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严易泽的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居然敢向我动手?”蓝星咬牙切齿的威胁道,“你是想要严易泽死吗?”


        

莫雨冷冷的盯着她撇了撇嘴,“是啊,你有本事就把易泽弄死呗。赶紧的,我都快等不及了。”


        

“你……”蓝星惊疑不定的看着莫雨,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冷声道,“这是你逼我的,你别后悔。”


        

话音刚落,莫雨又给她一巴掌,蓝星另一边的脸颊也鼓了起来。


        

薛晚晴拍手大笑,“打得好,不过我觉得下手还是太轻了。要不让我来过过手瘾?”


        

“薛晚晴,你敢。你再过来一步,就等让你最好的朋友守寡吧。”


        

“守寡?还真是好笑,有本事你别光说不练啊。我们都等着呢,带手机没?没带我可以借你,赶紧打电话弄死严易泽啊。”薛晚晴走到蓝星的面前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就你这种拙劣的伎俩也想来忽悠人?蓝星,你真当所有人都是傻瓜吗?”


        

“你们真当我不敢?”蓝星恶狠狠的盯着薛晚晴冷声说。


        

“你敢不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易泽绝对不在你手里,不然你也不会三番两次的开口威胁我,却也只是开口威胁。”


        

莫雨的态度表明了一切,蓝星这才发现她低估了莫雨。


        

换做从前,听到她的威胁即便明知道严易泽不在她手上,莫雨也会投鼠忌器,方寸大乱,绝不可能像是现在这么冷静。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莫雨成长了,已经不是她可以随意拿捏的那个单纯浮躁的女人。


        

“和她说那么多干嘛?秦怡,你让一边去。”


        

莫雨看了薛晚晴一眼,默默的退到了一边,蓝星心惊胆战的看着步步紧逼过来的薛晚晴后退着问,“你……你要干什么?”


        

“能动手的事我绝不动口,你说我要干什么呢?”


        

薛晚晴一点也没客气,冲过去揪住蓝星的头发,毫不留情的拳脚相加。


        

看那架势倒像是她和蓝星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蓝星根本躲不了,一边挣扎一边喊“救命啊,杀人啦。”


        

声音大的整层楼几乎都能听见,动静闹的实在太大了,莫雨想去劝一下,脚刚抬起来就收了回去,她猛的发现这事似乎并不需要来插手。


        

以如今薛晚晴的手段,如果没有把所有的可能都计算进去,根本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对蓝星动手。


        

会议室门口的吵闹声惊动了里面的人,大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和慕容烨有三分相似的短发男人沉着脸走了出来。


        

“吵吵闹闹的干什么,赶紧走,这里……”


        

当他看到莫雨的时候,明显愣了下,这才看向正在暴揍蓝星的薛晚晴,“薛董,你这是在干什么?”


        

薛晚晴提着蓝星的头发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这才笑吟吟的说,“收拾个贱人,让慕容董事长见笑了。”


        

“贱人?”慕容武这才发现了摔倒在地上面目全非的蓝星,顿时脸色一沉,“她怎么还在这?赶她走。”


        

一直袖手旁观的保安顿时架起不停哀嚎的蓝星往电梯那边走去。


        

蓝星一边嚎叫,一边怒吼,“你们给我等着,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薛晚晴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才走到莫雨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冲慕容烨笑道,“慕容董事长,你去忙吧。我们去你的办公室等你。”


        

慕容武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转身推开门进了会议室。


        

坐在慕容武的副董事长办公室里。莫雨不好意思的说,“晚晴,刚才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其实刚开始蓝星威胁我的时候,我是有想过要听她……”


        

莫雨的声音越来越小,脸色有些微红,薛晚晴微微一笑,“说这个热干嘛,你不是什么都没对我做嘛。”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终究有过……”


        

“换我也会想你那样的,即便刚才你真的听她的打了我耳光我也不会怪你。我知道你是担心严易泽,害怕他出事。索性蓝星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莫雨点头表示认同,她刚开始也没有想到蓝星居然会骗她,其实动手打了蓝星之后她还是听忐忑的。


        

可后来发生的一切,尤其是蓝星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让她确定严易泽根本不在蓝星的手上,她的心才重新落回了肚子里。


        

慕容武推开门进来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薛晚晴率先站起身来笑看着他说,“恭喜了,慕容董事长。你可算是拿回属于你们慕容家的一切了。”


        

“这还的多亏了薛董帮忙,不然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


        

慕容武很是客气得冲薛晚晴笑了笑,招呼薛晚晴坐下,随即看向一旁的莫雨,微眯着眼睛说,“让我来猜猜看,这位应该就是薛董说的秦怡秦小姐了吧?”


