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怎能背叛这个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嫂子,你……你说什么?”白露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莫雨,眼睛瞪的像是铜铃。


        

这一刻白露璐心里的吃惊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哥要和罗雪结婚了?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这怎么可能?”


        

这几天从莫雨的口中,白露璐已经得知了她离开润城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也知道了陆明威就是严易泽,更知道了严易泽自己也已经确定了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严易泽怎么会娶罗雪?怎么能娶罗雪?


        

“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可这是罗琦亲自打电话告诉我的。罗家人的请柬已经送到了罗琦的手里,报纸上也全是他们结婚的消息,错不了。”


        

说这些的时候,莫雨的表情很复杂,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那……”白露璐迟疑了下,猛地抬起头催促道,“嫂子你还不赶紧回去?晚了,我哥可就成了别的女人的男人了。”


        

“我已经让人订了明天一早的机票。”莫雨轻点了下头,看着焦急看着她的白露璐勉强笑道,“他们的婚礼在三天后,时间还来得及。放心,我已经失去你哥一次了,绝不会再失去他第二次,哪怕是拼尽一切也会阻止这场婚礼。”


        

白露璐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莫雨要放弃了。


        

好在,莫雨并没有让她失望,莫雨对她哥严易泽的爱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有任何的改变。


        

“这样吧,嫂子。今晚,你就别留在这里了,先回庄园,或者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休息一晚,养足精神应对我哥的事。”


        

白露璐体贴的看着莫雨说,莫雨稍微迟疑了下,拧眉问。“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要不,我还是留下吧。反正在飞机上也可以睡觉。”


        

“那怎么行?飞机上能睡得安生吗?你哪会坐飞机不是累的够呛?再说还要倒时差,要现在我哥的事才是第一位的,你可别麻痹大意。至于医院这里,根本不需要担心,不是还有护工在的嘛,不会有什么事的。”


        

莫雨认真想了下,轻轻点头,“那要不这样吧,你等下打电话把凌穆扬叫过来帮你照看云儿,不然我实在没法放心。”


        

白露璐连声说好。莫雨这才点点头,离开了医院。


        

她并没有回庄园,而是按照白露璐的建议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定了个房间,天才微亮,就已经起床赶去了机场。


        

飞机起飞前,莫雨给白露璐打了电话,询问了下云儿昨晚的情况,听说云儿都挺好,这才放下了心。


        

长途飞行很消耗一个人的体力,下飞机的那一刻,莫雨看着从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满脸疲惫。


        

这十几个小时,莫雨根本没有睡哪怕一分钟。


        

不是她不想睡,而是根本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总在想一个问题,严易泽明明已经知道了他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什么还要和罗雪结婚?


        

难道他打算彻底告别过去,打算抛下自己和小羽,打算丢下本就该属于他的那份责任吗?


        

难道他失忆了,性格也变了,一切就都变了吗?


        

莫雨想了一路,却始终没有任何的答案。


        

飞机上全是陌生人。也没个人和她商量,她只能一个人不停的钻牛角尖。


        

想到伤心的地方,莫雨就情不自禁的落泪,到此时眼睛还有些微红。


        

罗琦很早就在机场玄关外等着了,见到带着墨镜的莫雨,他赶忙迎过去,接过莫雨手里的行李箱,皱眉问,“少奶奶,表少爷没让人陪您回来?”


