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第455章 【忍了半年,终于开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在大唐有后台


        

半个月后,第七批物资到达高句丽。


        

一百万石粮食。


        

一百万匹棉布。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民生所用,耕犁,农具,锅碗瓢盆,最主要的是,这次竟然运来了三百车的精盐。


        

渊盖苏文等人心中狂喜。


        

负责押运的官员却冷着脸。


        

这位官员将物资交付之后,明显有些压抑不住心中怒气,冷冷道:“为了筹集这一批物资,整个幽云百姓节衣缩食,渊盖苏文阁下,希望你能善用于民。”


        

渊盖苏文‘仿佛’极其感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发誓,道:“若敢贪占一粒粮米,教我死在乱刀之中。”


        

发誓之后,突然垂下两滴鳄鱼泪,故作哽咽道:“顾国主如此厚爱高句丽,幽云吾渊盖苏文敢不已死效忠?”


        

那位押运官员也‘像是’被感动了,忍不住点头道:“大都督能够如此,不枉我们幽云那边的付出。”


        

渊盖苏文趁机发出邀请,道:“兄台押运物资前来,一路堪称餐风露宿,吾意在今夜设宴,好生款待一番……”


        

然而押运官员摇了摇头,正色道:“幽云百姓尚在节衣缩食,吾等没有心思大吃大喝。设宴之事就免了罢,多留一点粮食给百姓!”


        

说完丝毫不给渊盖苏文颜面,双手象征性的微微一拱,行礼道:“大都督,告辞了。”


        

转头大踏步离去。


        

庞大的押运队伍跟随回转,同时离去的还有负责护卫的一万大军。


        

……


        

当夜,几十家高句丽豪门暗聚安东都护府。


        

人人都很兴奋,开始瓜分物资。


        

由于这已经是第七次瓜分物资,众人的贪欲和胆量膨胀到极点,竟然有人提议瓜分八成,只把两成用作赈济。


        

这个提议让众人更加兴奋,甚至连渊盖苏文都按捺不住贪婪。


        

八成!


        

一百万扣下八十万。


        

好大一笔财富啊。


        

幸好这群人里还有冷静者,忧心忡忡的提醒道:“若是做的太离谱,很容易被人察觉。真要是瓜分了八成物资,在下担心可能会出大事……”


        

可惜,其他豪门众人齐齐冷笑。


        

只见一人面带嘲讽,道:“能出什么大事?无非是官逼民反而已。那正好,咱们的叛军势力又能壮大一些。”


        

刚才那人皱了皱眉,忍不住道:“你们莫非没有发现么,今次的押运官满腹怨气,我琢磨着这不是他一个人有怨气,而是整个幽云那边都有怨气。甚至于,连顾天涯的心里也升出了怨气。”


        

“那又如何?”


        

一众高句丽豪门再次冷笑,道:“大都督已经说了,这是堂堂阳谋。既然顾天涯一心想要招抚高句丽,那么他就得顺着我们的条件办。如果他不给粮食,立马就有大批高句丽百姓饿死。如果他不给物资,高句丽恢复民生?”


        

那人再次皱眉,忧虑道:“可是你我都知道,这些物资根本没发给高句丽百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总是担心有一天会暴露。”


        

这时渊盖苏文终于开口,淡淡道:“拿他的物资,养我们的叛军。也许顾天涯能猜到一些,但他暂时还没有证据。”


        

“可是他终究有一天会拿到证据的。”刚才那人下意识开口。


        

渊盖苏文哈哈大笑,仰头悠悠然吐出一口气,道:“当他拿到证据的时候,一切已经由不得他了。”


        

那人微微一怔,语带迷惑的道:“大都督此言何意?”


        

渊盖苏文依旧仰头看天,再次悠悠然的道:“高句丽人口,足有八百万之数。其中青壮男丁,约是一百二十万。这是半年前统计的数字,百万青壮被顾天涯视作子民。也正是因为被他视作子民,所以幽云那边才会强撑着压力不断援助物资。”


        

“然而这些物资运来之后,却被我们偷偷养起了叛军。”


        

“那一百二十万青壮,表面上看起来都是顺民,可是暗地里呢?天天都在操练。”


        

在场众人嘿嘿冷笑起来,纷纷道:“顾天涯永远都不敢相信,咱们的手腕有多么阴险。他所寄望的一百二十万青壮,这半年来已经没有人愿意当顺民啦。哈哈哈,可怜这人竟然还幻想着招抚子民,却不知道这些子民将会把他的幽云拖累到死。”


        

刚才那人眼睛发亮,忍不住也跟着兴奋起来,道:“你们的意思是说,那一百二十万青壮已经全都成了叛军?”


        

渊盖苏文语气傲然,淡淡道:“种田多累啊!当顺民多苦啊!哪怕累死累活一季,地里收的庄稼才有几多?”


        

旁边一人得意低笑,道:“而成为叛军就不一样了,顿顿都可以吃饱喝足,每天拿着武器练一练,人人练得体魄壮硕。再也不用种田,再也不用吃苦……粮食没了就问顾天涯要,物资缺了就向幽云取。如此简单的选择,傻子也知道该怎么做。”


        

“而幽云那边却惨了,汉人百姓节衣缩食在硬撑。他们每支援一批物资,就会削弱一次实力。这才仅仅半年时间,我听说那边已经有官员在喝稀粥了。”


        

“哈哈哈哈,可笑的是顾天涯竟然还在硬着头皮撑。”


        

所有人大笑出声,不无得意的道:“他越是硬撑,越是削弱实力,咱们这边却在暗中不断发展,每一批物资都让军力更强大。”


        

