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165章 其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慧凡本来以为,一个能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怎么着也得是个万人迷。


        

没想到,朴素的让她有些意外。


        

叶媚和蔼的看着她,关切的招呼她往屋子里面走:“外头风大。”


        

蒋慧凡回头看了眼依旧在洗菜的曲渡。


        

叶媚说:“让他在外面洗着吧,不用管他的。一个大男人也冻不坏。”


        

曲渡也抬头看了她一眼,说:“进去吧。”


        

蒋慧凡跟叶媚进去的时候,看见了屋子里面的装修,也很普通,跟她的性格特别像,像是那种简单的人。


        

“来,喝茶。”叶媚给她沏了茶,“这是我自己种的茶叶,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喝得惯,你们年轻人的确好像都不太喜欢喝这种泡的,你们喜欢喝饮料。”


        

蒋慧凡不知道该和她聊些什么,想起她方才的话语,找了个话题:“今天还有人过来吗?”


        

叶媚弯着眼角,“是呢,我大儿子今天也要过来。”


        

蒋慧凡想起了向以征,有几分不自在。自己当时可是在他面前丢过脸。何况,曲渡以前还假扮过他呢。


        

“小蒋,我儿子之前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如今总算看见真人了。”昨儿个她就开始打扫卫生,生怕新来的两位儿媳不喜欢,又买了菜。今天又是早早的起来等人了。


        

蒋慧凡顿了一下,解释说:“阿姨,我得跟你解释清楚一件事情,我跟他现在还不算一对。”


        

在曲贺阳那边的事情解释清楚之前,她这边还拿不定主意。


        

叶媚的笑意浅了下去,皱着眉说:“他强迫你了?”


        

“也不算。”她摇了摇头,说,“就是我现在,还拿不定主意,我觉得他跟我好像不是一类人。他可以轻轻松松知道我的事情,可是我对于他的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


        

叶媚说:“小蒋,你跟不跟我儿子,那是你的自由。不过,我也想替他说两句话。阿渡没有外头说的那么冷酷无情的。他之所以动他养父,是因为曲家那男人不仅强行娶了我,甚至动手打我。我们家阿渡只是不想看着我受苦,才对他动手的。不然,那个男人不肯放过我。阿渡小时候那会儿,也经常被他打得躺在床上几天下不来。”


        

蒋慧凡说:“不是说他对你们母子很好么,甚至连亲生女儿都不要了。”


        

“那些只是他想让外头知道的。阿渡那会儿年纪小,没法澄清。也就只能任由着这些事情宣传了。”她又给蒋慧凡拿来了些果子特产,说,“至于后面为什么不出来澄清,他是不想再度把我牵扯进这件事情里。他能说清楚的,只是他想把我藏得更好。”


        

她挺自豪的:“我这个儿子呀,很重感情的。”


        

蒋慧凡对于这事,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至少曲渡年轻的时候,就给人一副贵公子的模样,谁能想到连他也吃过苦?


        

曲渡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起过这些事情,受过的委屈他不提,那些他做的坏事,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估计是他看上去像是个坏人的原因。


        

叶媚拿蒋慧凡当家人,还有她自己的事情,她也不打算隐瞒下去,以后可能都是一家人,还要靠猜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只不过那段过去,着实有些久远了,很多细节,她也记得没有那么清楚了。


        

叶家那一群人,都觉得她对不起叶雪,可是从来没有人想过,她也是个受害者。


        

“小蒋,你想听听我和曲贺阳母亲的故事吗?”


        

蒋慧凡其实不太好意思,听别人讲述自己的伤疤,似乎有些残忍:“阿姨,没关系,我也不是很好奇。”


        

叶媚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慈爱了。


        

这小姑娘给人看着的感觉,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


        

“这也不是伤疤,就是一些简单的旧事罢了。”


        

一切还要从向之远说起。


        

叶媚认识他的时候,年纪还特别特别小,几乎是刚刚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


        

向之远长得很好,跟他们县城上的任何人比起来,都好看不少。叶媚也觉得他好看,可是她不太喜欢靠近好看的人。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叶雪的男朋友,她能远离就远离。


        

叶媚再在认识那个男人一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开口跟他说过话。


        

只是有一天,等公交汽车回家时,她老远看见他站在那边抽烟,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反正她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叶雪。


        

向之远跟以往的人设,相去甚远。


        

他居然还抽烟,分明像极了一个流氓地痞,哪里还想那个归国公子。


        

叶媚在这一刻觉得,这不是个好男人。


        

她在犹豫回去要不要告诉叶雪。


        

犹豫间,男人回头看见了她。他顿了一下,低头跟旁边的女人说了一句什么,女人很快离开,而他抬脚朝她走过来。


        

叶媚往后退了两步。


        

男人在她面前停下。


        

叶媚抬头问:“那个女人是你相好?”


        

向之远挑挑眉,说:“你是我老婆吗,管这么多?”


        

叶媚说:“你不可以对不起我姐姐。”


        

“哦。”


        

“你要是对不起她,我就……”


        

他带着笑意看她,“你就怎么样?教训我么,小小年纪,知道怎么教训人么?”


