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81章:我不会接受她的骨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芙荷按照病房门旁边的号码,一路找了过来。


        

而温知夏在看到她的时候,丝毫不感觉到有任何的惊讶。


        

赵芙荷不来找她,她才会觉得奇怪。


        

“温学姐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赵芙荷笑着说道。


        

说是来看看,但是脸上的笑容不见真诚,手上也没有拿任何的东西,就连一旁的佣人都看出了古怪。


        

不过对此,温知夏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已经猜到了她来的目的,所以只是眸光寡淡的在她的脸上扫过:“我以为你早就该知道,毕竟……你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当事人该是最心知肚明。”


        

她的存在……


        

她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温知夏提供脊髓。


        

顾平生会在最开始会对她另眼相看,会选中她,都是因为温知夏。


        

当赵芙荷第一次从顾平生跟医生的对话中,明白自己被选中的理由后,她一度没有办法接受,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她不再选择唯唯诺诺的躲在背后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外室。


        

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跟温知夏针锋相对,代价竟然就是失去自己的孩子。


        

她流产失去了自己视作保障的孩子,可是罪魁祸首的温知夏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指责,自己不过是想要讨要一个说法,顾平生还是站在了她那边。


        

就因为温知夏比她运气好,早一步认识他吗?!


        

赵芙荷深吸一口气,忽然就笑了:“没错,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可是后来学姐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赵芙荷带着满满的恶意朝着温知夏走近,说:“后来我们就上床了,不止一次,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怀孕?学长就算是一开始是为了你的病情,但是你又怎么肯定他后来对我没有动心?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学长在我之前也有过女人,不过每次都是因为对方试图在你面前刷存在感而被强行驱赶,但是对我,学长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念头。这足够说明我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你不过就是因为比我早认识他,而他是个念旧情的人而已。”


        

温知夏掀起眉眼:“说完了?”


        

赵芙荷看着她寡淡风清的模样,试图从中找到崩溃和痛苦,但……一切如常。


        

温知夏抬手,“赵姨,东西给我。”


        

刚才就站在洗手间门前的赵姨连忙上前,赵芙荷在转身的时候,被迎面用冷水泼了一个正着。


        

“哗”一盆的冷水直接从头上浇下来,彻骨的冰冷瞬间就让赵芙荷的脑袋空了一下:“啊!”


        

“给顾平生打电话,不管他在什么地方,让他马上回来!”


        

温知夏把盆丢在地上,对着赵姨冷声道。


        

赵姨第一次见她动怒,二话不说就把电话给打了过去。


        

彼时的顾平生已经行至一半的路程,看到赵姨的电话微顿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当听到赵姨的话后,眸光当即便沉下来,对着司机说道:“回医院。”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在前方调转了车头。


        

李月亭暗中看了眼顾平生的神情,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猜到,八成是跟赵芙荷脱不了关系。


        

从丢掉那个孩子开始,赵芙荷做事情就没有了最初的冷静和耐心,李月亭也乐的看她跟温知夏针锋相对,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温知夏会让人直接给顾平生打电话的事情是赵芙荷没有想到的,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这幅模样,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顾平生在一刻钟左右后重新出现在医院门口,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当他走近病房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满身狼狈的赵芙荷,和坐在一旁目光沉冷的温知夏。


        

跟在后面的李月亭看着眼下的场景,也顿了一下,她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在这种状况下,温知夏竟然会让人叫顾平生过来,毕竟这样强弱的对比太过明显,一般人通常情况下都会怜悯那个楚楚可怜像是被欺负的对象。


        

“怎么回事?”


        

顾平生看向一旁的赵姨,问道。


        

赵姨看了眼赵芙荷,又看了看温知夏,开口:“这位小姐她刚才……”


        

“赵小姐。”李月亭看着忽然倒在地上晕过去的赵芙荷,惊呼一声。


        

赵芙荷闭着眼睛,面色苍白的昏过去,就倒在距离顾平生不足两米的地方,顾平生眉头拧了一下,“还愣着干什么,叫医生。”


        

温知夏沉眸看着眼带着急的顾平生,冷笑声溢出,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说:“赵姨,把赵小姐付到病床上来,这么娇弱,出了事情,顾总该心疼了。”


        

赵姨迟疑着朝地上的赵芙荷伸出手,却听到顾平生低沉不悦的声音:“说什么气话,把她送去别的地方就是了,不会打扰到你休息。”


        

温知夏抬手:“不必,我没有打算再继续住院,既然都是顾总的钱,索性就直接叫顾总的学妹来接班就好,免得顾总做一个新欢右一个旧爱的照顾不过来,熬坏了身体,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心疼难过。”


        

顾平生这个时候也才察觉到,她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换下来。


        

只是她这嘲弄的语气,让人怎么听着都不太舒坦,尤其是被嘲讽的当事人,他以前倒是没有发现她说话还能这么夹枪带棒的。


        

她起身,还未走到病房门口,就被顾平生给拦下来。


        

温知夏掀眸,板着脸:“怎么,水是我泼的,顾总还想要找我算账?”


        

“你知道我不会,还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他说过她一句不是?


        

温知夏抿唇,“嗬”的嗤笑出声:“我现在还怎么敢窥测顾总的心意。”


        

此时医生匆匆来了。


        

温知夏见状想要离开,顾平生却握着她的手腕,将人桎梏在自己身边。


        

原本医生招呼着护士想要把人放到病床上,顾平生却先一步开口:“送到旁边的病房,这里有人住。”


        

医生顿了下,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指挥着把人抬去了其他病房。


        

“你们两个去看看。”顾平生对着李月亭和赵姨说道,把人给支走。


        

李月亭在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


        

病房里就只剩下顾平生和温知夏两个人。


        

顾平生:“她打扰你休息,等……”


        

“等手术捐献骨髓结束后,就把她送走?还是顾总准备再找个地方金屋藏娇?”温知夏反问道。


        

顾平生听到她说起骨髓移植,眸色陡然变深:“她说的?”


        

温知夏没说话。


        

“……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等你做完手术,我保证你不会再见到她。”顾平生摸着她的脸,带着着轻哄缱绻的味道:“她怎么值得你生气。”


        

以往,她即使生气,他哄上两句,温知夏的气也就消了,一直都是这样,因为她本就不会真的跟他生气。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推开他的手,正色道:“我不会接受她的骨髓。”


        

顾平生的手指捏起,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数秒,沉声道:“夏夏,这件事情不是你可以任性的,手术的时间已经定了,今天你就会开始进行身体指标的检查,我也会在医院里陪着你。”


        

温知夏再次重复:“我不接受。”


        

顾平生的面色沉下来:“理由,你给我一个不接受的理由!你知不知道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成功有多困难,你说不做就不做了?!”


        

“所以,顾总是想要让我接受自己丈夫卖身换来的骨髓?”她说,“我做不到。”


        

她的话,不轻不重,波澜不惊的,却在一瞬间把病房内的空气降到了冰点。


        

温知夏只要想到,顾平生跟赵芙荷上过床,她就想要干呕,想要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