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聊聊明威的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易泽说着说着发现莫雨一直没吭声这才停了下来,好奇的问,“莫董,你怎么了?”


        

“没。?”莫雨讪笑着摇头,掩饰着心里的怀疑,连连说,“没什么。你继续说。”


        

严易泽点点头,他的眸子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睿智深沉,“所以我怀疑我根本不是陆明威,只不过是个替身。”


        

“仅仅凭借一个人的片面之词你就怀疑罗雪在骗你,这对罗雪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莫雨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可话到了嘴边却又突然改了口。


        

难道要她告诉严易泽说,他有可能是自己失踪了半年多的丈夫?


        

先别说他会不会相信,光是这么一句话就有可能让严易泽怀疑她的用心。


        

严易泽并不知道莫雨心里所念所想,苦笑着说,“我知道这对她不公平,可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你能想象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心里是多么的惶恐和不安吗?”


        

“我能。”莫雨重重的点头,她的回答让严易泽有些诧异,眼中明显写着不信。


        

“不信吗?”莫雨呵呵一笑,苦笑着摇头说,“你如果知道我曾经也失忆过,而且还是失忆了整整三年多,忘了自己的丈夫,忘了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个儿子,差点和一个一直欺骗我的陌生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


        

“啊?”严易泽眼睛瞪的老大,嘴巴半天没能合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能理解你的心情了吗?”莫雨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和我那三年比起来,你这半年多根本不算什么。”


        

“莫董,对不起。”


        

严易泽明显感觉的出来莫雨的情绪低落下来,整个人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像是灵魂被抽离了一样。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我记起来了一切,回到了我的丈夫,我的儿子的身边。”莫雨笑了起来,“其实老天爷对我还是不错的。不是吗?”


        

严易泽点头,这一刻他心里突然很是羡慕莫雨,羡慕莫雨失忆之后居然还找回了自己,羡慕她并没有因为失忆,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如果我能记起以前的事情就好了。”严易泽叹了口气,“那样我就能知道我自己到底是谁,知道雪儿说的那些关于我的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会有那么一天的。”莫雨鼓励的看着严易泽说,“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想尽快搞清楚我到底是谁,这对我很重要。”严易泽的表情很严肃,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比如让人去查查半年前有没有什么人的失踪什么的?”莫雨试探着问。


        

“暂时不需要,等我先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陆明威再说吧。或许我的嗓子原来并不是现在这样的,或许我失忆之前还发生过什么事,导致我的嗓音改变了。”


        

“那好,需要帮忙说一声,不用客气,能帮的我一定尽力。”莫雨点点头,冲严易泽笑了起来。


        

尽管怀疑面前的陆明威就是严易泽。可莫雨却并没有去干预,更没有说出自己的怀疑,说出严易泽的事。


        

在她看来一切还为时过早,如果陆明威真的是严易泽,如果陆明威他真的能确定自己并不是罗雪口中的那个陆明威,即便是莫雨什么都不说,他也会拼命的去寻找他的过去,寻找他真正的身份。


        

等到他弄清楚了一切,他自然会回归到他原先的人生轨迹。


        

严易泽诧异的看着莫雨,他能清楚的感觉的出来莫雨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他。


        

他糊涂了,认真算起来他和莫雨认识也才没多久,就算是现在是莫雨的助理,也不至于让莫雨这种重视,还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怎么了?”莫雨好奇的问了句。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好奇。”


        

“好奇我为什么要这么帮你?”莫雨的眼神直透严易泽的心底,说出了他心里的疑问,不等严易泽说话,莫雨就轻描淡写的解释道,“或许是因为我曾经和你有过同样的经历,能够感同身受吧。”


        

“莫董,谢谢您。”


        

看着眼前满脸感激的严易泽,莫雨摇头笑道,“现在就谢我是不是有些太早了?我还没帮你什么呢。”


        

“您已经帮我很多了,如果不是您让我进入公司成为您的助理,如果不是那天早上你赶我回家休息,我也不可能遇到陆明威以前的高中同学,也不会……”


