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71章:死,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在一阵颠簸中清醒过来,她并没有吸入多少的迷药,所以清醒的时间也快。


        

但即使是清醒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她的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连带着司机,一共有三个人,她不敢让人察觉自己已经醒过来,眼睛闭的很紧。


        

用捆绑在背后的手慢慢的蠕动着,在曾经大学的安全教育课上,她学习过遇到捆绑该怎么给自己解绑。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她记忆力好,冷静下来细细回忆,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猛烈的一阵颠簸,温知夏从座椅上被甩下来,后座上的两个男人也猛烈的颠簸了一下:“艹,你怎么开的车?”


        

“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路段,真他妈的晦气,非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司机也骂了一句。


        

“不过你们说,这雇主他一个残废,就算是想要对这个小美人做点什么,恐怕也他娘的没有那个本领,最后是不是还是要便宜咱们哥仨儿?”


        

“老二,把你那玩意儿管好了,这女人住的地方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你他妈就不怕惹火烧身。”三人中像是老大的男人骂道。


        

“大哥,你看看这小美人儿,咱们平时花钱可找不到这样的货色,人都绑来了,难道就这么便宜了那个残废?”老二不高兴的说道。


        

“我们这一趟只为了图财,你在安保员那里有案底,一不小心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点什么证据,你这辈子都不要再想出来。”老大警告道。


        

听着几人的对话,温知夏快速的权衡了利弊,她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雇主是谁,但既然是图钱,就说明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呲——”


        

“咯噔——”


        

继续在布满碎石的路上开,颠簸不平的同时,司机听到异响的同时,胎压报警灯突然亮起,司机骂了一声:“不行了,下面的一段路,咱们要下车走了,这车报警灯响了,再继续行驶,可能会爆胎。”


        

“我说老三,你到底行不行?这个时候出乱子?”老二的手刚拨开温知夏的头发,脸还没有摸上去,就差点摔了一个踉跄。


        

“你以为我想,这鬼地方的路到处都是石头和碎玻璃,能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下车下车,没有多远了,这个时候再开下去,回去的路都要走着。”司机说道。


        

老大先下车,一把将温知夏拽下车,温知夏还在装昏迷,猛然被扯下来,脚踝“咔嚓”一声,以一种扭曲的弧度落在地面上,让她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闷吭。


        

她的这一声闷吭顷刻间就引起了老大的注意力,他捏着温知夏的脸,怒道:“他妈的,跟老子这里演戏呢。”


        

手上的绳子脱落,温知夏推开他的手,却也没有进行任何多余的抵抗。


        

三个男人,还是荒郊野外,她根本没有逃走的余地。


        

“艹,老二你怎么绑的绳子?”司机看到地上的绳子骂道。


        

老二确定自己的绑得结实,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能这么轻易的把绳子解开,在他恶狠狠的想要重新把温知夏绑起来的时候,温知夏看向了三个人中的老大,“雇主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既然只是只是为了图财,就犯不着一定要兵行险招。绑架是刑事案件,你们会被全国通缉,永无宁日。”


        

老二:“你他妈……”


        

“而且,你们考虑清楚,如果我在中途死了,你们非但不会得到雇主的钱,也从我身上拿不到任何的好处。”温知夏将一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老大见状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匕首,这才意识到,在刚才拖拽温知夏下车的过程中,匕首竟然被她给顺走了。


        

“威胁我?我就不信你真的敢动手。”老大眯起眼睛,完全不把温知夏的威胁放在眼里,他不相信一个娇弱的被有钱人养起来的女人,有魄力和胆子敢自杀:“老二老三,把人给我绑结实了!”


        

两人闻声而动,温知夏却比他们更快一步的把匕首的刀锋刺入了自己心口的位置,眼眸冰冷凉薄的跟老大对峙,虽然不会达到危险致命的程度,但却足够的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


        

他们只想要赚一笔块钱,不想要招惹上大麻烦,温知夏便笃定他们在目前为止,不会做出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最后两手空空的失败而归。


        

“我身上带的手环,购买价15万,现在已经涨到二十万,只要你们放我走,东西我给你们留下,也不会追究今天的事情。但如果我就这样死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而且……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住的是什么地方,我突然失踪,家里的保姆长时间见不到我,一定会报警,警方会认定我的死是你们所为。


        

我丈夫是顾夏集团总裁,你觉得,你们有没有脱罪的可能性?!”


