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没错,就是在耍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在严易泽落水的第一时间,警察就迅速调集了船只进行救援。


        

漆黑的江面上此时灯火通明,各种船只来回穿梭,人声鼎沸,水手,渔民轮番下水,更有几条渔船从下游很远的地方张开渔网往上游捕捞。


        

按说这么密集的搜救,应该会有所发现,可足足过去了三四个小时却依然没有半点严易泽的消息,严易泽就像是平白无故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莫雨醒过来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白露璐守在她的床前。


        

“我这是在哪儿?”莫雨此时的意识还停留在被绑匪打晕过去的那个瞬间,脑子懵懵的,下意识的问了句。


        

“嫂子,你醒了,太好了,你总算是醒了。”白露璐喜极而泣,拉着莫雨的手都在颤抖。


        

“露璐,你怎么在这里?我这是在医院吗?”莫雨打量下周围的环境,意识渐渐清晰起来,“我和小羽不是被绑架了吗?怎么会在这?”


        

“嫂子,你们获救了,是警察送你们来的医院。没事了,都没事了。”


        

“小羽呢?小羽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莫雨担心的反手拉住白露璐的手紧张的问。


        

“小羽有点擦伤,不过……”白露璐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莫雨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白露璐冲莫雨哭笑了下说,“嫂子,您别担心。小羽只是受到了惊吓,我已经安排人请了心理医生在给小羽做心理治疗了,应该很快就没事了。”


        

“呼……”听说小羽只是受到惊吓,莫雨长舒了口气。


        

想想其实也很正常,之前的那种情况下,她都被吓得不轻,更别说小羽还三番两次的看到那些绑匪对自己拳打脚踢还动手把自己打晕,再加上他又是个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差,被吓到也是理所应当的。


        

“嫂子,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白露璐拉着莫雨上下左右的仔细的打量着,小心翼翼的问。


        

莫雨稍稍感受了下,轻轻摇头,“我没事,挺好的。”


        

话音刚落,莫雨眼前突然浮现出晕倒前听到的绑匪的对话,脸色顿时瞬息万变,“露璐,易泽呢?易泽他怎么样?他有没有受伤?”


        

“嫂子,我……我不知道。”白露璐吞吞吐吐的冲莫雨摇头,莫雨眉头紧皱疑惑的问,“你怎么会不知道?难道你哥他……他”出事了?


        

“嫂子,你可千万别瞎想。我哥厉害着呢,肯定没事的。我听说有一个绑匪好像逃掉了,说不定我哥正在追那个家伙呢,过会儿可能就回来了。”


        

白露璐劝慰了莫雨一句,低头的瞬间眸子里闪过一丝灰暗的色彩。


        

“我的电话呢?快给我。”莫雨冲白露璐伸手,白露璐摇头说,“电话不在我这,在哥那。嫂子,你要电话干嘛?”


        

“给你哥打电话。露璐,那把你电话给我用下。”


        

白露璐显得有些为难,无奈的说,“我手机没电了,之前玩游戏的时候没注意电量。”


        

“那赶紧充电啊。”


        

“我没带充电器。”


        

“算了,你去门外的保镖给我叫进来。”莫雨本想让白露璐去借一个,后来一想保镖身上应该有电话,何必那么麻烦呢?


        

保镖进来了,把手机递给了莫雨,见莫雨在哪拨号,白露璐赶紧起身说,“嫂子,我去下洗手间哈。”


        

莫雨哦了声,没太在意,白露璐三两步跑进洗手间,掏出包包里的两部手机,解锁后手指飞快的设置了一番,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从卫生间出来时,只见莫雨正拧着眉头,一脸忧心忡忡的坐在病床上。


        

“嫂子,你没事吧?我哥电话打通了吗?”白露璐装作好奇的问道。


        

“打不通,提示说无法接通。”莫雨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的手机呢?”