        

向之远又垂眸看了一眼,意味不明道:“也不小了。”


        

叶媚其实不明白他的深意,只是觉得,他的话让她很不舒服。


        

所以她不再理会他,一溜烟的跑了。


        

再次见面,是在当天晚上。


        

向之远来接叶雪出去逛逛。


        

大冬天的天气,冷的慌,叶媚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出去逛的。她只是见识到了向之远的人品,不放心叶雪跟着他出门。


        

所以她举手说:“我也去。”


        

叶雪有点不高兴,但是没阻止。


        

叶媚就厚着脸皮跟出去了,她一直走在很远的地方,然后看见叶雪垫脚亲了男人一下。


        

她吓傻了。


        

这可是个坏人啊。


        

她这么优秀的姐姐,怎么就喜欢上这个坏人了呢?


        

十八岁的叶媚想不通。


        

因为吓傻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摔了个狗吃屎。


        

前面两个人终于发现她,向之远皱了皱眉,主动上前背她。


        

叶雪说:“去医院吧。”


        

“嗯。”


        

叶媚的身材,是真的好。年纪小,但有料。向之远背着她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等到医院,满头大汗。


        

那会儿手机也没有普及,叶雪说:“向先生,你先替我照顾照顾妹妹,我回去告诉家长。”


        

向之远笑着说好。


        

叶媚虽然觉得跟他共处一室,有些奇怪,但是什么都没有开口说。


        

“伤口疼?”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哑了。


        

叶媚说:“我可一点都不疼。”


        

“死鸭子嘴硬。”向之远笑了笑,心不在焉的坐到了她身边,在她身侧打量着她。


        

叶媚说:“你们国外回来的,嘴巴都厉害。”


        

向之远不动声色道:“我们国外回来的,厉害的不只是嘴巴。好了,伤口处理过了,把衣服批上吧。你家人一时半会儿恐怕来不了,我送你回去。”


        

叶媚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只不过没想到这次,成了她的噩梦。他只知道他不是个好人,没想到他居然坏的这么离谱。


        

叶媚无声的哭泣。


        

向之远替她穿好衣服,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小手,他也知道自己今天过分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没控制住自己的举动。


        

他侧目看着她:“许人家没有?”


        

叶媚嗓子都哭哑了:“你怎么敢这样?我姐姐那么喜欢你。”


        

她都要不知道怎么回去见人了。


        

向之远说:“是你姐姐一直倒贴我,我可没有真的追求过她。跟你们叶家走得近,不过是谈点事情。我们国外就见个朋友聚一聚,谁知道国内会定义成搞对象?外头的流言蜚语你也信?再说了,你姐姐哪里有你有趣?”


        

叶媚恨不得打死他。


        

可是他有钱有地位,听说在国外都很有势力,她动了手,还要叶家负责。


        

叶媚失魂落魄的回家了。


        

当然,是那个坏人送的她。


        

从这天开始,叶媚有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每每想起,她心里苦的慌。


        

向之远却从那天以后,开始频繁的来叶家。


        

隐匿在人群中,总是不经意间的朝她看来。


        

叶媚压力山大。


        

叶雪却很高兴,天天一到时间点,就开始打扮自己,等待心仪的人到来。


        

两个姐妹,一人的欢愉,另一个人的痛苦。


        

向之远还总是仗着学习的名义,来她身边跟她交流。


        

叶雪说:“阿媚,要不是看在姐姐的份上,他还不乐意来教你呢,所以麻烦把你的不欢迎藏起来,不要显得我们叶家姑娘没有教养。”


        

叶媚有口难言,只说:“他也不怎么样。”


        

叶雪总是不赞成的看着她:“你还小,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叫好。”


        

前前后后,在叶家耽误了半年,才有了第二次对叶媚下手的机会。


        

那是老爷子的生日。


        

那天没有人会注意一个小小的叶媚。


        

向之远离开的时候,把她掳走了。


        

叶媚吓得眼睛都红了,依旧倔强的看着他:“你抓我干什么?”


        

向之远微微笑:“不抓你,见得到你的人?谈恋爱了?”


        

叶媚这下是脸红了。


        

她最近,确实跟一个男人走得很近,男人不算好看,但是很老实,她觉得嫁给这样的男人才靠谱。本来那点暧昧,被他说出口,就跟见不得人似的。


        

向之远说:“不是会情窦初开么,自己男人搁你面前,怎么就跟洪水猛兽一样?”


