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严礼傅清也 > 第169章 番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番外篇一:带娃记


        

蒋慧凡家的娃娃,贼爱哭。


        

抱着也哭,不抱着也哭,爸爸抱哭,妈妈抱也哭。


        

这直接把蒋慧凡气哭了,她被吵到了,却没有办法跟一个孩子计较。自己也只能无力的跟着哭,带孩子真的是一件太累人的事情了,她在这一刻,无比感谢谢柔和蒋母,一个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一个把她养大。


        

曲渡才刚休息一会儿,就被孩子的哭声给吵醒了,他几乎是立刻翻身起来。然后就看见蒋慧凡有些无助的抱着孩子。


        

“老婆不哭。”曲渡赶紧过去哄了会儿人,然后把孩子给接过来,抱在怀里轻轻的抱着。


        

“我受不了了,养个孩子怎么这么麻烦啊?”蒋慧凡哭着说,“他总是哭,我每天都休息不了多久。”


        

女人在生完孩子以后,其实很容易抑郁。


        

曲渡最怕的还是蒋慧凡出事,连忙安慰她说:“我来带,你先休息。”


        

“可是你也没有怎么睡好。”蒋慧凡咬着嘴唇道。


        

他有多累,她也是清楚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哄。


        

“我刚刚睡过一会儿了,还好,你睡吧,乖。”曲渡亲了亲她的头顶。然后蹑手蹑脚的抱着孩子出去了,又替她拉上了门。


        

他带着孩子下了楼。


        

小娃娃依旧哭哭啼啼。


        

“宝宝乖,不哭不哭。”男人一边哄着,一边打了个哈欠。他其实困到眼睛都睁不开。


        

小娃娃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疼他什么的,倒是真的不哭了。


        

“还挺行,知道心疼你爸。”曲渡弯着眼角,自己的娃娃怎么看,怎么可爱。


        

叶媚也被他的声音吵醒,套上衣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了曲渡的黑眼圈,道:“你这天天这么带,身体吃不消啊。”


        

“还好。”


        

叶媚叹口气,这晚上带孩子,白天上班,确实不容易。


        

她从他怀里接过孩子,“小蒋睡了?”


        

曲渡说:“她状态不太好,孩子太闹了。”


        

“咱们家小哭包确实比一般小孩爱哭,哭着还停不下来,你俩带着确实累。”叶媚说,“知道女人有多不容易了吧?”


        

“嗯,小蒋和您都辛苦,我真的很感激你们。”曲渡看着孩子安静了,说,“妈,那我先去躺一会儿,您替我看着。我明天还有个会。”


        

“行。”


        

蒋慧凡在楼上听着,咬着唇。


        

其实她带孩子的时间并不多,她只是情绪不好跟失眠。曲渡比她要累得多。


        

从这天以后,她要是不舒服了,就自己忍着。尽量替曲渡分担一点痛苦。


        

久而久之,曲渡发现了她的意图。


        

他很心疼,但是没点名,只是在某天孩子睡着了以后,跟她咬耳朵说:“谢谢老婆,老婆真好。”


        

蒋慧凡垂着眼皮,沉默了片刻,才把头藏进了他的怀里。


        

她小声的说:“辛苦了老公。”


        

“你也辛苦了。”


        

“还有。”她有些不好意思,害臊的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说,“还有,我爱你。”


        

曲渡顿了顿,然后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嗯,我知道的。”


        

番外二:夫妻连心,其利断金


        

孩子一岁多了以后,蒋慧凡也开始正式工作了。


        

之前她的工作经验不算多,突然开始工作,其实有几分不习惯。


        

她是有当富太太的资本,可整天咸鱼也很无聊。还不如跟曲渡出出差,旅旅游。


        

也正是因为到了公司,蒋慧凡对曲渡才有了更深的了解。才知道他在员工面冷脸起来这么吓人,真正做到了不威自怒。


        

很少有不怕的。


        

蒋慧凡相反,她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和颜悦色的人。有些时候来实习生,跟她都还挺亲近。这不,新来的小吴就忍不住问她说:“蒋经理,曲老板在家里很说一不二吧?”


