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 87 这份活,你敢接吗?(三千首订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波豪乖巧的收住嘴,侧身离开,低头讲道:“宾哥,有什么事叫我。”


        

大波豪眼神犀利的刮过柳先生,暗藏凶光,表情冷峻:“兄弟们都在外面,别惊!等你一句话,兄弟们死也撑你。”


        

“啪,啪。”张国宾抬手拍拍大波豪肩膀,目光中闪过一丝感动,缓缓吐出一口气,内心底气足了不少。


        

“安心,带兄弟们饮杯茶先。”他目光再转过望向状师昌:“阿昌,醒目点。”


        

“我知的,宾哥。”状师昌戴着眼镜,轻轻点头。


        

张国宾转身跟姓柳的讲道:“柳办,我兄弟都已经离开,点样,有什么话要讲?”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干黑社会。”柳办却坐在椅上扬起眉头,毫不客气的讲道。


        

嗒!


        

他低头将一支烟塞进嘴里,掏出打火机,顺手点上,深戏一口烟雾。


        

张国宾站着,神情不善,也不客气:“黑社会!什么叫黑社会?”


        

“蹲在赤柱里的叫黑社会,坐在这里的,叫!”张国宾回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出声道:“叫张先生!”


        

他伸手在怀里掏出一盒雪茄。


        

这盒古巴进口雪茄,一支两万港币,本来是用来敬大佬,打关系的,现在他却独自一叼在嘴里,翘起二郎腿掏出打火机一甩,叮的一声,唰啦,搓出火苗,蓝黄色火苗跳动,闪烁在视线前。


        

静静灼烧着茄头。


        

本来张国宾在见到柳先生前,一直把双南院线看得很重,毫无疑问,双南院线是梦工厂的一条生路。


        

是张国宾渴求的一棵大树。


        

可现在柳办一开场的压迫态度,立即令人感受到不对!


        

你想要的,别人不一定要答应!


        

你要的别人不一样给!


        

有些人甚至打心底看不起你,又谈什么合作,谈什么忠心,一天是古惑仔,在别人眼里,你一辈子都是古惑仔!


        

张过宾现在的态度很绝对,谈的拢就谈,谈不拢,TMD,给资本主义吸血,那就吸喽。


        

反正不管怎么吸,总归有点钞票入袋,做得了大富豪OK,做不了大富豪,泡个明星,买栋楼,带着一群小弟照样风风光光,咱一辈子何必每一步都做对,人生真的不能犯错?


        

老子绝不跪着挣钱!


        

老子要站着,还把钱挣了!


        

张国宾啪嗒合上银色火机,叮当一声,随手丢在桌面,翘起二郎腿,捏着雪茄,长长吐气,一言不发却胜过千言万语。


        

柳彦文望着他的作态,一口气吸掉一截香烟,屈指弹去烟灰,吞云吐雾间都充满蔑视:“身上沾了屎,还怪别人嫌你臭,呵呵。”


        

“真以为拍几部卖座电影,摇身一变,我得就叫你一声张先生?”


        

“不好意思啊,阿宾,在我眼里古惑仔永远都是古惑仔,一辈子都洗不掉,资本主义地区就氏这样哈,以金钱至上。”


        

柳文彦扭头朝袁袁仰桉笑说。


        

袁仰桉奉上杯茶:“柳办,张先生是爱国的,张先生的电影,说不定也是爱国的。”


        

这个说不定真有讲究。


        

张国宾靠着沙发,夹着雪茄,审视的望向柳文彦。柳文彦目光流露出思索的神色,眼下香江局势不太明朗,原则上,能争取一分力量,便是一分力量,既然袁先生讲张国宾爱国,想必张国宾有所表态过,而且能把影片送到长城公司本身便是一种表态。


        

柳文彦喝着茶,目光转向袁老。


        

袁老微微点头。


        

袁老再朝张国宾,笑道:“张先生,冒昧了。”


        

“柳办向来是直来直往的性子,有什么话直接说,请别介意,而且真诚的讲,以您的身份而论,无论是电影想要在双南院线上映,还是将来要在内地坐生意,一切事情都要柳办来批准。”


        

“柳办,柳文彦。”


        

这段话尾介绍了一下柳办的名字,整段话在介绍柳办的身份,可张国宾只听懂一个信息:“柳办是话事人,你现在求人,骂你,你也得忍着。”


        

张国宾心底憋着口气,但却知道袁老讲的没错,首先,身上有黑锅,还不允许人骂人了?


        

其次,这个机会可比几句骂声重要。


        

最次,骂都骂了,不如捞点好处。


        

张国宾内心非常挣扎,低头,还是走人?


        

“张先生,你电影向上要在双南院线上映,问题不大,可你必须为国家献出一份力,国家才会对你有所改观。”柳文彦斟酌着道:“改过自新,需要的不仅是态度,更需要行动。”


        

柳文彦其实一出场的下马威,


        

便是为打压社团气焰,


        

免得一个古惑仔不知天高地厚,


        

拿社团红棍的身份,讨价还价,装模作样。


        

可根据袁仰桉的话讲,对方好像提前表态,下马威下的有点凶了。


        

当然,柳文彦心底绝对不会认为有所做错,相反,坚定的认为他没骂错,如果张国宾觉得的他骂错了,那一定就是张国斌态度不够坚定,下马威下的更没错!


