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08章:顾总说这个?我丈夫为我挑选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花家要举行这场晚宴而心中生出了其他想法的人,并非是只有顾平生一个。


        

比他更加寝食难安的,还有青祁。


        

当青家收到请柬的时候,他正跟林惠茜在床上纠缠,当家里打来电话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整个人当时就萎了一下。


        

“她还活着?”


        

这件事情青家也大为意外,毕竟这消息瞒了整整三年,如今陡然要为花千娇举办什么宴会,这里面的深意的却是值得玩味。


        

“不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马上回来。”青母说道。


        

自己的丈夫忽然在外面弄出来了一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私生子,虽然青父严明不会动摇青祁继承人的身份,但世事难料,谁知道这其中会发生什么,在青母看来,只有儿子娶了一个家室足够雄厚的妻子,才是真的万无一失。


        

青祁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背着林惠茜,所以林惠茜也听到两人对话的内容。


        

她在青祁的后背上挠了一把,显然没有得到满足。


        

从花千娇坠海以后,青祁几个月都没有碰她,虽然后来恢复正常了,但是肯碰她的频率显然没有以前高。


        

这让林惠茜有些欲求不满,只能去找其他的男人。


        

“好。”青祁挂断了电话后,想要起身,但是却被林惠茜从后面紧紧的抱住:“青祁~~”


        

青祁顿了下,这种时候停下来他也难受,但,“家里有点事情,晚点我再来。”


        

说完,就真的走了。


        

林惠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自咬了咬牙,真是扫兴。


        

而且这么久了,她的肚子还没有动静,青祁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缠绵难舍难分,她必须要想点其他的办法。


        

在青祁走后的半个小时,吴启明出现在了她的床上。


        

吴启明看着她脖子上的吻痕,兴致来的很快。


        

青祁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他爹的那个私生子竟然也在,母亲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询问之下才知道,他的二弟,竟然也接到了花家的邀请。


        

景园。


        

因为温知夏喜欢雪,所以在冰雪尚未融化之前,徐其琛特意的叮嘱佣人清理出出行的道路就行,不走路的地方积雪都不清理,而是让人堆了不少雪人,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温知夏透过窗户来看的时候,看着佣人们正在忙绿,也有些心痒,就穿了厚厚的外套下去。


        

佣人见她来,给她递上了手套,“先生说,您如果出来玩雪,围巾手套都要戴好了,免得感冒。”


        

对于徐其琛能窥测到她小心思的事情,温知夏并不意外,他那人心细如发。


        

温知夏堆雪人的技术很熟练,一个人的动作比其他两个佣人还要娴熟,心满意足的完成了大致的形状之后,就开始用黑色的石子做眼睛,旁边框子里堆放着大小不一的胡萝卜,都是用来备用做鼻子的。


        

景园内的大半佣人都出动了,为这暮雪皑皑的冬日增添了几分的热闹和人气。


        

徐其琛下车,看到她玩的正高兴,脸蛋泛着绯红,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汗,许是注意到他的目光,蹲下身捧了一手雪,对着他弯眼浅笑:“你回来了?”


        

徐其琛走进,想要给她把围巾带上,却被她扬了一身的雪花。


        

雪花纷纷落下,映照着她带笑的眼眸。


        

一旁的佣人看着,默默的给他递上了一颗雪球,却被徐其琛扶开,朝温知夏招了招手,摸了摸她冰凉的手指,将自己的手套给她戴上:“感冒还没好,又贪凉,晚上发烧的难受你是又忘记了。”


        

温知夏抿了下唇,小声嘟囔:“管家婆。”


        

徐其琛扬起眉毛,那模样似乎是在说:再说一遍。


        

“你要开广告公司的事情,人员已经都招齐了,这周就可以开业。”西装内随身携带的手帕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说道。


        

温知夏抬眸,“这么快?”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这不是你常挂在嘴边的。”只要是资金到位,一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些年她以自由投资人的身份,在证券基金股票方面赚的钱,足够支撑她开设两家同等规模的广告公司,所以在新公司的筹建方面,也是非常舍得花钱。


        

晚上,吃完饭后,徐其琛看着她吃药后,递上了一颗糖果。


        

温知夏张开嘴,糖果的味道驱散了口中的苦涩的药味,“这药我吃了明天应该就可以了吧?”


        

徐其琛翻动着手中的报表:“听医生的,他说停下不用吃了,就可以不吃了。”


        

“我觉得你这是在报复我。”温知夏说。


        

因为她以前总是盯着他吃药,现在风水轮流转。


        

徐其琛挑眉,一派儒雅的模样中竟也带了抹捉弄的神采:“真是难为你,现在才发现。”


        

温知夏:“……”


        

她拿走他手里的报表,嗔了他一眼,看了两眼之后,顿了下,“你这份报表……”


        

“数据有问题。”徐其琛也不介意她看,而是自然而然的就把话给接了过来。


        

对于这种自作聪明在数据上动手脚的人,温知夏不知道该说是勇气可嘉还是自作聪明。


        

花家晚宴这天,着实场面盛大,不少人都是奔着花家这次如此轰动的举办晚宴目的为何来的,三年前坠海,三年后回归,这花家小姐也着实是命大。


        

青祁来的时候,有人前来问询事情的情况,多数人都是觉得,花青两家既然有着婚约在身,青祁又是花千娇的未婚妻,一定是早就见过了,也知晓今天这场晚宴的目的,但面对问询,青祁是一问三不知。


        

这就让大家的面色多少出现了些变化,身为未婚夫竟然连死而复生的未婚妻的面都没有见到,这说明了什么?