        

“没有。”蒋慧凡摸了摸鼻子。


        

这还真没有。


        

小吴说:“可是他在公司好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我都怕你脾气这么好,在家里会被欺负。”


        

蒋慧凡笑着没做声。


        

“还有,曲老板长得这么好看,最近又天天出差,难道你都一点也不担心吗?”小吴又问道。


        

有钱的男人,可是都容易变坏啊。何况还是长得这么好看的,更加容易坏。


        

蒋慧凡说:“我对他很放心。”


        

下午的时候,家里孩子闹,蒋慧凡就率先回去了。并且往后一连几天,都没有再过来。


        

小吴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蒋慧凡那天回家以后,就直接出差去了,所以这几天都不在。


        

自己的师傅不在,小吴瑟瑟发抖。


        

本来有蒋慧凡在,自己跟曲渡见面的机会不多,还没有那么可怕,现在见面机会多了,她总是担心自己被批评被骂。


        

每次进办公室,都小心翼翼。


        

这天曲渡把她叫到办公室吩咐她顶替蒋慧凡去跟整理合作方的资料时,他的电话正好响了。


        

小吴对自己老板还算有些了解,一般在工作时候很少会去接不相干的电话。但是今天很反常的,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以后,很快就接了起来。


        

“老婆。”


        

小吴顿了顿,感觉到他的声音里,很明显的带了缕欢快的气息。


        

“都还好,宝宝也还好,就是你那边出差哪天能回来?”曲渡说,“挺想你的。”


        

“别啊,你别在那边玩了,我等你等得好苦,下回我跟你一起去旅游,你快点回来呗。”


        

小吴有些惊讶,原来这么不好相处的曲老板,在跟老婆说话时,居然是这种语气,言语之间还带着撒娇。


        

“嗯,那先这样,挂了。”


        

曲渡说完话,又恢复了跟以往一样的表情,话很少,眼神很锐利。


        

他说:“我老婆挺喜欢你的,加油。”


        

小吴心里一跳,她突然觉得,自己转正似乎有望了。


        

……


        

蒋慧凡回来,是在几天以后。


        

回来的那天,还把宝宝也一起带来了。


        

小吴看见老板在蒋慧凡进来的时候就走过去抱住了她,然后亲了她一下,最后把孩子从她怀里接了过来:“爸爸抱。”


        

小吴无意间听说过,老板的孩子不姓曲,也不姓蒋,是随了外婆姓,姓谢。大名叫谢竞言。


        

据说,老板的长辈,纠葛颇多,曲不是本姓,叶也不是本姓,为了避免纠纷,姓了谢。


        

小吴觉得,这其实还有一点,是老板对蒋慧凡的偏爱和礼让。


        

谢竞言小朋友刚刚学会说话,一口一个“粑粑”的叫着。


        

“乖儿子,今天想爸爸没有?”


        

“麻麻想粑粑了。”


        

曲渡看了眼蒋慧凡,说:“爸爸也想妈妈了。”


        

这腻腻歪歪的一幕,让小吴相信了蒋慧凡的话,老板在家庭里面,很好相处。


        

不仅如此,很快她就想到了双标的一幕。


        

谢竞言小朋友,那可真是一个实打实的闹腾鬼。一来公司,重要文件就不知道撕了多少份。


        

后来孩子妈火了,蹲下来教育批评。


        

孩子爸在一旁,眼里的心疼藏也藏不住,后来连忙阻止了蒋慧凡,说:“够了够了,就几份文件,等会儿重新打印不就行了?孩子还小,他不清楚这个的重要性。”


        

“孩子就是得从小教育的,不然怎么明辨是非?”蒋慧凡跟他持有不同的态度。


        

谢竞言小朋友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曲渡:“粑粑。”


        

“叫爸爸没用。”蒋慧凡声音很冷。


        

“粑粑。”更加委屈了。


        

曲渡那个心疼,连忙说:“老婆,真的不重要,就几张废纸,别怪儿子了。你要骂就骂我吧,是我没有把文件放好,都是我的错。”


        

小吴绝倒。


        

这换作别人,老板你可是会大发雷霆的,结果自己崽就说得云淡风轻的。双标要不要这么明显?


