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穆扬走后,莫雨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就连严易泽什么时候下的楼,什么时候坐在她身边的都没有察觉,可想而知凌穆扬说的那些话对她的冲击到底有多大。


        

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温热,莫雨才醒过神来,抬起头看到的是严易泽关切的眼神。


        

“我没事。”莫雨勉强笑笑,想要安抚严易泽,却不想严易泽却冲她摇头,抓起她的手摊开,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手心写了几个字。


        

“他在骗你。”


        

莫雨不解的看着严易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才他并不在场,难道也能知道她和凌穆扬的谈话内容这是什么本事他心通也太玄幻了。


        

严易泽微微一笑,不等莫雨发问,就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刚要出门的宋远超,嘴角微微上扬。


        

莫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眼,这才了然的点头,脸上的疑惑消失,却又出现了新的疑惑。


        

“你怎么知道”


        

严易泽淡淡一笑,抓起莫雨的手又写了几个字以后你会知道的,相信我没错。


        

莫雨定定的看着严易泽,似乎想要从他的细微表情里看出他是为了安慰自己故意这么说的,还是真的知道些什么。


        

可很快莫雨失望了,严易泽的脸上缠着纱布,根本不可能看到任何表情。


        

唯一能给她答案的也只有严易泽的眼神,可严易泽的额眼神里除了浓浓的爱意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


        

事到如今,莫雨也只能放弃去探究,选择相信严易泽,相信凌穆扬在说谎,相信薛晚晴还是她最好的姐妹。


        

严易泽抓着她的手,缓缓站起身来,用眼神示意她陪他出去走走。


        

别墅院子里,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草地上。


        

尽管此时周遭特别宁静,除了鸟鸣和佣人们偶尔轻声的低语,以及两人的脚步声,再没有其他的声响,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莫雨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严易泽发现了莫雨的异样,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她。


        

莫雨皱起眉头问,“怎么啦”


        

“笑。”


        

说罢,严易泽率先翘起嘴角,尽管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莫雨依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笑意。


        

想起现在是陪严易泽聊天,她顿时收拾心情,把把那些糟心事抛在了脑后,露出灿烂的笑脸。


        

两人再次回到屋里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


        

严易泽陪着莫雨去睡午觉,一直等到莫雨完全睡熟之后,他这才轻手轻脚的起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见严易泽下楼,宋远超赶紧迎了过来,恭敬的叫了声“少爷。”


        

严易泽点了下头,大步往车库的方向走去,宋远超跟过去小声问,“少爷,您这是要出去吗我现在就给您安排车。”


        

严易泽不耐烦的冲他摆手,走进车库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车钥匙,钻进车里发动汽车飞驰出去。


        

宋远超静静的站在那,看着绝尘而去的跑车,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管家,您有什么事吗”


        

管理车库的佣人走过来问,宋远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没事,你忙你的。”


        

回到别墅一楼属于他的房间,宋远超从手机里翻出一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出去,这才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走了出去。


        

莫雨并不知道严易泽出门,她睡得很熟,很香,要不是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她怕是能睡到天黑去。


        

打开门,宋远超正紧张的看着她,“少奶奶,少爷”


        

“易泽怎么了”莫雨心猛地一紧,急迫的问道。


        

“少爷他出车祸了,现在正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


        

“哪家医院”


        

“市中医院。”


        

莫雨已经失去了严易泽一次,不想再失去他第二次,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追去了医院。


        

等她和宋远超赶到时,抢救已经结束,医生遗憾的看着莫雨说,“莫小姐,节哀。”


        

莫雨整个人一下就懵了,怎么也不敢相信严易泽就这么离她而去,就这么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吾铒旧旗铃饲伊。


        

要知道就在一两个小时之前,他们还一起在别墅的花园里散步,严易泽还陪着她睡午觉。


        

怎么会她睡了一觉的功夫,严易泽就没了


        

在没有见到严易泽的尸体之前,莫雨不信,也不敢相信。


        

很快莫雨见到了严易泽盖着白布的尸体,掀开白布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缠满纱布的脑袋,纱布上满是血迹,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看到这一幕,莫雨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可她心里还是抱有幻想。


        

随着遮在尸体上的白布一寸寸的被揭开,莫雨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了,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没错,是严易泽,肯定是严易泽,她认得严易泽的体型,认得他的衣服,认得他的手,认得他手指上戴着的那枚结婚戒指。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悲伤充满了她的心田,她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严易泽,居然再一次离她而去了,而这一次严易泽不会再回来,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这是永别。


        

莫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完全无法接受。


        

想到她和严易泽之间经历的那些分分合合的磨难,想到他们好不容易才重新找回了彼此,本以为可以永远都不再分开,携手白头,可现实却残忍的给了她的心脏一刀。


        

此时此刻,莫雨心如死灰。


        

眼见尸体要被推走,莫雨猛地回过神来,死死拉着不松手,不管其他人怎么劝说也没用。


        

医生犯了难,宋远超犯了难,可尸体必须送去太平间,不可能一直放在抢救室,不可能一直放在走廊上。


        

莫雨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一步两步三步


        

莫雨的脚步沉重的像是灌了铅,越是离太平间近了,莫雨越是难过,可这改变不了一切。


        

众人来到太平间门口时,凌穆扬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远远看了被推进的太平间的严易泽一眼,脸色平静的轻声问,“确定了吗”


        

凌穆扬身后推轮椅的保镖轻轻点头,“是他。”


        

凌穆扬轻轻点头,嘴角略一扬起,示意保镖推他过去。


        

“节哀。”


        

面对凌穆扬的安慰,莫雨充耳不闻,只是死死拽着已经被放进冷藏柜中的严易泽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松开,她还想再多看严易泽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这种情况下医生也很人性化的没有开口赶人,而是很有耐心的等待着,这种场面他们看到过太多,自然能够体会死者家属的心情。


        

莫雨不想走,可她最终还是走了,是被两个警察带走的,目的地看守所。


        

“莫雨,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身后传来凌穆扬坚定的声音,莫雨缓缓转头目光空洞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莫雨被带走了,宋远超一直追出去,看着莫雨上了警车,看着警车呼啸着离去,久久没有说话,表情略有些不忍。


        

凌穆扬经过他的身边时,示意保镖停下,看着宋远超略一点头笑道,“干得不错。答应给你的酬劳,我会让人尽快打到你的卡上。”


        

“你”宋远超眼神复杂看着一脸笑容的凌穆扬远去,眼见凌穆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宋远超也往停车场走去,面无表情的把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离开医院很远之后,宋远超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少爷,鱼儿上钩了。”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