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她的易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半夜的被罗雪叫醒,罗光福的心情很不好。


        

当他得知罗雪的来意着丢下句,“如果那个家伙连这种诱惑都抵挡不住,根本没资格做我的女婿,我也不可能放心把你交给他。”


        

就把罗雪给大发了,任由罗雪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严易泽搬回来罗家来住。


        

罗雪气的直跺脚,可罗光福决定的事她根本改变不了。


        

一早醒来已经是上午的九点钟,这是半年来莫雨第一次起这么晚,好在今天是周六并不用上班,倒也无伤大雅。


        

换好衣服简单梳洗之后,莫雨打开门走了出去,打算去楼下的餐厅吃早餐。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楼下传来说话声,是白露璐和那个陆明威,两人似乎也才刚起来没一会儿。


        

和严易泽一般无二的嗓音钻进莫雨的耳朵里,有那么一个瞬间她仿佛回到了严易泽还没有失踪的那些日子,那些对她来说最美好幸福的时光。


        

莫雨静静的站在房间门口,侧耳听着他们的对话,准确的说是听着严易泽的嗓音,却迟迟没有迈开步子下楼。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


        

“你说我俩长相依,


        

为何又把我抛弃,


        

你可知道我的心里,


        

心里早已有了你,


        

你还记得那过去,


        

过去呀我爱你……”


        

这首《长相依》是莫雨最喜欢的歌,也是她现在的手机铃声。


        

寄托了她美好的愿望:找到严易泽和严易泽长相依,再也不分开。


        

听到这熟悉的旋律,莫雨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的手机,低头的瞬间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带手机,而且铃声是从楼下传来的。


        

“喂。有事吗?”


        

“好,等我,马上到。”


        

莫雨走到楼下时候,严易泽刚和白露璐打完招呼,准备出门,见到莫雨顿时停下了脚步冲她点了下头,“莫董,早。”


        

“早,这么早就要出去?”


        

“我未婚妻找我。”严易泽简单解释了句,莫雨点头笑道。“那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


        

严易泽点头往外走,快到门口时莫雨让他等等。


        

“莫董,您还有别的事吗?”


        

“需不需要我让人送你?”莫雨犹豫了下问。


        

“不必了,谢谢。”


        

严易泽一走,白露璐就凑了过来,好奇的问,“嫂子,你怎么啦?居然那么关心陆明威,还要让人送他?嫂子,你该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那我哥他……”


        

“别乱说。”莫雨赶紧解释,“我只是担心凌穆扬会对他不利,毕竟昨晚他可是把凌穆扬得罪狠了。”


        

“真这么简单?”白露璐有些不确定的盯着莫雨问。


        

“不然呢?难道我还会和你抢男人不成?”莫雨笑着开了句玩笑。


        

“嫂子,你可别乱开玩笑啊。这话要是被罗雪知道了,那就麻烦大了。”白露璐紧张的说。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他们不过是订婚而已,还没结婚呢。露璐,你还有机会哦,可得好好的把握住,不然以后有的你后悔的。”


        

昨晚莫雨就感觉出来白露璐对严易泽的态度有些不太一样。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白露璐喜欢严易泽。至少也是对他有好感了。


        

莫雨觉得作为白露璐的嫂子,有必要帮她一把,才和他说这些话。


        

“嫂子,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白露璐故作好奇的问。


        

“装,继续给我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去。”


        

莫雨笑着揶揄了她一句,就跑去餐厅吃饭了。


        

话说严易泽出门后,按照罗雪给的地址在一家小公园里见到了罗雪。


        

公园里人烟稀少,晨练的老人已经散去,从进入小公园到见到罗雪,期间他只碰到了一个人,还是公园的保洁。


        

“雪儿,你找我?”严易泽走过去坐在罗雪身边的木椅上,转头笑着问,“有事吗?”


        

“没事我就不能找你吗?”罗雪白了他一眼说,“你是我未婚夫哎。”


        

“我可什么也没说……”严易泽讪笑起来。


        

罗雪笑着挥了挥拳头,得意的说,“算你反应快,你离我那么远干嘛?过来点。”


        

两人之间只有二十厘米的距离,见她招手,严易泽稍稍往她那边挪了挪。


        

罗雪并不满意,主动的挪了下紧贴着我严易泽,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把脑袋枕在他的肩头。


        

严易泽的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要推开她,可瞬间他就反应过来罗雪是他未婚妻,他们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他却觉得别扭。


        

轻轻挣了几下,不想罗雪越抱越紧,严易泽这才没继续,生怕她整个人完全扑上来。


        

别扭的简单说了几句话,罗雪脑袋靠在严易泽肩头,看似无意的问,“明威,你爱我吗?”


