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挖个坑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雨不能,至少暂时不能离开。


        

见莫雨我神情激动,凌穆扬好奇的问,“遇到什么喜事了,这么开心?”


        

“没什么。”莫雨随口敷衍了句。


        

“没什么?没什么。”凌穆扬眉头微微一蹙,吃惊的看着莫雨,凑过来压低声音问,“你把人弄出来了?”


        

看着脸上疑惑表情渐渐转变成肯定的凌穆扬,莫雨不得不说凌穆扬这家伙实在是太过精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他。


        

见莫雨不说话,凌穆扬轻轻点了下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说出顺其自然那种话?原来是故意放的烟幕弹啊。”


        

两人说话间,罗雪已经在宴会大厅里宾客们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走到了台上,接过了司仪手里的话筒。


        

“不好意思各位,明威身体不太舒服……”


        

罗雪的解释有点牵强,可这种场合下却没有人会去计较事实到底是什么样。


        

莫雨看着台上一脸歉意的罗雪,眉头微微皱起。


        

罗雪的反应太平静了,平静的让她有些不安。


        

严易泽不出现并没有对婚礼的流程有任何的影响,在罗光福夫妇的带领下,罗雪挨个桌子敬酒,寒暄,道谢。


        

气氛也随之回暖,除了严易泽不在场,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看着转身去下一桌敬酒的罗雪的背影,莫雨请抿了下嘴唇,压制住心中的好奇,静静等待着婚礼的结束。


        

莫雨本以为罗雪会单独找她,可一直等到结婚晚宴结束,等到她离开酒店上了车罗雪也没找过她。


        

似乎一切根本没有变过,似乎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严易泽被人弄走的事。


        

“罗琦,带我去见易泽。”


        

一上车。莫雨就催促道,她等了那么久,再也等不了了,她要见到严易泽,亲眼确认他平安无事。


        

“少奶奶,现在还不是时候,要不再等几天?”


        

“为什么?”莫雨脸色一紧,一把拉住罗琦,“是不是易泽出什么事了?他受伤了?伤的重不重?有没有送医院?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


        

“少奶奶,您先别激动。少爷他没出事。现在很安全。”


        

“真的?你确定?”


        

莫雨始终还是不放心,狐疑不定的看着罗琦,似乎想要从他面部表情看出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真的,少爷他真的没事。”


        

罗琦表情严肃的看着莫雨又强调了一遍。


        

“不过现在您不方便去见少爷。罗雪发现少爷不见了,肯定会让人死死的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去见少爷只会害了少爷。”


        

莫雨不傻,渐渐的也就冷静下来,点点头,“好,我不去。但我要听到他的声音,确认他平安无事。”


        

罗琦早有准备。把早早握在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


        

莫雨接过的瞬间瞥了眼,就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易泽,我是莫雨,你……”


        

挂断电话,莫雨彻底松了口气,笑着把手机还给罗琦,“走吧,送我回去。”


        

莫雨和罗琦乘坐的车子后方,一辆黑色老款桑坦纳一直紧紧的跟着,直到亲眼看到莫雨的车子回到严家,看到罗琦乘坐另外一辆车离开。这才靠向路边缓缓停了下来。


        

开车的年轻人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罗雪接到电话时,正独自一人在她和严易泽的婚房里。


        

原本喜庆的房间看上去就像是被小偷光顾洗劫了一般,被子,枕头,床单散落的遍地都是,地板上还散落着很多的玻璃碎片。


        

整个房间里出了头顶天花板上四周的射灯,几乎没有任何一件完好的东西。


        

“我知道了,给我死死盯着莫雨。我要知道她的行踪,如果跟丢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罗雪挂断电话,转身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间,转身走了出去。


        

罗雪很清楚严易泽是被莫雨的人带走了,至于带去了哪儿她根本不知道,也没什么线索。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盯着莫雨,把莫雨当做是突破口。


        

她相信莫雨哪怕能忍得了一时不去见严易泽,也忍不了一世,只要确定严易泽的下落,她会在第一时间把严易泽抢回来。


        

让莫雨知道她罗雪看中的男人,任何人也抢不走,到最后还是会回到她的身边。


        

新婚夜,罗雪没有在婚房度过,而是直接出门去了最常去的一家酒吧,通宵买醉,彻夜未归。


        

同样彻夜未归的还有罗琦,从严家出来之后,罗琦在确定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下,还是谨慎的让司机绕了很远的路,兜兜转转才赶去了严易泽所在的郊区我一栋待售的别墅里。


        

罗琦赶到时,别墅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一毫的灯光。


        