        

不过,小吴也明白了一点。


        

一个爱老婆的男人,才能守好家庭。家庭好了,事业自然而然越发风风火火。


        

所谓,夫妻连心,其利断金吧。


        

……


        

番外三:与傅清也夫妇那些事儿。


        

蒋慧凡跟傅清也,那是铁打的闺蜜,不论外界怎么样,两个人的关系都是绝对不会变的。


        

只不过,两个男人就不一样了,简直势同水火。


        

曲渡看苏严礼不顺眼,苏严礼同样看曲渡不顺眼。可因为双方老婆总是见面,他俩见面的次数还不少。


        

两个人几乎零交流。


        

傅清也跟苏严礼,两个人现在有一男一女,儿子是之前领养的,是个孤儿,身体不好,傅清也很心疼,就跟苏严礼说要带回来养,得到了男人的支持。并且,苏严礼也是拿孩子当亲生的对待。


        

两家的孩子们,也是经常凑在一起玩。


        

现在大伙还不知道,傅清也家的养子,因为妹妹,看谢竞言有多不顺眼哩。


        

当然,这都是后话。


        

反正此刻,曲渡跟苏严礼是谁也看不上谁,也看不上彼此的老婆,但是却又不得不凑在一起喝茶。


        

傅清也还在高兴的拉着蒋慧凡说:“小蒋,过两天我男神要来咱们这个城市看演唱会了,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苏严礼皱眉道:“男神?”


        

傅清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一个最近火起来的男歌手,长得巨帅。”


        

苏严礼道:“娱乐圈的,都不怎么样。”


        

蒋慧凡淡淡的说:“我觉得他比你好看。”


        

苏严礼:“……”


        

曲渡在旁边放肆的嘲笑。


        

意思是:你看,你老婆可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我老婆可从来不会觉得其他男人帅的,我老婆眼里只有我。


        

曲渡那个自豪啊。


        

但下一刻,他笑不出来了。


        

蒋慧凡在看完照片后沉思了几秒,认同了傅清也的话:“真的好帅,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


        

曲渡:“……”


        

苏严礼也忍不住在旁边冷笑了两声。


        

得意什么,还不是半斤八两么。


        

曲渡眯了眯眼睛,跟苏严礼对视了一眼,双方都读懂了彼此眼里的意思:今天晚上就去把那个男艺人给封杀了。


        

至于两个女人,还在愉快的讨论着新晋男神的事情。谁又能想到,自己男人此刻心里已经醋翻了天,打算给她们的男人小鞋穿呢。


        

再等到观察到孩子,两位醋翻天的男人心里又是浪潮翻涌。


        

曲渡跟苏严礼出乎意料的非常默契。


        

想的是:对方那小兔崽子肯定想吃我家这天鹅肉。


        

当天晚上,双方告别,傅清也蒋慧凡依依不舍,两个大男人在身后,火药味十足。


        

曲渡在回去以后,就开始跟蒋慧凡抱怨,说苏严礼这个人怎么样怎么不行。


        

蒋慧凡说:“我觉得他还不错啊,对清也很好。”


        

曲渡说:“如果我叫你别跟傅清也当朋友了……”


        

蒋慧凡打断他说:“我会把你从窗户这丢出去。”


        

曲渡:“……”


        

“曲渡,清也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只希望你,不要对她太苛刻,最好你能跟苏严礼好好相处。”


        

不知道傅清也那边是不是也这么跟苏严礼说的,两个男人见面时态度缓和了许多,偶尔还能搭上几句话。


        

曲渡趁两个女人不注意时跟苏严礼道:“没办法撼动闺蜜这号人物吧?”


