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168章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慧凡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会有。


        

得知的那天,是曲贺阳带着安琪出来接受采访,她在电视里看着互相冷脸的对方,不知道是刚吵过架还是什么,总之安琪的眼眶是红的。


        

只是安琪这人,性子相当烈。


        

再委屈,眼泪也就是在眼眶里打转,不会掉半滴。但她也不会做戏,就是直接把情绪写在脸上:你让我不高兴了就是让我不高兴了。


        

蒋慧凡想到了自己和曲贺阳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其实不也是受尽委屈么?跟他在一起,他只会一味的找她的问题,说她不懂事,言语之中,一直觉得她能嫁给他,是她高攀了。


        

好在苍天绕过谁,现在曲贺阳或许还比不上他们蒋家呢。


        

转眼间,受害者又变成了安琪。


        

蒋慧凡觉得曲贺阳有个毛病,就是总是想得到喜欢曲渡的女人的欢心。之前他爱惨了安琪,她不就正好喜欢曲渡么?现在的她也是。


        

“之前传闻跟曲总结婚的是蒋小姐,这是绯闻吗?”有记者提问道。


        

一上来,就直接来这么劲爆的。


        

记者们纷纷拿起笔做准备。


        

毕竟是在接受电视采访,曲贺阳很快调整了状态,笑着面对记者朋友:“我跟蒋小姐私下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对于婚礼的传闻我们也很无奈。”


        

她不知道曲贺阳是怎么说出这么虚伪的话的。


        

蒋慧凡太惊讶了,然后就被恶心吐了。


        

这一吐,导致她后来都不太舒服。


        

曲渡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整个人有点不对劲,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他皱着眉问:“不舒服?”


        

“还凑活。”


        

曲渡却坚持要叫她去医院。


        

寻常一点小难过,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忍着就过去了,毕竟跑医院真的太麻烦了。可他非得把她提溜走。


        

等被拖着到了医院,医生却跟她说:“你去妇科做个检查吧。”


        

曲渡跟蒋慧凡都愣住了。


        

还是曲渡最先反应过来,瞬间低下头去看她的肚子,然后又抬头茫然的看着蒋慧凡,当然,茫然里是带着喜悦的。


        

“这是……有了?”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开始发抖起来。


        

吓坏他了。


        

蒋慧凡哪里知道。


        

医生在身后泼冷水道:“只说叫你去检查,可没有说一定就有孩子了,指不定还真就只是胃不好。”


        

蒋慧凡:“……”


        

曲渡:“……”


        

曲渡拉住蒋慧凡的时候,在尽力保持冷静:“走,我们去做检查。”


        

……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还真确实是有了。


        

原本还在担忧的曲渡,这会儿终于换上了一张笑脸,抱着蒋慧凡猛亲:“小蒋,你真厉害。”


        

蒋慧凡擦着脸上的口水,说:“我又没说我会生。”


        

曲渡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过了片刻妥协道:“我尊重你的决定,生孩子毕竟不是件容易事,对你身体影响也大,你要是没有生孩子的打算,那就不要了。”


        

但是他脸上写满了伤感。那种明明心痛,却装的大度的模样。


        

蒋慧凡说:“那真不生了?”


        

“你做决定就好。”曲渡勉强笑了笑。


        

蒋慧凡说:“先回家吧。”


        

往后几天,曲渡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照样按时下班,每天也亲昵的抱着她一起睡觉。但她总是能感觉到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


        

蒋慧凡捏了捏他的脸,问:“你怎么了?”