刺眼的车灯划破黑暗,照亮了别墅紧闭的大铁门,罗琦下车的瞬间他的座驾就掉头往市区的方向赶去。


        

黑暗中,罗琦仔细的听了一阵,除了偶尔响起的虫鸣,寂静的黑暗中在没有其他任何的声响,这才走到大门边轻轻在大铁门上敲了几下。


        

铁门里没有回应,停顿了片刻,罗琦又敲了几下……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他的耳畔才想起了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是从大铁门里传出来的。


        

很快大铁门旁边的耳门开了,罗琦摸着黑跟在前方人身后走了进去。


        

进了别墅,听到身后的门合上,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丝微弱的亮光,勉强能够照亮对方脚下。


        

跟在这人的身后,罗琦穿过空旷的客厅,沿着一条过道来到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前。


        

前面带路的家伙伸手敲门,三长两短,三短两长,一短一长,敲到第三遍门开了,门里面的亮光投射出来,罗琦眯起眼睛,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等他适应了光线,带路的人已经进去了。


        

这是一间地下室。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件酒窖。


        

酒窖里面只有三个人,两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以及端坐在一张轮椅上的严易泽。


        

看到罗琦,严易泽轻轻点了下头,“你来了。”


        

“少爷,我来了。你没伤着吧?”


        

“叫我陆明威或者陆助理吧,在我还没想起以前的事之前,我不是你的少爷。”


        

严易泽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罗琦略皱了下眉说,“好。”


        

“你来的正好,让他们帮我准备点东西。”


        

“什么东西?”罗琦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计划开始之前,他就已经让人物色了这栋待售的别墅,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也早早的被送到了这里。


        

可以说这里除了比较简陋以外,该有的东西都有,甚至于罗琦担心严易泽无聊,还特意让人准备了一台电视机,方便严易泽打发时间。


        

以这里的生活物资储备,哪怕是接下来一个月严易泽和带他过来的两个男人不出门,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铁链。”严易泽似乎担心这东西不容易弄到,又补充了句,“实在不行的话麻绳也行,不过至少要有手指那么粗才行。”


        

“您要铁链和麻绳干什么?”


        

罗琦越发的好奇了,实在是搞不懂严易泽的用意。


        

“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严易泽冲他苦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罗雪她给我吃了这个。”


        

罗琦接过严易泽递过来的小盒子,打开见里面什么都没有,刚想问严易泽给他个空盒子干嘛,忽然发现盒子折角的地方似乎有一丝白色的粉末,如果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


        

他脸色猛地一变,眼睛瞪的老大,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猜测。


        

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他用指甲轻轻挂起那一丝粉末,放在嘴里品尝了下,下一刻他就脸色铁青的喘起了粗气,咬牙切齿的说,“她这是在找死。”


        

对于罗琦的愤怒,严易泽不置可否,轻轻说了句,“拜托了。”


        

“少爷,其实不用那么麻烦。这东西我还供得起。”罗琦脸色变了又变,劝道。


        

或许是因为情绪的变化,罗琦对严易泽的称呼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严易泽听到了,却并没有再纠正他,而是冲他摇头说,“我知道。可我不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


        

“少爷,这事儿不急,等风头过去了,我送您去戒……”


        

“不,我等不了那么久。”严易泽固执的摇头,“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碰这玩意儿,不想依赖这玩意,一分钟也不想。”


        

“可是……”罗琦迟疑了下说,“少奶奶要是看到您那样,会难过的。”


        

“那就暂时不让莫董知道。罗总。拜托了,在我没有完全摆脱这东西之前不要让莫董过来,也别带我去见莫董。”


        

这时罗琦第一次见严易泽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哪怕是严易泽失忆后的这段时间,他也没见过严易泽这样,可想而知罗雪给他吃的这东西对他的伤害又多大。


        

“我答应您。您还有别的什么需要吗?”


