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90章:终于是做了件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去吧去吧,讲座的票很不好抢,我们吃完就去,去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座位。”沈文言说道。


        

“你跟朋友去吧。”温知夏拒绝。


        

但沈文言巴巴的看着她:“你是不是不喜欢跟我出来?”


        

温知夏:“……”


        

“那你就是答应了,走吧,前面有家店很好吃。”


        

温知夏托了托额头,算了,去就去吧,按照顾平生每次出席讲座的上座率而言,黑压压的一片,那么多人,也不见得就会凑巧的看见。


        

只不过温知夏似乎是忘记了,以前她从来不会抱有这般的侥幸,墨菲定律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越有极大的可能性出现。


        

沈文言带她来的是一家小食面馆,味道还算是不错,但她也没有吃多少。


        

出来的时候,她看到当年经常跟顾平生光顾的一家店还开着,而且连老板都没有换,就多看了两眼,沈文言以为是她想要吃,“我去给你买,你等等我。”


        

这个年龄阶段的男生大概都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见到她喜欢就想要把东西一股脑的推到她面前。


        

温知夏开口阻止:“不用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没事,很快的,那里有位置,你坐下歇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他朝着门头店一边跑过去,一边说道。


        

温知夏无奈的心中叹了口气,说实话,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站着等什么人了,这些年在家里待着,是越发的有些懒洋洋的,好在今天虽然有些冷,但天气还是不错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身上,挺舒服的。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肩膀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她肩上挎着的包被人给抢走了。


        

温知夏楞了一下,毕竟这光天化日下抢包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经历,但相较于在自己小区内都能被绑架的事情,她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有手有脚的,为了一个包跑的心惊胆战的,还要时刻担心被抓,温知夏觉得这类人也是挺辛苦的。


        

“小姑娘,你吓傻了!赶紧追啊!”


        

“有小偷!抓小偷啊!”


        

见她一动不动的,旁边目睹的人都替她着急,猛然在她耳边喊起来,吓了温知夏一跳。


        

她想说没事,附近都是监控,她想要根据监控查个人不是什么难事,无论是是包还是钱,只是打一个电话的事情,对方就会乖乖的送回来。


        

但旁人可是不知道这些,热心的帮她喊着抓小偷。


        

沈文言买完东西看到这一幕,看了眼温知夏,将东西一把放到她怀里,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


        

他动作太快,温知夏就算是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她看着手中的还冒着热气的小吃,眉头皱起。


        

“我刚才好像看到那个小偷手上拿着东西,不会是刀吧?”


        

“光天化日的,应该没事吧。”


        

“怎么没事,要是逼急了,说不定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温知夏的眉头拧了一下,刀?


        

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跟徐其琛交代?


        

温知夏看着被沈文言一同丢给她的手机,迟疑着要不要给顾平生打个电话,他的怒火可大可小,如果沈文言出了什么事情,她承担不起这样的结果。


        

但顾平生……恐怕就算是把人给救下来,怕是也不会轻饶了他。


        

杰邦不就是个例子,顾平生以为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忘记了温知夏跟他共事过那么久,对他的手段了如指掌。


        

倘若真的是怒火,也是给沈文言一个教训,不过就是一个包罢了,你追什么,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命什么时候不是比钱重要,怎么就那么莽撞,话都不听她说上一句,就冲出去。


        

在她拿着手机,指尖微颤的想要打电话的时候,沈文言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手臂搭在她的肩上,喘着粗气,把包递给她:“你,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温知夏那里还有心情检查少没少东西:“你受伤没有?他手上好像拿着刀。”


        

沈文言闻言,站直身体,咧开嘴对着她笑:“你关心我啊。”


        

温知夏看着他嬉笑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没事,我没事。”他摊开手让她看:“我在学校长跑拿过第一名,在拐角处就把人给按住了,他手上确实有刀,但是我碰到了几个同学,帮我一起按住了,就是他们……”


        

沈文言指给她看,几人这才走过来,撞了撞他的胳膊,示意他介绍一下:“这位是?”


        

沈文言摸了摸后脑勺:“她叫温知夏。”


        

几人一脸了悟的看着两人,“明白明白,你小子行啊,这么漂亮的都被你追到了。”


        

沈文言瞥了眼温知夏,像是在看她的反应,在她微蹙眉头的时候,心中有些失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还是不是那种关系。你们不是说也是回来听讲座的吗,一起走吧,我们也要去。”


        

温知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赶鸭子上架一样的来到了四方城大学。


        

彼时一辆布加迪缓缓的驶入校园,在某栋多功能教学楼前,还拉着横幅,有教职工正在门口等候。


        

当年在学校里,顾平生和温知夏就是风云人物,不过出名的方式不同。


        

后者是奖学金各类奖项拿到手软,被教授们寄予厚望的学术性人才,而顾平生……大概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不提也罢。


        

但就是这样一个实在称不上是好学生的顾平生,多年之后,荣誉榜单上知名校友排在前列不说,会趟母校也是声势浩荡,如若不是王教授被校领导再三要求做出邀请,怕是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就连他自己的导师出面,都没有把人给请过来,说起来这件事情,教过他的导师那是愤愤不平,连说这是个白眼狼。


        

王教授摸着自己的胡子,到是觉得这小子终于是做了件人事。


        

“夏夏?”


        

顾平生看向车窗外,看到跟一群少年有说有笑走向教学楼的一道背影顿了一下。


        

但是几人转眼间就已经进去,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温知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