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69章:我温知夏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是不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兰舟自动自的选择眼不见心不烦,径直走了出去。


        

只是,当他刚刚踏出病房门的瞬间,就看到往这边走过来的温知夏,心中暗叫一声糟糕,想要把脚退出来,但温知夏的视线已经跟他对上,进退两难,只能坦然的打招呼:“小温总,平生在这里。”


        

叶兰舟出声走出去的同时,微微侧了侧面颊,是在提醒里面的顾平生。


        

叶兰舟站在病房门口的位置对着温知夏挥手,跟她打招呼,“昨天晚上发生了车祸,手骨骨折,好在没有什么大事。”


        

温知夏闻言,点了点头,眸光朝着病房里面瞥了一眼,除了顾平生还看到了一个人——赵芙荷。


        

“赵小姐来病房看朋友,知道平生出了点事故,就来看看。”叶兰舟笑着说道。


        

温知夏没说话,只是目光落在赵芙荷手中提着的保温桶上:“赵学妹来看朋友,还特意煲了汤?”


        

赵芙荷笑着站起身:“因为是放在心里非常重要的人,当然要亲手煲汤,我比不上温学姐聪明,只能做些家庭主妇这些琐碎的事情,让学姐看笑话了。”


        

她言语之间带着的没来由骄傲,换来温知夏眸光淡淡略在她的身上:“的确。”


        

轻描淡写两个字,波澜不惊的赞同了她的观点,却让自以为聪明占据了语言高地的赵芙荷死死噎住。


        

赵芙荷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继续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既然顾总这里不缺人照顾,甜豆在家里还没有人照顾,就不打扰顾总跟学妹叙旧。”叶兰舟不明所以的一条信息,她还以为是发生了多么惨烈的车祸,连手机都忘在了家中,如今看来,这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么。


        

“夏夏。”见她要走,顾平生撑着身体下床。


        

“学长,你小心一点,你的胳膊……”赵芙荷连忙伸出手臂扶住他,转而带着责怪的语气对温知夏说道:“学姐你怎么能这么对学长,学长好歹也是你的丈夫,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连看都不看上一眼。”


        

温知夏就这么看着两人一搀一扶的模样,嘲弄的轻笑出声:“原来顾总是我丈夫,我还以为是学妹你的。”


        

“我如果有学长这样的丈夫,一定不会跟学姐一样冷漠。”赵芙荷看着她说道。


        

顾平生站稳脚步,推开赵芙荷的手,蹙起剑眉:“回……”


        

“那索性,就送给学妹你吧,也省得两位眉来眼去的暗度陈仓,左右忙活,我怕顾总身体吃不消。”温知夏拢了下长发,淡声道。


        

叶兰舟摸了摸鼻子,权当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让赵芙荷离开的话尚未说出口的顾平生,眸中泛寒的看着温知夏:“你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吗?!”


        

“我的意见顾总大可以考虑一下。”温知夏淡笑。


        

顾平生神情之间是森冷怒意,“把你刚才的胡话收回去。”


        

温知夏唇角三分冷意七分嘲弄,全无半分配合的意思。


        

赵芙荷微微走上前一步:“学姐,你就算是误会我跟学长之间的关系,也不该说出这种让人心寒的话来,你……”


        

“滚出去!”顾平生怒声。


        

赵芙荷听到身后传来的这声怒斥,眼中闪过喜色,面色却在竭力的保持平和,叹息道:“学姐,你也别介意,学长只是一时生气,没有其他的意思,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会帮你好……”


        

“赵小姐,平生该是请你出去。”一旁的叶兰舟“好心”的提醒道。


        

赵芙荷笑容猛然一僵,转过头来,顾平生正一脸沉色的看着她,驱赶的人是谁已经没有什么疑义。


        

像是有一记响亮的巴掌猛然间扇在了脸上,让赵芙荷就算是想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都不行。


        

“学,学长……”


        

顾平生眸光沉冷的看着她,虽为说话,但是眼神之间要表达的含义已经非常的清晰明了。


        

在赵芙荷心不甘的离开后,叶兰舟也随之离开,将时间和空间让给他们自己来解决。


        

顾平生走近她,气息压迫,“你要为了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跟我翻脸?”他冷凝质问,“当着外人的面,你把我置于何地?”


