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56章:我想要试一试你的婚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芙荷听着手机那端的动静,死死的握紧了手机,眼睛直勾勾的盯看着,伸手想要吧手机摔了,但是又抑制住了自己的脾气。


        

当温知夏睡过去,顾平生顺手拿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跌落在床边地毯上的手机,看到上面的通话记录后,眸光顿了一下。


        

走至外面的客厅,倒了杯水,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赵芙荷楚楚可怜的把自己白天的行为解释为失去孩子后太过悲痛,“……这是我第一次怀孕,我只是太难过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学姐面前说什么,学长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主动的示弱,加上悲伤哀婉的语调,哽咽着悼念着两个人的孩子。


        

顾平生仰头喝了半杯水,骨节分明的手指转动着玻璃杯,“脸还疼吗?”


        

赵芙荷捂着自己的脸,“是我自己不好,我不该惹学长不高兴。”


        

顾平生没再说话。


        

赵芙荷小心翼翼的问道:“学长……原谅我了吗?”


        

资本家向来都是绝对的理性人,年纪轻轻就能走到这个位置上的顾平生自然更不例外,“养好身体,成雅居还空着。”


        

言外之意,便是平息了这次的事情。


        

只是,言语之间,赵芙荷还是能感觉到,顾平生对她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李月亭说的对,她白天的所为触犯了顾平生的禁忌,能原谅她,而不是跟以前的女人一样直接被送走,就足够说明她在顾平生的心中是有一席之地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赵芙荷也更加的确信,自己终有一天可以彻底的取代温知夏的位置。


        

次日,天气微凉,温知夏只是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就感觉到了些许的凉意。


        

顾平生将一件小披风盖在她的肩上,从后面揽住她,“早上好。”


        

“你昨天……根本没有喝醉。”她没有回头,秋后算账。


        

顾平生削薄的唇角掀起:“是。”


        

温知夏偏过头,看着他唇角的笑意,心里有些烦,从他的怀里离开:“幼稚。”


        

“既如此,你跟一个幼稚的人,较真干什么,嗯?”他问。


        

温知夏推开他凑过来的俊脸,清冷的眉眼正色道:“不是发生了任何事情,都可以用上床解决。”


        

每每两人之间发生摩擦,他的解决措施,永远都是服软后的上床。


        

有些事情,闹些小摩擦小矛盾,都可以当成是夫妻间的情趣,毕竟没有哪一对儿的夫妻在相处的过程中会没有摩擦,但总有些事情,不是轻描淡写的就可以略过去。


        

顾平生握着她肩膀的手缓缓的收紧,“宁愿相信个外人,也不肯信我?”


        

温知夏闭了闭眼睛,她说:“我只是怕,自己输的太惨。”


        

什么都给了,倘若最后真的是满盘皆输,往后漫漫余生,该有多难过。


        

顾平生侧眸看着她的目光,幽深一片,连底色都看不真切。


        

在顾平生上班之后,花千娇给温知夏打电话,忐忑的询问赵芙荷的情况,在花小姐的人生轨迹中,除了意外受伤造成智力退化失去了笼罩在身上的光环外,一切都是顺风顺水,这也是她心思单纯的原因。


        

在她的潜意识里,赵芙荷的流产跟她有着不小的关系,所以她的心中怀着不安和愧疚。


        

温知夏拿着手机,安慰了她两句,之后再次去医院见了赵芙荷。


        

赵芙荷在医院里看到她,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了昨天的激动情绪,反而主动的喊了一声“学姐”。


        

“孩子的事情,平生已经跟我说了。”温知夏开口道。


        

赵芙荷看着她数秒的时间,微微笑:“学长跟学姐说了什么?”