        

“我……”严易泽转头看了眼抬头看他的罗雪,迟疑了下,“我不知道。你知道的,我失忆了,以前的事……”


        

“好了,别说了。”罗雪伸手捂住严易泽的嘴巴,冲他摇头。


        

“对不起。”严易泽伸手轻轻推开罗雪的手,歉意的看着她。


        

“这不关你的事,谁也不想的不是吗?”罗雪苦笑,她万万没想到半年时间的朝夕相处她居然还是没有能够俘获严易泽的心,他有些许的挫败,却不曾表现出来。


        

不管严易泽爱不爱她,现在他毕竟是她罗雪的未婚夫,只要没人在里面横插一杠,不出大的意外,不出大半年严易泽就会是她的人,是她罗雪的丈夫。


        

想到这。罗雪的心里舒服了好多,转而旁敲侧击的问起了严易泽昨晚的睡眠状况。


        

“睡的不是太好。”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罗雪盯着严易泽的眼睛,不愿意放过严易泽脸上闪过的任何一丝微小的表情,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听严易泽谎言的准备,打算随时揭穿他,提醒他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却不想严易泽却直言不讳的说出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从头至尾,一点也没有隐瞒,这倒是让罗雪有点措手不及了。


        

“雪儿,不好意思。本来这事儿我昨晚电话里就想告诉你了。”


        

“没关系。”看着严易泽一脸诚恳的态度。罗雪愣了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不过,明威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从莫董的家里搬出来的好,你住进一个单身女人的家里到底有点不太合适。”罗雪尽量语气平静的说。


        

“其实我也觉得,不过我现在毕竟是莫董的助理了,住的地方离莫董家太远也不方便。这样吧,等我找好房子就搬出来。”


        

“今天你不是休息不用上班嘛,要不这样等下我就陪你去找房子。”


        

罗雪迫不及待的想要严易泽从严家搬出来,拉着严易泽就要离开小公园。


        

严易泽拽住她,冲她摇了摇头,“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搞定吧。你就不要掺合了。这么热的天,太阳又这么毒,把你热着了可不得了。”


        

严易泽不过是实话实说,快四十度的高温,别说在外面到处跑看房子了,就算是什么都不做,都一身汗。


        

罗雪从小娇生惯养怎么受得了这种苦?


        

况且此时她已经热得俏脸通红,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了。


        

可这话听在罗雪的耳中却比甜言蜜语的杀伤力还要巨大,整个人都有些激动。


        

“明威,你对我真好。”


        

看着重新把脑袋靠过来的罗雪。严易泽一阵无奈,轻轻推开她的脑袋说,“雪儿,外面太热了,要不我们还是都回去吧。”


        

“好啊,我们回家。等下我让人多烧几个好菜,我们好好的大吃一顿。”


        

罗雪开心的像个孩子,站起身不由分说拉着严易泽就走。


        

严易泽此时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他的本意是两人分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知道却被罗雪误解了。


        

他想解释清楚,想了想却还是放弃了。


        

临近中午吃饭时,白露璐眼见严易泽还是没回来,刚要给他打电话,顿时就被莫雨给拦住了。


        

“嫂子,你干嘛?”白露璐抬起头好奇的问。


        

“你干嘛?”莫雨笑着问。


        

“给陆明威打电话啊,这都几点了,这家伙到现在都不回来,是不想吃饭了吗?”


        

“我劝你最好别打。你别忘了他出去是见谁的。”莫雨见白露璐反应过来笑着提醒道,“他毕竟是罗雪的未婚夫。我估摸着可能他今天晚上也不会回来了。怎样,心里有什么感觉没有?”


        

“什么什么感觉?”白露璐诧异的问。


        

“你说呢?”莫雨笑着反问。


        

“嫂子,我发现你真的好无聊啊。尽拿我开玩笑。”


        

白露璐不满的白了莫雨一眼,莫雨无奈的摇了下头,“皇帝不急,太监急,罢了,你的事儿啊,我不管了。”


        

严易泽并没有留在罗家过夜,快午夜时他回到了严家。走进客厅的时候正巧撞见莫雨准备关电视上楼,顿时招呼道,“莫董,这么晚还没睡呢?”