        

她的话,让准备动手的老三老二同时看向了老大。


        

半真半假,真假参半却可以起到迷惑作用。


        

老大眼睛眯着,“你在威胁我们。”


        

气氛凝固,温知夏被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围在中间,面不改色的跟他们对峙,此时空中开始意外的飘雪。


        

今年的第一场初雪,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纷纷扬扬在荒芜破败的郊外,带着凄迷和寂寥,打破了深秋和初冬暧昧的界限。


        

飒飒的冷风中还残存着深秋的味道,带着凄凉也透着悲壮。


        

“不是威胁,是商量,你们无非只是为了图财,雇主的钱可以拿,我的钱也是钱,还不用再冒险下去,何乐而不为?”温知夏沉声,余光在下车后,都未曾停止观察周围的环境。


        

她所站立的不远处,就是一个斜坡,她无法判断高度,倘若是平时,只要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她可以毫不顾忌的纵身跳下去,但是现在不行,她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人一旦有所牵绊,便无法放手一搏。


        

“艹,首饰我们要,你也可以送进去,大哥,别听这个女人废话,咱们只要把人绑过去,就是双倍的钱。”老二发出淫笑,“说不定,还能趁机快活一回儿。”


        

老大看着温知夏像是在权衡,但老二已经跟老三打了一个眼色,想要直接把人给绑了,跟一个娘们费什么话,把人绑了,不用谈什么交易,钱就是他们的,而且那个手还算什么,她手指头上的钻戒更值钱才对。


        

“上!”老二一声喊。


        

温知夏察觉到不对,挥舞着手中的乱刺乱跑。


        

老二的脸上被划了一道:“他妈的!”


        

老大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心中一横,也往温知夏这边走了过来。


        

秀才遇上兵,再聪明的计谋也都无济于事。暴徒跟商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同样是不按常理出牌,后者会权衡利弊不会选择把自己搭进去,这个时候技高一筹者胜;前者却不管不顾的想要玩家通吃,贪得无厌。


        

温知夏拿着匕首,却只能一步步的后退,直到半只脚推到了山坡边。


        

“你跑啊,后面没有路,我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老二阴恻恻的说道。


        

温知夏没有了选择,无论是从山坡上掉下去还是被抓走,她的下场都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她沉下眼眸,附近荒芜人烟,她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自救现在看来也是妄想。


        

“你们的雇主是谁?”她问。


        

老二:“是谁你他妈的过去了不就知道了,识相的就自己乖乖走过来,不要逼我们动手!”


        

温知夏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老二以为她屈服了,得逞的露出黄牙,一手按住她拿着匕首的手腕,一手摸向了她的脸:“早这样不就……啊!我的眼睛,贱人!我的眼睛!”


        

温知夏的匕首划中了他的眼睛,老二疼的惨叫,气急败坏的捂着受伤的眼睛。


        

然而下一秒,竟然猛然伸出腿把试图逃走的温知夏从山坡上……踢了下去。


        

“(婊)子,你去死!!”


        

老大和老三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啊!”


        

温知夏从山坡上滚下去。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郊外的山坡,枯萎的灌木,不成规则的石子还有其他不知名的东西,五脏六腑随着撞击和滚动像是都在移位。


        

护住腹部的手,即使伤痕累累,却依旧没有松开。


        

她的额头磕在一块石头上,没有了意识。


        

上面的老大和老三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死,死了?”


        

“他妈的,死了最好,就算是不死,老子也要弄死她!”老二捂着眼睛,血从粗粝的指缝中渗出来,在他阴森狰狞的表情下,显得格外的可怖。


        

老大握了握掌心,想要骂人,却只能忍住,“老三,你下去看看。”


        

被叫到的老三从旁边的绕了一个大圈下去,到了坡底,看着温知夏头上的鲜血和她一动不动的模样,伸出手指在她的鼻子下面探了探,脸色僵了一下。


        

得到温知夏已经没有呼吸的消息后,老大的面色非常的难看,蹲点了两天,好不容易把人给绑了,结果现在却死了。


        

“老大,现在怎么办?雇主那边……”


        

