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72章:顾总,离婚请签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租车上,司机透过后视镜朝着温知夏看了一眼。


        

她眼眶带红,却执着的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雪天路滑,又是晚上,路上的车都谨慎的保持着车速,生怕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故。


        

“……帮我查一个人,我想要知道,这半年内她名下的全部资产变动。”温知夏顿了顿,“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包括……他。”


        

“温小姐放心,先生嘱咐过,一切按照您的意思办,既然您说保密,这件事情便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电话那端的人干练且简短的说道。


        

当年的徐其琛,还不是尊称徐先生,而是徐少,他出国那年,给了温知夏一个号码,告诉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可以完全信任这个人。


        

这个人好像是亏欠过徐家一个很大的人情。


        

“姑娘,到了,这地方……出租车进不去。”司机看着前方的建筑,这个地方,他曾经也送过一位客人,但是出入审查严格,不是业主,根本不让进去:“一共45。”


        

温知夏身上并没有带钱,手机和钱包都不在身上,她降下车窗,对着站岗的保安招了招手。


        

“我身上没有带钱,麻烦你帮我付一下,回头我再还给你。”她说。


        

保安对她有印象,付了钱,给她打开车门,看着她头上的绷带和身上的病号服,关心的问道:“您这是刚刚从医院出来?”


        

温知夏略一点头,“我想看一下今天白天的监控。”


        

安保人员微顿:“……这,小区的监控不能随便调用,除非是有警方出具的证明。”


        

“我今天白天,从小区里被人绑走,警方已经立案,这样还不可以?”她声色不显,说出来的话,却让保安整个顿住。


        

温知夏最后还是坐到了保安室内,物业经理亲自来道歉,连同刚刚来不久犯下错误的那名保安。


        

温知夏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目光沉静的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停,把这段截屏发给我。”


        

她说的是车牌号还有三个人暴露在摄像头下的一个画面。


        

经理全程配合她的举动,新来的保安大气不敢出。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名保安之所以没有被开除,不过是上面想要拉他来做替死鬼,承受温知夏的怒火和责任追究。


        

“人为什么会被放进来?”她想要用手拖一下额头,但是手指碰触到头上的纱布,又将手指放了下去。


        

“这个……是我们工作的疏忽,新来的保安不懂规矩,给您造成了麻烦,我们深感抱歉,您看这样……我们原因承担您这次医院的花费,这样?”


        

医院的花费,她如今既然能坐在这里回来,便说明不是什么大的损伤,多的是惊吓,物业这边承担医药费,既不用耗费太大的损失,也能展现自己的诚意。


        

温知夏的目光望向那名紧张的不断擦汗的安保人员:“你们工作上的失误,由你们内部自行解决,跟我没有关系,我需要的是你们配合警方,加强安保,今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至于解决事宜,会有律师跟你们谈。”


        

她来,主要是为了手中的视频录像。


        

经理说送她到家门口,温知夏拒绝了,如果不是头上缠着纱布,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她言语神情之间都跟往日里一般无二。


        

一个女人,经历了被绑架,斗智斗勇,受伤休克,查出重病,目睹欺骗谎言,她照旧都是冷静的,甚至让人看不出异样。


        

她是坚强的,当然,因为无论何种境地,从小到大,不都是她一个人走过来吗?


        

没有遇到顾平生之前,她可以活下来,难不成如今,就要崩溃失常,溃不成军吗。


        

一步步朝着澜湖郡走去,夜幕下,她的脊背照旧挺的很直,这是她的骄傲。


        

“经理,她是不是要告我们?”一人问道。


        

经理站在窗户边,看着渐行渐远的温知夏,“等律师来了看看情况,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从被绑架到现在来找他们,连12小时都不到,你从她的神情中看不到任何的恐惧和绑架后的歇斯底里。经理自问,即使自己是一个大男人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都做不到冷静至此。


        

只是,他们不会想到,在外人眼中保持着绝对冷静的温知夏,从那么高的山坡上被踢下来,伤痕累累的醒来都没有落泪的女人,会在走到家门口时,因为一个平地摔,保持着摔倒的姿势,无声的眼泪“叭叭叭”的落下来。


        

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明明是他先肆无忌惮的闯进你的世界,霸道的将你的生活侵占,说着美好的情话,转头却也可以跟别的女人亲密无间,往昔所有的回忆都是这个时候嘲笑着你的天真,竟然以为是他此生不可替代的唯一。


        

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进入职场,所有人都说温知夏她聪慧,可即使聪慧如她,此刻也算不明白。为什么她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已经不爱她的人,而顾平生失去了一个愿意为他做一切的人,明明是他的损失,是他犯错,可她为什么会那么难过。


        

她真的很难过,全盘押注,满盘皆输。


        

