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召唤圣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二尊圣人出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因果,他将信将疑。但自己拿了对方舍利,还火烧烂陀寺,本身就已经失了道义。要是不做点什么补偿,他过不去心中的那一关。他无法平复自己心中的破绽,平复自己的心魔。


        

但凡是心有良知的人,一旦做了坏事,那就是他一辈子的心魔。


        

人家烂陀寺没有招他惹他,他却将人家烂陀寺给烧了,还将人家的宝物给抢走,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魔!


        

心无约束,肆无忌惮就是魔。


        

和尚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请去吧。这舍利子与施主有缘,今日是缘分到了,施主请离去吧。”


        

苏东来嘴唇动了动,和尚越是如此,他心中就越加难安。


        

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向着黑夜中走去:“和尚不提要求,那便作罢,日后我自然有报答的机会。”


        

“嗡~”


        

苏东来话未说完,忽然只听夜空传来螺旋桨的声响,那大和尚面色狂变:


        

“施主,速速解了幻术,是那些伪军来偷袭我烂陀寺了,你要是不解除幻术,只怕我烂陀寺的精锐都要被轰炸机给炸死。”


        

苏东来面色狂变,连忙解了幻术,那大和尚用天竺语急促的喊了一声,然后醒过来的众位和尚纷纷向着建筑狂奔了过去。


        

唯有苏东来,根本就不曾经历过战乱,此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黑夜中一道火光划破虚空,向着苏东来所在的地域覆盖了过来,机枪的扫射之音在半空中响起。


        

子弹像是大雨一样,铺天盖地倾泻而下。


        

跑!


        

苏东来此时就算再傻,也知道要跑。


        

否则就是被打成筛子眼的下场。


        

可此时那半空中的探照灯投射下来,苏东来成为了场中的焦点,十几驾直升机盯住了苏东来,一道道探光将其锁定住。


        

往哪里跑?


        

无数的子弹,就像是铺天盖地的骤雨。


        

烂陀寺一声惨叫,那无数救火的僧人,此时也纷纷躲入了地下室。


        

唯有苏东来一个人在地面上跑,那飞机不打他打谁?


        

苏东来身形矫健,几个起落蹬着芭蕉树,蹿上了墙头,向着密林中跑去。


        

那十几驾探照灯扫射而来,无数的树木被机枪强大的火力打成了筛子眼,不断在摧残中折断。


        

“轰隆隆~”


        

战车声响,天边一道道探照灯,点亮了半边夜空。


        

“卧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过是盗取了一个舍利而已,人家大和尚都没有追我,你们反倒是要弄死我?”苏东来看着那一辆辆卡车,卡车上真枪实弹的士兵,惊得头皮发麻。


        

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快不过天上飞的直升机。


        

耳边流弹破空声响,苏东来只觉得腹部、大腿一痛,然后整个人直接跌倒在地,热乎乎的粘稠血液,沾满了双手。


        

“中弹了!而且还是三枪!”苏东来恨得咬牙切齿:“格老子的,爷不过是盗取了一颗舍利,你们竟然用飞机大炮轰,简直是太过分了。”


        

好在此地有树木遮掩,更是一片黑暗,苏东来心头念动,再出现时人已经到了大荒。


        

苏东来才到大荒,来不及查看背后的伤势,忽然虚无中一股气机涌动,其背后的迸射出一道气息,然后苏东来连忙转过头去,却看到了三道散发着金光的物件。


        

苏东来穿越而来,匣子自然是带不过,就连衣服都带不过来,但是匣子中的宝物,却能带过来。


        

一颗圆坨坨的舍利,还有一道明晃晃的帖子,以及意见看不清模样古朴经卷。


        

只见那舍利此时散发出一道金光,与那经卷交相呼应,然后舍利逐渐分解,犹若是莫名物质,散入了那经卷之中。


        

“砰~”


        

经卷刹那间炸开,化作了一股莫名意境,分解为无数的奇妙字符,在半空中不断流淌。


        

天地间,一道道梵音传唱响起,犹若是洪钟大鼓,向着四海八荒蔓延:


        

欲摄受他故菩萨无畏者


        

示现引接道众生不依来


        

能以妙善语数数当安慰


        

为自他安乐彼所生善处


        

昼夜常随顺如是众生等


        

不信教令信破戒令住戒


        

那梵音奇特,似乎带有一股莫名韵律,与天地间的法则交相呼应,苏东来周身十丈化作一方佛土,有诸般种种神佛菩萨异象显露,似乎有一尊佛陀讲经说法。


        

那奇特的韵律,似乎与天道产生共振,下一刻那一篇经文径直散开,被天地间一股奇妙韵律吸收,此时那诵经声越加宏大,自苏东来周身十丈外传出之后,借助天地间那股奇妙的波动,刹那间传向四海八荒,传向大荒世界。


        

