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159章 侧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网址:


        

蒋母的妥协,是蒋慧凡先前没有预料到的。


        

她不知道曲渡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才让蒋母对自己的千叮咛万嘱咐都给抛在了脑后。


        

蒋母那边见她久久没有回答,便率先道了歉:[小蒋,妈也不是故意的,他是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磨人。]


        

蒋慧凡这边安慰她说没事,可事情不管怎么样都得解决吧?让曲渡过来,并不现实。蒋慧凡已经答应了曲贺阳,自然就不可能言而无信。在谢柔这件事情上,她还是感谢他的。


        

所以,她主动联系了曲渡。


        

打的是姜城那个号码,一开始接的,还是真正的姜城,男人微微笑道:“我给你找他,你稍微等一会儿。”


        

蒋慧凡连忙道:“不用了,我有其他号码。”


        

“好的。”他又客气的说,“蒋小姐,最近你过得好吗?”


        

“还可以。”


        

“很抱歉,在这件事情上帮着一起瞒了你这么久。”姜城诚恳的道了歉,“曲渡是曲渡,我是我,我本人的确还是个学生,没有骗你。”


        

蒋慧凡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他是你的恩人?”


        

“是的,包括文璐也是。姜夫人对于私生子一块,厌恶非常,我跟她日子并不好过。有一次她打算用一场意外死亡来解决我们,好在曲渡救了我们。后来暗中我们也一直靠他接济。这救命之恩,我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很感激。”


        

“那文璐嫁给文晟……”她皱眉道。


        

“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姜城说,“没有文璐,文晟不会和曲贺阳闹掰,他俩掰了,曲贺阳少条胳膊,文晟也落魄得掀不起什么风浪。要是没有,在曲贺阳身边的文晟还是不容小觑的。”


        

一加一大于二,而分开,文晟连一也没有。


        

“让文璐嫁给不喜欢的男人,这未免太残忍。”


        

“蒋小姐,喜欢的,能下得去手么?”姜城反问。


        

蒋慧凡就不开口了,她本来以为,是文晟不够喜欢文璐,一直在外面跟其他女人暧昧不亲,哪里知道,他是被文璐玩弄在股掌之间。


        

“你有什么想跟曲二爷说的,那你自己找他吧,我也就不掺和进你们之间的事情了。”姜城道,“不过,你和曲贺阳的事情是真的?”


        

“对。”蒋慧凡也没有隐瞒,“他帮过我,这个是我许给他的条件。”


        

姜城也没有过多的评价,只是随口透露了一句:“昨天我看他买了机票,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你那里的,前两天还跟曲贺阳路上起了冲突,不知道说了什么,把曲贺阳的脸色说得沉的厉害。”


        

光凭冷嘲热讽的本事,曲贺阳的肯定说不过曲渡,蒋慧凡已经能想象出来,姜城描述的这副画面。


        

蒋慧凡本来想给曲渡直接打个电话的,可谢柔那边该吃午饭了,她就率先照顾谢柔去了。


        

等谢柔午睡,还没有等她的电话拨出去,曲渡就率先打了过来。


        

她看了来电显示好一会儿,才接起来。


        

曲渡那边的声音有点嘈杂,应该是在什么公共场合,他的声音也带了丝疲倦:“小蒋。”


        

“你没必要过来。”蒋慧凡开门见山道,“我不会见你的。”


        

曲渡:“……”


        

蒋慧凡皱眉道:“你别让我觉得你很麻烦,我放弃一个人,从来不会后悔。你的坚持也不顶什么用,之前我跟曲贺阳分手,就从来没有想过和好的事情。”


        

曲渡看了看周遭充满了异国长相人群的机场,默默的收了声。他往外走了两步,又听见她说:“你也别去逼我妈,她不是从我这里默许什么,她只是不敢得罪你。”


        

“我也没逼她啊。”他站在阳光下,垂着眸,心不在焉的抱怨了一句。


        

蒋慧凡没听见他的这句话,以为他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松了口气,说:“适合你的女人很多,我不太行,我没那个承受能力。二爷,我知道你不缺人。而且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放在情情爱爱的精力应该不会很多。”


        

她顿了片刻,道:“我只能在工作上,祝你功德圆满。”


        

曲渡心道,我怎么就不缺人了?


        

不仅缺人,还缺的慌。


        

他面无表情的在机场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几个被他长相吸引的女人,都被吓到了,不敢上前来搭讪。


        

“要是……我已经来了呢?”这说出口的话,跟他那张阴冷的脸相比,倒是相去甚远,小心翼翼极了,在试探。


        

蒋慧凡平静的说:“那就滚回去。”


        

曲渡:“……”


        

男人扯起个笑:“一般人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已经把我得罪了个底朝天。”


        

“哦。”


        

“也就只有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他说,“听不出半点礼貌,不太尊重我。挺让我发火的。”


        

“那你发吧,随便你怎么发,别来打扰我就行。”蒋慧凡说,“要折腾蒋易凡就去折腾吧,反正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他的命,跟我没关系。”


        

“我又没说我要报复回来。”他语气不太好。


        

“那我还得感谢二爷不计较之恩。”


        

曲渡心想,也不是故意让着你的,是真的有点怕。


        

蒋慧凡生气起来,其实倔得厉害,没点本事的,都没有办法把她劝下来。他以前行,但是现在她在气头上,他也不行了。


        

“看看你也不行吗?”他扯了扯领带,放轻了语气。


        

“我没什么好看的。”她的语气越发平静了,隐隐约约带了点不耐烦。


        

“那会,身材好皮肤好脸蛋好,哪里不好看?”