        

“好了,好了,你再这么说下去,我们今晚都不用休息了。不早了,去睡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莫雨打断他,笑着赶他上楼。


        

“莫董,您也早点休息。晚安。”


        

严易泽点点头,和莫雨打了声招呼,就回楼上去了。


        

莫雨稍微坐了会儿,转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关掉电视机,起身往楼上走去。


        

一个女佣刚好经过,看到莫雨这么早就上楼,下意识的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十点多一点,顿时疑惑的呢喃道,“少奶奶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早就上楼了?难道少爷找到了?”


        

莫雨每晚在楼下客厅坐到十二点像是在等什么人的事在严家并不是秘密。


        

严家的老人都知道莫雨在等严易泽。突然见莫雨改变习惯,心里不好奇是太不可能的。


        

第二天一早,莫雨起床后就发现今天家里的气氛有些许的不对。


        

几乎所有人的心情都很不错,眉眼中满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吃完饭,莫雨去公司上班,白露璐也载着严易泽公司。


        

路上莫雨好奇的问开车的保镖,“家里有什么喜事吗?”


        

“少奶奶,您自己不是都知道嘛。”


        

保镖从后视镜里看了莫雨一眼笑道。


        

“我知道?”莫雨皱起眉头,茫然的问。“我知道什么?”


        

“少奶奶,您真不知道?不可能啊。”保镖疑惑的皱起眉头。


        

“什么不可能?”


        

“难道您没找到少爷的下落吗?那您昨晚怎么那么早就上楼了?”


        

听到保镖的话,莫雨总算是搞懂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暗道家里的下人越来越精明的时候,莫雨更多的却是感动。


        

严家的这些下人并不姓严,却和她同喜同悲,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感觉暖心,更加感动的呢?


        

“少奶奶少爷他现在在哪儿?过的好不好啊?身体怎么样啊?”


        

保镖见莫雨一直在笑,不说话。一脸问了好几个关于严易泽的问题。


        

莫雨笑着敷衍了句,“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见保镖有些担心,莫雨又补充了句,“放心,他挺好的。”


        

莫雨没想到这件事传的那么快,居然都传到了出差在外的罗琦耳中,她的车子还没到公司,就接到了罗琦打来的远洋电话。


        

开口就问是不是有严易泽的消息了,莫雨推说电话里说不清楚。电话那头的罗琦直接激动的就要丢下手里的工作赶回润城。


        

莫雨费了点口舌,才把他安抚下来。


        

进办公室时,严易泽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莫雨没有让他直接工作,而是让他去找白露璐,让白露璐带他去熟悉下公司的各个部门,认认门,认认脸,毕竟他现在是莫雨的助理,以后要和公司各个部门打交道的机会太多了。要是连这些最基本的都搞不清楚,是非常不利于开展工作的。


        

等到严易泽熟悉了各个部门,在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面前露完脸,已经快到吃饭时间了。


        

看着敲门进来脸色平静,眼中却略有些疲惫的严易泽,莫雨笑着问,“感觉怎么样?累吧?”


        

“还好。”严易泽敷衍了句,打起精神问,“莫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莫雨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摇摇头,“不用了,你先去吃饭吧。”


        

“吃饭?这么早?这还没到中午休息时间呢。”


        

公司的中午休息时间是十二点到下午两点,现在才十一点四十而已。


        

“没关系,今天你第一天上班,这是给新进员工的福利。”莫雨笑着赶他出去,“去吧,去吧,反正也没有你什么事。吃晚饭找个地方休息下。下午会很忙。”


        

严易泽迟疑了许久,这才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刚走进电梯,就见白露璐走了进来。


        

“白经理好。”


        

“陆助理,马上快中午休息了吧?你这会儿还要出去办事儿?”白露璐看到了亮起的电梯按键,缓缓皱起了眉头,“嫂子她让你去的?你就不会推辞下啊。”


        

“白经理,我想你是误会了。”严易泽笑着解释了句,“我不是去办事,而是去吃饭。”


        

“吃饭?你确定?”白露璐好奇的看着严易泽。


        

“当然啊!这不是每个新进员工的福利吗?莫董说的。”


        

白露璐诧异了下,恍然大悟的点头,“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码事。”


        

电梯在五楼停下了,白露璐走了出去,听到身后电梯的关门声消失,这才转过头来拧着眉疑惑的呢喃着,“嫂子她这到底是想干嘛?”