        

温知夏对上她的眼睛:“孩子是他的。”


        

倘若不是顾平生前脚还在警告她不要乱说话,这一刻,赵芙荷简直都要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学姐说的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


        

她说,连自己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顾平生。


        

“孩子的父亲,没有来看你?”温知夏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气定神闲的给她削了一个苹果。


        

倘若是不知情的看到,即使不认为两人是什么知交好友,也会认为关系不错。


        

赵芙荷眼眸闪烁了下:“只是学姐没有碰到罢了。”


        

你来我往间,温知夏很明显的就能感觉到,赵芙荷比昨天情绪稳定了很多。像是仅仅在一夜之间就已经从丧子之痛中缓过神来。


        

“这里是五万块钱,是花千娇让我代为转交。”温知夏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来,放到桌子上。


        

赵芙荷看着桌上的钱,放在被单上的手缓慢的收紧,脸上笑容亲昵,“学姐还是拿回去吧,我并不缺钱。”


        

五万块钱,买她丢掉可以拴住顾平生心的孩子,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还是说……在温知夏的心里,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一样的廉价!


        

在温知夏起身准备离开的之后,赵芙荷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学姐如果真的想要补偿我,不如……满足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温知夏并未开口询问是什么心愿,赵芙荷自顾自的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说道:“我想要试一试你的婚戒,我觉得,应该会很合适。以后……需要的时候,才可以挑选个相差无几的。”


        

赵芙荷的心里终归还是不甘心的,不甘心自己流产,而温知夏却舒舒坦坦的继续坐着养尊处优的顾太太。


        

温知夏磨搓着自己手上的戒环,言语之间寡淡,却也藏着锋芒,她说:“你,没有这个资格。”


        

赵芙荷面上一闪而过的狰狞,下一秒恢复笑容,别有深意的说道:“人往高处走,学姐当年不照样也是一无所有,我可是一直都以学姐为榜样,而且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希望有一天,可以站在学姐的位置上。”


        

位置只有一个,赵芙荷想要站上来,自然便是暗指温知夏要下去。


        

“嗬。”温知夏轻笑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淡然的转身离开。


        

手机响起,她走到病房门口的位置接起来。


        

赵芙荷看着她离开的位置,唇瓣抿得很紧,终有一天,她要亲眼看着温知夏痛苦难过的神情,等温知夏知道自己相爱多年的丈夫,实际上早就有了别的女人,看她还怎么高傲的起来!


        

“温总……”


        

是她嘱托二次做亲子鉴定的医生打来的。


        

“有结果了?”


        

医生点头,给出来的答案还是同样的:“无亲子关系。”


        

无亲子关系。


        

温知夏走到窗边抬眼朝着外面看了看,眼神带着些缥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没有说话。


        

医生看着并没有被挂断的手机,说道:“……也许是温总想多了。”


        

“我也希望,是想多了。”太多的巧合交织在一起之后,由不得她不多想。


        

挂断电话后,温知夏回头看了眼赵芙荷病房门的位置,手指缓缓磨搓着手指上的戒指。


        

医院外的广场上,有一排长椅。


        

一辆急救车驶过,从上面下来两个人紧急的推着担架往里面走。


        

温知夏被其中一人撞了一下,手机摔在地上,稳住脚步弯腰捡起来的时候,发现在刚才的一瞬间被她误挂断的通讯。


        

是一通跨洋电话,温知夏楞了一下,连抬着担架的急救人员匆忙回头喊得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能够听到。


        

她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将电话回拨过去。


        

“难的,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温知夏敛起心神,笑道。


        

徐其琛:“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温知夏微顿,“为什么这么问?”


        

“梦到你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发呆。”徐其琛说道。


        

梦里,她落寞萧瑟的背影被落日拉的很长,肩膀耸动着,像是在哭。


        

他醒来后,按着眉心的位置良久之后,还是给她打了这通电话。


        

温知夏愣住,出神看着地面的眼眸抖动了两下,她轻笑:“如果不是知道你人在(柏)林,我多半以为,你正在附近窥视。”


        

徐其琛气息不平的发出一声浅浅的喘息,微小到让人不易察觉。


        

可温知夏还是觉察到了:“不是已经治疗那么多年了吗?情况还是没有好转?”