她走到浴室泡澡,等身上的温度慢慢的上升,也等胸口处经过处理的伤口传来刺痛,她微微垂下的眉眼这才发现,她忘记了自己在胸口刺了一刀。


        

不伤及内脏的皮外伤,不会危及生命,但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裹上浴袍,整个人窝在沙发里,良久良久之后,才在一阵手机振动缓过神来。


        

是一份资料,清楚明了的将赵芙荷名下的资产和半年内的流水开销都查出来了。


        

温知夏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的,原来,顾平生不光是对她大方,而是对身边的女人都大方。


        

她忽然就笑了,也许这就应证了那句——谁能一如既往,不改初见模样。


        

(柏)林。


        

“先生,该喝药了。”晋茂将配好的药和水放在桌边,轻声道。


        

徐其琛抬起手,晋茂这个时候才看到,他还在开视频会议。


        

一个小时前,就已经该吃药了,但会议一再延长时间。


        

晋茂在平板上打了一行字,从桌上的一旁推过去,正好在徐其琛可以看到的位置:先生如果还是不按时吃药,我只能让温小姐来劝您了。


        

徐其琛转动着手中的文玩,斜眸睨上他,带着不悦。


        

晋茂垂下头,权当自己没有看见。


        

最终,徐其琛还是在一刻钟内,结束了视频通话,晋茂紧忙地上药,徐其琛拿在手中顿了一下后,仰头就水咽下去。


        

一个人从记事情开始,就不断的吃药,任谁都会对药物产生排斥和不悦。


        

但当年徐其琛在医院里看望被警方救出来的温知夏时,安抚不安的温知夏吃药的方法,便是陪同她一起服药。


        

温知夏问他:“苦不苦?”


        

徐其琛和煦的轻笑:“苦。”


        

温知夏皱起眉头,因为他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既然是来让她吃药的,总是要说“不苦”,这样才能骗她吃下去不是吗?


        

“良药苦口,哪有治病的药是不苦。”他伸出手,变魔术一般的变出一颗糖:“不过,你可以先把这颗糖含在嘴里,在他融化开的一瞬间,趁药不注意,一同吃下去,试试?”


        

温知夏那时尚且不知道,一个人是吃了多少药之后,才会连服药都需要技巧,也是后来等她都出院了,可以正常生活,可他却丝毫不见任何康复迹象的时候才知道,他的身体自幼就不好。


        

温知夏的云淡风轻和后来的谈笑风生,在潜移默化中,其实也算是受到了徐其琛的一些影响。


        

他是百年家族滋养出来的继承人,言谈举止之间都宛如是中世纪古堡中的走出来的贵族。


        

“如果温小姐在,先生想必就不会这样清苦。”在他吃完药后,晋茂突然说道。


        

徐其琛放下水杯的手微顿:“多言了。”


        

她既是已经结婚,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的话,日后不要再提。”


        

晋茂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如果,温小姐她不幸福呢?”


        

徐其琛眸光微沉:“我会护着她,谁敢。”


        

即使是那个男人,也同样。


        

顾平生出院,进入澜湖郡的时候,正好碰到出去的巡逻车,他深邃的眸光轻瞥了一眼。


        

“出什么事情了?”这话,问向的是开车的司机。


        

司机顿了下:“这……我待会儿去问问。”


        

顾平生讳莫如深的朝他看了一眼,指腹慢慢的磨搓着戒指,说:“记住我一开始跟你说过的话,不要逼我动手。”


        

司机愣住,回神的时候猛然刹车,差点撞向拦路的物业经理。


        

车辆停下来,物业经理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从刚才就在挥手,没有想到,竟然会差一点被撞到。


        

司机稳住神志,看着走过来的经理,降下车窗:“什么事情?”


        

经理点了下头,静止朝着后排走去,弓着腰趴在车窗前,看向里面的顾平生,深深的鞠了一躬:“顾总,真是抱歉,刚才敲门家里没有动静,这是给顾太太补身体的,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已经把那个保安开除了。里面有一张卡,是医药费和营养费,真是万分抱歉,让顾太太受到惊吓了,刚才警方也已经来过,我们已经将视频转交,我……”


        

“我太太受到了什么惊吓?”顾平生冷声截断他的话,沉声发问。


        

他的话,倒是让经理楞了一下:“顾总,还不知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按道理来讲,他们是夫妻,顾太太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就告知自己的丈夫?