        

面对怀着揣测的众人,花母只好站出来打马虎眼。


        

但是在暗地里却在示意青祁去找找花千娇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


        

花母对于花千娇这个儿媳妇一直都是满意的,但是无奈自己这个儿子一点都不上心,成天跟那个林惠茜鬼混。


        

青祁顿了顿之后,手指摸过口袋里丝绒盒子的质感,他今天也是带了诚意来的,他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跟花千娇结婚,除了是为了稳定自己的位置,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他发现,自己在得知她下落不明极有可能香消玉殒的时候,他的心里像是空了一块似的。


        

这几年他也想了很多,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也喜欢花千娇的,只不过是因为一直被逼迫着对她负责人,心里才会产生了排斥的感觉。


        

他很高兴,花千娇并没有死,他带了戒指,这次不用任何人强迫他,他决定跟她结婚。


        

他想,如果花千娇知道这一点,一定会非常高兴。


        

只是,他找到了花家的佣人,说明自己的身份,想要见花千娇的时候,佣人的表情带这些诡异,“小姐还在打扮,青少还是在前面等着吧,我们小姐很快就会过去。”


        

青祁皱了下眉头,因为以往都是他叫人阻止花千娇靠近自己,但是他见花千娇都没有什么壁垒,现在她却让人阻挡自己?


        

“你先去问问你们小姐的意思,她想不想现在就见我。”


        

佣人在他自信满满的语气中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忙。”


        

说完,佣人就走了。


        

这里是花家,不是青家,小姐说不提前见人就是不提前见人,一个马上就会变成前未婚夫的男人,真的把这里当成是他家了?


        

被一个佣人这么无视,青祁的眉头拧的死紧。


        

半个小时后,大厅内的人该来的都已经来的差不多,顾平生处于绝对显眼的位置,一出现就引来了不少老总带着自己的妻女前来打招呼。


        

年轻、多金、俊美,有为,加之早有隐隐传闻顾平生跟那位小温总已经离婚,这也让人心中早早的就打起了其他的念头。


        

谈的是生意,但醉翁之意不在酒,时不时的就已经将话题引到了自己正值花季的女儿身上。


        

没有女儿的,倒是也不忘记介绍一下自己所谓的干女儿近亲一类,话里话外的都是想要攀交的意思。


        

花父在看到众星捧月般出现的顾平生,眼眸顿了一下,因为他交代过并没有邀请顾夏集团的人,顾平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花父招来佣人,让她找花千娇给温知夏发条信息现行知会一下。


        

顾平生端起一杯红酒,骨节分明的手指摇晃了两下之后,放在鼻翼下方轻嗅,薄唇轻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将花父的举动尽收眼底。


        

花家门前一辆刚刚停靠的商务车上,正准备下车的温知夏看了眼忽然亮起的手机,点开之后,看了眼弹出来的信息,是花千娇发过来的。


        

温知夏轻瞥了一眼之后,指尖细微的顿了一下,眼眸微敛一下,将手机收起来。


        

徐其琛回头,“有事?”


        

温知夏抿唇浅笑:“没有。”


        

徐其琛不疑有她,在她下车后,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不要着凉,到了里面再脱下来。”


        

温知夏也没有拒绝,毕竟……她也是真的怕冷,为了参加这个晚宴,需要穿晚礼服,大冬天的就算是外面罩了件小羊皮的外衣也还是冷的。


        

她的礼服是徐其琛让人专门量身定做的,不会抢了主人的风头,却也只够将她的美完美演绎,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模样,足够她三年后的首次亮相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好方便她日后公司发展。


        

杯酒交错的时候,顾平生的眼眸总是会似有如无的在门口的位置扫过,但一个个挽着手的男女走进,却迟迟不见温知夏的身影。


        

顾平生神情微拧,难道是……他想多了?


