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05章:不是想死么,放干她的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家老宅。


        

“先生,这是温小姐案情的资料。”晋茂将邮件打开,将扫描版的档案资料拿到徐其琛的面前。


        

徐其琛静默的看了一眼,放下了手中正在擦拭的古董。


        

他翻看着,同时听着晋茂的阐述和判刑结果。


        

良久之后,他翻看完了最后,开口:“他为了顾夏集团,放弃了小夏?”


        

晋茂顿了顿,如实回答:“说不上是放弃,顾平生为了温小姐像是也在不遗余力,只是……出现了点意外。”


        

徐其琛唇瓣轻动:“余力……”


        

不遗余力:将剩下的精力都用上。


        

“什么时候可以探监?”徐其琛问道。


        

晋茂:“两天后。”


        

徐其琛看了他一眼。


        

晋茂知道这个结果他不会满意,解释:“……温小姐刚刚入狱,那边制度严苛,所以……”


        

两天已经是最快的结果,按照四方城监狱的正常流程起码要等到一个星期以后。


        

成雅居。


        

当赵芙荷淋雨被推进来的时候,顾平生刚刚换好从车上拿下来的衣服,脚上踩着棉拖,垂下来的短发还是湿润的,他就站在客厅的陆地窗前,看着窗外“哗哗”而下的暴雨。


        

这是四方城入冬以来,下的最猛烈的一场雨,像是要将整座城市颠倒。


        

“唔,唔唔唔……”


        

赵芙荷口中被塞着东西,挣扎的时候被两名保镖牢牢的按在地上。


        

周安北率先走过来回话;“顾总,跟您猜测的一样,这个女人正准备坐飞机逃走,只不过天公不作美,今天突然的一场大雨将机场内所有的飞机都暂时停飞了。”


        

不然恐怕他们还要联系机场的高层进去找人。


        

顾平生回过头来,狭长且深邃的眉眼之间带着极重的阴沉之色,神情之间裹着冰冷颜色,他居高临下睨着地上的女人。


        

周安北将赵芙荷嘴上的胶带猛然撕扯下来,胶带上连带着一根细长的发丝。


        

赵芙荷却没有时间去因为这短暂而细小的疼痛喊出声,她的全部精力都在眼前的顾平生身上。


        

顾平生撑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朝着她招了招手。


        

赵芙荷虽然摸不透他此刻的心思,却也知道,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到了顾平生的底线,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庭审尚未结束的时候,就找机会逃走。


        

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她唯一可以向温知夏报复的机会,她怎么甘心就这样失去。


        

赵芙荷没有动,周安北看了顾平生一眼,把人一把推上前。


        

赵芙荷“噗通”一声跌倒在顾平生面前,她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他阴沉黑暗的眼眸,还没有起身就想要往后退,下一秒惨叫声就响起来。


        

顾平生蓦然起身,一脚踢在她的胸口,脚捻在她的手指上,身体半弓着,弯下腰,“你知道,坏了我事情的人,是什么下场么?”


        

“学长,学长你饶了我,饶了我吧。”赵芙荷从来没有见过顾平生这般阴沉狠厉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会杀了她。


        

不为其他,而是……就在刚才,顾平生接到了许律师的电话,温知夏放弃了让他提起上诉。


        

并且……不肯见他。


        

不是不肯见许律师,而是,不肯再见他顾平生。


        

她那人的好说话,也就是在平时,就是在表面上,说不见他,那在她出狱之前,他就真的不可能再见到她。


        

还有她让许律师带的话,什么让他“好自为之”!


        

她就是在气他。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做,嗯?我的情人?怀了我的孩子?你也配?!她现在不做手术了,你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顾平生抬脚踩在她的胸口上,沉重的压迫感和窒息感,让赵芙荷体会到了自己此刻离死亡的距离有多么近,“不是想死么,放干她的血。”


        

顾平生把人踢开,像是踢走一毫无用处的垃圾,眼眸赤红的动了杀念。


        

他的话落,身后就已经有保镖从身上拿出了匕首,反射着头顶的灯光,刀锋泛着凌冽的寒光。


        

赵芙荷顾不上喘息,连滚带爬的想要向外逃,却被人反手从后面拽住头发,把她的手腕按在了地上,看着拿着匕首的保镖越走越近,赵芙荷惊恐的摇着头,“不,不要,不要!学长,学长,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只是太爱你了,我只是不想要再跟别的女人分走你的爱,我是因为爱你啊!”


        

赵芙荷这个时候,还是不忘记自己要打的苦情牌。


        

从她的口中听到爱,顾平生只觉得玷污了这个词,如果他没有钱,没有现在的地位,她这种女人会跟他谈爱?!


        

“不要,不要,学长,啊!”


        

在赵芙荷的惨叫声里,保镖划破了赵芙荷的手腕,不偏不倚正好是她上次为了把顾平生留下,而上演“割腕自杀”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刀,比她上次那不深不重的一刀要深的多。


        

匕首割破皮肤,切开动脉,剧烈的疼痛让赵芙荷倒在地上痛哭起来,脸上一片惨白,爬到顾平生面前跪在地上向他求饶。


        

她的身体尚未碰触到顾平生,就被人重新拽回去,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


        

“你不是很想死?”不是接连在他面前上前自杀的戏码?