        

“他们还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罗琦有些生气,刚想说完,却见莫雨打了个哈欠已经在往停车场那边走了,抿了抿嘴,紧跟了上去。


        

路上莫雨细致的询问了下罗琦整件事情的经过,车子在严家别墅门前停下来,罗琦才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


        

可这并没有挥去莫雨心头的阴霾,反倒让她的心情更加的糟糕。


        

“少奶奶,这……”


        

罗琦刚开口,就被莫雨挥手打断了,“你先去公司忙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罗琦犹豫了下,当他看到莫雨眼镜下微红的眼眶和满是血丝的眼球,脸色猛地一惊,默默的点头,叮嘱莫雨好好休息,别太着急,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尽管莫雨什么都没有说,但罗琦却早已经在做好破坏严易泽和罗雪婚礼的准备,本来他是打算和莫雨合计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完善的。


        

可莫雨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谈这些事,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好好的休息。


        

身在严家的莫雨也知道这一切,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在床上躺了不到五分钟,她就猛地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跳下了床。


        

第一时间给严易泽打电话,电话通了很久也没有人接,莫雨挂断电话,继续打。


        

一连打了十几次电话之后,莫雨紧紧皱起了眉头:严易泽为什么不接电话?是没睡醒吗?都这种时候了,他怎么能睡得安心?


        

电话打不通,莫雨就给严易泽发微信语音,她必须要知道严易泽态度,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十几个语音信息发过去,严易泽只回了一条,而且还不是语音,而是文字: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忘了吧。


        

莫雨气的想砸了手机,最终她还是忍住了冲动,又发了句语音,“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真的要背叛自己的过去,背叛我,背叛小羽,背叛这个家吗?”


        

严易泽的回答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九个字:随你怎么说吧,就这样。


        

不管莫雨再发多少语音信息过去。严易泽也不回,到最后,更是把她给拉黑了。


        

看着语音信息面前的红色小感叹号,看着手机上“对方不是您的好友”的提示,莫雨的脾气从未有过的暴躁起来。


        

她不停的拨打严易泽电话,完全不问出个所以然来,不罢休的架势。


        

几分钟后,电话中传出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的提示,可这并没有能够让她放弃,她转而又想去打罗雪的电话。


        

可翻遍了联系人列表也没发现罗雪的名字。这才想起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罗雪的电话。


        

气急之下,莫雨打开门就冲了出去,到楼下时候正巧撞见半年前刚提起来的陈管家。


        

见她这么火急火燎,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陈管家赶忙跟上去问,“少奶奶,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没事,立刻给我安排车。我要出去。”莫雨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


        

“现在?”陈管家愣了下,“您才刚回来啊。要不您先睡一觉,有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


        

“我在这个家说话不管用。是不是?”莫雨猛的停下脚步,脸色铁青的看着陈管家。


        

莫雨一直以来对他们这些下人都是和颜悦色,从来没有冷过脸,陡然间摆脸色顿时把陈管家吓得不敢再啰嗦,安静让人准备车,生怕触霉头。


        

看着莫雨的车离开严家别墅,迅速的消失在视线中,陈管家这才松了口气,赶紧摸出手机给罗琦打了电话。


        

莫雨并不知道这些,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当面向严易泽问清楚。


        

眼看着罗家的别墅就在眼前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把莫雨的车逼停下来。


        

莫雨顿时就一阵火大。刚拉开车门就见罗琦急匆匆的从奔驰车上跑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莫雨死死皱着眉头。


        

“我听陈管家说您脸色铁青的急匆匆出了门,就知道您肯定是要来罗家。少奶奶,听我一句劝,这时候咱们不能自乱阵脚。”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只想亲耳听他告诉我,他不要我,不要小羽了。”


        

“什么情况?”罗琦糊涂了,皱眉问。


        

“你自己看。”莫雨在气头上,直接把手机丢给了罗琦。


        

简单看了眼之后,罗琦忽然笑了,“少奶奶。我觉得您是太敏感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来,不该找他当面问清楚?罗琦,你到底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罗雪那边的?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莫雨的话很重,换了其他人早就恼羞成怒了,可罗琦没有,不仅没有而且还一直冲着莫雨笑,他不笑还好,越笑莫雨的火气越大。


        

气的骂了他好几声,越骂声音越大,越骂越是激动。


        

幸好此时他们是在密封性很好的车里。要是在路边或者其他什么公共场合,莫雨铁定会被人当成是疯女人,泼妇。


        