        

顾平生:“说。”


        

经理:“……昨天因为一个新来的保安疏忽,放进来了可疑人员,顾太太……被,被绑架了,但是好在并没有什么大事情,昨天晚上已经安全回来,我们……”


        

“马上回去。”不等他说完,顾平生沉声对着司机喊道。


        

经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在一瞬间好像听到了顾平生的声音里带着轻颤。


        

温知夏从楼上下来,将医药费打入医院的账号,将头上的纱布一圈圈的拆下来,正在上药。


        

顾平生大步流星的走进来,连鞋子都没有换,径直的朝她走过来。


        

温知夏听到了脚步声,手下的动作微顿,却没有抬头。


        

“我看看。”顾平生坐在她身旁的位置,按住她的手,想要看看她伤到了什么地方。


        

温知夏却只是眸色寡淡的推开他的手,她的眼睛下方,带着一层灰色,昨晚她并没有睡好,或者说,并没有睡着。


        

怎么能睡着呢,就像是一天之间,什么都变了。


        

换成是谁,恐怕都会辗转反侧,彻夜难寐。


        

温知夏对着镜子,动手将崭新的纱布缠在头上,她虽然不会刻意的在自己的脸上动什么手脚,但凡是女人,总不会希望自己的脸上留下什么疤痕。


        

尤其,是一道随时看见,就能想起发生了什么的痕迹。


        

“被绑架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顾平生看着她的动作,将她的冷淡当成了余气未消。


        

温知夏细微的扯起唇角,轻声道:“没有必要了。”


        

没有必要了,以后也都没有必要了。


        

顾平生闻言,剑眉拧起:“我们是夫妻,我是你丈夫,什么叫做没有必要?”


        

纱布在脑后打劫,温知夏理了下垂落下来的长发,从他进门之后,第一次将视线落在他的脸上:“因为,今天过后,我跟顾总就不再是夫妻。”


        

不是夫妻,她的事情自然就跟他没有提起的必要。


        

顾平生眸光很深的看着她:“我说过,我们之间不会离婚,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以为你的气也该消了。”


        

消气?


        

“是,我已经消气了,顾总要不要孩子,在外面想要怎么玩,我已经不生气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让律师连夜起草出来的离婚协议书,放在顾平生的面前,上面她已经签好了字:“离婚以后,无论是车、房、还是公司股票,都是顾总的,我只要五千万。”


        

五千万,对于如今身家的顾平生闻言,绝对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毕竟,单单是她所放弃的顾夏集团的股份,便已经可以用亿来计算。


        

顾平生抬手将离婚协议书扫到地上,目光如钩:“我不会同意。”他说:“我不会离婚。”


        

温知夏弯腰将协议书捡起来:“签了吧,我们的婚姻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我累了。”


        

“怎么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你不就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我……”顾平生深吸一口气,像是在极力的按捺心中的情绪,“你总是为孩子想一想,难道你想要一个人生下孩子?女人怀孕没有你想象中简单,生产也是。”


        

她不为所动,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顾平生握住她的手臂:“是不是我要这个孩子,你就不会再提离婚的事情?”


        

孩子?


        

温知夏被他气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想要抬起眼眸,却因为刚才的动作太大加上情绪波动,脑袋一阵眩晕,眼前猛然一黑。


        

在她要跌倒的时候,顾平生连忙把人给抱住,抱到一旁的沙发上,“头疼还是哪里不舒服?”


        

温知夏扶着额头,摇了摇,几秒种后这才恢复正常,而她恢复正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平生,签字吧。”


        

她说:“顾平生,答应跟你在一起的那天,我跟神明打了一个赌,赌我们会走到最后,现在……神明赢了,我……愿赌服输。”


        

顾平生握着她肩膀的手很紧,眸色幽深一片,看不到底色:“我答应留下这个孩子,我们不闹了,行吗?绑架你的人,我会让人查出来,我不会让他们好过……我们停战,好吗?”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胡闹。”她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我也从来不会轻易的做出任何决定,这一次也前所未有的认真,我们该结束了,顾平生。我们相爱过,我不希望,走到相看两厌,宛如仇敌的那天。”


        

“你说什么傻话,夏夏。”他捧着她的脸,细细的在面颊上磨搓着,“我怎么会对你生厌,又怎么会视你如仇敌,听话,咱们不闹了,孩子的事情,就听你的,你想要那我们就留下来,我会安排好,你安心在家养胎就行了。”


        

他像是只把这一切,当做她在使脾气。


        

“既然谈不拢,那就起诉离婚吧。”温知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说道。


        

顾平生的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墨色如同黑夜般的剪瞳带着凌厉的锋芒:“给我一个理由。”


        

他说:“给我一个你这么坚持离婚的理由。”


        

他已经答应留下这个孩子,她为什么坚持的分毫不让。


        

温知夏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我只是突然发现,你对我好,也可以对其他女人同样优待,我想要的是唯一,既然你不能给我,咱们就好聚好散吧。”


        

“你不是唯一,那谁是?”他质问她:“你告诉我,那谁是?!”


        

“成雅居,我去过了。”她言语清浅,无波无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