        

赵芙荷痛哭流涕的摇头:“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给温知夏捐骨髓,我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捐骨髓?


        

“六个月前,有人拿了二十万,让你捐赠骨髓,你拿了钱第二天转口索要三十万,一周之内上涨到五十万……”


        

赵芙荷听着他的话,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难道是……”


        

“半个月后,我把你从君悦买出来。”顾平生手指抬起她的下颌,“你该庆幸,自己跟她长了一双相似的眼睛。”


        

起初她拿钱不办事欲壑难平,顾平生的耐心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君越会所碰上,因为这双眼睛他心慈手软了一回儿,只要她乖乖听话,他不会亏待她。


        

正好那时江晚晚犯了他的忌讳被送走,他身边也需要一个可以带上酒桌和饭局的女人,一个从君悦带回来的交际花再合适不过。


        

只是她再三的出现在温知夏面前,想要鸠占鹊巢,让他早就已经动了铲除的念头。


        

但——


        

“学长,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对于死亡的恐惧,让赵芙荷哭得泪流满面,她还年轻,她不想死。


        

顾平生看了眼周安北,周安北让已经到来的医生进来。


        

但医生并未施救,显然这是要看顾平生的意思。


        

一面生,一面死,赵芙荷的精神几乎崩溃。


        

顾平生一身沉冷的坐在沙发上。


        

“太太的车刹车失灵是不是你做的?!”周安北沉声问道。


        

赵芙荷摇头,疯狂的摇头:“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做过,我没有。”


        

“不是你,你为什么在法庭上那么巧合的拿出了监控视频?”周安北质疑。


        

“视频?”


        

赵芙荷一片空白的脑子,出现了应激反应,忽然之间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跪在地上握着自己的手腕痛哭,一会儿念叨视频,一会儿喊救命。


        

死亡的恐惧击溃了她的理智。


        

周安北皱了下眉头,“顾总?”


        

靠在椅背上的顾平生闭着眼眸,膝盖上的手指,轻轻的弹动了两下。


        

周安北会意,让医生先给赵芙荷缝合伤口。


        

医生让两名保镖按住惊恐的赵芙荷,准备给她局部注射麻药。


        

但顾平生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削薄的唇角开阖:“直接缝合。”


        

直接缝合,不用注射麻药。


        

医生顿了下,周安北却冲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照做。


        

没有麻药,直接缝合的过程,疼痛感甚至比匕首划破手腕还要剧烈,赵芙荷中途晕了过去,有被用水泼醒。


        

缝合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只有医生和身旁的一名助理操作。


        

惨叫声在雨夜显得格外的惊悚刺耳,后来,赵芙荷的嘴被重新塞上。


        

等手术结束之后,医生满头大汗,而赵芙荷整个人也想是刚刚从外面的雨水中打捞出来。


        

“视频是怎么回事?”


        

赵芙荷像是丢了半条命,眼中盛满了惊恐,嗓子因为惨叫已经沙哑,也不敢再耍什么心思:“是……是我听李秘书跟……跟人聊天说起自己放在小区里车,被,被刮了……但是附近,附近的用来监控车辆的,摄像头坏了,没有办法查到当时的场景,我就想到了,想到了医院的监控……”


        

周安北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们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败诉。


        

“十一年前,你曾经出现在历台区锦隆大厦附近,当天有一名怀胎九月的孕妇从楼梯上摔下来,三天后你一向靠着固定工资的父母卡里,突然多了二十万。”顾平生忽然睁开眼睛,“当天你看到了什么?”


        

十一年前……


        

赵芙荷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茫然,“我,不知道。”


        

不知道?


        

顾平生冷冷的扯起嘴角:“没关系,你有足够的时间想起来。”他站起身,“把她送去地下城,既然那么喜欢男人,就不要让她停下来,什么时候想起来,带她来见我,不要让她死了。”


        

在赵芙荷求饶的声音尚未响起来的时候,就被人重新塞上抹布,捆绑起来。


        

车上。


        

司机看着被捆绑着带走的赵芙荷,透过不断左右摇摆的雨刮器,多看了两眼。


        

顾平生指腹磨搓着手上的婚戒,“明天起,你就不用来了。”


        

司机猛然转过头:“顾总。”


        

“我会安排你去别的地方工作,或者你愿意去陪那个女人在地下城工作。”顾平生眼眸沉冷的说道。


        

司机连声说不敢,车窗外的雨还是不停歇的下着,在空中形成一层雨幕。


        

“跟她睡过的男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是,多谢顾总。”


        

澜湖郡。


        

赵姨和王姨一听到脚步声,连忙走过来。


        

但是却只看到顾平生,身后并没有温知夏的身影。


        

赵姨试探性的问道:“顾总,太太是……回医院了吗?”


        

太太还没有做手术,身体还没有好,是不是庭审结束之后,就直接回医院了?