        

“也打不通。”莫雨不确定的看着白露璐说,“露璐,你说易泽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我记得那些绑匪说是要杀了我,小羽还有易泽的,他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我好担心啊。”


        

“嫂子,你别太担心了。哥肯定没事的,可能是他现在的地方信号不好,等到了信号好的地方,就能打通了。说不定过一会儿,哥就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了。”


        

“希望如此吧。”莫雨落寞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祈祷:易泽。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对了,嫂子,那么久没吃东西,你饿了吧?要不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


        

“不用了,我不暂时不饿。你先带我去看看小羽,我始终有点不太放心。”莫雨冲床上下来,在白露璐的陪伴下走了出去。


        

隔壁房间里,小羽正躺在病床上,额头上全是冷汗,眼皮不停的抖动,显然正在做梦。


        

莫雨看着小羽这样,心里特别心疼,问了下赶过来照顾小羽的女佣,知道小羽已经做过一次心理治疗,刚睡下,抿了下嘴唇没在说什么。


        

白露璐在一旁站了会儿,开口说有点事要出去下,莫雨头也没回的点了下头,说是时间不早了,让她先去休息会儿。


        

“我知道了,嫂子。你在这陪着小雨吧,我先走了。”


        

离开后,白露璐进了一间空着的病房,反锁上房门,这才拨通了罗琦的电话。


        

“罗琦,嫂子醒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找到我哥没有?”


        

“暂时还没有,我们还在努力,天太黑了,江水又那么湍急,再加上现在又开始下雨了,视线不好,一时半会儿恐怕我不容易找到少爷。对了,少奶奶她没事吧?”


        

“嫂子她没事,就是挺担心哥的,一直在追问我哥在哪儿,我费了好大劲才勉强敷衍过去。罗琦,你那边得抓抓紧,我可能瞒不了多久。”


        

“知道了,你先撑着点。能瞒多久就先瞒多久,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挂断电话,站在江边堤岸上的罗琦看着灯火通明的江面,内心焦急的喊着:少爷,你到底在哪儿啊。


        

罗琦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在寻找严易泽,可是到目前为止却依然没有任何的结果。


        

天快亮的时候,搜救工作有了一点进展,一个渔民打捞到了一件满是豁口的衣服,罗琦看到这件衣服的第一时间就认出这是严易泽的衣服。


        

追问下得知发现衣服的地点,刚要乘船赶过去,凌穆扬突然到了。


        

“你来做什么?”


        

凌穆扬扫了一眼江面上忙碌的人群,略一皱眉,“来看看。还没找到他?”


        

“暂时还没少爷的踪迹。”说完罗琦冲他点了下头,刚要离开。凌穆扬却突然叫住了他:“等下。”


        

“你还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让你帮我转告莫雨一声,等她回去了,我回去拜访她,顺便商量点事。”凌穆扬微微一笑,示意身后的助理推他离开。


        

罗琦盯着凌穆扬的背影死死的皱起了眉头,缓缓收回视线登上了面前的渔船。


        

中午时分,趴在小羽病床前睡着的莫雨被吵醒了,抬起头正看到小羽胆怯的看着她。


        

“小羽,你醒了?饿了吧,妈妈去让人给你弄点吃的。”莫雨说完摸了摸小羽的脑袋起身刚要走,小羽一把拽住她手,可怜巴巴的说。“妈妈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我怕。”


        

莫雨心里一紧,紧紧攥住小羽的手安慰道,“小羽,别怕,没事的,妈妈在呢。妈妈不走,妈妈就到门口和保镖叔叔说几句话,很快就回来。”


        

“不,不要。”小羽拼命的儿摇头,死活也不愿意撒手。


        

“要不这样吧,妈妈抱小羽去,好不好?”


        

见小羽点头。莫雨这才抱起他缓缓往门口走去。


        

饭菜过来时,白露璐也跟着走了进来。


        

莫雨问她吃过没有,白露璐笑着说吃过了,让他们先吃饭,不用管她。


        

吃完饭,莫雨一边让人收拾,一边看着白露璐问,“对了,易泽有消息了吗?”