        

这一句话,让蒋慧凡整个人彻底愣住了,然后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曲渡收回了手机,看向天空,拽上天的曲二爷,这时也开始叹气了。


        

他只是想夸夸她的,没想到没夸到点子上。


        

现在叫他回去不太可能,可他也不敢贸然去见蒋慧凡。


        

曲渡琢磨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订一个酒店,暂时在这边留下来。给他办理入住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妹妹,长得很年轻,看到曲渡的时候,朝他暗送秋波了好几次。


        

曲渡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最后朝她粲然一笑。


        

一个长得野性的人,突然露出个这么阳光的笑容,让人生出了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


        

前台小妹于是主动的问他要了联系方式。


        

曲渡随口报了串号码,又心不在焉的问起这边当地的权贵。


        

跟谢柔关系密切的男人赫然在列。


        

曲渡又好脾气的打探了一些其中的消息。对于帅哥的提问,女人一一认真作答,随后又问了他来自哪里,来这儿又是干什么的。


        

曲渡漫不经心的说,“我老婆在这儿。”


        

“老婆在这儿,还敢出来吊妹子?”女人笑,“你玩的挺野啊,你老婆不管你吗?”


        

曲渡说:“她不管我,我管我自己。”


        

“很多男人都羡慕你吧?”她笑了笑,“那我们有空吃个饭?”


        

曲渡摇了摇头,整个人再在这一刻疏离了不少,他说:“我过来找了老婆的。她不管我,我管着自己,从来不搞外遇。”


        

“而且你们,都没我老婆好看。”


        

曲渡说完话,还自豪的笑了笑。


        

比起刚才虚伪的戴着面具的笑意,这算是他今天露出的第一个真诚的笑。


        

曲渡是真的觉得蒋慧凡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不论是身材还是其他方面,他都觉得没有可以跟蒋慧凡媲美的。要说哪里稍微不足,就是今天不愿意见他。


        

他抬头看了眼前台:“我老婆真的很好看,你要看看她照片么?”


        

前台的笑意有些挂不住。


        

“或者我跟你聊聊她也行。”曲渡说。


        

前台:“……”


        

她本来以为这是出来找乐子的花花公子富二代,哪里想得到,居然是个老婆控。


        

想到这儿,她所有旖旎的思想都没有了。讪讪尴尬的给曲渡办理了入住手续。


        

与此同时,她还真有点好奇这男人的老婆长什么样。


        

能美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一个长得出挑并且从穿着上看就很有档次的男人,听话惦记成这样?


        

前台小姐本来以为,最多也就一两天,她肯定能见到这位太太。


        

只不过一连几天,那位先生除了在酒店里待着,几乎很少出去。后来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先生,您太太还没有来?


        

男人说,吵架了。


        

说起吵架两个字,眼神里闪过了片刻委屈与无奈。


        

她再次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看起来相当精明的男人,居然也会露出这样子的表情。


        

曲渡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给了她昂贵的小费,让她帮忙去一个地方送一束花。


        

女人看在钱的面子上去了,然后签收花的是一位长的相当有韵味,却也没有到天仙模样的女人。


        

女人在看了卡片以后,把花丢进了垃圾桶。


        

前台疑惑,却什么都没有问,回去后把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那位曲先生。


        

曲渡在听完后,在前台坐了好一会儿,有些失落的说:“我不太会追女人,会哄,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追。”


        

前台有些好奇的问:“既然是您太太,大胆去见她就是了。”


        

曲渡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她会拿石头砸我。”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大块,往我脑袋上砸。”


        

前台:“……”


        

曲渡自嘲的笑了笑:“也不是不让她砸,只不过砸了她也不理人。我要是受伤住院了,会有人趁虚而入的。”


        

前台突然开始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点惨,可她也不好说什么,再怎么样,也是人家的家务事。


        

她只是一如既往的代替他送花。


        

也一如既往的看见,花被女人丢进垃圾桶里。


        

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原因,语气当中多少有几分替曲渡的不值:“这位小姐,我们先不讨论这花的价值,你这么做,也太让人寒心了吧?你可能不知道,你先生有多思念你,天天盼着能跟你见面。你不见他就算了,没必要这样吧?”