        

尽管一开始,他另一边的人选不包括叶媚。但毕竟是那个年代,要了身子那就是得负责,他也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好,这半年,的确让他惦记着。


        

叶媚说:“我不喜欢你。”


        

向之远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说:“我理解,你喜欢比较老土的,我太不符合你审美。”


        

叶媚撇了撇嘴,正要开口说人家不土,向之远却抬起她的下巴,压了下来。


        

他轻松把她提到自己面前,又要损她一番:“教了你这么久的微积分,还能不及格,也真是笨。”


        

笨蛋也依旧躲不过,被吃的下场。


        

叶媚同样觉得自己这辈子估计就这么完了,她居然被这么个男人这样了,她只觉得自己的日子很忧愁。


        

她天天许愿,希望这个坏男人赶紧走人,或者遇上车祸,缺胳膊断腿什么的。


        

大概是她许愿太过真诚,他还真的要走了。


        

男人走之前,没跟叶家人告别,也没有见叶雪,只那天又把她给掳走了。


        

他一边欺负她,一边警告道:“你要是敢跟其他男人这样以及结婚,我回来,你就得当寡妇,明白么?”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你欺负人。”


        

向之远笑得有点泄力,他说:“我不欺负你欺负谁?还有更容易欺负的人吗?”


        

叶媚只觉得他的离开,是件好事。


        

她很高兴。


        

反而是叶雪,天天以泪洗面的。


        

大家都说,她被甩了。


        

很快,叶雪嫁到了叶家。


        

叶媚也早就把向之远的叮嘱抛在了脑后,她跟心仪的男生,愉快的偷偷的谈起恋爱来。这才是她理想中的恋爱呀,双方平等,门当户对,喜欢的人也很好,从来不肯强迫她。


        

尽管没有告诉过家长,可她们私底下,偷偷谈起未来的事情。


        

晚上,小情侣也会去河岸边聊聊心里话。


        

男人偶尔胆子大起来,也会和她接吻。


        

叶媚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跟男人接吻,正好这么巧的,撞在了向之远面前。


        

她脸色都白了。


        

向之远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却还是朝她伸出手。


        

叶媚只是想起他离开那会儿的话,把心爱的男人护在了身后,硬着头皮看着他:“你不许做伤害他的事情,我会拼了命保护他的。”


        

向之远抬了下嘴角,然后冷冷的从她面前绕了过去。


        

他去了叶家,说原本是来找喜欢的女人的,恐怕现在不合适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说的是叶雪。


        

就连叶雪本人,也这么以为,非要离婚,孩子也不要了,要来跟他在一起。


        

向之远在叶家暂住了下来。


        

叶雪每天都能见到他,两个人像是有眉目,又像是没有。


        

叶媚终于有一天忍不住问:“你会娶我姐姐的吧?”


        

她的意思,就是不希望他再来揪着自己,和自己心爱的男人。


        

向之远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第二天,是叶雪生日。


        

这热闹的一天,他跟几年前一样,对她图谋不轨。


        

叶媚能听出来他声音里面的冷意,他有些讽刺的说:“我这样一个男人,愿意跟你结婚,你倒好,说把我绿了就把我绿了?你真以为,绿我是这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媚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心跳如雷,不停的推开他。


        

男人却像是丝毫不在意外面的情况似的,并没有停下来。


        

所以,这见不得人的场面,被叶家人看到了。


        

叶雪红着眼睛想上来打叶媚一耳光,也被男人给接住了。


        

“为什么?”她缠着声音问。


        

向之远似笑非笑道:“这得问你妹妹,哪里来的魅力。”


        

叶媚的名声,从此一落千丈。


        

叶家的那个乖乖女哦,原来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抢了自己姐姐的男人。


        

叶家养她,真是养错了人哟。


        

叶媚解释不清楚,肝肠寸断,几乎要寻死。


        

只不过,向之远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紧紧的抱着她说:“这就要寻死觅活了?他们叶家人本来就没有怎么把你当成家人。叶雪为什么不出来解释?她自私,她嫉妒你,我哪里跟她在一起过一天?这边你是待不下去了,我带你出国。”


        

她根本拒绝不了,他显然是早就准备好这一步的,就等着带她走。而她只有被这个地方排挤,才有可能如了他的愿。


        

叶媚说:“为什么这么对我?”


        

向之远说:“连我的司机,都看得出来我对你多伤心。”


        

叶媚笑得凄凉:“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叶媚,你没有不喜欢我,你只是不够了解我,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他向来都对自己很有信心,这方面也不例外。


        

叶媚也是出了国,才知道他原来这般富贵。


        

难怪被所有人夸的叶雪,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不过尔尔。


        

叶媚不喜欢国外的生活,可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却不得不依附他。她觉得煎熬,可是他喜欢极了这种她把他当成全部的生活。


        

向之远是个贪玩的公子哥,有了叶媚,也不过是在女人方面好些,爱玩的项目,一样不少。


        

他喜欢带着她出门,这样不需要花什么力气,就可以让那些女人远离他。


        

叶媚没嫁给向之远,她有偷偷听到过,向之远想娶,可是他父母不同意。他争辩不过,就不了了之。


        

只不过,他身边的兄弟,哪个看见她,不喊一句嫂子。


        

当然,兄弟里面,不少觉得叶媚一般的,只不过碍于向之远,什么也不敢说,起码最近,人家宝贝得紧。


        

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对叶媚虎视眈眈。


        

曲亦西就是其一。


        

他也是个中国人,在国外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