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五十章 结婚!怎么可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易泽睁开眼的时候正看到罗雪推门进来,他揉来揉略有些迷糊的脑袋疑惑的问,“我刚刚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罗雪快步走到他面前蹲下来,随手把茶杯放在地上,担心的问,“明威,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刚才好像……睡着了。”


        

说这句话时严易泽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可是早上,他刚起床不超过两个小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又睡着了?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不就是睡着了嘛,没事的。”罗雪松了口气,就那么蹲在严易泽的面前端起茶杯递给他,“要不要再喝点?”


        

“谢谢。”


        

严易泽接过茶杯却始终没有喝,而是定定的盯着手里的茶杯。


        

他依稀记得,刚才好像就是喝了茶之后才突然睡过去的,难道茶有问题?


        

“怎么不喝?”


        

“我忽然又不那么渴了。”严易泽从茶杯上收回视线,笑看着罗雪说。


        

“那咱们就先不喝。”罗雪莞尔一笑,接过严易泽手中的茶杯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这才走回来和严易泽聊天解闷,完全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严易泽糊涂了,难道不是茶的问题?


        

这一整天,罗雪和严易泽寸步不离,十分周到仔细的照料着严易泽,几乎所有事都亲力亲为,贴心的像是个温柔暖心的妻子。


        

吃完晚饭,罗雪把严易泽送回房间,还想继续留下,严易泽顿时笑着说。“雪儿,你照顾我一天了,累了吧,赶紧去也休息吧。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


        

“没事,我不累,我再陪你会儿。”


        

罗雪摇摇头非要陪着严易泽看会儿电视再走,严易泽劝了好久都没用,最后只能借口今天累了,想要早点休息才把罗雪打发走。


        

门外关上门的罗雪盯着房门,死死抿着嘴唇低声呢喃。“明威,我不管你是不是严易泽,但在我眼里你只是明威,我的明威,没人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不想再失去你第二次。”


        

严易泽并不知道早上他昏睡过去后发生的事,更加不清楚罗雪已经知道了一切。


        

罗雪一走,严易泽赶紧掏出手机,微信上面有很多的信息,无一例外的全是罗琦发来的。


        

有视频,照片,音频,还有一些证件什么的,无一例外的全是关于他的过去,无一例外的全都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尽管他已经相信自己就是莫雨失踪了半年多的丈夫严易泽,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曾经发生的所有事,甚至不记得曾经的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罗琦发给他的这些东西很详尽,让他可以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到他曾经的自己。


        

罗琦的目的无非是想要借助这些东西,帮他想起以前的事,对此严易泽并不抗拒。


        

相反那天在严家听罗琦大概讲过他以前的事之后。他就对从前的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严易泽不得不承认,他失去的那段记忆真的很精彩,精彩到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罗琦发来的东西很多,临近午夜时分,严易泽才看了不到三分之一。


        

可看了这么多的资料,严易泽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感觉。


        

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的事一样,更不曾通过这些响起任何关于以前的事。


        

放下手机,严易泽有些许的失望,可他也知道这种事根本急不来,必须要有耐心,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嘛:欲速则不达。


        

他还有时间我,不急在这一时,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想起以前的一切。


        

严易泽睡着时,莫雨还没有睡,几分钟之前薛晚晴打来了电话,告诉了她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应该算是不好的消息。


        

凌穆扬和白露璐的儿子云儿醒了,已经从icu病房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只不过云儿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脾气反倒越来越坏。


        

据说昨天下了手术台进入icu后过了五六个小时,云儿就醒了过来,非闹着要喝水,要吃东西,医生自然是不让的,他在病房里大吵大闹,不仅扯掉身上所有仪器的管子,还把医生都给弄伤了。


        

医生生怕他弄伤自己,用束缚带把他绑在了病床上,原以为这样会让他安静一点,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反倒是让云儿更加的疯狂。


        

整个就像疯了一样不停的挣扎,叫嚷,吵得整个icu病房不得安宁。


        

已经回家休息等第二天把云儿从icu病房接出来的凌穆扬和白露璐也被惊动了,医生破例让他们进入icu安抚云儿的情绪。


        

