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狠手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雨并不知道严易泽到底出了什么事,电话里罗琦也是含糊其辞的,越是这样莫雨越是担心。


        

下楼的时候一直忧心忡忡,薛晚晴看到莫雨这样,顿时眉头一皱,“怎么了?凌穆扬那个王八蛋给你脸色看了?”


        

莫雨轻轻摇头,“不管他的事。”


        

“怎么不关他的事?”薛晚晴眉头猛的一挑,“他还有理的不是?不行,这口气咱们绝对不能咽下去。我先送回去庄园,接下来的事交给我。我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的。”


        

“算了,他现在已经够惨了,你就暂时放过他吧。”莫雨抬起头,眼神黯然的苦笑,“况且我心情不好也不是因为他。”


        

“不是因为凌穆扬?你确定?”薛晚晴好奇的盯着莫雨,明显有点不信。


        

“确定。”莫雨点头,稍稍犹豫了下说,“其实我是因为易泽。”


        

“严易泽?”薛晚晴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莫雨问,“你找到他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先不说这个了。”莫雨一心牵挂着严易泽,根本没心情提这些,抿了下嘴唇说,“晚晴,你能不能帮我订一张回润城的机票?”


        

“你刚到还没多久呢,怎么就急着回去啊?”薛晚晴对此很好奇,况且就算莫雨要订机票回润城也没必要通过她吧?随便安排个人就能把这事儿给办了。


        

“易泽他可能出事了,我得立刻赶回去。”


        

莫雨这么一说,薛晚晴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点了点头,“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我现在先送你去机场,估计等我们到的时候你也差不多可以登机了。”


        

离开医院的路上,薛晚晴打了个电话请人帮忙订机票。


        

毕竟这事儿很急,正常渠道根本不可能保证莫雨能够顺利的登机。


        

一路上,薛晚晴详细了解了严易泽的事,当得知严易泽不仅失忆,而且还整了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惊讶的嘴巴半天都没合拢。


        

这简直跟天方夜谭一样,不过惊讶的同时。薛晚晴也在为莫雨庆幸。


        

老天爷居然把严易泽安排到了莫雨的身边,而且还这么快就让莫雨确定了他的真实身份,说起来老天爷对莫雨也算是不错了。


        

“雨儿,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润城吧?”


        

“不用了,你还是留在美国吧。你现在手里管着那么大的公司,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处理。”


        

“没关系,那些事交给下面的人就行了,他们会处理好的。”


        

薛晚晴浑不在意的笑了起来,莫雨却坚决的冲她摇头,“有些事他们能处理,但有些事情他们根本处理不了。我听说这两天你们公司正和硅谷的一家大型科技公司谈合作的事,对方的董事长已经过来这边了,要是这时候你走了,可怎么行?听我的,你还是留下,大不了有什么难处我第一时间找你。”


        

莫雨在薛晚晴的公司干了半年多,即便是现在离开了,但那边的任何事依然逃不脱她的耳目,毕竟人脉关系在那里,她想不知道都难。


        

薛晚晴一阵苦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那好,我听你的。不过你得答应我,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想办法。”


        

“行。”


        

莫雨回答得很干脆,内心里也很是感动。


        

平心而论,除了几年前那次薛晚晴为了和凌穆扬在一起,鬼迷心窍的把她推进海里,这些年,薛晚晴一直对她很好,是真心实意的好,莫雨能够清楚的感觉的出来。


        

这也是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莫雨还能和薛晚晴做好姐妹,做闺蜜的最直接原因。


        

目送莫雨进了过了安检,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薛晚晴这才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莫雨登上飞机的这一刻,罗琦正坐在严家客厅的沙发上,眉头紧锁着,严易泽不知道去了哪儿。


        

他在一坐就是一整夜,直到天色微明,这才豁然起身往机场赶去。


        

莫雨看到罗琦的第一时间就紧张的询问他严易泽的情况,听说严易泽被车撞了,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莫雨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旋即她又猛的皱起了眉头,不确定的看着罗琦问,“事情真的这么简单?”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否则的话罗琦怎么会给莫雨打电话,让她立刻赶回来?


