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162章 怎么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慧凡也知道曲母的顾虑,因为怕她走,所以主动示好。


        

只是,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不想要。何况曲家老宅,虽然值钱,可拿了压力也很大。


        

所以她还是拒绝。


        

“我跟曲渡,也没有那么回事吧。”


        

曲母有些迟疑的说:“我也是从他们那里,听说你跟曲渡之间的事情的。他们都说,他跟你之间,牵扯颇深。”


        

颇深。


        

当初又何止是颇深。


        

蒋慧凡叹了口气,说:“阿姨,我是喜欢他没错,但是答应了曲贺阳的事情,我不会反悔。”


        

除非,曲贺阳最先对不住她。


        

蒋慧凡商量完这边婚约的事,另一边又带着谢柔回了蒋家。


        

谢柔觉得自己挺对不住蒋母的,耐心的开口解释说:“蒋太太,你放心,我就是回来看看小蒋,没想插足你的家庭。我跟你保证,我没有半点嫉妒你的意思,相反的,我很感谢你替我照顾了这么久的小蒋。”


        

蒋母看了眼蒋慧凡,笑道:“小蒋也是我的女儿。”


        

她只是在照顾自己的女儿罢了。


        

谢柔点点头,道:“是的,小蒋也是你女儿。”


        

最后她到底是没有留下来,将近二十年没回去,她也想见见父母。


        

蒋慧凡带着谢柔回谢家的那天,老先生和老太太,两个人都哭得昏天黑地。


        

“我可怜的女儿呀!”


        

谢柔眼眶也微微湿润,她笑着说:“爸,妈,起码我还好好的,不是吗?回来我就不走了。”


        

至于在国外那些年的纠葛,她没有说,没必要报忧。


        

同样蒋国攀的事情,两位长辈也没有提起。


        

谢柔在国内渐渐安定了下来,蒋慧凡和曲贺阳的婚事也渐渐有了着落,看似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有一开始一心一意撮合她跟曲贺阳的蒋母有些担心的开口道:“你真打算就嫁给他了?”


        

蒋慧凡随口“嗯”了一声。


        

蒋母迟疑了一会儿,说:“曲渡呢?”


        

蒋慧凡叹口气说:“大概是没有缘分吧,谁叫曲贺阳告诉我我母亲在哪时,曲渡不在呢?”


        

答应的事,是真的没理由反悔。


        

蒋母说:“我是不敢给曲渡说好话,他现在有权有势,一个不好,都显得我谁有钱,就偏袒谁一样。”


        

蒋慧凡有些好笑。


        

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呐。


        

蒋母想起什么,又皱着眉道:“不过这曲渡,怎么不来找你了?前段时间在我这里磨你地址,那叫一个坚持不懈的。“


        

蒋慧凡仔细想了想,好像自从回国以后,曲渡确实没有再找过自己,她当然不会觉得,他会对自己回来的事情丝毫不知情。


        

或许他想开了。


        

只不才这么想,她又看见了曲渡。


        

那是她从傅清也那里回来,正好就看见他的车子停在她家门口。还跟蒋易凡聊的挺开心。


        

男人之间能互相递烟的,要不就是套近乎,要不就是关系不错。


        

蒋慧凡没什么情绪的说:“你家里有孩子了还抽烟?阿露叮嘱过你几回,让你注意身体少抽烟的?”


        

蒋易凡道:“就破例一次。”


        

蒋慧凡是不好骂曲渡,只好在这边说蒋易凡。之前她同样不让曲渡抽,现在依旧不喜欢看见他抽,只不过是没有立场。


        

“随你便吧。”她说着,就要绕过他进去。


        

曲渡侧身挡了她一下,俯下身来看了她两眼,抬头跟蒋易凡说:“别抽了,听你姐的话。”


        

他自己率先把烟头丢进了垃圾桶里。


        

蒋慧凡站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谁管你抽不抽?”


