手。


        

光头的实力很强,严易泽一时半会儿居然没办法解决他。


        

宏哥显然也发现了,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掏出一把匕首冲到莫雨和小鱼的身边,狠狠的冲着莫雨的脖子割去。


        

严易泽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光头奋力回救,可他根本就来不及,危急时刻他一把提起手边的一把椅子,手里上的肌肉猛的使力,狠狠的砸向宏哥的脑袋。


        

椅子带着凌厉的风声向着宏哥的脑袋飞去。即便他真的能杀了莫雨,也势必要被砸中。


        

电光火石间,宏哥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


        

他太小心了,生怕被椅子砸到,如果被砸晕,那他就完蛋了。


        

光头不是严易泽的对手,落败是迟早的事,到那时候等待他的只有一条路。


        

看着严易泽扑过来,宏哥脸色一紧。奋力冲向严易泽。


        

两人针尖对麦芒的斗在了一起,在宏哥招呼下光头也在这一刻加入进来。


        

宏哥算是想明白了,与其现在冒险,倒不如和光头合力,先把严易泽给收拾了,至少也要让他失去行动的能力,然后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莫雨和小羽死在他的面前,然后再把严易泽给解决了,这样一来那三亿酬金也就算是到手了。


        

面对两个人的围攻,严易泽很是狼狈。却依然坚挺。


        

打斗中,三人都没有发现居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到了另一侧靠近江河的窗口。


        

严易泽身上全是伤口,光头和宏哥也没好到哪儿去。


        

严易泽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他必须坚持住,坚持到警察过来,这样才能保证莫雨和小羽不受到伤害。


        

严易泽已经隐约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再坚持一下,在坚持一下就好。


        

宏哥见半天拿不下严易泽,警察也快到了,心中一思量,给光头使了个颜色,转身向着莫雨和小羽扑去。


        

严易泽不顾一切的追过去,不想身后的光头手中的匕首却在这时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后背。严易泽恍若未觉,一把抓住了宏哥奋力的把他往回扯。


        

拉扯间光头猛冲过来,宏哥也横着匕首向着他的脖子抹了过来,严易泽让过了脖子,踉踉跄跄的拉着宏哥退了好几步,转眼到了窗户边。


        

这时候经常破门而入,宏哥一咬牙,一狠心用尽全身力气推着严易泽的身体往窗口冲,两人翻滚着翻出了窗口,往黑漆漆的江水中落去。


        

警察并没有来得及拉住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砸进江水里,溅起一朵不小的水花,随后黑漆漆的江面沉寂下来。


        

光头早在警察进来的第一时间就被拿下了,莫雨和小羽安全了,可严易泽此刻却生死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