“还能怎么办,走,就当没有接过这个单子,把雇主那边的联系方式给删了,连夜出省,一旦安保员开始追查,咱们谁都跑不了。”老大当机立断说道。


        

空中的雪花越飘越大,几个小时就在地面上铺了一层沧茫的白。


        

温知夏是被冻醒的。


        

她在隐约间好像看到了有红色的灯在闪烁着,她在很久很久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曾经在路边的一个瞎眼算命先生那里听过一个故事。


        

说是人在临死之前,意识模糊的时候,人在迷雾一般的红色之中走马灯般的略过自己的一生。


        

但是温知夏她什么都没有看到,她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如果这就是她活着的最后时刻,她没有跟顾平生好好的告别,反而是带着跟他的矛盾离开。


        

也遗憾,没有能保护好,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能带他来看看这个世界。


        

意识消失的最后时刻,她好像看到了白色的信鸽在围着她不停的转,然后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病人的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野外冷冻时间太长,肌肤情况也已经有所改善……但是,根据刚才进行的全身检查,主任你看看这个……”


        

主任拿过检验报告看了看,又看了眼病床上的温知夏:“这个病……”


        

“主任您觉得,是她自己得知了自己的病情想不开自杀,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年轻的医生揣测的问道。


        

主任:“这些警方会给出结论,你……”


        

“我得了什么病?”


        

病床上的温知夏睁开眼睛,显然是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在两人对话开始,她的意识便已经开始慢慢苏醒,只是还处于混沌的阶段,分不清楚到底是梦境还在现实,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她撑起身体想要坐起来,距离她最近的主任按住她的肩膀,“你现在的身体还非常的虚弱,先不要起来。”


        

她的头上缠着纱布,身上再没有其他明显的伤口,只有从山坡上滚落下来造成的青紫,脑震荡造成了她短时间内的休克,也让她幸运的逃过一劫。


        

“我得了什么病?会不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温知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孩子,但是紧接着,眼眸狠狠一顿,紧张的追问:“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在不在?他有没有事情?”


        

她掉下来的时候,蜷缩着身体,用手紧紧的护住腹部,孩子应该……不会,有事的,是吗?


        

主任跟身旁的年轻医生对视了一眼:“你……有孩子?”


        

他的疑问,让温知夏猛然愣住:“我怀孕了啊,不久前刚刚用验孕棒测试出来,为什么要这么问?”


        

主任顿了顿,说:“应该是验孕棒出现了问题,在你被紧急送来之后,我们第一时间给你做了全身的检查,你并没有怀孕。”


        

你并没有怀孕,没有怀孕……


        

这个消息猛然从头顶砸下来,让温知夏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眼神失焦,哑声:“没有怀孕?”


        

主任见她神情失望,安慰道:“你还年轻,怀孕总有机会,而且你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怀孕,这样只会给你的身体造成负担。”


        

温知夏脖颈僵硬的转过头来,像是在迟缓的去理解他话语中的意思。


        

主任见她柔弱,还刚刚经历了生死,便问道:“你的家人呢?下面的事情,还是有亲人在场比较好。”


        

“……我得了什么病?”温知夏尚未从孩子不存在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便从主任的欲言又止中听出了极坏的情况。


        

主任将检验报告递给她,“……依据报告来看,三代亲属之中,家族内,是不是有人出现过这种病症?”


        

主主任试图缓和她的情绪,毕竟他从医多年,见过太多人知道自己重病之后精神失控的情况,但是温知夏在拿到检验报告的一瞬间,脑子当时就“嗡”的一下子,什么都听不见了。


        

白血病。


        

是她曾经多年为之梦魇的疾病,她曾经亲眼看着最疼爱自己的姥姥,是怎么在这个病的折磨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后瘦骨嶙峋的绝望放弃生命。


        

在姥姥去世后的很多年里,温知夏每次在午夜梦回时总会惊醒,因为在梦里,曾经慈爱的姥姥瞪着血红的眼珠直勾勾的看着空气中的虚无,手指死死的扣着床板,发出怪异而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成为她脑海中一段抹不去的恐怖回忆。


        

她甚至一度需要做心理疏导。


        

温知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嗓音沙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没有怀孕,验孕棒会出现两条杠?”