        

蒋慧凡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笑了笑,平静的解释说:“他不是我先生。”


        

这下换成前台小姐愣住了。


        

“他算是我前男友,也不对,我们俩并没有真正的开始过。”蒋慧凡说,“你也觉得他很优秀吧?可是优秀是用野心和自律换来的。他能自律到什么地步呢?为了他的目的,一句谎言,可以瞒你许久,可以冷眼看着你难过挣扎,也可以为了他的目的不择手段。”


        

蒋慧凡总结道:“他很优秀,能吸引很多异性,但是不适合我。”


        

蒋慧凡的英语算不上十分流利,所以前台小姐听得也是一知半解的。


        

她只是觉得,眼前这位小姐端庄得体,不像曲渡口中,那位会用石头砸人的人。


        

这天回去,她比以往晚了些。


        

曲贺阳已经坐在楼下等她了。


        

前台小姐耸了耸肩,说:“那位小姐说,以后要是还送,她就不开门了。”


        

曲渡顿了顿,耸耸肩:“以后我自己送。”


        

……


        

蒋慧凡是在几天以后,看到楼下花瓶里插着一束新鲜的花。


        

她盯着那束花愣了愣,问起保姆时,后者说:“我看那些花挺好看的,丢了怪可惜,养在花瓶里也很好看不是吗?花是有生命的,我能读懂里面的感情,所以我心软了,蒋小姐,希望你不要怪我留下它们。”


        

蒋慧凡的情绪有些复杂,最后摇了摇头:“没关系,你想留着就留着吧。”


        

她打开窗户,好像外面的天空也染上了同样的色彩,生机勃勃,格外耀眼。


        

蒋慧凡盯着天空看了一眼,然后抬脚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时,又看见无数的花,一束一束的摆放在门口,每一天都是不同的花,最新一束,是满天星。


        

蒋慧凡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过去看了两眼,清晨还有露水,那满天星却是干的,显然这花是刚被放下的。


        

她连忙打开门去看,想叮嘱那个送花小姐不要再送了,只是居然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往外走,穿着休闲的衣服,跟平时大相径庭。


        

蒋慧凡本来觉得,他只是让人送花,自己本人应该不在。毕竟他有很多事情得处理,结果没想到花最近都是他自己送的,怪不得她听不到敲门声了。


        

她在上学的时候,因为头发短,没收到过什么花。


        

后来她就觉得,自己不喜欢花,也就更加没有人送她了。


        

现在蒋慧凡却知道了原来不是不喜欢,只是习惯了,她现在看到花,依然能耳目一新,会被吸引,也会舍不得。


        

前段时间,她全部咬咬牙丢了,可是这株满天星,她迟疑了。


        

蒋慧凡伸手拿起来的时候,同样在里面看见了一张卡片。


        

上面就写着几个字。


        

“我猜你最喜欢这个,蓝色的满天星。”


        

他还算了解她。


        

蒋慧凡脸上扬起几分笑意,只不过很快收敛了下去。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了解归了解,很多人都了解她,甚至曲贺阳,对她也足够的了解。


        

曲渡了解她,可是她却对他知道的很少,说起来到底是不对等的。


        

果然女人还是容易动摇。


        

……


        

蒋慧凡主动联系了曲贺阳。


        

男人那边在接到她的电话以后,几乎是连夜坐飞机赶了过来。


        

到这边时,正好上午。


        

尽管他才是客人,可他还是请蒋慧凡跟谢柔一起出去吃了饭。


        

蒋慧凡看他满脸疲倦,忍不住开口问道:“曲渡那边,还在为难你?”


        

“也不算,只不过我自己太拼。”


        

其实再拼,也无济于事了。


        

他一心想拿下向以征,花掉了大部分精力,又帮着姜城,也出力不少。最后趁他亏空姜城给了他致命一击,足够他元气大伤的了。


        

现在a市都有人这么开玩笑,说a市这地方,十年来一轮,最开始的傅家,后来的苏家,再后来的曲家,到现在,也就只有苏家日子好过一点。


        

什么豪门不豪门的,只要肯努力上进有点子有创意有胆识,指不定日后哪个人又称霸a市呢?


        

这段时间,曲贺阳也想明白了,与其纠结那些生意上的事情,不如日后好好感受感受生活。


        

蒋慧凡愿意嫁给他,他就尽量对她好。


        

说起来,曲渡应了生意,输了小蒋,两个人比一下,谁也算不上事真正的大赢家。


        

想到这里,曲贺阳也就不纠结了。


        

这次过来,他也算是给自己秀一个假,顺便跟蒋慧凡培养培养感情。所以他并没有打算立刻就走,而是打算在这边住半个月。


        

然后他有了一个发现,每天早上门口,这边都会多一束花。


        

曲贺阳意外好奇,却不多问。


        

……


        

曲渡照常一大清早送花过来。


        

只不过今天谢柔这边大家活动得特别早。


        

他在放好花以后,就看见楼上的窗帘被拉开了。蒋慧凡站在窗前伸懒腰。


        

曲渡站的位置很好,楼上看下来,根本看不见。


        

他也就弯着眼睛站在留下欣赏她的美颜。


        

一直到,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男人从后面抱住了她,亲了亲她的侧脸。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