        

“少奶奶,我们路上再说吧。这里人多嘴杂,不太方便。”


        

罗琦看了眼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当先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莫雨耐着性子跟在罗琦的身后进了停车场,上了车,眼看着机场在身后渐行渐远,莫雨这才转身看着罗琦问,“到底怎么回事?”


        

“是罗雪。”


        

“罗雪?”莫雨眉头梦的一皱,“她怎么啦?”


        

“少爷出了车祸之后,罗雪赶到了医院,把我和我的人赶了出来。说是少爷是她的未婚夫,不需要我们这些外人照顾。我当时担心罗雪发现我们已经知道了少爷的真实身份,就带人撤出了医院,谁知道……”罗琦说到这里很是懊恼,“等我再去看少爷的时候,少爷已经不在那家医院了。我让人在润城的所有医院找遍了,也没找到少爷的踪迹。”


        

“罗雪会不会的带着易泽离开润城,去了其他医院?”莫雨不确定的问。


        

“我有怀疑过,也让人去查过。可结果是没有,罗雪带着少爷回了罗家。”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易泽现在明面上的身份是陆明威,是罗雪的未婚夫。”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可是什么?”莫雨的眉头猛地皱了起来。


        

“可是当我去罗家。想要探望一下少爷的时候,却被拒之门外了。”


        

听到这番话,莫雨的眉头死死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难道罗雪她已经知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莫雨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这些猜测还需要一一去证实,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管罗雪想要做什么,莫雨都不可能任由罗雪阻止她见严易泽。


        

莫雨没有第一时间回严家,而是直接去了罗家。以探望陆明威的名义,她想要看看事实是否如同罗琦说的那样。


        

这一次罗雪并没有阻止,反倒是热情的去门口将莫雨迎了进去。


        

罗家客厅里,罗雪和莫雨分宾主落座,佣人们送上茶水就识趣的离开了客厅,整个客厅里顿时只剩下莫雨和罗雪两个人。


        

“莫董,您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罗雪一脸淡然的微笑,边喝茶边开口问。


        

“事情处理完就回来了。”莫雨点点头没有心急的直奔主题,而是顾左右而言其他的询问了下罗光福的身体情况,最终才话锋一转。“路上我听说陆助理出了车祸,他没什么大碍吧?”


        

“明威的双腿被撞断了。”罗雪抿着嘴唇,眼里满是心疼。


        

“那怎么不让陆助理在医院养病呢?”莫雨故作好奇的问。


        

“明威不喜欢医院的环境,而且他的腿也已经打了石膏,只需要安心休息就行了,在不在医院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我们商量之后,就回来了。”


        

从头到尾,罗雪的表情一直很平静,莫雨根本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出她是不是在说谎敷衍。


        

“原来是这样。”许久后,莫雨点点头。“陆助理没事就好,对了,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去见见他?他毕竟是我的助理,我这个做老板的怎么说也该看看他。”


        

“这当然没有问题。”


        

罗雪的回答让莫雨有些吃惊,按照逻辑来说罗雪不是应该直接拒绝才对嘛?


        

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莫雨怎么也想不明白,可她并不着急,或许等见到严易泽时候就什么都清楚了。


        

“走吧,莫董,我带您过去。”


        

罗雪热络的笑着起身。领着莫雨往楼上走去。


        

推开一个房间的门,莫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双腿上打着石膏的严易泽。


        

此时的严易泽闭着双眼,脸色平静的躺在那里,呼吸匀称,看样子应该是还没睡醒。


        

“莫董,快请进。”


        

罗雪说话间严易泽睁开了眼睛,看到莫雨他眼神复杂的冲她点了下头,“莫董,您怎么来了?”


