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猫扑中文?)????凌穆扬刚回到住处进入书房,一个男人就推开门快步走了进来。


        

“都安排妥当了?”


        

凌穆扬随手翻阅着最近一段时间慕容集团大中华区这几个月的财务报表,头也没抬的问了句。


        

“已经都安排好了。”


        

“很好,你可以走了。”


        

许久没听见脚步声,凌穆扬丢下手里的报表,抬起头看着对方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还有事?”


        

“那个……”


        

“我很忙。”


        

见凌穆扬有些不高兴,男人装起胆子,“凌总,我们那么对莫姐,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你是觉得我太残忍了?”


        

凌穆扬的语气冷冽起来,眸子里闪着寒光。


        

“不敢。”男人赶紧低下头,没敢再吭声。


        

“不敢最好。”凌穆扬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轻蔑的看了对方一眼,“记住,你只是我的身边的一条狗,既然是条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滚吧。”


        

男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低着头退了出去。


        

身后传来凌穆扬的冷哼,这让男人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想到凌穆扬让他安排人去做的那些事,他只觉得后脊背嗖嗖的冒着凉气。


        

严易泽出车祸离世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美国,莫雨身在看守所没有办法处理严易泽的后事,身为表弟的萧项自然而然的必须出面。


        

他担心羽受不来这个打击,没敢带着羽回来,甚至于都没敢把严易泽和莫雨的事情告诉羽。


        

看守所里,萧项看到了莫雨,一段时间没见,莫雨的变化很大,整个人瘦了好几圈,眼神也没什么神采,看的萧项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管怎么莫雨曾经是他喜欢过的女人,即便最终他们没能在一起,可这一点也不妨碍萧项在乎莫雨。


        

“你……还好吗?”


        

面对萧项的询问,莫雨机械的冲他摇头,眼神依然没有什么焦点。


        

“我……”她的反应一时间让萧项不知道该再些什么,沉默了片刻后,萧项深吸了口气,“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见表哥最后一面的。”


        

他的话让莫雨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神采,可很快又消失不见。


        

她真的能出去参加严易泽的葬礼吗?


        

她不确定,但她真的想去送严易泽最后一程,这两莫雨的情绪很低落,不止一次的想过追随严易泽而去,可想到尚且年幼的羽,最后关头,莫雨终究还是放弃了。


        

严易泽如果泉下有知,也不希望她做傻事,更不希望他们的儿子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


        

严易泽不在了,抚养羽长大成人就成了莫雨无法推卸的责任,也是她余生唯一的使命。


        

“谢谢你,阿项。”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萧项叹了口气,莫雨的事情他已经全部了解了一遍,目前的情况对莫雨很不利,那两个在逃的家伙被抓了,而且一口咬定是莫雨吩咐他们去行贿的。


        

对莫雨更不利的是,那两人还是前严氏集团的职员,严氏集团还在的时候受过严家的恩惠,严氏集团被慕容集团收购之后,他们就离开了公司另谋出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继续留在慕容集团,成为慕容集团大中华区的员工。


        

对莫雨更加不利的是上次罗琦做那件事时,就有这两个人参与其中,而这也是在警察深挖之下才浮出水面的。


        

要这两人巴巴的跑去送现金这事儿不是莫雨指使的,和莫雨半点关系没有根本没人会信。


        

“这对我来已经够了。”莫雨勉强笑了笑,到这种时候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能送严易泽最后一程哪怕是真的进监狱里也无所谓?


        

她最在乎的人已经没了,这世上除了羽还有什么是她需要在乎的吗?


        

“你放心,你的案子我会想办法的。如果处理的好,你未必会坐牢。”


        

萧项走了,莫雨也在看守所警察的提醒下离开了会客室。


        

凌穆扬的住处,听到手下人向他汇报萧项去见了莫雨,凌穆扬只是微微一笑。


        

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甚至于他还会想办法帮萧项一把,顺利的让莫雨暂时离开看守所,送严易泽最后一程。


        

“那件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安排妥当了,随时可以行动。”


        

“按计划行事。”


        

完凌穆扬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距离的严易泽的葬礼还有一的时候,萧项得到了一个让人心急如焚的消息,身在美国和云夏母子暂时生活在一起的羽失踪了。


        

同时失踪的还有随身保护他的保镖,两个大活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


        

如果不是严易泽葬礼已经临近,如果不是莫雨第二会离开看守所来送严易泽最后一程,萧项必然会不顾一切的飞往美国,亲自去过问这件事。


        