        

眼看宴会马上就要开始,顾平生招来周安北,如果温知夏不来,那他显然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


        

而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当温知夏挽着徐其琛进场的时候,已经知晓徐其琛身份的花父花母上前打招呼。


        

当上京徐家的名号一出,众人顷刻间便开始窃窃起来。


        

百年隐世的绝对豪门,这样的家事和底蕴不是新兴豪门可以比肩的,除非是一方龙头巨擘,比如如今风头正紧赫赫威名的顾夏集团。


        

这般的,才有资格说上话。


        

旁人多关注的是徐其琛之后才会将目光落在温知夏身上,但顾平生不一样,当温知夏挽着徐其琛的胳膊出现,他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


        

温知夏一袭淡金色闪光薄纱露肩长裙,温柔披肩短发自然散落于颈肩,闪烁耀眼的珠宝戒指点缀于指间,璀璨夺目。


        

优雅纤细的身姿将裙摆间演绎着梦幻和雅致,她颔首微笑,宛如是午夜里静静流淌着的小提琴夜奏曲。


        

刹那间,顾平生眼眸像是就此坠入了深渊。


        

举起的酒杯没有递到唇边,喉结却在滚动,她剪短了他极其喜欢的那头长发,却依旧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


        

“徐其琛身边的女人……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难不成是什么二三线的小明星?”一女人酸酸的说道,“看那副狐媚样,勾人的很。”


        

温知夏的气质说什么都跟狐媚不搭边,但也的的确确是惊艳出场,将不少男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拈酸吃醋的女人不在少数。


        

“这人,是……是温知夏吧。”


        

不知道是谁忽然说了那么一句,紧接着不少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看向了顾平生的方向,毕竟是不是那位小温总,谁能有顾平生清楚。


        

“早就听闻这两人分开了,却一直没有准确的消息传出来,现在小温总跟徐先生一同出现,这算不算实锤了?”一人低声的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讳莫如深,却并未开口,但是这心里也已经打起了鼓。


        

“前脚离开顾平生,后脚就能再攀高枝搭上徐其琛,这位小温总的手段,真是让我们这些女人汗颜。”


        

毕竟这一般女人能搭上一个,已经算是上辈子积福,怎么能不让人艳羡。


        

周遭少不了都是在夸两人郎才女貌的溢美之词。


        

也让顾平生的眼眸越来越深,一旁的周安北有些不安的看了眼顾平生。


        

“宴会马上就开始了,去叫娇娇出来。”花父跟身旁的佣人说了声后,同温知夏和徐其琛有说有笑的往里面走。


        

但当顾平生的身影出现在面前,花父难免就顿了一下。


        

顾平生深邃的目光灼然的看着温知夏跟徐其琛挽在一起的胳膊,就那么挡住了两人的路,唐突且无任何分寸礼仪。


        

这该是顾平生和徐其琛第一次的正面交锋。


        

同样的年轻出众,同样的风姿卓越,一个内敛沉稳,一个锋芒毕露。


        

任何一个单独出现都足够引来从者如云,但当二者针锋相对,无声之中就已经是硝烟弥漫,周遭气氛顷刻间冷凝。


        

徐其琛唇角带笑,主动伸出了手:“顾总。”


        

顾平生指尖轻捻,看到了徐其琛无名指上的戒指,跟温知夏手上的那个像是一对儿,眼眸紧缩了下。


        

他没有跟徐其琛礼节性的握手,而是目光灼灼的望向温知夏:“你的戒指呢?”


        

他们的婚戒呢?


        

温知夏抬了抬手,葱白指尖上带着流光溢彩的钻戒,她举起,手指微微挑起,钻石与纤细的手指相得益彰,优雅且贵气,她唇瓣开阖:“顾总说这个?我丈夫为我挑选的,好看吗?”


        

她一句丈夫,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猛然间砸下了一颗巨石,“噗通”声溅起的水花剧烈高高扬起,扑打在围观者身上。


        

知道温知夏跟徐其琛关系的,现场只有花父花母,但此时围看着的一圈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无不是心头巨震。


        

原本以为温知夏只是傍上了徐家,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摇身一变就成了无数人想都不敢想的徐太太。


        

“丈夫?”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睨着,脾气秉性收敛了不少,但眸底还是沾染上了森冷和怒意。


        

“顾总,徐先生,知夏,晚宴马上开始了,几位有什么话,待会儿坐下来再谈也不迟。”花父看了眼温知夏,又说:“知夏,娇娇还没有出来,你去看看?”


        

他有意将温知夏从眼下的场景中解救出来,温知夏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顾平生迈步要跟上去,徐其琛却伸出了手,淡笑道:“顾总,留步。”


        

温知夏去了花千娇的房间,花千娇正好从里面出来,跟她说起刚才佣人说把青祁赶回去的事情,言语间带着笑意。


        

“我刚才看到了叶兰舟,你也没有见他?”温知夏给她脱了下裙摆,问道。


        

花千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等跟青祁把婚约解除了再说吧。”


        

她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呢。


        

温知夏闻言,说:“也好。”


        

事情总是要一件一件的解决,有条不紊,才不会忙中出乱。


        

花父看到了楼梯上女儿的身影,拿着话筒朝她招了招手。


        

台下的青祁看着容光焕发,娇美可人的花千娇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花千娇因为从小被关照的很好,所以自然而然就带上了些被日日呵护的精致,眉眼间也都是“自知优渥的无辜”,总会给人一种“未长成”的天真感,不是跟温知夏一样的看淡一切,都是得到一切都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