        

“我一下飞机就听说你出了车祸。正好没什么事就顺道过来看看。你感觉怎么样,除了腿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莫雨担心的看着严易泽问。


        

严易泽轻轻摇头,“我没事,多谢莫董关心。”


        

罗雪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


        

“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莫雨在这里也待了有好一会儿,再待下去不合适,这才不舍得离开,临走时特意叮嘱严易泽要好好的休息。


        

来到楼下,莫雨刚要告辞离开。罗雪突然叫住了她。


        

“莫董,麻烦留步。”


        

“罗小姐还有什么事吗?”莫雨停下脚步,转身好奇的问。


        

罗雪抿了下嘴唇,稍稍迟疑了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莫雨倒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他开口。


        

“其实是这样。明威现在的样子,您刚才也看到了。他现在双腿骨折,想要完全恢复至少也需要三四个月,这几个月肯定是没有办法去公司上班了……”罗雪欲言又止。


        

莫雨点头笑道,“罗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段时间我会让人暂时顶替陆助理的工作,您让他不要太担心公司的事。”


        

“莫董,我想您肯定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罗雪拧着眉冲莫雨摇头。


        

“那罗小姐的意思是……”莫雨轻描淡写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明威现在的情况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再去您的公司上班,既然如此,莫董还是另外找人担任您的助理吧。”


        

说到底罗雪就是要让严易泽离开莫雨的公司,离开莫雨的身边。


        

“这件事恐怕还得征求陆助理的意见,毕竟离不离职那是他的事。”


        

莫雨不好直接拒绝,一脚把皮球踢到了罗雪的脚下。


        

她深信严易泽不可能离职。


        

毕竟严易泽现在也已经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份,只是暂时没有办法接受而已。


        

如果想要恢复从前的记忆,他就必须要多和莫雨接触。


        

罗雪的脸色猛的一僵,“既然莫董这么说,那这事就先这样吧。等明威的腿好了再说。”


        

回去严家的路上,罗琦问莫雨见到严易泽没有,莫雨点头,大致上把发生在罗家的事说了一遍。


        

“少奶奶,要是少爷一直留在罗家,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以前的一切啊?要不我们想个办法把少爷弄出来吧?”


        

莫雨沉吟了一会儿,轻轻摇头,“不行。”


        

“为什么?”罗琦好奇的问了句,莫雨苦笑道,“这样太危险了。”


        

“危险?”罗琦眉头猛地一皱,“您的意思是……”


        

莫雨深吸了口气,定定的看着罗琦,“我怀疑,易泽的车祸和罗雪有关。”


        

罗琦怎么也不敢相信莫雨说的一切,再怎么说严易泽现在表面的身份还是陆明威,是罗雪的未婚夫,罗雪怎么可能这么胡来?


        

莫雨无奈的摇摇头,“你如果知道罗雪曾经找过我,要我开除易泽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曾几何时,莫雨也很好奇罗雪有什么本事能够对她公司的事指手画脚,让她不得不开除严易泽。


        

现在想来罗雪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通过正常的渠道让严易泽离开公司,离开她的身边。


        

要不是罗雪迫不及待的把严易泽从医院接回罗家,或许莫雨根本就想不到罗雪会这么狠。


        

“那这么说的话,少爷他岂不是很危险?少奶奶,我觉得我们还是把少爷接出来吧?虽然这有点冒险,但总比让少爷一直留在罗家的好。要是罗雪发现少爷知道他不是陆明威,难保她不会狗急跳墙。”


        

“暂时应该不会。我看的出来她很喜欢易泽。”说完莫雨又补充了句,“或许应该说是她很喜欢现在的陆明威。很在乎现在的陆明威,还不至于伤害他。等着吧,不就三四个月吗?半年多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点时间了。”


        

“可这样一来的话,少爷他岂不是要很久以后才能恢复记忆了?”罗琦有些不甘心,他跟了严易泽那么多年,亲眼看着严易泽和莫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真心的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团聚。


        

“这可不一定。”莫雨笑了,“难道你忘了,还有网络嘛?”


        

罗琦眸子猛地一亮,“少奶奶,我懂您的意思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莫雨冲他点了点头,“你做事,我放心。”


        

罗家别墅,莫雨离开之后,罗雪就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过了许久这才起身往楼上走去。


        

当她推开严易泽房门的那一刻,严易泽转头看了过来,笑着问,“莫董走了?”


        

“恩,已经走了。”罗雪点点头,走到严易泽床边笑着问,“躺着会不会很无聊?要不我们去院子里走走?”