        

严易泽吃饭并没有什么讲究,随意在公司附近找了家餐馆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点好餐,罗雪就推开餐馆的门走了进来,一下坐在了严易泽的对面。


        

看着突然出现的罗雪,严易泽微微皱眉,“你怎么在这?”


        

“我刚从门口经过,看到你在这就进来了。”罗雪解释了句,抬起头嫌弃的打量了眼这个餐馆的环境,撇撇嘴说,“易泽,你怎么跑来这种地方吃饭了?”


        

“有什么问题吗?”


        

“还有什么问题。像这种路边的小饭店可一点都不卫生,要是吃出毛病来怎么办?你不要是真的饿了,我带你去别家吃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海鲜馆,不仅干净卫生,而且还有五星级的大厨掌勺,保证让你流连忘返。”


        

说完罗雪就伸手来牵严易泽的手,非要拉着严易泽离开。


        

严易泽把放在桌面上的手收到了桌下,冲她摇了摇头,“不用了,工作餐而已,在哪儿吃都一样的。况且我中午只有两个小时休息时间,等下吃完饭还得休息会儿。就不去了。”


        

“放心啦,刚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位置和菜都点好了。不会耽误你休息时间的。快走吧。”


        

对于罗雪的先斩后奏,严易泽心里有些许的不悦,刚想开口拒绝,不想罗雪却说出了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


        

“你不是要见见以前的朋友同事吗?有几个人如今刚好在附近上班,等下把他们一起叫上。说不定你还能想起点什么呢。”


        

这一次严易泽没有再拒绝,点头说好。


        

“那我们走吧。”


        

罗雪开心的来拉严易泽,严易泽示意她等一下,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毛爷爷放在了桌子上。远远冲着吧台的臃肿的老板娘招呼了声,“老板娘,钱放桌子上了。”


        

这才看着罗雪说,“我们走吧。”


        

“你又没吃他们家东西,干嘛给钱啊?”


        

“我虽然没吃,可点了。厨房肯定也在准备,人家是小本买卖,我怎么可能让人家吃亏。况且我也不差这点钱。”严易泽解释了句,罗雪顿时满脸笑容的说,“明威,不认识的人你都为他们这么贴心的考虑。我几乎已经可以想象的出结婚后我会多么的幸福了。”


        

“好了,走吧。”


        

严易泽没接过话头,冲她笑了笑,当先走了出去。


        

罗雪说的那家海鲜馆离这里还是有点距离的,开车足足半个多小时两人才赶到。


        

路上罗雪打了几个电话,等他们到罗雪订好的包厢时,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


        

他们一看到严易泽就热络的上来打招呼,各自介绍着自己,还安慰严易泽不用太着急,他们会帮他想起关于以前的一切。


        

这顿饭吃了很久,也聊了很久,从这些人口中严易泽了解了很多陆明威的过去,和罗雪说的那些相互印证之后,严易泽诧异的发现,罗雪并没有说谎,至少关于陆明威过去的那些事她并没有说谎。


        

“如果要在外面碰到的话,我肯定不认识你们。”


        

严易泽莫名的感慨了句,一个自称是陆明威以前的同事兼室友的家伙笑拍着严易泽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我们认识你不就行了?”