        

言辞当中有几分自嘲。


        

“嗯。”苏严礼同样头疼。


        

曲渡耸耸肩:“这么看来,我们除了彼此看对方顺眼一点,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是啊。”苏严礼挑了挑眉,“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男人的妥协,背后更多的是利益集团之间的靠拢。


        

苏严礼选择了曲渡,跟曲贺阳之间的关系,自然会越走越远。


        

至于曲贺阳,跟安琪结婚了之后,并没有太多消息传出来。


        

谁也不知道,安琪曾经见过蒋慧凡。


        

那是在蒋慧凡生了孩子以后,安琪整个人的状态并不好。看上去整个人已经有些颓势,明明她正值青春年华。


        

安琪说:“其实,我跟曲贺阳只睡过一次,那一天,他知道曲渡是姜城,而你眼里全心全意只有曲渡。他心情不好,喝了很多很多。然后,我假扮成了你。”


        

事后,曲贺阳的脸色很难看,只警告她,在外面不许胡说。


        

安琪笑着说:“好。”


        

曲贺阳在床上坐了很久很久,然后小声的说:“怎么办,我感觉我和小蒋是不是真的要完了?”


        

那无措的样子,叫安琪说不出来话。明明曲贺阳……不应该这样的。


        

曲贺阳说:“那个时候,我真该直接先跟小蒋结婚的,而不是你说身体原因,我就念旧情,让你去我们的婚房。我们明明都已经到那一步了。”


        

安琪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只是惋惜,这个最爱自己的男人,终于也被自己给弄丢了。


        

她回过神,跟蒋慧凡说:“其实孩子不是曲贺阳的。”


        

“那又怎么样?”


        

安琪说:“但他还是愿意养着。他说算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跟其他人有孩子的,倒不如把这个孩子拿去给他母亲交代了。他也不甘心,想着再去找你,可是看到你跟曲渡那么幸福,他到底还是放手了。”


        

蒋慧凡说:“替我跟他说一声谢谢,我现在很圆满很幸福。”


        

她说完话,就起身走了。


        

安琪坐着看了看天空,最后叹了一口气。


        

其实曲贺阳偷偷看过蒋慧凡几次,每次她身边都陪着曲渡,两个人偶尔彼此在一起,偶尔带着孩子一起,不变的是,蒋慧凡脸上的笑容从来没有消失过。


        

曲贺阳看了几次之后,就再也不去看了。


        

只是有一天,他看着窗外,突然之间开口说:“爱是成全,对吗?”


        

安琪说是的。


        

她何尝不是放过了曲渡。


        

只不过,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又该去哪里找呢?


        

人生本就是,一道无解题,其中恩怨如何,又有几个人,能说得清呐。


        

……


        

番外四:谢柔的秘密。


        

我一个人生活,活到了六十五岁,那一年,我女儿很幸福,外孙也到了结婚的年纪。


        

孩子结婚的那天,我很高兴,还主动喝了几口小酒。


        

女儿在旁边陪着我,突然叹口气,说:“妈,其实你都知道的吧?”


        

我笑笑:“你指什么?”


        

“爸的事情,你一直知道的吧?”


        

我说:“何以见得?”


        

“将近二十年时间,你从来没有提起过他。他一直不出现,寻常人怎么不好奇呢?不可能从来不问。”


        

我说:“你爸爸,不太聪明,说他生活美满,没对我动过心的时候,还拿了旁边的纸巾擦眼泪。我眼睛不好使,可是耳朵很好,还听不出来抽纸的声音么?你爸爸笨,好笨。”


        

我说:“要是回到当初,你爸爸这么憨,我一开始还不见得会喜欢他呢。”


        

女儿笑着说:“是的,好笨,还非要瞒着你。我就觉得不太靠谱,谎言总会有被戳破的一天是不是?要是不笨,也不至于不敢去找你。”


        

我其实觉得惋惜啊,时常夜里心痛非常。怎么就没有早一点明白,当初他愿意娶我,已然是把我当做自己人。当初不愿意我生孩子,是担心我的身体?


        

说起来,也是我一直猜忌他,觉得他喜欢他同学。牵牵小手的喜欢,又怎么可能比得上我跟他日日夫妻的喜欢?


        

蒋国攀喜欢我,到底是受了很多苦的。


        

要是有下辈子,可不能让他遇到我。他那张不懂表达的嘴,还是得让善解人意好脾气的女人陪着他。慢慢开导他,让他敢把爱说出口来。


        

至于我,当一条小狗小猫,能看见他幸福就差不多了。


        

唉,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