        

“暂时还……”白露璐还没说完,小羽就拽着莫雨紧张的问,“妈妈,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我好怕。”


        

“小羽不怕啊。爸爸有点事要忙,等忙完了就会来看小羽了,乖。”


        

安抚了半天莫雨才总算把小羽安抚住,却怎么也不敢在小羽的面前提严易泽的事情了。


        

小羽的情况很不好,不能受半点刺激。


        

白露璐见此顿时舒了一口气,心里暗叫侥幸。


        

本来她还在想着怎么样才能安抚住莫雨,怎么样才能蒙混过关,现在看来短时间内莫雨是不会再追问她严易泽的下落了。


        

至少在小羽的情况没有完全好转之前是不会了。


        

下午,莫雨陪着小羽又做了一次心理治疗,这才带着小羽离开医院回了严家。


        

刚进入严家的大门,她就发现严家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却怎么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陪着小羽上楼进了房间,好容易把小羽哄睡着。莫雨刚打开门要出去,就见原先睡在床上的小羽猛地坐了起来,伸手似乎要来拉她,可怜巴巴的说,“妈妈别走。”


        

“妈妈不走,妈妈在这里陪着小羽。乖,快睡吧。”


        

莫雨几步冲过去,一把拉住小羽的手,轻轻把他按在床上,温柔的看着他说。


        

小羽紧紧拽着莫雨的手,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很快小羽的呼吸渐渐匀称下来,气息也渐渐变得平缓,莫雨知道小羽这是睡着了。


        

轻轻伸手想要掰开小羽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她有不敢太过用力,只能任由小羽拽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天快要黑了,门外传来敲门声,莫雨转头轻声说了句,“进来。”


        

就见白露璐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脸忐忑的说,“嫂子,凌穆扬来了,他要见你。”


        

“凌穆扬,他来做什么?”莫雨皱起眉头不确定的问。


        

“他来……”白露璐犹豫了许久,这才深吸了口气,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莫雨,得知严易泽和凌穆扬的交易内容,莫雨突然皱起了眉头,面色有些古怪。


        

“嫂子,你怎么啦?”白露璐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没什么,你去告诉他,我现在不太方便,让他改天再过来。”莫雨看了眼小羽轻声说。


        

“他说今天必须见到你,嫂子,看样子凌穆扬这次是要落井下石了,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一切都给他吗?”白露璐显得很是不甘心。


        

莫雨脸色一冷,示意白露璐过去,蹲在她身后,把手伸过去,这才俯身在小羽的耳边说,“小羽,妈妈手酸了,咱们换个手好不好?”


        

她不过是在尝试下,却不想睡梦中的小羽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竟真的轻轻的松开了她的手。


        

莫雨抽出手的瞬间,把白露璐的手塞进小羽的手里,轻声说,“露璐,你帮我顶一会儿。我去见一下凌穆扬,要是小羽有什么动静,你赶紧让人叫我。”


        

“好。嫂子,你快去快回。小羽这边有我看着,不会有什么事的。”


        

“恩,那我去了。”临走时,莫雨不放心的看了小羽一眼,这才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下楼时,莫雨清楚的看到凌穆扬的轮椅就在客厅茶几的对面,正笑眯眯的抬头看着自己。


        

“听说你找我?”莫雨走到凌穆扬的面前,皱眉问。


        

“没错。”凌穆扬点头,上下打量了莫雨一眼好奇的说,“你似乎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雨不解的问。


        

“非要我说的那么明白?说真的,我挺为严易泽不值得。他那么爱你,为了你甘愿放弃所有的一切,现在他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你居然还能坐的住,我是该说你太过快冷静,还是太过冷血呢?”


        

凌穆扬似笑非笑的看着莫雨问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易泽他怎么了?”莫雨的心一下揪了起来,不安的看着凌穆扬问。


        

“看样子你好像并不知道。昨晚严易泽去救你和你儿子的时候,和绑匪发生了激烈的搏斗,最后受伤被绑匪头子一个叫宏哥的家伙狠狠推了一把,两个人都掉进江里面去了。警察和罗琦已经找了十几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他的踪迹。现在你知道了?”