莫雨骂的累了,这才恶狠狠的瞪了罗琦一眼,不停的喘着气。


        

“少奶奶,心里舒服点没有?要不您喝点水继续?”罗琦笑看着莫雨轻声问,双手递过来个水杯。


        

发泄完,莫雨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渴的要冒烟了,接过杯子喝了口水,看着罗琦轻点了下头。“罗琦,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那么骂你。”


        

“少奶奶,您不用跟我道歉的,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换做是我可能比您还要激动。”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我有个计划,正好和您商量下。”


        

“来都来了,还回去干嘛?”莫雨笑着问,罗琦眉头猛地一皱,“少奶奶,您不会还要去罗家吧,这可万万不行啊。要是让罗雪知道……”


        

“放心,我有分寸。”


        

罗琦盯着莫雨看了一会儿,见她真的已经冷静下来,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那好吧,不过我估计,罗雪怕是不会让您进门。我之前也来过几次,每次都被人给挡回来了。”


        

“她挡不住我。”


        

罗雪确实挡不住莫雨,也没有办法挡她,毕竟莫雨来罗家是要见罗光福的。


        

在客厅见到罗光福时,他刚吃完早餐,准备去公司,见到莫雨热情的不得了,招呼她喝茶,聊天,询问她的来意。


        

莫雨自然早有准备,借口自己刚从美国回来,给他带了点美国的特产,就糊弄了过去。


        

见罗光福不时的看看手表,莫雨笑着说,“罗董赶时间的话,就先去公司吧。不用招待我。”


        

“那怎么行?莫董毕竟是客人,我这个主人家怎么能丢下客人不管呢?”


        

罗光福连连摇头,莫雨笑笑,“罗董您太客气了,其实我这次来一呢是给您送点美国的特产,二来也是来看看陆助理的腿伤恢复的怎么样了,毕竟他是我的下属嘛,我这个做老板的总不能不闻不问不是?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莫雨的话合情合理,罗光福倒也没有想太多,笑了笑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这样,我让人带你去楼上,我就不陪你了,早上公司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


        

莫雨目送罗光福出门,这才跟在女佣的身后往楼上严易泽的房间走去。


        

刚到二楼,迎面就撞见了罗雪。


        

“莫董,您怎么来了?”


        

罗雪微皱了下眉头,当即就笑着问。


        

“我刚从美国回来,过来给罗董送点美国的特产,顺道来看看陆助理的腿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谢谢莫董关心,明威恢复的挺好的。”


        

“那我去看看他。”


        

莫雨说完就要去严易泽的房间,不想罗雪却挡在了她的面前。


        

“莫董,明威还在休息。我们就别去打扰他了吧?你过来看他的事,我会代您转告他的。”罗雪分明是不想让她见严易泽。


        

莫雨笑着摇了摇头,“罗小姐放心,我就看一眼,不会吵醒他的。”


        

按说正常情况下,这么小的要求是应该被满足的,可罗雪却死活也不同意,找各种理由推脱,不让她见严易泽。


        

两人纠缠了片刻,莫雨首先放弃了,点点头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去打扰陆助理了。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也累了,就先告辞了。”


        

说完莫雨转身就走,刚走到一楼和二楼楼梯的拐角,站在二楼的罗雪突然叫住了莫雨。


        

“莫董,有件事忘了告诉您了。后天晚上,我和明威会在润晟大酒店五楼的宴会大厅举办结婚晚宴,希望您到时候准时参加,请柬我已经让人送去您公司了。”


        

莫雨眉头猛的一紧,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说,“好,我一定准时到。”


        

尽管没有转头去看罗雪此时的表情,可莫雨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罗雪的得意,一边下楼,莫雨一边掏出了手机,尝试着拨了下严易泽的手机。


        

一只脚踩在一楼地板上的那一刻,莫雨清楚的听到二楼传来一阵清晰的手机铃声,声音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就嘎然而止,同一时刻莫雨手机上的通话也中断了。


        