        

“没了,很晚了,你走吧。”


        

罗琦走到门口将要出去的那一刻,严易泽忽然叫住了他。


        

罗琦转身好奇的看着严易泽,只见他微抿了下嘴唇轻声说,“短时间里你不要再来了。”


        

说完严易泽低下头,轻轻抽了一下?子,嘴巴微张了下似乎是在打哈欠。


        

角度的关系,罗琦根本没看到这些轻点了下头说,“少爷,您放心,很快您就能出去了。我保证。”


        

地下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严易泽缓缓抬起了头,他的眼角有泪,?孔下方出现了?涕,开始不停的打着哈欠。


        

“您没事吧?”守着严易泽两个男人担心的问,“是不是困了?要不您先休息会儿?很晚了。”


        

严易泽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着两人说,“麻烦你们拿一条床单撕成布条把我绑在轮椅上,最好再找点胶带封住我的嘴巴。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帮我解开。拜托了。”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好。”


        

方才严易泽和罗琦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而且听得还很清楚。


        

再看看此时严易泽又是?涕又是眼泪,还不停打哈欠的样子就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说完就赶紧按照严易泽的吩咐忙碌起来。


        

短短几分钟,他们就把严易泽捆在了轮椅上。


        

严易泽用力挣了挣,示意他们可以封住他的嘴巴了。


        

胶带黏住了严易泽的嘴巴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扶住了轮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平静的严易泽渐渐开始躁动起来,眼泪?涕流的更凶了,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呜呜声。


        

他原本还清澈的眸子已经失去了神采,有的只是渴望,只是暴躁,只是疯狂……


        

罗琦静静的站在别墅门口,站在黑暗中,盯着眼前寂静的别墅看了许久许久。猛地一咬牙,死死握着拳头转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莫雨看到的是满眼血丝,一脸疲态,却依然眼神凌厉的罗琦。


        

“出什么事了?”莫雨皱眉问。


        

“没事。”罗琦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真没事?要不你今天别上班了,回去休息一天。”


        

“我真的没事,少奶奶,您不用担心。”罗琦固执的冲莫雨摇头。


        

“我怎么能不担心?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看了能不担心?”


        

说话间莫雨掏出包里面的化妆镜递给了罗琦,示意他自己看看。


        

罗琦没接,问道,“少奶奶,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


        

“你的意思是……”莫雨眯起眼睛看着罗琦,略迟疑了下,“现在是不是早了点?”


        

“这件事刻不容缓,不然您和少爷永远会不得安生。”说完罗琦看了莫雨一眼,“您也不想少爷一直东躲西藏吧?”


        

“我明白了。”莫雨点头,问他打算怎么做。


        

“挖个坑,把罗家父女一起埋了。”罗琦凶神恶煞的说。


        

“你和他们有仇?”


        

“有仇。”


        

“什么仇?”莫雨好奇的问。


        

“少爷。”罗琦的回答很简单,简单到莫雨根本无法理解。


        

“这件事和罗光福应该没什么关系。”


        

“没有罗光福,罗雪能搞出这么多事来?敢搞出那么多事来?”


        

今天的罗琦很反常,莫雨不是不让罗琦对付罗家人,但他不想伤及无辜,她只想把罗雪逼走,逼的离开润城。


        

在她看来,不管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当初毕竟是罗雪救了严易泽。


        

“行了,这种话以后还是别说了。想个办法让罗雪离开润城就行,别做的太过火。毕竟我和易泽也没什么太大的损失,而且她还是易泽的救命恩人。”


        

有很多话罗琦根本不能告诉莫雨,也不敢告诉她,见她这么说只能不置可否的看了莫雨一眼,说了句“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转身就走了出去。


        

看着罗琦离开,莫雨死死皱起了眉头,“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反常?”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罗琦掏出手机,翻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很快电话接通了。


        

罗琦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的天空,开口道,“老战友,帮我查个人……我要知道他所有的一切。”


        

挂断电话,罗琦回到办公桌后坐下。紧握着手机眼神冰冷,“你们居然敢那么对少爷,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距离严易泽和罗雪的结婚晚宴已经过去了五天,莫雨始终没有去见严易泽。


        

不是她不想去,而是不能,至少在没有把罗雪赶出润城之前不能。


        

她很想严易泽,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拨通严易泽的电话,简单的说两句。


        

尽管现在的严易泽还是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可和他说说话依然让莫雨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很多东西,如果你没有失去过,你就不会去珍惜。


        

莫雨很珍惜每天和严易泽的通话时间。她失去严易泽太久了。


        

这大半年的时间莫雨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严易泽,无时无刻的不在想严易泽到底在哪儿,为什么不出现在她的面前。


        

即便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连个电话也没有。


        

一早来到公司,莫雨刚坐下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接到了公司前台打来的电话,说是罗雪在楼下的大厅吵着闹着要见她。


        

莫雨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见,她觉得根本没必要见罗雪。


        

严易泽已经算是回到了她的身边,她不想再和罗雪有什么交集,毕竟她已经在让人运作赶罗雪离开润城的事,要不了多久罗雪就会消失在莫雨的世界里。


        

可没过多久。公司前台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


        

“莫董,不好了,罗小姐要硬闯,怎么办?”