        

莫雨顿时脸色大变。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严易泽的身上居然发生了这种事,醒过来后见到小羽,她的整颗心就扑在了小羽身上,刻意的忽略掉了周遭的一切。


        

甚至于连罗琦去了哪儿这种事都没有心情去过问,还以为他是和严易泽一起去追绑匪了,谁知道他居然是去找严易泽了。


        

之前很多想不通的事情,现在也渐渐的理清了头绪。


        

莫雨很担心,很揪心,很紧张,可她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死死的压在心里,她不想让凌穆扬看到她软弱的一面。


        

“看样子你的内心倒是挺强大的,我还以为你会哭晕过去呢。”凌穆扬摇头调笑了句。


        

“想看到我哭?你还是等下辈子吧?”莫雨冷冷瞥了他一眼。


        

凌穆扬是来落井下石的。莫雨才不想被看轻,只有表现的足够冷静才能和凌穆扬斗下去。


        

“得,不说这个了。”凌穆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示意身后的助理递给莫雨一份合约,莫雨拿起随意的翻了两下,缓缓合上,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凌穆扬冷冷一笑,“你们该搬走了,这里现在属于我。”


        

“属于你?”莫雨笑了,掂量了下手里的合约,似笑非笑的问,“凭什么?”


        

“就凭你手里的合约。你自己看清楚了,严易泽已经把这栋别墅包括里面所有的东西送给我了,而且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名。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认识了吧?”


        

“易泽的签名,我当然认识。可那又怎么样?”莫雨不屑的冲他冷笑。


        

“莫雨,你不要不识抬举。要不是看在我们曾经朋友一场的份上,我根本不会亲自跑来这里和你废话,早就让人来赶你们走了。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立刻带着所有人离开这里,不然我只能叫警察了。”


        

“我不会走,你如果要叫警察,你就叫。我很忙,就不奉陪了,等警察来了。记得通知我一声。”说完莫雨转身就往楼上走。


        

“你真以为我不敢?既然你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莫雨停下脚步看了眼不远处一个女佣说,“等下帮我给凌先生泡一杯菊花茶降降火,千万不要慢待了凌先生知道吗?”


        

说完莫雨再不理会,回了小羽的房间。


        

“好了,你去歇会儿吧。这边有我在就行了。”莫雨走过来,接替了白露璐。


        

“嫂子,他……走了?”白露璐好奇的看着莫雨问,一脸的不敢相信。


        

凌穆扬可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会这么轻易的就走了?难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他还在楼下。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你别管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把他当成是空气就成。”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莫雨神神秘秘的笑了笑,“你很快就知道了,先去歇会吧。”


        

十几分钟后,小羽醒了过来,莫雨拉着他的手下楼吃晚餐,见凌穆扬还在客厅,随意的瞥了他一眼问,“这么久了,警察怎么还没来?不会是不来了吧?”


        

凌穆扬瞪了莫雨一眼,没有说话。


        

“你得意什么?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等下看你怎么哭。”凌穆扬身后的女助理昂着头不屑的冲莫雨冷笑。


        

“是吗?”莫雨不置可否的看了她一眼,招呼正下楼的白露璐去吃饭,然后率先拉着小羽进了餐厅。


        

白露璐经过凌穆扬身边的时候。看着他阴沉的目光,心惊胆战的不敢去看他,逃也似得跑进了餐厅。


        

吃了两口,见客厅的凌穆扬一直面色不善的盯着她,莫雨撇了撇嘴说,“去,把门关上。被人看着真心没什么胃口。”


        

随着餐厅的门关闭,凌穆扬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他很少被人这么轻视,很少这么被人鄙夷,这让他的心里又一股怒火冲上脑海,要不是想着很快就能让莫雨知道他的厉害,现在他都已经发飙了。


        

“嫂子,你这么刺激他,真的好吗?”白露璐小心翼翼的问完,犹豫了下说,“要不我们还是好好的和他商量商量吧。他要的只是那个盒子,根本不在乎这栋别墅,说点好话说不定他不会赶我们走的。”


        