        

“你们能认得出来?我没记错,我现在的样子和没整容之前还是有一点区别的。”


        

“有什么区别吧,还不是老样子?你的脸没怎么变,身形没怎么办,声音也没有变,我们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这人眼睛眨了下,笑眯眯的问,“对了,你在哪儿坐的整容啊?说说呗,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去整一个。”


        

“这个你问雪儿,我也不是太清楚。”


        

严易泽随口敷衍了句,脸上笑容依旧,心里却更加怀疑他自己不是陆明威了。


        

没记错的话,上次那个陆明威的高中同学说过他的声音变了,而且还给他听了从前陆明威的声音,怎么可能到了他们嘴里。他的声音没有变呢?


        

“你们聊,我去下洗手间。”


        

严易泽和他们打了声招呼,推开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从卫生间回来的路上,他意外的撞见了莫雨和白露璐。


        

白露璐诧异的问,“陆助理,你也来这里吃饭吗?订位置了吗?要不我们一起?”


        

“不用了,我约了朋友。”严易泽笑了笑,看着两人点了下头,“白经理,莫董,下午见。”


        

“见朋友?他能见什么朋友?不会是罗雪吧?”白露璐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


        

“那也很正常啊,毕竟人家是未婚夫妻不是?”莫雨笑着说了句。


        

“那倒是。”白露璐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失落。


        

一直盯着严易泽背影的莫雨并没有能发现这一切,笑着说,“走吧,赶紧吃饭,不然等下时间来不及了。”


        

两人进了个小包厢,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莫雨肚子稍有些不舒服去了一趟外面的卫生间。


        

刚关上门在马桶上坐下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两个女人的交谈声,本来莫雨对此并没有任何兴趣,可当她从她们口中无意间听到“陆明威”这个名字时,莫雨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你说罗雪那么做有意思吗?陆明威死都死了,她居然还给整了个替身出来。”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陆明威还在的时候罗雪那么死心塌地的爱他,可陆明威对她完全没有半点感觉,几次三番的拒绝她。伤透了她的心。陆明威出事那段时间,我听说她人不人鬼不鬼的,精神都失常了。可想而知陆明威在她心里分量多重,哪怕明知道现在这个陆明威是个冒牌货,她也会强迫自己把他当成是陆明威。”


        

“说的也是,可罗雪这么自欺欺人真的好吗?虽然那个家伙和陆明威长得一模一样,可他终究不是陆明威啊。这对那个家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她既然给了钱,咱们就得替她把戏给演好,让那个家伙相信他就是陆明威。一直深爱着罗雪的陆明威,这就够了。”


        

……


        

外面的对话还在继续,不过话题已经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坐在马桶上的莫雨瞪大了眼睛,外面那两个女人刚才说的话一直在她耳边回荡。


        

原来陆明威的怀疑是真的,他真的不是陆明威,真的陆明威已经死了,他不过是个冒牌货。


        

有可能的话,莫雨真想让严易泽亲耳听听他们的对话,可是莫雨却发现这不现实。


        

刚才她听的太入神了。居然忘记录音了,空口白牙的说出去严易泽肯定不会信。


        

那到底说还是不说呢?莫雨一下陷入了两难。


        

等莫雨出来时候,外面的两个女人已经走了。


        

白露璐见莫雨推门进来好奇的问,“嫂子,你怎么去卫生间那么久啊?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没事。”


        

“真没事?”白露璐担心的皱起眉头。


        

“我真的没事。”莫雨冲她勉强笑了笑,招呼她继续吃饭。


        

一整个下午,莫雨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墙上的挂钟指向了下午五点。


        

严易泽敲开门走进来说,“莫董,您吩咐我的事已经做好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是不是可以下班了?”


        

莫雨看了眼时间下意识的点了下头。


        

“那我就先走了,莫董您也早点回去。”


        

说完严易泽转身就要出去,莫雨却醒过神,猛地站起身。


        

“等一下。”


        

“莫董,您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严易泽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莫雨抿着唇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是这样的。中午在那家海鲜馆我上卫生间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两个女人说起陆明威的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两个女人?”严易泽回想了下,中午吃饭的时候确实有两个女人和他一起,据说是陆明威曾经的大学同学,前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