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42章:是不是对什么东西过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兰舟手机上查看着文件,听到她的话,嘴角扯了下,“价值百万的青花瓷,在赵小姐口中原来就是个瓶子。”


        

单是这话说出来,没来由的就掉价。


        

赵芙荷抿了抿唇,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学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太喜欢这件瓷器了。”


        

对于一件放在面前,都看不出点什么门道价值的东西,说喜欢,能有什么可信度。


        

不过,出言嘲讽那一句,对于家教森严的叶兰舟而言,已经是打破常规的事情,其他的也不会开口说些什么。


        

只是他左看右看,眼前这个女人跟温知夏比起来,就像是瓦罐和瓷器,没有什么美感可言。


        

当然,这美感倒不是单指外表,更多的是给人的一种感觉,无端的廉价。


        

不少人都把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了顾平生的身上,想要看看顾总还加不加价。


        

而顾平生的视线落在温知夏的背影上,磨搓着无名指上的婚戒,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主持人见状,“……六百万三次,成交!”


        

锤子落定,协议达成。


        

这价钱比温知夏所估的多了整整两百万。


        

拍卖达成后,都是直接现场签单,为的就是防止在竞拍过程中有人肆意喊价,最后却赖账逃单,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温知夏瞥了眼工作人员拿来的单子,却没有打算签的意思。


        

一旁的花小姐倒是勤快,想都没有多想的就准备做这个冤大头,拿起笔就要写上自己的大名。


        

温知夏握住她的手腕,在花千娇不解的目光中,清冷的嗓音开口:“拿去给顾总签,他钱多得是。”


        

现场等待签单的时候,本就是安静,而且半数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她这话一出,惊掉了不少人的眼球。


        

哄抬至高价,这是根本就没有打算自己花钱?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拿着单子的两名工作人员,谁都没有想到剧情会是这般走向,“这……”


        

叶兰舟玩味的弯起唇角,“今天倒是没有白来。”这戏码倒是有趣。


        

赵芙荷捏紧了手掌,一边觉得温知夏自恃过高,在跟顾平生竞拍的情况下,竟然张口让他签单;可一边心里却一点把握都没有顾平生会不会签下这个单。


        

“我来。”张之彦站起身,伸出手的同时说道。


        

只要有人签单,至于这个人是谁,工作人员并不在意,但就在他准备将单子递过去的时候,一修长的手臂伸过来,直接将单子拿走,“唰唰”签上名。


        

这人便是刚才还在座位上的顾平生。


        

不少人都看到,在张之彦尚未起身之前,他便已经从座位上离开。


        

“顾太太的单,多少我自然都要签。”他说。


        

彼时,在场的人才恍然间明白,原来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的女人是温知夏。


        

只是,夫妻两人哄抬拍品价格,高价竞拍的操作,是为了哪般?


        

很快,便已经有了结果。


        

“花小姐,兰舟也来了,你去找他聊聊?”顾平生将目光落在花千娇的身上。


        

花千娇下意识的想要起身,但是想了想,又坐下去了,“不行,你惹温姐姐生气了。”


        

她要留下来保护温姐姐,不能让人欺负她。


        

叶兰舟长臂伸出来,把人给抱走:“小孩儿不要管人家的家室。”


        

一场调换座位,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


        

顾平生坐在花千娇的位置,两人靠的那么近,温知夏照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中间休息,顾平生按住她要离开的手:“我以为,你让我签单,就是给了我道歉的机会。”


        

温知夏掀起眉眼,眼神丝丝凉凉:“顾总平白抬高了我要竞拍的价格,难不成,还要我买单?”