“没关系,别管他。只要我不点头,这个家里谁都不用走。”莫雨转头温柔的看了小羽一眼说,“小羽乖,来吃个大虾。”


        

“谢谢妈妈。”小羽接过莫雨递过来的剥了壳的大虾,津津有味的咀嚼着。


        

酒足饭饱后,小羽擦了下嘴巴,看着莫雨说,“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啊?我想爸爸。”


        

“爸爸有事出差了,等过一段时间爸爸就回来了。”


        

莫雨安慰了小羽一句,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保镖的声音,“少奶奶,警察来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说完莫雨拉着小羽的手,笑着说,“小羽乖,和白阿姨在这等妈妈一会儿,妈妈等下就回来。”


        

小羽不停的摇头,生怕莫雨一去不回。


        

莫雨和白露璐两人轮番劝了好一会儿,哄了好一会儿,小羽才勉强答应。


        

“露璐,帮我照顾小羽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莫雨特意的在小羽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起身大步往餐厅外走去,女佣早早的替她打开了餐厅的门。


        

客厅里两个警察正仔细的看着凌穆扬带过来的合约,凌穆扬则老神在在的坐在轮椅上打量莫雨,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


        

“警察先生,你们有事吗?”


        

莫雨走过去坐下,轻声问道。


        

“严太太,是这样的,刚才我们接到这位凌先生的报警,说是……”警察将凌穆扬的报警内容复述了一遍,“我们是来调解的。刚才我们也看了严先生和凌先生订下的合约,恕我直言。您确实应该带着人搬走,这里已经属于凌穆扬先生了。您这样赖着也不是办法,要是凌先生把您告到法庭上,那大家的面子上都不好看不是?”


        

“不好意思,我是不可能搬走的。毕竟这是我家。”


        

莫雨冲她摇头,态度很是坚决。


        

“严太太,您这又何必呢?”


        

“莫雨,你也太不要脸吧?死皮赖皮的赖在这,不怕被人笑话吗?”凌穆扬的助理冷笑起来。


        

莫雨先是看了眼助理,又低头看了眼坐在轮椅上的凌穆扬轻笑起来,“凌穆扬,凌先生,麻烦管好你的狗。别让她在这乱叫。这里可不是她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你……”凌穆扬的助理要和莫雨吵架,凌穆扬一摆手,笑看着莫雨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认命吗?”


        

“凌穆扬,我原话送给你,都这时候了,你还不认命吗?这里现在不属于你,以后也不会属于你,你还是从哪来的回哪儿去吧,别到时候弄的你面子上过不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凌穆扬眉头死死一皱。


        

“你真不知道?也罢。”莫雨点了下头,看了眼身后的保镖说,“去楼上老太太的书房把书架上最上面一层最左边的那本书给我拿过来。”


        

几分钟后莫雨接过保镖递过来的书。翻开露出里面夹着的一个红色的产权证明,随手递给警察,示意他们先看一眼。


        

看到莫雨拿出房产证的一瞬间,凌穆扬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当两个警察仔细的看了莫雨递过去的房产证后,抬起头冲凌穆扬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凌先生。这栋别墅的产权根本不在严先生的名下,严先生也无权处置,所以……”


        

后面的话警察没说,凌穆扬却很清楚他们要说的是什么,脸色阴沉的深吸了口气重重的点头。示意一脸不甘的女助理推他离开。


        

看着凌穆扬的背影,莫雨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心里却万分的感慨。


        

坐上车的凌穆扬脸色阴沉,助理劝道,“凌总,您别生气了。拿不下严家别墅,拿下严氏集团也是一样的,毕竟和严家别墅比起来,严氏集团才更加有价值。”


        

助理不说这话还好,一开口就把凌穆扬彻底的激怒了。


        

“你懂个屁。严易泽那混蛋既然能抢先把别墅的产权转移走,就肯定会把他手里严氏集团的股份也转移走。这回我算是彻底栽在他手上了,忙活到最后居然什么也没捞到。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居然把我当猴耍。给我等着,这事儿不算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