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22章 如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网址:


        

傅清也的承认,让傅母又骂了她几句,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她,眼睛都红了,却愣是没松口说接吻的事是真的。


        

其实就算上次换衣间的事不提,今天白天他们也是亲了的,尽管那只是因为他被她惹恼了。傅清也这会儿要是承认,苏严礼并不会怎么样。


        

“还不去给阿礼道个歉?”傅母冷哼。


        

苏严礼的视线从她脖子上的那个牙印处收了回来,微微抬头,就看见她脸朝着他这边,视线却没有看他,一味的看着地面。


        

她应该很不乐意道歉,僵硬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苏严礼盯着她道:“这件事你要是不方便解决,我可以处理。”


        

“不用了。”傅清也拒绝得很快,“我能处理好,不需要你帮忙。”


        

他抿起唇,冷淡的“嗯”了一声。


        

近两年来,苏傅两家关系密切,很多事情都得包容对方,这件事情解决了就行,没有人想追究。


        

傅清也追过苏严礼的事,长辈们都略有耳闻,只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强求是强求不来的。苏母心疼的看着傅清也,朝苏严礼道:“还不把小也扶起来?不过说了你几句胡话,你就让人家小姑娘一直在地上跪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傅清也眉心一跳,刚抬起头就有人搀住了她的手臂,那熟悉的味道让她浑身更加僵硬,那只手一开始是挽着她手臂的,过了一会儿,却往下搂住了她的腰,然后一把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这个动作很暧-昧,傅清也甚至觉得他没有避嫌。


        

苏严礼的力气有多大,她今天已经感受过了,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白日里那些不太好的回忆瞬间回笼,傅清也的眼睛立刻就有些泛红了。


        

“对不起叔叔阿姨,我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去休息了。”她惨白着张脸。


        

傅清也从苏严礼的怀里退了出去,转身上了楼,连带着她身上的美人香,一并不见了。


        

苏严礼在她消失的一刻,把余光收了回来,很快也找了个借口离开。


        

反正该解决的事,差不多都能解决,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


        

单媛媛看着面前的苏严礼,有点不敢说话。


        

今晚他们是无意中碰到的,她看见他跟苏晋坐在这儿,就跟了过来。


        

单媛媛对于自己今天的打扮很满意,没想到这么巧还遇到了苏大老板,她的心情很好。


        

“蒋慧凡说傅清也身上有伤,你对她动手了?”苏晋皱眉问道。


        

其实蒋慧凡说的伤,是那道咬伤,的确也是伤口。


        

苏严礼没做声,单媛媛却是一顿,随即不耐烦的想,傅清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就自己以为自己是个万人迷,那段低俗的录音出来,苏严礼就算动手了,那也是她活该。


        

“苏总,录音的事情解决了么?”单媛媛笑说。


        

苏严礼淡淡:“她会解决。”


        

想必也是用了点手段的,不然傅清也可没有那么容易低头。再联想到刚刚苏晋说的伤口,傅清也最怕疼,肯定也就妥协了。


        

对于单媛媛而言,苏严礼对傅清也越狠,她就越高兴。


        

“她家有钱,向来是随心所欲惯了,苏总,就是您的名声,白白被坏了。”单媛媛本来还想挑拨两句的,奈何苏严礼有电话进来,她只好顿住,让他去一旁接电话了。


        

他们来的酒吧算是个清吧,很安静,苏严礼走到了一旁过道上,等着对方开口。


        

那边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好半天。


        

“想说什么?”