        

大掌磨搓她的手骨,“自然是我买。”


        

温知夏抽回自己的手,瞥了他一眼,继续看手中的拍品介绍。


        

赵芙荷看着前排的两人,现在的画面与往昔的画面在一瞬间重叠。


        

那时是新生军训,男女生上午在一起进行训练,到了下午就分开训练,教官听闻是历届以来最凶狠的一届。


        

赵芙荷作为高二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校园,这是他们学校每天这个时候都会组织做的事情,参观四方城最好的大学,用以鼓励学生奋发向上,积极进取。


        

只是当天的天气实在不好,参观到一半就下起了大雨,军训在雨中持续了小半个小时后忽然有一个女生倒在地上。


        

赵芙荷跟同学和老师在楼下躲雨,正好可以看到操场中间发生的事情。


        

老师惊呼一声,在比老师的惊呼声更快有所动作的是队伍里的一个男生。


        

下了那么大的雨,他奔跑的速度却那么快,溅起地上的水花。


        

因为距离较远,雨声太大,赵芙荷并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看到那个男生因为想要抱起倒地的女生跟教官发生了冲突,三言两语不合,竟然直接动起手来。


        

这样的画面闻所未闻,要知道在军训的过程中,教官是堪比老师的存在,拥有绝对的威严,碰上一个铁面无私的冷面教官,初出茅庐兼之人生地不熟的新生,通常情况下是连吭一声都不敢。


        

穿着迷彩服的新生们一个个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连其他的教官都神情诧异起来,刺头遇到过不少,敢这么直接跟他们动手的还从来没有过。


        

尤其……竟然伸手还不错,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落到下风。


        

“顾平生,不要打了。”倒在地上的女生面色苍白的从被同学扶着,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一幕。


        

前一秒还怒火值充满的顾平生,看了她一眼后,把拳头收回来。


        

一言不发的抱着面色苍白的女生往校医院去,根本无所顾忌。


        

“好帅,这个男生也太酷了吧。”


        

青春懵懂的年纪,不要说是来参观的高中女生,就连男生以及此刻参加军训的大一新生,心中都有同样的感慨。


        

顾平生要去校医院最快的路径就是从他们站立的走廊下穿过,抄后面的小路。


        

所以走廊下避雨的赵芙荷看清楚了顾平生狭长且深邃的眉眼,跟教官对打的凶狠模样不在,他低垂着眉眼,看着怀中面色苍白的女孩儿,专注的,宛如是在守护着什么易碎的瓷娃娃。


        

军训过程中不服从管理,并且公然跟教官动手这件事情在校方眼中影响有多么恶劣可想而知。


        

具体是怎么处理的,赵芙荷无从得知,只是在一个小时后大雨尚未停息,来接她们返校的大巴出现,她看到空荡荡的操场上,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是绕着操场不断奔跑的男生,和撑着伞的教官。


        

男生显然就是刚才敢跟教官动手的那一个,而他怀中的女生应该是已经被送去校医院。


        

八卦或许真的是人类的本能,第二天一早,班级里就传来了八卦,原来是有同学的哥哥正好也在这一届的新生里,所以该同学拿到了第一手的八卦资料。


        

“看到了么,帅吧,这个就是昨天敢跟教官动手的男生,叫做——顾平生。听说以前在二中就是校霸,无所顾忌的那种,他抱起来的那个女生,好像是叫做温……对了,温知夏。听说这个顾平生在高中的时候就在追这个女生,昨天这个女生身体不舒服,撑不住晕倒了,因为当天就有女生装病被教官识破,所以在她第一次说不舒服的时候没有放在心上,结果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处理的?昨天那个男生好像在被罚跑圈。”


        

“罚跑圈都是轻的了,听说是直接从大雨跑到了雨停,教官说只要他能做到,这件事情就不会上报。昨天的雨多大啊,从我们走了之后,还下了一个多小时吧。”


        

“……”


        

座位上的赵芙荷听着,脑海中不断的闪回走廊下的那一面。


        

他专注的目光,就那么烙印在脑海中,跟如今的一般无二。


        

有温知夏的地方,顾平生的眼中什么时候能有她的存在。


        

回忆终结,赵芙荷看着前排的两人,他是顾平生,是顾总,是商界新贵,可温知夏却全程冷脸,她不就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彰显她的独特和与众不同。


        

“兰舟哥哥,你干什么把我抱过来,那个顾总要是欺负温姐姐怎么办?你是不是跟他一伙儿的?”花小姑娘鼓着腮帮子,不满的看着叶兰舟,眼神控诉。


        

叶兰舟捏捏她软软的面颊:“我跟你一伙儿的。”


        

花千娇:“那你还!”