        

“正打算去睡,你怎么回来了?”


        

“当然是回来休息啊。毕竟已经这么晚了,不是吗?”严易泽笑着反问了句。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未婚妻就没有留你过夜?”


        

严易泽轻轻摇头,莫雨眉头微皱,撇了撇嘴,“真是搞不懂你们,很晚了,早点休息。”


        

看着莫雨的背影,严易泽微微皱起眉头,想到昨晚同样的场景,他不由疑惑的低声呢喃,“她这么晚还不睡,难道是为了等我?”


        

严易泽真相了,莫雨那么晚不睡确实是为了等他,也不是为了等他。


        

严易泽现在是陆明威,而莫雨要等的是失踪的半年多的严易泽。


        

回来后的这些天里,莫雨每晚都会在客厅呆到快十二点,她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某一天的晚上,严易泽突然推开门走进来,告诉她,“雨儿,我回来了。”


        

可每天她收获的都是失望,即便这种事出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可莫雨却依然不愿意改变这个习惯。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莫雨刚要上楼,严易泽突然叫住了她。


        

“有事吗?”莫雨转头好奇的问。


        

“莫董,是这样的。我未婚妻要看我,不知道……”严易泽本来想问方不方便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莫雨哦了声说,“知道了。”


        

径直往楼上快步走去,严易泽好奇的看了眼旁边的白露璐问,“白经理,莫董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干嘛呀?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嫂子只是上楼去和小羽视频。”白露璐随口解释了句。


        

“小羽是谁?”


        

“嫂子和我哥的儿子。”


        

“这样啊,可现在视频聊天是不是太早了点?这才八点多一点吧。莫董的儿子这么早就醒了?”


        

“醒?他们还没睡呢。”


        

“什么?没睡?一整晚都不睡觉?”


        

直到这时,白露璐才发现严易泽完全不知情,笑着解释说,“小羽在美国,那边这会儿才天黑没多久。”


        

严易泽恍然大悟,没有再追问下去,和白露璐打了声招呼,来到客厅掏出手机给罗雪打了电话问她到哪儿了。


        

楼上房间里,莫雨看到电脑画面中小羽熟悉的脸笑着和他聊起了天,这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眼看着美国那边的时间已经快午夜十一点了。莫雨才反应过来,要结束这一次的视频聊天。


        

网络那头的小羽急匆匆的喊了句,“妈妈,等等。”


        

“小羽,还有什么事吗?”


        

“妈妈,我放暑假了,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爸爸?半年没见爸爸了,我好想他。”


        

莫雨心里一痛,却还是强装笑脸的说,“小羽乖,爸爸的工作很忙,妈妈就算是带你去了,也不一定见得到爸爸。要不你再耐心的等一等,等爸爸忙完手头的事,他自然会来见你的。”


        

这种话莫雨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每当小羽闹着要见严一字的时候,她就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同样的话,小羽还是个孩子,很好哄,尽管每次都很失望,都不太高兴,却也没闹出什么事儿来。


        

莫雨本以为这次也能糊弄过关,不想小羽却并不答应,非闹着要莫雨带他去见严易泽。


        

莫雨劝了很久,网络那头的云夏也跟着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重新让小羽安静下来。


        

“妈妈,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爸爸?我真的好想爸爸。”


        

小羽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问。


        

“这个妈妈也不知道,要不改天爸爸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自己问下爸爸?”


        

“那……好吧。妈妈再见,小羽去睡觉了。”


        

“宝贝,晚安。”


        

看到视频聊天的画面变成一团漆黑,莫雨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严易泽失踪的事,莫雨已经瞒了小羽半年多,刚才小羽闹着要莫雨带他去见严易泽的时候,莫雨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件事怕是瞒不了太久了。


        

一旦小羽知道他爸爸严易泽失踪了,而且已经失踪了半年多还没有找到,那场面莫雨真的不敢想……


        

我该怎么办?莫雨不停的问自己,却始终没有一点办法。


        

白露璐来敲门才把莫雨从沉思中唤醒过来,看到推开门进来的白露璐莫雨好奇的问,“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叫你吃饭呀。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我都快饿坏了。”白露璐说完皱眉,“嫂子,你刚在想什么呢?怎么我敲了半天门你才答应啊。”


        

“我在想……”莫雨迟疑了下说,“要怎样才能让小羽相信你哥还活着,还在非洲出差。”


        

“什么情况?听你的意思,小羽已经在怀疑了?”白露璐吃惊的问,“不会吧。小羽才五岁没那么夸张吧?”