        

曲渡慵懒的笑了笑:“我自觉,行不行?”


        

蒋易凡还能说什么,也只好不抽了,他是老烟枪,结婚了才把烟给戒了,偶尔还会偷偷抽,自控力也不太行。


        

刚刚给曲渡递烟的时候,他就犹豫了好一会儿。蒋易凡还纳闷为什么犹豫,原来是自家姐姐不让抽。


        

也不知道这么个男人非要这么听话做什么,旁边又没有人监督,偷偷摸摸的,也没有人知道啊。


        

蒋慧凡皱眉说:“这么大条路在,你就非要挡着?”


        

曲渡让开了,只不过自己也跟了进去。


        

等她抬脚上楼,他不好再跟着,只好坐在楼下客厅里,跟蒋母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蒋慧凡下楼的时候,居然发现阿露也来了,四个人在楼下搓起麻将来。她一眼看去,就发现蒋母今天赢了不少,显然曲渡放水了。不然以他的算计,怎么可能会输。


        

“能不能给我端杯水过来?”曲渡抬头看着她问。


        

蒋慧凡顿了顿,还是去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牌,明明就胡了,可他非是不胡,留着讨好长辈呢。


        

她挺不耻他这种讨好长辈的方式的,弄虚作假。


        

蒋慧凡把水放在了他面前。


        

曲渡看了看她,说:“谢谢。”


        

她洗完澡了,穿着睡衣,按道理来说,应该避讳他,她给忘了,在看到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往自己身上瞥时,才反应过来,勉强不动声色:“你什么时候走?”


        

心底难免瞧不起,男人果然都好色。


        

“等一会儿还要去机场接个人,到点了我就走。”曲渡看了看时间,道,“到点了,你过来替我吧。”


        

他拿起西装外套就走,桌子上还有一叠筹码呢。


        

蒋易凡好奇道:“有谁是需要半夜去接的?听说他对大客户都没有这么殷勤吧?”


        

蒋慧凡说:“打你的牌,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蒋易凡嘀咕道:“别是什么女人。”


        

她当听不见。


        

第二天曲贺阳也来了蒋家,他知道了昨晚曲渡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冷着脸色跟蒋慧凡吵了一大架。


        

这次的争吵动静很大,蒋母甚至都不敢开口上来劝。


        

她只听见蒋慧凡有些疲倦的说:“我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放心下来?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你还多想什么?”


        

“你不准再跟他见面。”曲贺阳喘着气,双眼猩红,“不准再跟他见面。”


        

蒋慧凡生气,无奈,又觉得他有些可怜。


        

之前他从来不这样的,曲渡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自信好像不见了,整个人敏感又脆弱。


        

“小蒋,我求你,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要再跟他见面了。”他语气里带了乞求。


        

蒋慧凡悲哀的说:“我答应你,你冷静点行不行?”


        

曲贺阳这才笑了笑,恢复成一开始的冷静模样,“今天晚上你想去哪里吃饭?”


        

蒋慧凡笑说:“都行。”


        

“我们去新开的那家餐厅吧。”


        

“好啊。”


        

只是蒋慧凡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口中的那家新餐厅,居然是曲渡开的。


        

当她看到曲渡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目光闪了闪。曲贺阳故意带她来到他面前,不知道是想证明什么。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曲渡的脸色冷了下来。旁边几个朋友的话也听不进去,抬脚就往他们这边走来。


        

蒋慧凡觉得他这会儿的眼神像刀子,几乎想在她脸上看出一个洞来。


        

然后他开口说:“想吃什么?”


        

曲贺阳道:“特色菜。”


        

“没问你。”曲渡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来继续看着蒋慧凡,又说,“你想吃什么,直接招呼服务员就行。我让他们先给你上,这边几道特色菜确实还不错,都是你喜欢的口味。”


        

曲贺阳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曲渡又心不在焉的说:“那天是不是没吃药?”