        

两人似乎是没有想到,她要询问的不是自己的病情,竟然是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孩子。


        

“……测试之前服用过含有HCG成分的药物,又或者是验孕棒的储存方式和储存温度存在误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受潮,这些情况都会造成影响,当然具体的还是要对使用的验孕棒进行质检才能得出来。”年轻医生回复道。


        

她轻敛下来眉眼,声音低至不可闻的说了一声:“谢谢。”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渗透到骨子里的修养,还是会展露出来。


        

年轻医生在关上门之前,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她手中捏着检验报告,脖颈僵硬的转过头,无声的看着窗外的雪花,身形脆弱而单薄,虽然是无声的画面,却让人觉得心头有些难过。


        

温知夏也不知道自己出神了多久,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后,她保持着坐立的姿势,身体像是都僵硬了,这才微微缓过神来。


        

她躺在床上,用双臂紧紧的环抱住自己,蜷缩成一团,即使是盖着被子,也只有小小的一团,让你很难想象,她是个身高有168厘米的高挑女性。


        

医生说,她没有怀孕,没有新的生命即将要诞生。


        

医生说,她得了病,是跟她姥姥一样的病。


        

“……不,不要再继续了,让我死了吧,让我解脱。”


        

“我放弃治疗,我不治了……”


        

“啊!我不治了,让我死,让我死!”


        

曾经慈爱的姥姥,面容狰狞而痛苦的掐着护士的手,眼球突出混沌带着血丝,宛如是一具会活动的披着人皮的骷髅,吓哭了路过病房门口的小孩子。


        

也彻底的变成了温知夏陌生而恐惧的存在。


        

那时她年纪尚小,还不太明白疾病和死亡的意义,只是知道,那个很爱很爱她的慈爱姥姥没有了。


        

变成了一个被疾病击溃,精神崩溃的“巫婆”。


        

后来有一天,姥姥真的死了,是自杀,她死前跟小护士说了些类似于遗言的话,说是自己老了,也活够了,不想要再活受罪,也不想要再给亲人添麻烦。


        

她藏了一块打碎的水杯玻璃,在晚上一个人踉跄的走到洗手间,割腕了。


        

旁边摆放着的是一张没有被鲜血沾染的纸条:弄zang了你们的地,麻man你们打sao了。


        

温知夏拿着验孕单,身上还穿着病号服,从医院里走出来。


        

门卫昏昏欲睡,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出去。


        

温知夏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但是她想要见顾平生。


        

白雪覆盖整座城市,将白昼颠倒。


        

映照的宛如是白天,连路灯的光亮像是都变得暗淡。


        

每一脚下去,雪地上都会留下一道脚印。


        

偶尔路过的车主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头上缠着纱布,身形瘦削在路边缓慢走着的女人,都会忍不住好奇的看上两眼。


        

温知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只是的是,在她的印象中,两家医院距离的并不是很远,同一条路上,公交车两站路。


        

她看到了那辆布加迪,一男一女走上车,而那个女人就是赵芙荷。


        

温知夏沾染上雪花的睫毛颤动了下,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跟上前面的那辆车。”


        

车子在成雅居前停下,温知夏也在几十米外叫停。


        

远远的布加迪前,那个男人,他垂着一条手臂,却照旧可以跟另一个女人在车前拥吻。


        

女人像是无骨一般的贴在他的身上,两人靠在车前,打得火热。


        

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连进屋都等不及。


        

香山路73号,温知夏不清楚是不是顾平生的房产,可成雅居,她却是清楚的。


        

垂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攥紧,传来的不是骨骼发出的声音,而是纸张扭曲之后发出的声响。


        

温知夏低眸看着手中的化验单,嘲弄扯起的嘴角弧度尚未定型,眼角落下的泪光就先一步的滴落在检验结果上。


        

眼中的晶莹让视线变得迷糊,她随手将检验单撕的粉碎,像是也连带着撕碎了自己这么多年经营的感情。


        

他不想要孩子,到底只是不想要她的孩子,罢了。


        

“师傅,去澜湖郡。”


        

出租车掉头,车窗里飘落一地的碎纸屑,慢慢的跟飘落的雪花融为一体。


        

温知夏不知道,在出租车驶离的同时,已经走进成雅居的男人回了头。


        

他看到了那飘落的纸屑,但是下一秒被一双纤细的胳膊缠上,带着痴迷的醉意,“学长……再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