无数众生,无数大能,此时耳边俱都是响起了一道道恢宏的诵经之音:


        

教人行菩提牢固常精进


        

同于利益事智者如教行


        

如此智慧者菩萨之导师


        

智慧所行者常乐大乘法


        

勇猛是最胜智者应当学


        

以彼胜法故最胜到彼岸


        

……


        

那经文与天道共振,与法则呼应,与大千世界交流气机,然后只见冥冥中法则交织,无量佛光在虚空中汇聚,化作了一道圣人果位。


        

刹那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一道恢弘浩荡的圣人气机,向着四海八荒铺天盖地的席卷了去。


        

一个铺天盖地的圣人威严笼罩整个大荒。


        

天降甘霖,泽被众生。


        

一朵朵金花自虚无中坠落,化作了一片片佛道奥义的片段,被众生吸收。


        

亿万众生匍匐在地,口中齐齐高声称赞:恭迎圣人降临,我等拜见圣人。


        

上至大荒各部老祖,下至大荒蝼蚁,此时俱都是停下动作,纷纷跪伏在地以示臣服。


        

大荒


        

神州


        

舜看着那浩荡佛光,那无尽的佛光,一股铺天盖地的威严笼罩而来,覆压十方世界。


        

那佛光的力量在不断增强,不断的压在舜的脊梁上。


        

“砰!”


        

舜跪倒在地,眼神中露出一抹憋屈:“我乃人皇!我乃诸神后裔,乃是诸神之子,我身上有无尽荣光……这圣人安敢如此欺我?”


        

只是想到之前有圣人出世,自己吃到的苦头,舜还是选择跪了下来。


        

“只是我不服啊!”舜深吸一口气:“这圣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都已经跪过一尊圣人了,此时第二尊圣人出世,知晓自己抗拒不得,只能半推半受的跪倒在地,一双眼睛看着那笼罩四方环宇的威压,眼神中露出一抹凝重。


        

禹王宫


        

禹王面色阴沉,感受着那不断加重的压力,面色倔强的咬着牙齿,额头青筋暴起的直视着那天地间的神光源头。


        

在那神光之中,似乎有一方恢宏无量的世界,一尊至尊至贵,无穷大的佛陀,端坐于佛国之中。


        

那佛陀周身金光笼罩,镇压十方世界,叫人看不清其真形。


        

那圣人的每一缕气机,都似乎是天地法理,都似乎是法则凝聚,那就是天道的代名词。


        

感受着身上越来越重的重量,不断咯吱作响的骨骼,禹王终究是叹了一口气,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圣人!圣人!圣人究竟是什么?日后千万莫要叫我找到你,否则我饶你不得!”禹王跪倒在地,不断破口大骂。


        

北海


        

鲲鹏匍匐在海面,看着那浩荡的神威,眼神里露出一抹狂热:“大丈夫,当如是也。”


        

“圣人!圣人!不知吞了圣人,我能不能长生不老?”孔雀趴在地上,眼神中露出一抹桀骜:“叫我跪下拜你,那就是大因果。我日后要是吞了你,咱们也算是了却因果。”


        

东海龙宫


        

老龙王一双眼睛看着那浩荡神威,趴在地上死死的瞪大眼睛。


        

绝不跪下!


        

宁可趴着,也不跪下!


        

妖族归天跪地跪父母,绝不跪大荒中别的生灵。


        

想叫他下跪,那是门都没有。


        

不过大荒中的各路强者经受过一遭圣人出世的阵仗,知晓圣人之威不可抗拒,也不敢抗拒免得自讨苦吃,于是一个个趴在地上,以显示自己的不屈。


        

“圣人!圣人!圣人到底是什么?”九灵元圣匍匐在地,一双眼睛看着那浩荡佛光:


        

“近乎于道的化身,近乎于规则的凝聚体,这圣人究竟是什么?为何凭空出现?却又在大荒世界毫无踪迹?”


        

极西之地


        

一片佛光缭绕的佛土,祥和宁静的佛光,笼罩方圆百万里大地。


        

那佛光笼罩之处,一切草木众生,一切世间诸般种种,皆有佛性,散发着宁静祥和的气息。


        

佛土之中,有无数佛家修士讲法,又有无数佛家修士论道。


        

这里的野兽充斥着佛性


        

妖兽体内流转着佛光,没有丝毫的野性


        

这方天地的每一寸空间,每一寸土地上,都流转充斥着一道道不可思议的慈悲之意。


        

在那佛土的最中央,有一道佛光冲霄而起,散发出道道梵音。


        

就在佛教圣人命格成型,圣人威严笼罩大荒的那一刻,这百万里佛国俱都是忽然一阵,冥冥中无数的金莲洒落,更有冥冥中无数的甘霖笼罩佛土。


        

此时此刻,佛土内所有论道的佛子俱都是一愣,齐齐的抬起头看向那浩荡的神辉,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