        

温知夏掀起眉眼,看着他数秒钟,继而垂眼冷笑:“谁是外人?我怎么觉得自己才是外人?顾平生,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已经出现问题了?那个赵芙……不对……”


        

她顿了下,晃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她摇头,说:“不对……我怎么能把婚姻的裂痕归咎到其他女人的身上,而忽略根源性的问题,如果顾总能做到无懈可击,那再多的狂蜂浪蝶也是无计可施的,归根到底,还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们的婚姻生病了……”


        

“没有裂痕,也没有什么狂蜂浪蝶,赵芙荷她也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无论是我们的婚姻还是生活,都跟以前一样。”他沉声说。


        

“如果真的一样,就不会出现赵芙荷,也不会有那个江晚晚。平生,我想要信你,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可我现在觉得,我就像是一个蒙着眼睛把手交给你一往无前跟你走的盲人,可你带我去的方向,不是花团锦簇,不是温馨惬意,而是不见得深渊。”温知夏这种脾气秉性的人,就算是生气都是轻轻柔柔的,做不出什么歇斯底里的姿态。


        

她自幼便无数次的目睹过父母之间的争吵,声嘶力竭的,不像是夫妻,更像是血仇,事以从婚姻开始的那天起,她便告诉自己,不要走向父母的老路。


        

也许就连大声争吵砸东西相互揭短,盛怒之下互扇耳光的父母都不会想到,这样的举动会对一个尚且年幼的孩子造成多大的恐惧和冲击。又或者,脾气上来了,即使看到了瑟瑟发抖的孩子,也不会去在意。


        

温知夏从来不想要成为这样的人。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改变,你还是可以信任我。”顾平生轻抚过她的面颊,目光如钩,眼底只有她一个人。


        

温知夏后退一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摇头:“不一样了,以前的顾平生,身边不会有别的女人,你说过,无论自己走到什么高位,拥有多少,你身边都不会有第二个女人,现在,你还算的清楚,单是赵芙荷就在我眼前出现过多少次了吗?”


        

她心中藏着委屈,不过是习惯了理解,她努力的在维系自己的婚姻。


        

顾平生深吸一口气,口中带着干涩,他说:“夏夏,我承诺的事情,说过会永远对你好,这一点不会变。”


        

温知夏看着他,看着他,忽然就笑了:“你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肯要,身边带着新欢,大概也是真的费劲了多余的心思对我好,可我稀罕吗?我温知夏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是不是?”


        

没有他的时候,她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怎么现在,好像一切都成了她在咄咄逼人。


        

“是我没了你活不下去。”顾平生伸出手揩去她眼角的泪光,“我爱你夏夏,只爱你,别跟我生气,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不是现在。”


        

如果不是他之间的晶莹,温知夏都不知道自己流泪了。


        

她拍开他的手,眸光怅然的看着他,无声的注视间,满是寂寥缠身:“我们都知道,越是空头支票,承诺的时候就越要真诚,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人。”


        

创业初期,两人没关系没背景没人脉没市场还缺少成熟的供应链,拉赞助找投资找合作伙伴的时候,有时候不光是考虑实际,还要顾及精湛的演技和无懈可击的说辞。


        

承诺要说的诚恳漂亮,这样才会有鱼儿上钩。


        

顾平生看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顾平生住院的两天,李月亭和赵芙荷都来过,但是温知夏却没有再来看过一眼。


        

如果不是澜湖郡的安保人员告知他,温知夏并未出门,顾平生都以为她搬出去了。


        

花千娇从叶兰舟的口中知道了两个人在医院里不欢而散的事情,“温姐姐,你是因为小宝宝的事情跟顾总生气了吗?”


        

温知夏听着她的话,倦怠的扯起唇角:“你都能感觉到我们之间出现了问题,可他却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花千娇托了托腮帮子,“兰舟哥哥说,顾总是爱你的。”


        

“可他也会爱别人。”温知夏说道。


        

花千娇眨了眨眼睛:“可是只有一颗心,怎么能爱上其他人。”


        

“是啊,明明只有一颗心,却想要贪心的在这颗心上多放上了两个,你说原本在这上面的人要有多拥挤。”


        

花千娇揪着小裙子的裙摆,有些失望:“原来顾总跟青祁一样。”


        

温知夏闻言,没有再说话。


        

只是在睡着的时候,温知夏做了一个梦。


        

二中的校园里蝉声阵阵,午休的时候,学生们要么继续看书做题,要么就趴在桌子上睡觉,讨论习题的声音也都控制在不会打扰到第三个人。


        

顾平生的位置在温知夏的左后方,但是每天午休的时候都要打着向学霸学习的理由,跟温知夏的同桌换位子。


        

温知夏的同学也是个内敛安静的女生,非常好说话,耐不住他找了两次以后,就答应了下来。


        

以至于温知夏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看到顾平生就会皱眉头,因为她不是个喜欢麻烦的性子,但顾平生是那种时不时脸上就要挂点彩的主儿,脾气也臭,跟她明明是两不相干的个体,却总是喜欢往她的身边来凑。