        

傅清也被他这么好说话的语气吓了一跳,哪怕在她跟单媛媛闹掰之前,他没有觉得自己是个飞扬跋扈的大小姐那会儿,他的语气都没有这么耐心。


        

她抓着手机的手紧了一点,看向一旁的车钥匙:“你东西落我这儿了。”


        

苏严礼立刻就想到是什么了,今天他回来上的是苏晋的车:“我过来取。”


        

傅清也想了想,低声“嗯”了一声。


        

苏严礼给苏晋发了条自己走了的消息,就去了傅清也那。


        

她家里的门都没有关,蹲在地上大扫除。


        

苏严礼在门口一眼看去,就看见了她裹在沙发上的床单,款式他有印象,今天他还在上面躺过。


        

他今天一开始,其实并不想做什么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到后来就变了味,亲了她看光了她。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率先出声。


        

傅清也这才发现他过来了,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家里躺了一会儿,小蒋就把我送回来了。”


        

她把钥匙递给他,等他接过就往后退了一步,低头不看他:“我今天不太舒服,很累,录音的事我后天出面澄清,可以吗?”


        

“可以。”


        

傅清也没有说话,苏严礼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打算,拿了钥匙就走了。


        

录音的事,傅清也又往后拖了一天,才慢吞吞的出面解释:是她喝醉了说胡话,苏严礼一直就没有主动搭理过她,更没有亲她。


        

并且表示自己以后会少喝酒,会注意自己的言行。


        

傅清也出面解释,反而在名媛圈里骂声一片,说她害了苏严礼的风评。不过这些话不会传到傅清也耳朵里,倒是无所谓了。


        

跟她这边的平淡相比,苏严礼那边就显得热闹多了,好多朋友都来恭喜他“沉冤得雪”,又咒骂了傅清也半天,才稍微解气了点。


        

他的朋友们一庆祝,就拉上了单媛媛,私下依旧嫂子嫂子的喊。


        

苏严礼显得有些沉默,他那天犯了错,欺负了人家,现在就不太会去批判傅清也的为人,毕竟他欠了她的。


        

苏晋看出了他心情不太好,就把他拉到了一边,两个人都点了支烟:“你不会是有点喜欢傅清也了吧。”


        

“没有。”苏严礼几乎没有犹豫,自己的感情他还是分得清的。


        

“那……”是因为那天他和傅清也都不愿意说的事?


        

苏晋还没来得及问,傅清也的语音就打了进来,他扫了眼苏严礼,后者示意他接。


        

苏晋照做了。


        

“怎么了?”


        

“苏晋,小蒋去你们那边了,你拦着点。”


        

“她过来做什么?”


        

傅清也不吭声,苏晋明白了,过来找苏严礼算账,那蒋慧凡应该是知道那五分钟发生了什么。


        

“阿礼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他扫了扫一旁的男人,问。


        

傅清也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只说要他帮忙拦着人。


        

苏晋一边应着一边挂了电话:“我真的越来越好奇那五分钟了,你怎么人家了,难不成亲,人家了?”


        

他的话,其实调侃成分居多,并不认为就是这样。


        

苏严礼扯了下嘴角。


        

看来没有。


        

苏晋拍拍他的肩膀:“卖我个面子,你不喜欢傅清也,但她是我朋友,蒋慧凡也一样,你等会儿别跟她计较。”


        

苏严礼“嗯”了一声。


        

……


        

蒋慧凡到门口时,就被苏晋给拦了下来。


        

“你拦我做什么,让我进去啊!”蒋慧凡气得七窍生烟。


        

“进什么进,你折腾得过苏严礼吗?”


        

“你知道他怎么对清也的么?”蒋慧凡光是想一想傅清也抱着床单那手足无措的模样,心都要碎了。


        

如果不是她发现床单上可疑,可能这件事傅清也就瞒过去了。好在她发现,她逼问了。可是还不如不逼问,不然那小姑娘也不会那么绝望的看着自己。


        

蒋慧凡正要对苏晋破口大骂,却看见苏严礼也走了出来。


        

他直直的走到了她面前,幽深的目光看着她,语气不明:“她跟你说了什么?”


        

蒋慧凡心瞬间就沉了下去,苏严礼不会允许对他不利的事发酵的,她要是说点什么,甚至会害傅清也被反扣上臆想的帽子。


        

那她家小姑娘,那么无助的说“他进去了”,又该怎么办?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