        

好在,张过宾沉住气了。


        

虽然姿态变得有点强硬,但是总体方向没变。


        

柳文彦也不会再骂人。


        

他能够抽出时间来到长城公司,提前便是了解过张过宾资料,甚至比张国宾猜想的更早,在梦工厂与长城电影接触的第一刻,张国宾一生资料便已摆在柳文彦桌面。


        

柳文彦能够来见张国宾,无疑代表认同张国宾有合作价值,既然有价值,便可合作,便有得谈。


        

这时张国宾也敏锐捕捉到柳文彦的态度变化,当即呼出口气,俯下身,放低些姿态,夹着雪茄讲道:“多谢柳先生愿意给一个机会,我眼下正积极带领堂口兄弟们做正行……”


        

“球鞋,服装的零售行业,我都有加入,堂口夜总会里也不再做非法生意。”


        

“如果柳先生答应双南院线上映梦工厂的电影,再开放些内地正行生意,我答应,五年,五年内带着兄弟们全面转型。”


        

“转什么型!”


        

“你这样的爱国方式有问题!”柳文彦却一挥手,打断道:“中国不缺会做生意的人,你这不叫爱国。”


        

“叫占便宜。”


        

张国宾语气一停,真的有点疑惑,斟酌着询问道:“那请问柳办有什么指教?”


        

“现在香江电影圈乱得很,两个月内,有三起强行请明星拍电影的事发生,一起拿刀,一起绑票,还有一起拿着剧本包枪去。”


        

“这群古惑仔无法无天!不知跟谁学的!甚至有逼小女孩去拍三级片,不拍就先对人用强,在帮她拍!如今外面的人都穿香江局势不稳跟中英谈判有很大关系,我方态度不仅对香江无益,还会加剧香江混乱。”


        

“这种谣言很伤害人民群众感情,你要谈爱国?先把香江影坛平了再谈!”柳文彦叼着烟,斜斜望着他道:“我希望半年,不,三个月内,香江影坛不要再有乱七八糟的事,你要是搞不定,也别谈什么爱国了!”


        

“呼……”柳文彦突出口烟:“爱国,也论实力的。”


        

“这个活,你敢接吗?”


        

“义海红棍,张国宾!”


        

张国宾却不是想象中的欣然接受,而是气的摘下雪茄,一拍沙发扶手,起身骂道道:“丢雷老母的柳文彦!”


        

“我只是想安安心心的做正行生意而已,为什么又要耍?让我做正行商人不行吗!”


        

“我一定按时给交税,按时捐款!”


        

“你先做好份内的事,再谈能不能做正行生意。”柳文彦却直言不讳地道:“一个人想要擦干净屁股上的屎,起码得学会先当手纸!”


        

张国宾现在就是被人当成手纸。


        

这比先前被人骂屁股不干净被令人窝火,起码不干净是以前的事,现在阿宾哥一心想要做正行,绝不想沾染不干净的事情。


        

可如果现在想安安心心做正行,抬头挺胸做个人,那就必须往混水里淌。


        

现在新记,和记,号码帮在影坛捞钱的可不少,毁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会遇到怎样的报复可想而知。


        

他扛着住吗?


        

张国宾沉默了。


        

“我不想做尿壶!”


        

“你不把自己当尿壶,就没人把你当尿壶!”柳文彦做在椅子上,往前一些,掐灭香烟,抬头审视道:“我只是要你发挥点点余热,未来还有十几年,路怎么走,最后混成怎么样,全都是看你自己怎么做。”


        

“现在?你自己求我给你机会,你不懂怎么做,我就教你做。”柳文彦凝视着他:“做点好事,没问题吧?”


        

“阿宾哥!”


        

张国宾深吸口气:“电影马上安排上画,事情办成,我想进内地做点生意。”


        

“好,电影可以立即安排上画,你到内地做生意的……”柳文彦笑道:“只要是合法生意,我们欢迎港商进内地投资,可以先在深城特区试试看,那里是一块试验田,如果你有需要,届时我帮你介绍关系。”


        

“前提是对经济发展有利的正行投资,至于有什么优惠政策……我现在不是很懂。”柳文彦神秘的笑笑:“到时候我再认真帮你翻一下文件,给你一个答复。”


        

张国宾跟柳文彦现在就算谈妥了。


        

他脸色灰暗,一身黑色西装,不想再在办公室久留,起身朝柳文彦伸出手道:“柳办,合作愉快。”


        

“感谢您的教诲。”


        

“应该的,我们欢迎每一个爱国商人。”柳文彦握着手,灰色中山装,正式着庄严。


        

“袁老,多谢。”张国宾苦笑又跟袁仰桉握手:“以后,多拜托您了。”


        

“随时欢迎梦工厂的任何一部电影在双南院线上画。”袁仰桉握着着他的手,很玄妙的说了一句:“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