可惜根本没用,凌穆扬还被云儿抓破了脸,实在没有办法之下医生征求了凌穆扬和白露璐的意见后给他打了针镇定剂才让他安静下来。


        

没想到的事等到药效一过,云儿醒过来后又开始发疯。


        

一直到薛晚晴给莫雨打电话的那会儿,云儿才折腾累了,昏睡过去。


        

凌穆扬和白露璐被折腾的精疲力尽,此时才稍稍的能够休息会儿。


        

莫雨问过薛晚晴云儿为什么会这样,薛晚晴也不是很确定,只是说这可能是手术后遗症,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消失。


        

眼看着润城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了,严易泽一时半会儿也没可能离开罗家,莫雨决定再去一趟美国,去看看云儿这个可怜的孩子,顺道去看看有什么能够帮的上白露璐的。


        

听说莫雨要去美国看凌穆扬和白露璐的孩子云儿,罗琦劝她不要去,免得刺激到凌穆扬,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莫雨没有听他的话,执意去了美国,罗琦很担心,特意给萧项打了电话。


        

当飞机降落在华盛顿国际机场。莫雨从玄关走出来时,看到的不仅仅有来接她的薛晚晴,还有萧项和云夏,以及他们的孩子萧萧,当然还有一个对莫雨来说至关重要的人,她的儿子小羽。


        

看着到小羽的一瞬间,莫雨就有些头疼,她害怕小羽吵闹着要严易泽,到时候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妈妈。”小羽飞奔过来扑进莫雨怀里,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看着莫雨问。“妈妈,小羽好想妈妈。妈妈是来看小羽的吗?”


        

莫雨下意识的想要摇头,不过最后她却忍住了笑着说,“是啊,妈妈特意来美国看小羽的。怎么样,这段时间你在表叔家有没有听表叔和表婶的话?有没有调皮捣蛋啊?”


        

“妈妈,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冤枉小羽。”小羽嘟着个嘴不满的看了莫雨一眼,“小羽才没有呢,不信妈妈可以问表叔和表婶。”


        

“小羽乖,是妈妈错了。”莫雨道了声歉。把他放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手,“去和萧萧玩一会儿吧。妈妈和你表叔表婶说会儿话。”


        

“妈妈,你不会偷偷溜走吧?”小羽不放心的盯着莫雨,迟迟不动。


        

“怎么会呢?这里这么多人在,妈妈能溜到哪里去呢?”莫雨哑然失笑的回答了句,心里有些心疼,看样子这段时间把他留在美国,交给萧项和云夏照看,小羽过的并不是很开心。


        

小羽一步三回头的走到萧萧那边,见他们开始玩耍。莫雨这才收回视线和萧项,云夏打了声招呼。


        

“表嫂,你们聊,我去看着两个孩子。”云夏笑着点饿了下头,就走到一边去了。


        

“阿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怎么知道我会乘坐这架航班?”


        

直到这时,莫雨才好奇的盯着萧项问。


        

“是罗琦通知我的。”萧项简单的解释了句,“对了,表嫂,我听说你要去医院看凌穆扬的儿子?有这回事吗?”


        

莫雨点头。她根本没打算否认,也没必要否认,萧项既然会问,自然是已经从罗琦的嘴里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表嫂恕我直言,你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现在这种时候太敏感了,而且我听说凌云的病情让凌穆扬的精神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了,要是到时候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伤到你怎么办?”


        

“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小心点应该没事的。”


        

听她这么说,萧项有点无奈。


        

莫雨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做出的决定。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可他真的不想莫雨冒险,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继续劝说。


        

“话说的没错,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表嫂,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让小羽怎么办?让表哥怎么办?”


        

“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可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为了一个孩子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吗?你别忘了,那可是凌穆扬的孩子,当初凌穆扬怎么对你和表哥的。你忘了吗?”