渊盖苏文又看了刚才那人一眼,道:“现在你能明白了吧,为何我会说顾天涯就算得到证据也晚了。高句丽一百二十万青壮,已经全都变成了暗中叛军,并且借助顾天涯的物资不断壮大,半年时间已经练的兵强马壮……当初高句丽未曾灭国之时,最强盛时的兵马也才三十万。但是现在,吾等手握一百二十万大军。”


        

那人终于打消忧虑。


        

他满脸兴奋道:“最主要的是,幽云那边的实力一直在削弱。自古打仗打的就是钱和粮,而幽云那边一直在付出钱和粮。哈哈哈哈,这些钱粮一部分被我们养了叛军,另一部分则是存起来当成军备。就算顾天涯知道一切,可他又能拿我们如何?发兵来打吗?我们有兵有粮。”


        

在场豪门齐齐大笑,对他道:“现在你终于放心了吧。”


        

……


        

然而也就在这些人得意之时,猛听夜色中响起急促脚步声,紧跟着,便看到一人面色苍白的狂奔而来。


        

这人奔跑之时汗流浃背,眼睛之中全是惊恐,他尚未到达众人跟前,已经远远的大叫起来,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噗通一声!


        

竟是由于体力衰竭,直接跌倒在众人不远处。


        

在场的高句丽众人心里一惊,渊盖苏文瞬间纵跃过去,他亲自扶起倒地那人,沉声问道:“说,什么事?”


        

却见那人脸色越发苍白,眼睛之中的惊恐已经到了极点,突然浑身打个哆嗦,竟然像是被吓疯了一般,道:“山中的军营,山中的军营……”


        

渊盖苏文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山中的军营怎么了?”


        

随即他感觉自己表现的太过惊忧,连忙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故作沉稳道:“莫非是咱们的某处军营被汉人发现,所以被他们派兵给围剿了不成?你且别急,慢慢说来。到底是哪一座军营?咱们的损失有多大?”


        

如今高句丽暗中有一百二十万叛军,几乎遍布了整个境内各个山林,此前偶尔也会出现被围剿的情况,但是顶多也就损失几千人马。


        

所以,渊盖苏文下意识认为这次还是简单围剿。


        

他甚至感觉这是好事。


        

毕竟偶尔被汉人围剿一处军营,对于整个大局乃是有利的,能够减轻汉人的警惕,让汉人错以为围剿成功。


        

在场众人同样也这么认为。


        

可惜下一刻,所有人感觉如坠冰窟。


        

只见那个面色苍白之人浑身颤抖,突然再次打了一个哆嗦,道:“这次不一样,这次不一样啊。他们在围杀,一个不留的围杀。整整一座军营,所有人全都被屠戮一空。他们没有留下任何活口,汉人再也不肯留活口了啊……”


        

嗡!


        

在场众人只觉脑袋一懵。


        

不留活口?


        

这果然和以前的围剿不一样。


        

此前汉人围剿叛军之时,基本都是抓住活口押出山,既不判刑,也不斩杀,而是打回原籍,让叛军回家种田当百姓。


        

众人都知道,那是因为顾天涯想要招抚子民,所以才会释放叛军,寄希望可以转化顺民。


        

可是这一次为什么?


        

竟然屠戮了一整座军营!


        

所有人心里都生出不妙之感。


        

渊盖苏文眼神恍惚一下,随即变成了凌厉之色,缓缓吐息道:“虽然只是一座军营被屠,但是此举必有原因,恐怕,咱们要提前……”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猛然夜色中又是急促脚步声,远远的,竟然又听到一人惊恐大叫,道:“大都督,出事了,新丸城外那座山林里的军营,被汉人的军队屠戮一空。”


        

众人悚然一惊。


        

渊盖苏文哪怕城府再阴沉,这时也忍不住打个寒颤,下意识道:“又一座?”


        

这人不愧是枭雄,临机决断十分果决,赫然转身道:“诸位,我命令……”


        

然而他的话仍是没来得及说完,竟然再次又听到远处急促脚步声,有人惊惶哭喊道:“大都督,折鹿山里的军营……死了啊,全死了。咱们的五千多个战士,竟然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砰的一声。


        

有人面色苍白跌坐地上。


        

渊盖苏文只觉浑身如坠冰窟,喉咙里仿佛堵着一个铅块,艰难开口道:“第三座!”


        

这已是第三座被屠的军营。


        

但是被屠戮的不仅仅这三座……


        

这一夜,无数惊慌失措的身影出现在安东都护府,他们全都是各地叛军里逃出来的活口,他们每一个人都带来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军营,被屠。


        

全部,被杀。


        

……


        

夜色迷离,雾气氤氲,顾天涯负手站在一处山崖边,遥遥眺望着远处山林中的火光。


        

那里杀声震天,无数人正在生死搏斗。


        

月色下隐约看到那位高句丽的耄耋老者,竟然引领着汉人大军在攻伐山林,甚至耄耋老者自己也手持巨大马刀,横扫披靡的斩杀着高句丽的叛军同族。


        

他杀的竟然比汉人士卒还狠。


        

顾天涯脸上忽然浮现微笑,道:“我要感谢鱼老将军,标注了每一处叛军的所在,有他亲自带领,这一仗会打的轻松。”


        

在顾天涯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安妍冰双手抱膝坐在那里,这位高句丽少女智者满脸是泪,幽幽凄苦道:“从今夜开始,高句丽将会死亡一百二十万青壮。您的心,好狠啊……”


        

顾天涯仍旧微笑拂面,轻声道:“人不狠,国不稳。我已经忍耐了足足半年,我一直都想把他们当成子民。可是我付出了上千万贯的物资,我的幽云百姓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换来的是什么呢?换来的是一百二十万想要拖死我们的叛军。”


        

他转头看向安妍冰,叹口气问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安妍冰眼泪满面,痛苦闭上眼睛,哽咽道:“只能全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