        

莫雨皱了下眉头,“让人带她上来吧。”


        

莫雨不知道罗雪找她干嘛,但下意识里她不想罗雪在公司胡闹,第一影响不好,第二她也想通了,就算是罗雪知道严易泽是她让人劫走的,没有证据也拿她没办法,实在是闹得的不想话了,莫雨也没必要和她客气。


        

几分钟后,就在莫雨估摸着罗雪也差不多该到的时候,她办公室的门被人狠狠的踹开。


        

神情激动的罗雪大步进来,走到莫雨的办公桌对面,双手按在桌面上,居高临下咬牙切齿的冲莫雨低吼道,“姓莫的,你太卑鄙了。”


        

卑鄙?莫雨微皱起眉头看了她一眼,心说她难道是来摊牌的?


        

难道她以为这样自己就会把易泽交给她?她这也太天真了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莫雨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语气平静的看着罗雪。


        

“不知道?你居然说不知道!”


        

罗雪像是不知道疼一样。双手握拳一下一下的砸在莫雨的办公桌上,气喘如牛的冲她吼,整个人像是炸毛的刺猬,充满了攻击性。


        

“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到底做什么了?让你这么激动?”


        

莫雨眉头皱着,一脸疑惑。


        

看样子好像不是因为严易泽的事,不然她也不至于现在才过来吧。


        

“姓莫的,你继续给我装。”罗雪喘着粗气,死死瞪着莫雨,气急败坏的说,“你敢说你没有陷害我爸,要不是你我爸怎么会被警察抓走?姓莫的,你有什么冲我来,为什么要对付我爸?为什么!”


        

罗雪的吼声很大,惊动了不少人,洞开的门外围了不少公司的员工。


        

莫雨皱眉看了她一眼,示意先稍安勿躁,走过去把门关上,这才转身走到罗雪的面前看着她说,“不管你信不信,你说的这些我完全不知情。”


        

“好一个不知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你就想把自己摘干净吗?”罗雪冷笑着看想莫雨。“你等着吧,我会找到你陷害我爸的证据。到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怎么装。”


        

罗雪撂下句狠话就走了,这让莫雨有些反应不过来。


        

过了许久,莫雨才稍稍的回过神,打了个内线电话让秘书把罗琦给她叫过来。


        

过了会儿,秘书敲门进来,说是罗琦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莫雨尝试着打了罗琦的电话,让她意外的是罗琦的电话居然关了机,怎么也联系不到他。


        

给罗琦的司机打电话。司机居然说他也不知道罗琦去了哪儿。


        

莫雨只能暂时按耐住心里的疑问,等罗琦回来。


        

一直到下午快下班时,罗琦才回到了公司,当他推开莫雨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出现在莫雨面前时,莫雨正紧皱着眉头看着他,“你这一天去哪儿了?”


        

“处理了点私事。”罗琦笑着回了句,问,“听说您找我?莫董,有事吗?”


        

“罗光福的事,是你做的?”


        

莫雨盯着罗琦的脸,想要从他的表情看看他待会说出来的话是不是真的。


        

这大半天的时间。莫雨也大概了解了下罗光福的情况。


        

据说罗光福之所以被抓,主要的原因是伤人致残,开赌馆,不过这些事儿不是发生在现在,而是三十多年前。


        

过去了那么久,即便这一切都是真的,应该也泯灭在时间的长河中了,根本不可能再被翻出来。


        

罗雪的到来,再加上莫雨猛然想起一周前罗琦说过要对付罗光福的事才怀疑到了他的头上。


        

莫雨本以为罗琦会否认,可她没想到的是罗琦居然点头承认了,没有丝毫的犹豫。迟疑。


        

莫雨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沉声道,“你忘了我给你说过什么了?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罗琦欲言又止。


        

“说!”莫雨在气头上,气势汹汹的冲罗琦吼。


        

如果罗琦今天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莫雨绝不会再把罗琦放在身边。


        

一个不听招呼的下属,一个擅自做主的下属,对她,对严家,对公司来说都是一颗定时炸弹,太过危险。


        

罗琦看的出来莫雨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迟疑了许久,罗琦一咬牙抬起头红着眼看向莫雨,“因为他们让少爷沾了那个……”


        

“那个?哪个?说清楚。”


        

罗琦用手指按住一边?翼,微微俯身做了一个吸东西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莫雨整个人如遭雷击,瞬间整个人身上就散发出一股无法消散的戾气。


        

这股戾气针对的不是罗琦,而是罗雪,对罗光福,甚至于整个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