        

曲渡张了张嘴,最后只说:“没什么,就是工作有些累。哦,对了,今天晚上我还要加班和应酬,可能回来会比较晚。”


        

蒋慧凡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晚上她也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吃点东西,吃饭的时候,魏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蒋慧凡跟魏容其实不大熟,两个人几乎没有在私下通过电话。她几乎是第一时间猜到和曲渡有关系。


        

她也没有想错。


        

魏容无奈的叹气道:“快来管管曲渡,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喝得醉的厉害。”


        

蒋慧凡问了地址,匆忙赶过去的时候,果然看见曲渡喝的醉醺醺的。魏容正在一旁扶着他。


        

“怎么就喝成这样了?”尽管魏容事先告诉她了,她还真没觉得会这么夸张。


        

魏容帮忙一起把曲渡架上车,琢磨了一会儿,说:“心里像是有事,你等他醒了跟他交流交流。”


        

蒋慧凡在把曲渡接回家以后,给他换了身睡衣,又给他擦了擦脸,才让他好好休息。


        

然后就去给谢柔和蒋母打电话了。


        

都是通知了怀孕的事情,两个人都是恭喜的态度,尤其是蒋母,甚至打算主动过来照顾她。


        

蒋慧凡这才哪到哪,还不到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给拒绝了:“我现在好着呢。”


        

蒋母就又开始担心起曲渡那边的态度:“他知道了吗?曲渡会不会不喜欢小孩子啊?我跟你说,现在很多男人的父性都没有那么强烈,可不一定会喜欢小孩子。”


        

“您放心,曲渡他不是一般人,他想要得不行。”


        

蒋慧凡说考虑考虑到底生不生,不过就是随口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居然把曲渡逼成这样,估计天天上班,想到的都是这个事情。”


        

她看了看床上的男人,心里有些酸涩和动容。他一直不开口提,还是不太想给她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可他心理还是很舍不得。


        

本来他不说,她也没有想过会到这种程度,今天喝酒都喝成这样了,她才知道这件事情他有多纠结呢。


        

曲渡他是习惯了对自己人好到没底线,所以什么苦,都他自己吃。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自己藏着。看看叶媚能在镇上待的那么开心,可见曲渡是多么有担当的一个人。


        

蒋慧凡觉得自己应该要对曲渡好一点。


        

……


        

曲渡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听见楼下有响动。


        

他连忙下楼去看,结果发现蒋慧凡正在做饭。


        

这可把曲渡给担心坏了,厨房里的油烟那可不是一般重啊,蒋慧凡一个孕妇那可伤身体了。


        

他拽着把她从厨房里拖出去,“小蒋,你进什么厨房呢?”


        

“你早上醒来会饿。”


        

“瞎说,我一点都不饿。”曲渡皱着眉道,“你把我喊起来就好了,不用你自己来。”


        

他还有点生气。


        

蒋慧凡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却已经转身进了厨房,替她把接下来没做完的饭给做了。


        

“曲渡,你这几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没有。”他转头安抚性的对她笑了笑,又很快转移了话题,“小蒋,准备吃饭了。”


        

蒋慧凡却走上去从他身后抱住他,说:“曲渡,我没有真的不打算生宝宝呀,你看这么多天我都从来没有看过人流方面的消息,孩子我没有打算不要。对不起,我随口说的一句话害你心情变得这么不好。”


        

曲渡僵硬的站了片刻,低声喝到:“你不用跟我道歉。”


        

他说:“小蒋,生孩子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影响的是女人的身体,很多女人生个孩子,命都没了,你不要,你能决定。大不了我们领养个孩子,或者就我们两个人生活也行,我只是有点情绪,不代表我接受不了。”


        

蒋慧凡看着他问:“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替我考虑的?”


        

曲渡轻声说:“小蒋,我真的太喜欢你了。我既然想让你这辈子都跟我在一起,我就得对你负责,让你开心。”


        

他觉得她决定的,就是好的。


        

什么结果,他都能替她承担。能替她撑起一个家。


        

曲渡觉得自己能比所有男人都做的好,曲贺阳这种男人跟他没法比,至于那些长辈,同样比不过他。曲渡也正是从自己母亲身上,知道一个女人受到呵护有多么的重要。


        

“小蒋,我以费城这个身份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感到幸福。”曲渡说,“你拒绝我,亲近曲贺阳,我总觉得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曲渡说:“小蒋,我之前都没有谈过恋爱的,我不懂,我现在也做的不好,你愿不愿意慢慢把我教的很好?小蒋,我都没有讲过要你正式跟我在一起的话,现在我能要求你当我女朋友吗?”