        

这句话,连带着蒋慧凡的脸色都变了。


        

曲渡看了曲贺阳一眼,最后朝他弯弯嘴角,几分得意,几分意味深长。


        

“曲渡!”蒋慧凡低声警告道,“你胡说什么?”


        

“你那天嗓子疼,回去没吃药么?”他漫不经心的把视线从曲贺阳身上移回来,故作一脸不解。


        

蒋慧凡松了口气,可知道他今天是故意的。她说:“我这边不需要你照顾了,你赶紧走。”


        

“我凭什么要走?”曲渡勾勾嘴角,“这是我的店,我的地盘,我想留就留,还能叫你的未婚夫滚蛋。”


        

曲贺阳沉住气,对蒋慧凡说:“我们走。”


        

她无奈。


        

这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真的让她头疼无比。


        

蒋慧凡这会儿只想走得远远的,并不想听这两个男人撕逼。


        

所以曲贺阳一开口,她就站了起来。


        

曲渡的一只手却摁在她的肩膀上,风凉的说:“他走可以,你得吃饭。饭点了不吃饭,对胃不好。”


        

“曲渡,你难不成还觊觎别人的老婆?”曲贺阳冷冷的嘲讽道。


        

“是吗?是你老婆,你确定?”他似笑非笑道。


        

蒋慧凡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他又开口道:“不想知道我昨天去接了哪位朋友?”


        

曲贺阳说:“小蒋,我们走。”


        

曲渡朝身后看了两眼,很快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女人,她胖了许多,整个人显得有些浮肿,但是并不难认出,这个女人是安琪。


        

曲贺阳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阴沉起来,死死的盯着女人。


        

“想不到我会回来吧?”安琪平静的说,“曲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的?既然我都敢开口这么说,你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曲贺阳道:“我跟你已经过去了。”


        

他说完话,又看着蒋慧凡,说:“小蒋,你不要搭理她,我说过我已经不喜欢她了,我不会再跟她有牵扯。”


        

他拉着蒋慧凡还没有走出去两步,就听见安琪在身后道:“是吗?曲贺阳,你不要我,难不成连你的孩子也不要了吗?”


        

这句话无意是平地里一声雷。


        

蒋慧凡猛地回头看去,然后看见了怎么样也让她想不到的一幕,安琪把衣服压下去时,整个肚子都是圆滚滚的。


        

她一边说话,一边笑,又像是难过,又像是开心:“蒋慧凡,曲贺阳跟我的那个晚上,甚至不是意外。我示弱了,邀请他,他就二话不说跟我回了家。后来,怀孕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他那会儿让我去把孩子打了,说他要跟你结婚。但是我瞒着他把孩子留下来了,我留下这个孩子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只是想告诉你,属于我的就是属于我的,你怎么样也抢不走。”


        

也不知道是怀孕耗光了她太多心血,蒋慧凡居然觉得她此刻看上去,甚至有些丑陋。


        

“小蒋,你听我解释。”曲贺阳上来拉她,“孩子不一定是我的,她最喜欢的人是曲渡……”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看热闹的男人给打断了,他立刻开口道:“你别胡说,我从来都不喜欢她,跟她可没有一腿。”


        

蒋慧凡往后退了两步,才抬头看着曲贺阳,她说:“我不跟你走了,你什么时候能证明孩子不是你的,再来找我。曲贺阳,我不介意你之前跟什么女人好过,但是弄出人命这事情,不代表我可以接受。”


        

“小蒋……”


        

蒋慧凡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转身往外走。


        

曲贺阳想抬脚追上去,却被曲渡给拦了下来,他扫了旁边的女人一眼,微微笑道:“你还是把你自己的事情先给解决了,再去找小蒋吧。”


        

曲贺阳被他语气里的得瑟气得发抖。


        

“安琪是你找回来的吧?”他语气难听极了。


        

曲渡眼底含笑的耸了耸肩,转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