        

可他那张脸偏偏长得极好,还有一双尤其好看多情的桃花眼,引来众多女生们的花痴。


        

每每课间午休结束之后,都有女生打着上厕所的理由,在他们班门前转悠,为的就是要看看这位英俊的校霸同学。


        

“学霸,今年中午又要麻烦你了。”午休的铃声打响之前,顾平生一手揣在口袋里,校服外套搭在肩上,晃晃悠悠的走进教室,习题册和一份炸鸡小套餐一同放到了桌上。


        

那个时候,外国引进来的某品牌炸鸡在不少人眼中还是不小的奢侈品,尤其是对于温知夏而言,她连味道都没有尝过。


        

她没有拿,也没有动,顾平生就一把拿起来拽着她的手,悄悄的跑到了顶楼的天台上,如同是诱惑小白兔的大灰狼,“尝尝?”


        

“学校规定,午休时间学生不能擅自离班,会有老师检查。”她说。


        

“放心,老师不会发现,你同桌会帮咱们打掩护。”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温知夏可不想要跟他“咱们”,她是她,不想要跟他扯上什么关系,她掉头就准备走,却被他把鸡翅直接塞进了嘴里,肆意的桃花眼上挑:“尔与我同罪。”


        

唇角咧开,带着故意和嚣张,就是欺负她安静乖巧:“你现在是同犯,破戒了小学霸。如果你现在走,我就去跟执勤的老师说温同学你,午休期间抛弃补课的同学在天台偷吃。”


        

温知夏瞪他,抬腿就给了他一脚:“无赖。”


        

她转身,顾平生幽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忘了告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把门给反锁了。”


        

温知夏气红了脸,她学习好,人也乖巧,所以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对她都客客气气的,在学校里还是第一次这样被欺负,偏生他无赖的很,她根本没有对付的办法。


        

“这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让你出去怎么样?”顾平生见好就收,也不会真的想要把人给惹急了,毕竟是第一眼就心动的姑娘。


        

她点头,他把薯条递给她,算是达成和解。


        

他看着她低着头咬着薯条的乖顺模样,有些心里痒痒的,跟被猫抓了一样。


        

“我上周五跟老师说换座位,你为什么不答应?”她学习好,老师自然是先征求她的意见,生怕耽误了她学习。


        

她“咔呲咔呲”咀嚼完,抬起头,清清冷冷的眼睛里带着些忖度的意味,像是该思考怎么说才不会让他太丢脸。


        

顾平生就看着她的眼睛在自己脸上转了一圈,然后沉默,沉思,欲言又止。


        

顾平生:“……”


        

“怎么,跟我坐同桌,就那么让你为难?!”


        

“你学习太差了,脾气也不好,还经常打架,经常被教导主任找上门,还有外班的女同学找上门,而且你还无视校规,从来不……”她一本正经的就给他把罪状全部罗列了一遍,而且还有继续说下去的倾向。


        

顾同学此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磨牙:“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小混混。”


        

虽然高中时期的温知夏还不太擅长人情交际,但也并非是不会看脸色,见他这样生气,当然就抿紧了贝齿,不再言语。


        

“说,怎么不继续说了?”他恶狠狠的咬了一口鸡翅,温知夏有种他是想要咬自己的错觉。


        

她后退一步,撒腿就想要跑。


        

顾平生眼疾手快的把人给从后面给拦住:“你跑什……艹,你属狗的。”


        

温知夏听信了自己的第六感,于是在被拦住的同时,直接张嘴咬住了他的胳膊——先下手为强。


        

顾平生抬手就想要揪住她的衣领把人给甩开,这是他打斗的时候,常有的举动,但是看着她咬着自己时,乖顺垂下来的睫毛,硬生生的把手给收了回去,任她咬着。


        

被咬住的人半天都没有什么动静,温知夏狐疑的抬起头,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咬够了?”