        

蒋慧凡听得眼睛都红了,不得不说坏人类型的男人变成忠犬太有感觉了,认真起来的曲渡怎么听怎么乖巧,太让人心疼了。


        

所以她忍不住过去抱住了他,“当然能,我还能泡到比你长得帅,还有钱,还好欺负的男人吗?而且,咱们宝宝还能喜欢其他男人当它爸爸吗?”


        

曲渡把她抱得紧紧的,不得不说长得高的男人就是很让人有安全感。蒋慧凡跟曲渡站一块,一米六九的个也就像小孩儿一样。


        

“孩子真的打算生了?”曲渡亲了亲她的头顶,极其怜爱的姿态。


        

“当然,我愿意给你生两个,让你儿子女儿一个不少。”


        

曲渡被高兴坏了,一口一个好小蒋,好老婆。


        

他再三保证道:“我一定会做好功课,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生孩子的事情的。”


        

事实证明,曲渡办事不是一般的靠谱。


        

他说最好功课,那是做到相当的细致,她几乎只要负责生,其他方面他都给她料理的相当的妥当。并且,她不知道曲渡是怎么做到,工作和照顾她两不耽误的。


        

他协调的很好,可他自己还是不是很满意,最终还是把叶媚叫过来帮忙照顾蒋慧凡。


        

叶媚才刚知道蒋慧凡怀孕呢,整个人也是高兴坏了。


        

她像是一个宝,不仅曲渡叶媚,还有蒋母谢家,全部都把她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傅清也那边也跑过来凑热闹,在曲渡看不见的地方拉着蒋慧凡的手说:“小蒋,你这是一个女儿,可得留给我儿子,阿礼那么娇滴滴养儿子的状态,我很怀疑我儿子以后会不会单身。”


        

前两天下雨,一个小男孩儿淋淋雨怎么了,苏严礼偏不,他得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娃,一点雨水都不让沾的。


        

平时什么事情都是“爸爸来”、“爸爸帮你”、“爸爸抱”这种。一点委屈都不让受。这跟傅清也养娃理念简直相去甚远。


        

男孩子嘛,不就应该粗糙的养着么?


        

而且这小子被宠坏了,平时也嚣张跋扈,一点都不讨喜。


        

蒋慧凡笑着说:“你也用不着这么急吧?”


        

“不是我急,是你们家曲渡长得太好了,想一想你要是生个闺女,长得像他,那得多好看啊。”傅清也现实的说。


        

蒋慧凡说:“你怎么也这么看脸。”


        

“我不这么看脸,也不至于嫁给苏严礼啊。”傅清也说,“还不是图他长得好看。”


        

蒋慧凡还没有来得及答应,旁边就窜出了曲渡。


        

男人的脸色不太好看,可到底也算给傅清也这个闺蜜面子,没有在她面前说什么,只把蒋慧凡拉到了一边。


        

“怎么了?”


        

曲渡冷声说:“她凭什么图我女儿?”


        

蒋慧凡:“……”


        

曲渡不太确定的反问:“你没有答应她吧?”