可现在他不能离开,甚至都不敢在严家表现出一丝丝的异样。


        

宋远超并不是摆设,谁也不敢保证他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莫雨,萧项唯一能做的就是动用手头的力量寻找莫雨,请薛晚晴动慕容武帮忙。


        

严易泽葬礼前的这个夜晚,对萧项来是一个不眠之夜,可直到他去看守所接莫雨的那一刻,米国方面也没有传来任何的好消息。


        

严易泽的葬礼很简单,除了和严家一直关系亲密的朋友,并没有多少人参加。


        

送别仪式最后时刻,眼见严易泽的遗体就要被送进焚尸炉,莫雨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死死巴着严易泽的遗体,怎么也不愿意松手,眼泪更是不停的滚落下来,声嘶力竭的喊着严易泽名字。


        

远处,宋远超看到这一幕有些不忍,却始终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看着萧项安慰劝解莫雨。


        

远在润城另一个头某个隐秘大厦地下室的严易泽,透过手机屏幕,看着里面如癫似狂,生不如死的莫雨,紧攥着拳头。


        

没错,严易泽他并没有死,他还活的好好的。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现在就冲过去,告诉莫雨他还活着,告诉莫雨一切都是假的,可他不能,他有苦衷。


        

“要不要我悄悄告诉少奶奶,您……”


        

手机里突然传来宋远超低沉的声音,严易泽紧锁着眉头,始终却不曾开口。


        

宋远超悠悠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下去,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严易泽的决定。


        

即便是再不舍,莫雨也没能阻止葬礼的进行。


        

一个多时后,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抱着骨灰盒送到莫雨手中时,莫雨已经几乎晕厥过去,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第一时间把骨灰盒揽进怀里,死死的抱着,像是抱着什么稀世珍宝,怎么也不愿意撒手,更不愿交给其他人。


        

离开殡仪馆的大门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坐在轮椅上的凌穆扬出现了,看到面如死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的莫雨,凌穆扬轻声了句,“他已经不在了,你要好好活下去。”


        

莫雨缓缓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对了,你现在不赶去美国吗?”凌穆扬看着莫雨的背影突然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凌穆扬。”萧项猛地转身恶狠狠的瞪着他,似是在警告他。


        

可凌穆扬却像是完全没有发现,竟自顾着补充了句,“难道羽找到了?”


        

“羽?羽怎么了?”


        

莫雨眼睛猛的一睁,迅速转身看向凌穆扬急迫的问。


        

在萧项凌厉的目光下,凌穆扬讪笑着改了口,“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去看看羽,毕竟你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现在严易泽不在了,想必你应该很想见见他吧。”


        

“不对,刚才你不是这么的。”莫雨飞快的摇头,紧锁着眉头,努力的回忆着朦胧中听到的那句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方才凌穆扬到底了什么,她唯一记得的就是羽这两个字。


        

“表嫂,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看守所吧。”萧项赶紧岔开话题,不想再节外生枝。


        

莫雨疑惑不定的看着凌穆扬和催促她的凌穆扬,停顿了几秒,这才转身继续往前走。


        

她并没有注意到,萧项并没有第一时间跟上来,而是第一时间走到了凌穆扬的身边,沉声警告他,“凌穆扬,你给我把嘴巴闭紧点。再敢胡乱开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萧董,你肯定是误会了。”凌穆扬尴尬一笑,解释道,“我刚才也是一时漏了嘴,并不是故意的。”


        

“最好如此。”


        

萧项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跟上莫雨。


        

远远的凌穆扬看着一行人上车,离开殡仪馆,扯了扯嘴角,略有些失望。


        

前往看守所的车上,莫雨怀抱着严易泽骨灰盒,低着头许久没有话。


        

萧项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暗中庆幸莫雨没有再提羽的事。


        

殡仪馆距离看守所实在是太远了,折腾的一夜没睡的萧项没多久就迷糊的睡着了。


        

隐约间他似乎做了个梦,梦见莫雨让坐在副驾驶的宋远超联系保护羽的保镖,是想要看看羽,他一下就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了句,“不要。”


        

“不要什么?”莫雨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萧项还没想好要怎么突然间宋远超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什么情况?保镖的电话怎么突然关机了?”


        

“关机?怎么会?难道是……”莫雨紧张的手都在发抖了,她清楚记得羽的保镖的手机是二十四时开机,绝对不可能出现关机的情况。


        

难道羽出事了?


        

猫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