        

“我没忘。”莫雨轻轻摇头,抿了下嘴唇说,“我之所以要过去,是因为露璐,是因为那是露璐最在乎的儿子。”


        

萧项见怎么也劝不了莫雨,只得向一旁的薛晚晴求助,谁知道薛晚晴却莞尔一笑,反过来劝说萧项。


        

“行了,行了。萧董,你也别太杞人忧天了。到时候我会陪着雨儿一起去的,有我在,不会出什么事的。”


        

劝说无果,萧项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众人一起去了位于市郊的莫家庄园,玩闹了一个上午,吃完午饭,莫雨就让萧项和云夏先带着小羽回去,她要去医院看看。


        

小羽好容易见到莫雨,自然是不舍得离开她,莫雨好说歹说才勉强让小羽跟着萧项他们走了。


        

看到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莫雨许久都不曾收回视线。


        

“别看了,他们已经走远了。”一旁的薛晚晴走到莫雨身边轻声说,“如果你舍不得小羽的话,就去陪着他吧。医院那边我会让人帮忙照看着的。”


        

“不用了。”莫雨转头冲薛晚晴摇了摇头,“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你确定要去医院,去帮凌穆扬和白露璐照顾他们的儿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从不后悔。”


        

莫雨的回答掷地有声,薛晚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赶到医院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病房,而是直接找到了云儿的主治医生,询问了下云儿的病情。


        

当得知云儿身体各项指标还算正常,暂时并没有其他情况,莫雨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两人离开主治医生办公室,去往病房的路上,莫雨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薛晚晴问,“晚晴,你也要跟我一起去?”


        

“是啊,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况且我答应萧项的话,你当时又不是没有听见。”


        

薛晚晴笑着回了句,莫雨眉头轻轻一皱,迟疑了下,“要不你还是不要去了,我担心凌穆扬看到你会激动。毕竟你们……”


        

“放心好了,在那种场合下,凌穆扬他不会的。他就算是再不想看见我,也不至于当着他儿子的面乱来。”


        

薛晚晴说的没错,莫雨也就没在说什么。


        

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白露璐正要出门,看到莫雨她一脸惊讶的问,“嫂子,你怎么来了?”


        

“我来帮你照顾云儿。”莫雨没在病房里看到凌穆扬顿时好奇的问。“凌穆扬呢?”


        

“他公司出了点事,赶过去处理了。嫂子,你快进来坐。”


        

白露璐热情的招呼莫雨进屋,待她见到莫雨身后的薛晚晴,不由自主的就是一愣,“你是……”


        

“薛晚晴,我是你雨儿的朋友。”说完薛晚晴还不忘补充了句,“或许你应该听凌穆扬说起过我。”


        

薛晚晴这话一出口,莫雨心就猛地一提,可是她明显想多了,白露璐根本不知道凌穆扬和薛晚晴曾经的关系。


        

她唯一知道的是莫雨在回润城之前的半年,好像一直是在薛晚晴的公司锤炼。


        

“原来是薛董,您请进。”


        

白露璐笑着招呼薛晚晴进屋,显得很是热情。


        

薛晚晴诧异的看了白露璐一眼,心中有些意外,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走了进去。


        

她们说话的功夫,莫雨已经走到床边,打量起床上的云儿来。


        

或许是因为刚手术没多久的关系,云儿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许的苍白,并没有正常孩子应该有的红晕。


        

此时的云儿已经睡着了,显得很是安静安详,莫雨真的很难把现在的云儿和薛晚晴口中那个形象结合在一起。


        

“嫂子,薛董,你们坐一会儿,我给你们泡茶。”


        

“不用麻烦了,你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薛晚晴笑着回了句,走到莫雨的身边看向病床上的云儿,眼神略微闪烁起来。


        

“是啊,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莫雨也跟着符合了一声,还特意安慰道,“云儿这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帮你看着的。”


        

白露璐感激的看了两人一眼,这才迈步走了出去。


        

薛晚晴待了会儿,说是要出去透透气,就从椅子上起身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走廊上呆了一会儿,刚打算回病房远远就见凌穆扬坐在轮椅上被一个保镖给推了过来。


        