        

“我现在这样可没法走。”严易泽苦笑着摇头。


        

“没事的,难道你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东西叫做轮椅吗?”


        

罗雪说完不等严易泽回答,就叫来两个保镖把严易泽小心翼翼的扶到了轮椅上,抬着轮椅下了楼。


        

罗家的院子很大,花草树木生长的也极为旺盛,以为是早上刚下过一场雨的关系,外面的气温并不是太高,还不至于让人无法忍受。


        

罗雪推着严易泽在院子里溜达,随意的和他闲聊着。


        

严易泽心情还算是不错,气氛倒也融洽,转了一阵,严易泽示意罗雪他累了,他们这才返回屋子里。


        

又是一番折腾,严易泽这才重新回到了楼上的房间。


        

“明威,你好好休息,看会儿电视。我去看看午饭准备好了没有。”


        

罗雪替严易泽打开房间的电视,笑着转身往外走。


        

严易泽看着罗雪的背影,心情很复杂。


        

吃完午饭,罗雪陪着严易泽看了会儿电视,亲自服侍严易泽躺下,见他闭上眼睛乖乖的睡起了午觉,这才起身准备出去


        

就在这时,严易泽搁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黑暗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罗雪刚要去看看怎么回事,严易泽已经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起了手机看了起来。


        

“是谁啊?”罗雪在一旁好奇的问。


        

“一个朋友。”严易泽随口敷衍了句,示意他要休息了,罗雪看了眼被严易泽放在枕头边的手机。眸子微微闪动了下,点头走了出去。


        

反手带上房门,罗雪的眉头死死的皱着。


        

她可不信刚才给严易泽发信息的是什么朋友。


        

严易泽失忆了,记不起以前的事,这大半年基本都是和她接触,从来也没有什么朋友。


        

要说是他的同事,或许罗雪还会相信。


        

难道是……莫雨?


        

想到莫雨,罗雪就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尽管严易泽和莫雨之间除了上一次在那家法式餐厅有过亲密的接触,其他时候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罗雪的心里却始终觉得他们之间有事儿。


        

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诫她,不能让严易泽和莫雨接触,否则用不了多久严易泽就会被莫雨抢走。


        

这个声音不止一次的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不管她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将这个声音忽略掉。


        

严家别墅,回到家稍事休息之后,莫雨第一时间给白露璐打了电话。


        

尽管人在润城,可她却并没有忘记云儿明天就要动手术了。


        

电话里白露璐声音哽咽,让莫雨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仔细询问了才知道并不是云儿出了什么事,只不过是手术前医生找她和凌穆扬聊了聊,把手术可能出现的风险告知了他们。


        

云儿对白露璐很重要,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以说她一点也不比凌穆扬关心云儿。


        

听说云儿有可能变成白痴,还有可能永远下不了手术台……


        

白露璐几乎要崩溃了,可在云儿的面前却还是要故作坚强。


        

云儿还小,一直很敏感,她不想让云儿知道一切,想让云儿保持着乐观的心态进入手术室。


        

莫雨听得心里发酸,小心翼翼的安慰道,“露璐,你也被太担心了。医生说的那些也只是可能出现的情况,不一定会发生的。你相信医生。相信云儿,他会挺过去的。”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嫂子,你说云儿他……”


        

“好了,好了,别多想了。云儿肯定会没事的,你才和云儿相认,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这不过是一个考验,老天爷对你们的考验,你要相信云儿会坚强的活下去的。”


        

安慰了白露璐许久。她的情绪才稍稍的平复了下来。


        

挂断电话,莫雨的心揪在了一起,怎么也没法平静。


        

别看方才她劝说白露璐的时候一套一套的,实际上她的担心不比白露璐少,可担心并没有什么用。


        

为了云儿的病,凌穆扬已经找了最好的医院,最权威的专家,尽了最大的努力。


        

至于云儿到底能不能成功的走下手术台,会不会真的像是医生说的那样变成白痴,这谁也不敢保证。


        

反正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老天爷是不是可怜云儿,愿不愿意给云儿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