        

要不然,怎么连说句话,都会气息不稳。


        

“咳咳咳。”徐其琛开口,却首先爆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身旁的佣人连忙给他倒了杯水,等他缓和了一下之后,这才说道:“无碍,只是最近有点伤风。”


        

温知夏凝眉:“严重吗?”


        

对于普通人来说,伤风感冒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徐其琛来说每一次生病都不是一件可以轻描淡写的事情。


        

他的命堪比是金库,年幼之时,便是烧金的精心养护着。


        

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没有回来,便是一直在养病,但他心思深,家族盘根错杂,即使是养病也无一刻可以身心放松。


        

“无事,无需挂心。”他说。


        

温知夏“嗯”了一声,“再过不久就是你的生日。”她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这么多年来,到了徐其琛这个位置,送礼的人熙熙攘攘,但多数都是带着奉承的去钻研他的喜恶,这般直白询问的,只有她一个。


        

“你做的糕点,很久以前,就吃完了。”徐其琛有些留恋其中的滋味,低声说道。


        

温知夏莞尔:“这一次,我多做一些寄过去。”


        

徐其琛也笑:“不要太累了。”


        

“你如果不催我,我倒是可以只每天制作一屉。”她说。


        

徐其琛思索了下,手指撑着额头:“一屉太少,还是多做几屉的好。”


        

他还十分想念这份味道。


        

话毕,两人先是默声,之后又默契的同时笑出声。


        

多年来,一年两人也联系不上两次,但每次通话,却没有任何的生疏感存在。


        

温知夏在回家之前,去买了不少制作糕点所需要的材料。


        

徐其琛的口味跟她很像,都是偏淡的那一类,所以她制作糕点的时候,参考的都是自己的口味。


        

顾平生回来的时候,听到厨房有动静,脱下外套,微微扯了扯领带之后,抬脚朝着厨房走去。


        

烤箱的计时到了最后,发出“叮”的一声,温知夏伸手去拿,因为戴上了厚厚的防烫手套,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温度,另一只手下意识的伸手去关烤箱门。


        

顾平生看到她的动作,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嘶。”温知夏的指腹被烫了一下,顷刻间就白了一块,如果不是及时收回,恐怕整只手都要遭殃。


        

“想吃糕点,怎么不直接让人送过来。”顾平生握着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面去冲。


        

温知夏看到忽然出现的男人,有些诧异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眸光闪动了下,“我没事。”


        

顾平生没说话,握着她的手用冷水冲到整只手的指尖冰冷一片,这才松开。


        

温知夏收回手,继续去做糕点,她用模具,会在每个糕点上面盖上一朵玫瑰的形状,顾平生看着她一个个装好进行密封。


        

“要送人?”顾平生靠在一旁的吧台上,问道。


        

温知夏点头。


        

顾平生没有在意,以为是送给教授或者是花千娇的,可两天后,却在张之彦的桌上见到了同样做法的糕点。


        

“顾总喜欢这份糕点?”张之彦将碟子往他手边推了推。


        

余下的另外一名老总见状也赞叹道:“我也算是吃过不少美食,张总的糕点做法独特倒是第一次见,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买来的?”


        

张之彦笑了下,别有深意的看向顾平生:“这糕点本身算不上新奇,顾总应该……经常吃到才对,只不过是特别之人所赠,才显得格外珍贵。”


        

顾平生冷寡的眉眼掀起来,看向张之彦。


        

张之彦对上他的视线,拿起了手边的糕点放在唇边品尝了一口。


        

顾平生想到温知夏细心包装制作糕点的模样,神情之中虽没有什么变化,但手指却不自觉的就摸向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深邃的目光满是沉寂。


        

“两位也尝尝?”张之彦大方的邀请两人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