        

折腾了这么多天,应该给太太好好补补。


        

“太太明天想要吃什么?上次我看那个汤……”


        

她的话尚未说完,顾平生已经上楼,进门之后,未再说过一句话。


        

王姨对着赵姨摇了摇头,见状低声叹了口气。


        

显然情况已经往最坏的情况发展。


        

两天后。


        

徐其琛从探监室走出来,晋茂在他的肩上又多披了一层大衣,徐其琛的目光穿过他,看向了门外的顾平生。


        

“听闻,顾平生已经连续来了两天,监狱这边有意通融,但温小姐不肯见。”


        

在晋茂说话的同时,一名狱警再次来到顾平生面前,“犯人说已经跟顾总没有关系,让顾总不用再来了,你们两不相欠,好聚好散,就算是你再来一百次,她也不会见,让顾总……不要再白费心思。”


        

顾平生静静的听着,深邃的眸光里黑漆漆的一片,好像即使是正午最灼目的阳光都无法将他眼底的黑暗阴霾散去。


        

她不肯见他。


        

无论他来多少次。


        

因为温知夏的入狱,笼罩在顾夏集团身上的丑闻像是也渐渐的被公众遗忘,这依旧是一家富有无限潜力的公司,依旧为莘莘学子们毕业后的首选。


        

像是一切都未曾改变,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惟有身为集团掌舵者的顾总,再没有笑过。


        

两个月后,监狱内传来消息。


        

编号30987号病人病情发作,被紧急送去治疗,而此时的顾平生正跨越三个省正在开峰会。


        

等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他连人都没有见到。


        

温知夏像是就这样消失了,他动用了多层关系和手段也只不过是查到了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只是知道,这其中,出现了上京徐家的身影。


        

于十年前初遇的伊始,温知夏开始了一场盛大的期许,十年之后,终是在这场盛大的期许之中,失望而归。


        

在温知夏最初消失的那半个月里,顾平生疯了一般的动用全部的能力找人,但是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后来的一天,正在会议室内开会的顾平生,在站起来的瞬间,没有任何征兆的轰然倒地,吓坏了一众高层,被紧急送往医院。


        

手术台上,无影灯亮的刺眼,眼皮像是睁开了又像是没有睁开。


        

朦朦胧胧之间,大梦回穿。


        

扎着马尾抱着书本的乖巧少女辛苦的挤上车,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勉强才找到一个可以站立的位置。


        

她刚刚站定,身旁就出现了一脸上贴着创可贴对着她痞笑的少年:“这么巧啊,小书呆。”


        

她现在很不乐意跟他在一块,但是最近每次坐车都能看到他,每次看到他车上都还异常的拥挤。


        

“想坐下么?”他低下头问她。


        

温知夏在女生里也算是比较高挑的那一类,但是在他跟前,就像是个小矮子,以至于每次他说话的时候,都惯性的弯腰凑到她跟前。


        

温知夏不习惯这样亲昵的行为,想要后退,但身后都是人,没有让她退后的地方,她板着脸:“你好好说话。”


        

说话就说话,干什么要把脸凑过来。


        

顾平生不羁的眉眼上挑:“温同学,这是礼貌你不懂?而且……”他说,“我这不是照顾一下你的颈椎,免得你脖子疼,真是好心没好报,小矮子。”


        

温知夏瞪眼:“我168!”


        

她哪里矮了?!


        

她在女生里明明很高。


        

她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说过她矮,这感觉就像是你跟每次都考年级前三的她说——你学习不行啊。


        

这不是侮辱,而是睁眼说瞎话。


        

“你,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就瞎了!”温同学有被冒犯到。


        

顾平生阴恻恻的磨了磨牙,“你长本事了,会骂人了?老师教你的友爱同学你学哪里去了?”


        

温知夏抿唇,半晌后对他用鼻孔哼了一声,撇过头去,表示自己的不屑。


        

顾平生看着她这劲劲儿的模样,生气倒是不至于,就是这心窝子里跟被人挠了一下似的。


        

彼时,车辆陡然一个刹车,温知夏站不稳,整个人跌倒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顾平生单手握住扶手,另一只手牢牢的将她护住,“喂,小书呆,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温知夏摇头,对上他带笑的眼睛,楞了一下之后,连忙非常剧烈的摇头。


        

那模样就像是再晚一分钟,就会被误会似的。


        

顾平生的脸色当时就青了:“干什么,喜欢我就这么丢人?”


        

学校里多少女生整天围着他转,她这一副见鬼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车辆平稳行驶之后,温知夏脱离他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校服之后,一板一眼的跟他说:“我不喜欢你,我知道你喜欢我。”


        

当时顾平生就新奇了:呦,小书呆能看出来这个。


        

“谁说我喜欢你,你年纪不大,怎么这么喜欢自作多情呢?”他伸手扯着她的脸,软绵绵的,跟棉花糖一样,成天里乖乖呆呆的,让人看着就想要欺负。


        

她的脸娇嫩的很,轻轻捏了两下,就红了,她吃痛,让他松开,他不肯。


        

她气恼急了,拽住他的胳膊,就咬了上去,白白的一口小牙,咬的他生疼,也自此就像是在他的心中烙上了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