        

“没错,她就是我的好朋友秦怡。这次过来其实我们是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不等莫雨开口,薛晚晴就抢先开了口。


        

“哦?什么事?”


        

慕容武意外的看着薛晚晴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是关于慕容集团对严氏集团的收购,我和秦怡希望你可以放弃这次的收购。”


        

“放弃吗?这可不好办啊,据我说知严氏集团的收购已经基本敲定了,再过十几个小时就要签协议了,这时候叫停,董事们怕是不会同意的。”慕容武略皱了下眉头。


        

“慕容董事长,一切拜托了。”莫雨站起身冲他鞠了个躬。


        

“慕容武。你不会连这种事都搞不定吧?”


        

“倒也不是搞不定,只是没什么把握。不过看在薛董的面子上,这件事我肯定会尽力的。”慕容武笑着点头说。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薛晚晴刚想简单介绍下收购案的事,电话响了,接完电话她突然站起身来歉意的看着慕容武说,“不好意思,公司出了点事,要不晚点我们再来?”


        

“薛董有什么事就赶紧去忙吧。让秦小姐留下就行了,我还想从秦小姐口中了解下这次收购案的事。毕竟时间不多了,拖不得。”


        

薛晚晴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看向了莫雨。


        

莫雨拧眉想了想说,“那晚晴,你就先去忙吧,我留下。”


        

“好吧,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莫雨和慕容武一直把薛晚晴送到电梯口,亲眼看着她进了电梯,这才转身返回办公室分宾主坐下。


        

“慕容董事长。我来给您介……”


        

“不用这么生分,你叫我慕容武,或者是慕容就行了。”


        

“慕容?这……”莫雨心里觉得有些别扭,这是她从前对慕容烨的称呼,用对一个死人的称呼来称呼慕容武,她总觉得有些不妥。


        

“看样子你还没忘了表弟呢?表弟妹。”


        

慕容武的话让莫雨脸色大变,赶紧掩饰住装作费解的问,“慕容董事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傻。我知道你是谁,更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在我面前,你没必要伪装。”慕容武笑了笑解释道,“毕竟表弟已经不在了,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莫雨的?”


        

“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慕容武淡然的笑着,“或者应该说蓝星成为慕容集团董事长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发现她不是你了。”


        

“你怎么发现的?”莫雨好奇的盯着他问。


        

“说起来挺简单的。你和表弟在一起那会儿我凑巧见过你几次,所以对你的性格有些了解……”


        

后面的话。不用再多说了。


        

蓝星虽然和莫雨长得一模一样,可性格却是两个极端,能骗过其他人,却根本骗不过对莫雨有些许了解的慕容武。


        

莫雨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转而开始向慕容武介绍这次收购案的情况。


        

莫雨对这次的收购案了解的并不多,三两句就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完了,想继续补充,却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


        

“就这些吗?”


        

“我对公司的事了解的不多。”莫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之前一直是我丈夫严易泽在管理公司。”


        

“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尽力的,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让人第一时间通知你。”


        

“你有把握吗?”


        

莫雨不确定的问道,慕容武无奈的笑笑,“一半一半吧。所以我希望你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明白了。”莫雨点了下头起身和慕容武告辞,刚站起身就见慕容武示意她先坐下,“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


        

“还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等下有没有事?没事的话一起吃顿饭怎么样?时间也不早了。”慕容武特意看了眼腕表笑道。


        

“不好意思,我儿子还在家等我回去。”


        

“那好吧,我送你。”


        

慕容武一直把莫雨送上车,眼看着车子都快开走了,他忽然喊了莫雨一声,神神秘秘的说,“对了,今晚的本地新闻很有趣,你不妨看一看。”


        

莫雨带着满心的好奇离开了慕容集团,回到莫家庄园时时间已经不早了。


        

正和萧萧玩耍的小羽看到莫雨,小跑过来扑进莫雨的怀里怎么不肯出来。


        

莫雨和他腻歪了很久,他这才抛到一边去和萧萧继续去玩。


        

在客厅沙发上坐定,云夏端了一杯咖啡走过来递到她手中,笑着问,“事情顺利吗?”