        

“我也不知道,但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露璐,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莫雨苦着脸问白露璐。


        

白露璐认真想了想说,“其实办法很简单啊,就看嫂子你能不能接受了。”


        

见莫雨一直不解的看着她,白露璐笑着摇了摇头坐在了床边上轻声道,“我没记错的话,嫂子你找了一个声音很像哥的人定期给小羽打电话的吧?”


        

“是有这么回事。”莫雨点头,“不然这种事也不可能瞒小羽这么久。”


        

莫雨说完猛地想起了什么,脸色数变,“等等,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就是那个意思。”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莫雨坚决的摇头,她可以让人来假冒严易泽给小羽打电话,从未隐瞒住严易泽已经失踪半年多的事实,可她却没法接受将那个严易泽的声替整容成严易泽的样子,让他闯入她和小羽的生活。


        

在莫雨的心里严易泽是独一无二,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把任何人整容成他的样子,都是对严易泽的亵渎。这是她的底线,坚守的底线。


        

“可是不这么办的话?难道嫂子你要告诉小羽我哥失踪,生死不明的事?小羽有多依赖我哥,他要知道了,那后果……”


        

白露璐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相信莫雨很清楚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真的不能那么做。如果一定要在两者之间选一个的话,我宁愿告诉小羽实话,即便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一些。”


        

莫雨深吸了口气,表情严肃的看着白露璐。


        

“嫂子。你这又是何必呢?小羽他太还太小了,他接受……”不了。


        

“行了,别说了。就这样吧。”莫雨打断了白露璐,站起身来勉强笑了笑说,“你不是来叫我吃饭的吗?走吧。”


        

看着莫雨的背影,白露璐无奈的叹了口气。


        

楼下严易泽和罗雪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不知在聊些什么,看上去心情都很不错。


        

看到莫雨下楼,罗雪笑着站起身来和莫雨打招呼。


        

“莫董,您好。”


        

“罗小姐你好。”莫雨冲她点了下头笑道。“时候不早了,罗小姐走吧,一起吃个饭。”


        

“那就打扰了。”罗雪笑着点头,伸手去挽严易泽的胳膊,不想严易泽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她的手臂顿时捞了个空,罗雪顿时有些尴尬。


        

“走吧,我带你去餐厅。”


        

严易泽当先走向餐厅,罗雪冲莫雨点了下头赶紧了上去。


        

他们的身后,莫雨皱眉看着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嫂子,在看什么呢?”白露璐走过来问。


        

“露璐,你有没有觉得陆明威和罗雪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太对劲?”


        

“不对劲?怎么不对劲了?”


        

“刚才罗雪要去挽陆明威的胳膊,陆明威居然躲开了,他们真的是未婚夫妻吗?怎么会这样呢?”


        

“可能是两人在闹别扭呗。好了,嫂子我们也赶紧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白露璐拉着莫雨就走,进去时严易泽和罗雪正在等他们,并没有落座。


        

等到莫雨先坐下,开口招呼。他们才拉开椅子坐下来。


        

吃饭时,莫雨一直在观察严易泽和罗雪,越看越觉得两人的关系不正常。


        

表面看很亲密,可实际上却明显有距离感。


        

这种事白露璐看不出来,不代表她这个结婚好多年的女人看不出来,莫雨越发好奇两人到底怎么回事了。


        

罗雪是吃完晚饭才走的,严易泽把她送上车目送车子行驶出严家大门这才转身回到客厅。


        

白露璐已经上楼去了,莫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财经新闻,似乎短时间内没打算回房间去。


        

“罗小姐走了?”


        

“走了。”严易泽回了句冲她点了下头,“莫董。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房间了。”


        

“时间还早,坐下聊聊?”莫雨笑着问。


        

“好啊。”


        

严易泽寻思着上楼也没什么事,就当然不让的在莫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聊点什么?”


        

“要不聊聊你,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助理了,说起来我这个做老板的对你还没多少的了解呢。”


        

莫雨笑着起了个头,严易泽点点头打开了话匣子。


        

对于严易泽说的关于陆明威的事,莫雨其实早有了解,只是一些细节方面的不是太清楚,之所以起这个头为的就是引到严易泽和罗雪的关系上,看能不能给白露璐争取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