        

叶兰舟轻笑:“小孩儿,人家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这件事情你让他们自己处理。”


        

花千娇低着头眼睛斜撇到一旁的赵芙荷,小声的趴在他的耳边嘟囔,“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她为什么那么凶的看着温姐姐和顾总?”


        

叶兰舟没说话,把话题引到她的身上:“待会儿结束之后,带你去游乐场?”


        

“我不是小孩子了。”她早就成年了。


        

叶兰舟配合的说道:“是,我们小孩儿长大了。那想要玩什么项目?”


        

花千娇:“……旋转木马!”


        

叶兰舟唇角扯起,摸着她的头发,笑道:“好。”


        

拍卖会结束,温知夏如愿的拿到了两件拍品,都由顾平生签单。


        

花千娇被叶兰舟带走,赵芙荷自动自的走到顾平生的跟前,“学长。”


        

顾平生原本已经忘记她的存在,在她出声后,眉头一锁,想要让叶兰舟送她回去的心思,也因为叶兰舟的离开而就此打住。


        

在他迟疑,想要直接找人把她送回去的时候,温知夏却已经转身离开。


        

“跟我回家,夏夏。”他伸出手臂挡在她的面前。


        

“顾总有时间,还是先安排你的学妹。”


        

原本是来跟她缓解关系,最后却是竹篮打水,这晚,温知夏照旧去了酒店。


        

高价拍回来的文物,长时间放在酒店显然不太合适,温知夏提前送去给王教授。


        

“来就来了,怎么还不一起来,小顾这几年不见,越来越英俊了。”


        

在温知夏跟拿着放大镜研究青花瓷细节的时候,外面师母的声音传过来。


        

老教授看了温知夏一眼,“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许是对顾平生给老教授留下的印象着实不太好,还太深刻,每每都要怀疑自己昔日的爱徒被欺负。


        

温知夏以往都会替他说上两句话,但今天,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老教授这两年的火气越发大了些,在顾平生进来后,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教授。”顾平生微笑颔首。


        

“我担不起你这句,你来干什么?”老教授满脸写着不高兴。


        

师母进来,放下果盘,“你这是干什么,小顾好不容易来一趟。来,小顾小夏吃水果,不够我再去切。”


        

老教授面对顾平生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他拱了自家的白菜,那是怎么都不顺眼。


        

餐桌上跟自己的爱徒聊得亲切,直接把顾平生摆在了一边晾着,但是偏生顾总见识广博,每每都能插上两句。


        

只是这一会儿,却是有一会儿没说话了。


        

师母站起来给几人盛汤,余光瞥见顾平生后,瞪大了眼睛:“小顾,你这脖子上和脸上是怎么回事?手上也有。”


        

她的声音,将温知夏和老教授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顾平生的身上。


        

只见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起了红色的小疹子,因为感到不舒服,手臂上有块皮肤已经被他抓破。


        

温知夏匆忙站起身,掀开他的衣领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还好好的,这……像是过敏。这都是家常菜,小顾你是不是对什么东西过敏?”师母问道。


        

过敏?


        

温知夏猛然朝着桌子上的菜看去,看到一小片芹菜炒肉。


        

顾平生对芹菜过敏。


        

“别抓,你想破相是不是?!”温知夏握住他的想要抓脸的动作,有些生气,“你多大了,自己对什么过敏不清楚?!那芹菜那么多,你也敢吃!”


        

“先别说这么多了,过敏可大可小,小顾这情况有点严重,还是先送去医院看看。”师母连忙说道。


        

温知夏点头,握住他的手往外走,“我送他去就行了,不要耽误你们吃饭。”


        

师母:“有什么事情给我们打电话,没事也报个平安。”


        

温知夏说好。


        

在两人匆匆离开后,教授看着桌上的芹菜,“我不记得,昨天买了这些菜。”


        

“是小顾带来的,这孩子也是,自己对芹菜过敏也不知道避讳一点,买东西的时候这么不注意,也不知道严不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