        

温知夏松手,他的手臂上有着非常醒目的牙齿印记,还有地方有些溢血,可见她的有多用力:“你,你……”


        

“你什么你,下午去找老师,说你同意换位,要不然我就去做个伤情鉴定,说你在学校里霸凌我。”顾平生唬道。


        

温知夏:“……”


        

在温知夏沉闷的找不出任何一丝波澜和光亮的学习生活中,顾平生不寻分寸不按规矩的就那么横冲直撞而来,莫名的缠上她,如同藤蔓,像是第一眼就已经笃定了她会成为他的人。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被坚定的选择,温知夏生性清冷,却也不是例外。


        

温知夏是被一阵闹耳的手机振动吵醒,是一个陌生号码,她迷迷糊糊的接起来,原本以为会是什么骚扰电话,但手机那端传来的却是汪海琼的声音。


        

“温知夏,我们要走了。”汪海琼带着墨镜口罩和鸭舌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宋明泽则是坐着轮椅,这样奇怪的组合,在机场引来了路过之人的侧目。


        

“一路平安。”本就不是什么相处融洽的关系,即使是分离,也不过就是全了认识一场的颜面。


        

听到她这一声道别,汪海琼像是了却了一偿心愿,顿了顿后,说:“早走之前,我要为一件事情跟你道歉,前段时间关于网上你的那段视频,是我……是我做的,对不起。”


        

温知夏半睁着的眼睛缓缓的打开,平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我知道。”


        

汪海琼整个人一怔:“你……那你还愿意……算了,知道就知道吧,我为自己做过的事情道歉,以后,可能也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有……再见。”


        

“一路平安。”温知夏还是这般说。


        

如果现阶段幸福太难,快乐不易,那就愿你平安。


        

汪海琼看着被挂断的通话,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内,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宋明泽:“临行前在跟谁打电话?很重要的朋友?”


        

汪海琼回过神来,推住他的轮椅,说:“一个仇人。”


        

宋明泽诧异的朝她看了一眼,但是很快的回过神来:“是你经常提起的小温总?”


        

汪海琼推着他往安检处走:“我有经常提起她?”


        

宋明泽说:“从我醒来开始,你最经常在我面前提起的人就是你视作对手的这个女人,她总是云淡风轻的抢走你的风头,轻描淡写的拿走原本应该属于你的项目,清冷薄凉自以为是……”


        

汪海琼先是微楞,继而微笑,怅然道:“原来……我跟你说过她这么多事情。”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过,刻意的针对,很多时候大概都是出于嫉妒也是羡慕,她嫉妒温知夏的能力和好运,却也羡慕过活出了自己没有的干净。


        

但是如今前尘往事像是过眼云烟,她毁了容,失去了岌岌维系的一切,却也获得了自由。


        

飞机起飞,从四方城的地面远远离开。


        

温知夏打开窗帘,不期然的看到空中划过的一辆飞机,眸光淡淡的瞥了一眼后,走到洗手间刷牙。


        

牙刷连带着牙膏摩擦牙齿,本该是清新的薄荷,但是口中却慢慢的出现了铁锈味。


        

拿起牙杯漱口,是牙龈出血,反复漱口几次,才没有铁锈味。


        

温知夏知道一些有孕妇初期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症状,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在刷信息的时候,看到朋友圈有人转发了一条信息,说的是某集团董事因为出轨被自己老婆扫地出门的事情,虽然照片被大码,但是温知夏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是郑轩城。


        

坐在轮椅上的郑轩城被钱红丹赶出来后,几乎可以说是净身出户,起初他还不甘心的想要东山再起,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多年积攒的人脉可以轻易的借到投资。


        

或许是这一路走来凭借着钱家上门女婿的名号太过顺风顺水,俨然是忘记了资本这个圈子的残酷,没有利用价值,不能给对方创造价值,旁人凭什么对你和颜悦色,又凭什么大把的借给你钱?


        

图你蠢?图你残?还是图你忘恩负义,吃里扒外?


        

接连受挫的郑轩城,不光是没有借到钱,就连带着面子和里子都一并丢的干净。


        

需要有任何人针对他,他的余生都会这么窝囊下去。


        

当郑轩城再一次被轰赶出来,在他咒骂昔日的朋友都是见利忘义的杂碎早晚会遭受到报应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女士高跟鞋,宽大的墨镜和帽子几乎遮盖住了整张脸:“郑董事,你有没有想过,你从风光无限落到现在丧家之犬的地步,是谁造成的?”


        

郑轩城眯着眼睛,抬头望她:“你是什么人?”


        

女人轻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想要来提醒郑董事,不要恨错了人,钱红丹之所以会突然之间对你这么绝情,这里面少不了一个人的推波助澜。她先是害你被捉奸,紧接着告诉自己的丈夫你侮辱她,才会让你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你得罪了她,现在也难怪没有人敢出面帮你,毕竟她即使已经离职,可老公却风头正紧。”


        

“你是说……温知夏。”郑轩城握着轮椅,咬牙说道。


        

“是谁,郑董事自然不用我多说,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公平,郑董事变成如今人人喊打的局面,可她却安然无恙,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上,这是不是不太公平?”


        

透过墨镜,看着面容逐渐狰狞的郑轩城,女人弯起了唇角,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到了他的膝盖上,之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