        

“有点棘手。”莫雨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


        

“需要帮忙吗?要不我让阿项出面约下慕容集团的现任董事长,他应该能说得上话。”云夏好奇的试探着问。


        

“那就麻烦你们了。”


        

严氏集团是严家的根本,是严易泽的心血,只要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机会,莫雨也不希望它被其他的公司收购。


        

她希望有一天严易泽回来的时候能还给他一个完整的严氏集团。


        

“说这些就太客气了。等下我就去联系阿项。”


        

吃完晚饭,莫雨和云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两个孩子玩耍,眉眼里满是幸福的笑意。


        

看了会儿,云夏随手打开电视,莫雨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本地新闻的时间。


        

“看会儿本地新闻。”


        

“看新闻干嘛?”


        

云夏好奇的转头问,莫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今天有个人说今晚的本地新闻很有趣,我想看看。”


        

云夏答应一声调到了华盛顿电视台。画面跳转的一瞬间,一则新闻吸引了两人的所有主意,画面中那被警察押解着踏上警察的身影两人再熟悉不过,居然是蓝星。


        

“蓝星被抓了?这怎么回事?”


        

新闻已经结束了,云夏好奇的转头看着莫雨问。


        

“我也不太清楚,倒回去看看。”


        

云夏迅速调了回看,等重新把这则新闻看完,两人这才明白了蓝星被抓和慕容烨父母的那场意外有关,根据新闻支持人的说法。蓝星涉嫌雇凶杀害了慕容烨的父母,警察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近期将会整理完备送交法院审理。


        

莫雨愣住了:难道慕容武中午那会儿说的有趣的事指的就是这个?他为什么要提醒自己看着新闻呢?


        

正寻思呢,薛晚晴的电话打了进来。


        

“雨儿,你上午那会儿和慕容武谈的怎么样?他怎么说?”


        

“还挺好的,不过他说没太大的把握,不过他会尽力。”


        

“别太担心了,等下我就给他打电话。我向你保证,谁也夺不走严氏集团。”


        

忐忑中。莫雨哄小羽睡着,最终等来了一个来自国内的电话,一个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严氏集团被慕容集团全盘收购了,她的努力化成了泡影。


        

听到这个消息,莫雨绝望了。


        

她尽了她最大的努力,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到最后还是没有能够阻止严氏集团易手。


        

凌晨时分,薛晚晴赶到了庄园,见到莫雨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莫雨看着一脸亏欠的薛晚晴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没事的,我们都已经尽力了。或许这就是命吧。”


        

薛晚晴知道莫雨心里难过,陪了她还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睡梦中不时攥紧拳头脸色紧绷的小羽,想起到现在依然下落不明的严易泽,莫雨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知道严易泽回来之后,她到底要怎么给他解释。到底要怎么向他交代。


        

同一时刻一艘从魔都开往韩国的邮轮的一个房间里。


        

脸上缠满纱布的严易泽正坐在床边上,透过玻璃舷窗茫然的盯着瓦蓝的天空。


        

一个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坐到严易泽的身边好奇的问,“明威,你在看什么?”


        

“看云。”


        

“云有什么好看的?你不会是在担心手术的问题吧?放心好了,我已经联系了韩国最好的整形医生,肯定能让你恢复以前的相貌的。”


        

“罗雪,我以前真的是长这样吗?”


        

严易泽低头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好奇的问,照片上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可他的样貌和严易泽本来的面目却截然不同。


        

叫罗雪的女人笑着拉住了严易泽的手,“明威,你是我男朋友,你觉得我会骗你吗?好了,别想了,睡会午觉吧,睡醒了我们也就差不多到了。我先回去啦。”


        

说完罗雪松开严易泽的手,起身走了出去。


        

背对着她的严易泽根本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紧张。


        

“再见。”


        

严易泽起身送她到门口,这才关上门躺在了床上。


        

两天前他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脸上缠满了纱布,他努力的想要回想发生了什么事,可任他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


        

更严重的是他不仅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甚至于连他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罗雪,罗雪说他叫陆明威,是她的男朋友,是一艘远洋货轮的船长,前些时间他工作的船只在海上遇到了海盗,全船三十几个人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的脸和身上的伤就是在和海盗搏斗的时候留下的。