莫雨转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眸子微微闪动了下,眼底深处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


        

果然,严易泽的手机在罗雪的手里,这么说的话,方才微信上的那些话也必然不是出自严易泽的手笔。


        

莫雨的车离开罗家没多远,罗琦的奔驰车就跟了上来。


        

一直等到莫雨安全的回到严家,罗琦的车才掉头离开。


        

去过罗家后,莫雨的心情好了很多,简单洗漱后,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


        

被饿醒的莫雨揉着干瘪的肚子下楼打算吃早餐时,就见罗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端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了,顿时笑着问,“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儿。少奶奶,您先去吃饭吧,不用管我。”


        

莫雨点头,示意他稍等一会儿,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走出餐厅,莫雨示意罗琦跟他去楼上的书房。


        

“你这么早过来,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罗琦摇头,“公司很好,您不用担心。我来是想和您商量下少爷的事。”


        

“你有什么好的计划?”莫雨稍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问。


        

罗琦大概的讲了下他的计划,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推敲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见莫雨始终不说话,罗琦小心翼翼的问,“少奶奶,我的计划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挺好的。”莫雨冲他轻轻点头,“就按你的计划来吧。不过这件事要做的小心点,最好别让人给发现了。”


        

“您放心吧,我已经把一切都打点好了。不会出纰漏的。”


        

罗琦的话刚说完,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接完电话罗琦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猛的站起身来,“少奶奶,出事了。”


        

“怎么了?”莫雨皱眉好奇的问。


        

“我的人说罗雪带着少爷出门了,好像是要去民政局办结婚登记。”


        

“办结婚登记手续?他们不是应该办完结婚宴才去的吗?”莫雨眉头猛地一挑,下一刻她想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我那个电话……”


        

“少奶奶,现在没时间管这些了。我们得赶紧阻止罗雪,不能让她得逞。”


        

莫雨深以为然的点头,“走。”


        

两人一边往外走,莫雨一边问知不知道在哪个民政局,她必须立刻赶过去。


        

去民政局的路上。罗琦在莫雨的吩咐下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想要阻止他们登记结婚。


        

同一时刻,一辆从罗家开出来的保姆车上,腿上绑着石膏的严易泽看着身旁沉着脸的罗雪说,“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带我去哪儿?”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罗雪心不在焉的回了句。


        

等到车子停在民政局门口,严易泽的脸色就阴沉下来,“罗雪,你到底想干嘛!”


        

“明威,我当然是要和你登记结婚啊。”


        

“不行。”严易泽的回答很干脆,罗雪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真的不行?”


        

见严易泽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顿时笑了起来,“你可想好了,别到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我面前求我给你……”


        

“你……”严易泽的脸色猛地一变,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脸色这才渐渐缓和下来,苦笑着问,“你这又何必呢?你明知道我不是陆明威,即便是真的和你登记结婚了,这也不算数的。”


        

“算不算数你说了不算,我也不在乎。我只要你娶我,只要陆明威娶我。”


        

说完罗雪定定的看着严易泽。似笑非笑的说,“你最好认真考虑下,好好的考虑下,别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可我不是陆明威,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知道,我不在乎你的心在哪儿,我只要你的人,只要你成为我的男人,只要你在我身边。至于其他的我不想去考虑。”


        

“你何必这么任性呢?”


        

“我这不是任性,我这是执着。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我都必须要得到,否则我宁愿亲手毁了它。毁了和它有关系的一切。”


        

罗雪的眼神很冷,语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严易泽眯着眼睛盯着她看了很久,最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冲她点头。


        

罗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严易泽进入民政局办证大厅的时候,莫雨和罗琦乘坐的车刚刚抵达民政局大门口,两人亲眼看着他们走了进去。


        

莫雨看了眼腕表,转头问一旁的罗琦,“你找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罗琦盘算了下说,“算算时间最多再有几分钟应该就到了。少奶奶,要不您再耐心等等?办结婚证这种事没那么快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