看到薛晚晴,凌穆扬的脸色很不好,薛晚晴倒是没有任何的异样,就站在原地等待凌穆扬过来。


        

“凌穆扬,我们又见面了。”


        

薛晚晴冲他笑了下,随口打了声招呼。


        

“薛晚晴,你在这做什么?”凌穆扬一脸警惕的盯着薛晚晴问,眼睛不时的看向云儿病房的方向。


        

薛晚晴莞尔一笑,“我来看看云儿。”


        

“你会这么好心?”凌穆扬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脸上满是警告的意味,“薛晚晴,你最好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不然……”


        

“你想太多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可不是那种永远活在过去世界的人。倒是你好像还没忘以前的事嘛。怎么现在你儿子出事了,你于心不安了?”薛晚晴的话里面夹枪带棒,听的凌穆扬心里很是不舒服。


        

“我问心无愧。”


        

“那自然最好了。”薛晚晴笑了,笑容里带着一丝嘲讽,可凌穆扬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


        

“你……”凌穆扬脸皮猛的一抽,刚要说些什么,耳边就响起了白露璐的声音。


        

“薛董,您怎么出来了?”提着水瓶的白露璐下一刻就看到了被保镖挡着的凌穆扬顿时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事情处理完了?”


        

凌穆扬完全没有搭理白露璐,示意保镖推他进病房里。


        

白露璐有些许的尴尬,连声向薛晚晴道歉,“薛董,不好意思。他这段时间一直担心云儿,并不是故意……”


        

“没事。我没那么小气。”薛晚晴轻轻摇了摇头,冲白露璐笑了笑,这才让白露璐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病房里,莫雨听见脚步声转头看到凌穆扬略一点头,“你过来了。”


        

“你怎么也在这里?”凌穆扬刚舒缓下来的眉头又猛的皱了起来,“我来帮露璐照顾云儿。她一个人太辛苦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个累赘了?她说的?”说话间凌穆扬转头看了白露璐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白露璐脸色猛地一变。刚要开口解释,莫雨脸色就是一冷,“凌穆扬,我发现你真不是个东西。你觉得露璐那么善良,会说那种话?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你少教训我。”凌穆扬的脸色一冷,“你没资格。莫雨,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和薛晚晴都别想伤害我儿子。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们后悔一辈子。”


        

莫雨死死皱着眉头。真想一走了之,可想到病床上的云儿,还有既要照顾云儿,又要照顾凌穆扬的白露璐,却还是忍住了。


        

“凌穆扬,你记住,我莫雨可不是你凌穆扬。我做人有我的底线。”


        

一旁的薛晚晴的脸色也很不好,走到凌穆扬的面前冷声道,“你最好对雨儿态度好点,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和你再好好算算我们之间的那笔账。”


        

薛晚晴的话让凌穆扬脸色突变。他可没忘记他自己的手里还沾着薛晚晴父母的血。


        

真要是惹怒了薛晚晴,不但他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他最在乎的儿子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真要到了那种地步,凌穆扬肯定生不如死。


        

凌穆扬到现在还没有倒下,自然不是个不识趣的人,他乖乖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话。


        

白露璐见场面总算是得到了控制,这才走过来做和事老。


        

可病房里的气氛却依然一度很是尴尬,薛晚晴首先受不了了,想要借口离开。可看到莫雨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又担心把她留下会出事。


        

“晚晴,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


        

“可是……”薛晚晴看了眼凌穆扬有些迟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莫雨故意压低声音,冲她摇了摇头,“他不敢。”


        

薛晚晴点点头,“那好,有什么事你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薛晚晴看了一旁的凌穆扬一眼,“凌穆扬。你出来下,我有些话对你说。”


        

走廊上,薛晚晴盯着坐在轮椅上摆着一张臭脸的凌穆扬说:“凌穆扬,我走了之后,你最好不要对雨儿有什么坏心眼,不然后果你根本承受不起。”


        

“我没有那么蠢。”


        

薛晚晴皱眉盯着他看了片刻,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你最好不是在敷衍我。”


        

从这天开始,莫雨就留在了医院,帮助白露璐照顾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