        

蒋慧凡摸了摸鼻子:“没有。”


        

曲渡说:“那就好,我女儿哪里是一个苏严礼家的小子能配得上的。想当年,苏严礼在我面前简直手无缚鸡之力。”


        

曲渡可是抓过苏严礼,还给他从小留下阴影的。


        

蒋慧凡略微有点囧,不知道他这突如其来的自豪感是怎么回事。那似乎不是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情吧?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曲渡拉着蒋慧凡说:“我把事情给交接清楚了,之后我就在家里陪着你,不去工作了。”


        

“也还没有到你需要不去工作的程度……”


        

曲渡说:“你放心,也没有到那种公司会亏钱的地步,我以后还得让我女儿啃老呢。”


        

又嘀咕说:“不过,想着生女儿要被这么多人惦记,我还不如生儿子的好。”


        

生儿子那就霍霍人家小姑娘了,多安全。


        

蒋慧凡无奈,曲渡在这方面真是格外的斤斤计较,孩子那也不能一辈子绑着呐,不总得结婚生子嘛,似乎男人都舍不得让孩子嫁人。


        

从这天过后没多久,傅清也被允许来蒋慧凡这里的次数就少了。每次来,曲渡都在边上看着,生怕她说出点抢女儿的事情。


        

蒋慧凡隐隐约约觉得可能要完了。


        

曲渡估计跟苏严礼一个样了,估计就是那种盲目溺爱孩子的父亲,苏严礼只是贴心,曲渡可能会为了孩子去干架。


        

蒋慧凡光是想一想,曲渡为了孩子,去幼儿园跟小孩子对峙的场面,就有些忧心。


        

要是到了那一步,她还真不敢保证自己敢不敢去家长会,敢不敢认领这个老公。


        

是的,现在算是老公了。


        

前几天刚领了证。


        

谢柔说:“孩子出生得要准生证,你们不合法可能不行。”


        

这可把曲渡担心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煮了饭,然后哄着蒋慧凡去把证给领了。


        

蒋慧凡还有些恍惚,怎么这么简单就变成一个已婚人士了。


        

曲渡当时抱着结婚证,就像抱着无价之宝似的。


        

晚上睡觉,还放在床头,时不时看两眼。


        

蒋慧凡说:“不至于吧。”


        

曲渡也说:“不至于。”


        

结果那结婚证他上班都带着。


        

蒋慧凡没想到,自己跟曲贺阳闹掰了以后,反而是自己的进程更快,什么都不输他。


        

至于曲渡,蒋慧凡还有一个发现,他本来很色的一个人,变得极其正经极自律,从来没有想过一点不好的想法。每次对她都客气得像是兄弟。


        

蒋慧凡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反正曲渡一坚持,就是整整十个月。


        

哪怕中间几个月可以,他也一下没有越线。


        

蒋慧凡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魅力出了问题,不过每次看到他对别人更冷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指不定他变得对谁也没有兴趣,反正就算不惦记自己,他也不会惦记别人。


        

十个月后,蒋慧凡倒是没有生下个闺女,同样是个大胖小子。


        

生孩子那天,曲渡整个人相当的焦灼,反倒是蒋慧凡还好,自己一个人换了衣服,然后躺上了病床,她打算剖,曲渡也赞同他。


        

剖完她也不是很疼,整个过程都相当麻木,麻药的劲儿很大,她新过来时,孩子已经下来了。


        

蒋慧凡听到是儿子的时候,略微皱了下眉,毕竟她还是想给曲渡生一个女儿的,儿子多少有些让她失望了。


        

不过都是她生的,对孩子的爱一点都不少。


        

蒋慧凡的心思都在孩子上,她的宝宝在颜值方面,那是没的说,生下来就是白白嫩嫩的,几分像曲渡。


        

她这才刚刚想起曲渡呢,男人就红着眼睛走到了她身边。一直问她疼不疼。


        

蒋慧凡说:“还好。”


        

这会儿是真的还好,她没有很痛苦的感觉。当然,疼的还在后面哩,后面疼的简直把曲渡给吓坏了。


        

蒋慧凡摸着他的脸说:“不是闺女。”


        

曲渡说:“我也爱儿子,这像我,一看就是我的种,好看。”


        

蒋慧凡无奈的笑:“你这是变相在夸自己么?”


        

曲渡温柔的笑:“还好我长得好,不然你更加不会多看我一眼。”


        

病房外,来来往往的人。


        

而他们,也在这遍地痛苦的人世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