        

严易泽无法确定她说的真伪,直到罗雪拿出了陆明威的身份证,并且找来了医生证明他身上的伤口大多数是利刃造成的,这才让严易泽勉强相信了她的话。


        

可严易泽却依然无法接受他和罗雪是男女朋友这件事,对此罗雪显得很是平静,说是他只要恢复记忆就会发现罗雪并没有骗他,还好心的带他去韩国做整容手术。


        

想到即将到来的整容手术,严易泽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待。


        

有一天晚上,乘着罗雪不在,他偷偷的拆开纱布看过自己的脸,简直惨不忍睹。


        

大白天出现在街上绝对会被人当成是丧尸,只因为他的整张脸几乎全部都给毁掉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恐怖的他自己都有些不太敢看。


        

他不希望一直这样,他要恢复容貌,过普通人的生活,然后努力的找回失去的记忆,回归到他原先的生活轨迹。


        

严易泽睡不着,隔壁房间的罗雪更加的睡不着,她的心情比严易泽复杂一万倍。


        

半个多月前她的男朋友陆明威被海盗无情的杀害了,罗雪很爱陆明威,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那晚她喝多了跑去江边想要寻短见,意外撞见了被江水冲到岸边面目全非的严易泽。


        

严易泽的体型身高甚至于头型都和陆明威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罗雪第一时间就把他当成了陆明威,独自背着他离开了江边。送他进了医院。


        

酒醒之后,罗雪本打算一走了之的,毕竟严易泽并不是她的男朋友陆明威。


        

可当她得知严易泽的脑袋受到过严重的撞击,有极大的可能会失忆,她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


        

把严易泽整容成陆明威,让严易泽代替陆明威陪伴在她的身边。


        

这才有了带严易泽去韩国整容这出事儿,她不确定严易泽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可只要严易泽一天没有恢复记忆,严易泽就是陆明威。就会陪在她身边。


        

罗雪心里很清楚她是自欺欺人,可她宁愿欺骗自己,宁愿自己生活在这个美好的谎言之中。


        

华盛顿郊外莫家庄园,莫雨一整夜都没睡好,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楼下。


        

云夏担心的问她怎么了,莫雨摇头说没事,跑去吃早餐。


        

饭后,莫雨第一时间让管家给她和小羽订机票回润城。


        

云夏有些不太放心,想让她在美国再留一段时间。可莫雨却坚持要回去。


        

最终云夏拗不过她,给萧项打了电话,顺带着约了薛晚晴,大家一起吃了顿饭就送莫雨和小羽去了机场。


        

登上飞机,莫雨惊讶的发现慕容武和凌穆扬居然也在这架飞机上,而且凌穆扬的座位居然还挨着她的座位。


        

“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里也能遇见你。”凌穆扬笑的很得意,莫雨的脸色却很是不好,抿着嘴唇撇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凌穆扬并不在意呵呵一笑,“你在恨我?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不是,毕竟是你和严易泽不合作在先。失去严氏集团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被割肉的感觉?放心好了,这才只不过是开始,更好玩的还在后面呢。”


        

“凌穆扬,你够了没有?”莫雨冷冷的盯着凌穆扬强忍着心里的怒气。


        

“生气了?没关系,尽管生气。我保证你以后还会更生气的。”凌穆扬的嘴脸特别的恶心,这还是莫雨第一次见到他这幅样子。莫雨的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冲动,不过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


        

莫雨瞥了眼旁边的小羽,见他并没有注意到这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凌穆扬,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到什么了吗?”


        

“你想到了什么?说来听听。”


        

凌穆扬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盯着莫雨问,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孔雀。”莫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不管孔雀怎么在人前炫耀她美丽的尾羽,也始终无法改变它漂亮的尾羽背后那肮脏丑陋的臀部。”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讽刺我?”凌穆扬脸色一冷,生气了。


        

莫雨顿时洒然一笑,轻抚了下额前的碎发冲他摇头。


        

“那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过说起来……”面对凌穆扬的逼问,莫雨撇了撇嘴,“你这人还真挺好玩的。我不过随口一说你居然就已经抢着对号入座了,你还真够下贱的。”


        

“你……找死。”凌穆扬气的脸红脖子粗,下意识的猛地抬起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