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10章:他带给你的离婚证是假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抬起头,还没有看清楚来人,就直接被人直接翻过身抱起压在了盥洗台上。


        

她身上穿着的礼服薄的很,虽然洗手间内也有暖气,但盥洗台是大理石的,冰冷的很,她刚坐上去就被冰了一下想下来。


        

但顾平生凭借着身高和力气优势,长腿紧紧的抵在她的膝盖上,不给她任何下来的机会。


        

“你起开。”温知夏蹙眉说道。


        

“起开、让开、放开、走开、别管我,除了这些,你还会说什么,嗯?”他眸色很深的睨着她,抬手捏着她精小的下巴,不等她回答,薄唇就狠狠的吻了上去。


        

三年又三个月,他在她了无音讯的时候,等了三年又三个月,她终是回来了。


        

他带着怒气进来,原本是想要给她个教训,开始的时候是发了狠的想要干脆直接要了她,却在再次唇齿相依的瞬间,心脏那处就又柔软了下来。


        

她抬手挣扎,被他大掌直接压在身后,削薄的唇瓣贴着她的唇角,呼吸纠缠,低沉喑哑的嗓音从唇齿间溢出,“病已经好了?”


        

他还记挂着她的病情,即使她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病弱的模样。


        

“滚开。”她的手被扣住,想要用腿踢他,却反被他长腿夹住,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要脸的人,如今这在面前的高不可攀和倨傲,也都是对外的。


        

“好了没好?我有的是时间,咱们大可以这么一直耗着。”他说。


        

温知夏对他无赖的做派,嗤之以鼻:“怎么,我没好,顾总现在还舍得拿自己的新宠来救别人的妻子?”


        

顾平生狭长的眸光眯起,“你跟那个徐其琛真的结婚了?”


        

他其实并未全信,她是什么性子,这么多年顾平生早已经摸得差不多,这话多半是说出来故意气他,但徐其琛堂而皇之的宣之于口,又不得不让他心中一直提着这件事情。


        

“婚戒这么大一颗,顾总是没看见?”她扬起下颌,反问。


        

顾平生薄唇轻抿,深沉如夜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良久都没有说话。


        

“顾总如果看够了,就放开,跟前夫在洗手间里纠缠不清,我怕其琛会误会。”她仰头的时候,完美的颈部线条修长的如同一只倨傲的白天鹅。


        

“故意拿个钻戒来气我?”他指腹磨搓着她有些红肿的唇瓣,湛黑的眸光带着探究和否定。


        

他是不信的,他当年追了她那么多年,才让她松口,这才三年,她怎么可能就嫁了。


        

“顾总在怀疑什么?我跟其琛心意相通,而你不过是我的前夫,我气你什么?”温知夏掀起唇瓣,“还是你觉得,我这辈子就只能嫁给你了?”


        

还是他爱极了的那张面容,还是他喜欢的模样,还是他想要亲吻的唇瓣,却能说出让他胸腔阵痛的话来。


        

“前夫?温知夏,你是有离婚证还是跟我去民政局做过公示?你连婚都没有离,你跟我说前夫?!其琛叫的亲密,那就是奸夫!”她领着一个野男人在他面前招摇过市,还口口声声说他是前夫!


        

顾平生活到现在,就没有这么憋屈过!


        

温知夏眼眸微顿:“不可能,许律师……”


        

“假的。”顾平生沉声打断她的话,“他带给你的离婚证是假的。”


        

她入狱,离婚证是许律师带进来给她看的,可离婚证是顾平生交给许律师的,许律师还是顾平生给她高价聘请的。


        

所以,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场让她信以为真的局。


        

温知夏愣住,牙关咬了下,数秒钟后,唇角微扬轻笑:“平生,你先放开我。”


        

她许久没有这么亲密的称呼过他,顾平生心神微动,扣着她手的力道就松了些。


        

然后——


        

“啪”。


        

温知夏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扇在了他的脸上,怒声:“你无耻!”


        

他连离婚的事情,都在骗她!


        

他怎么敢这么骗她!


        

顾平生挨了一巴掌,伸手揩了下唇角,微微上抬的眼眸之间透着几分的邪气:“所以我才说,徐其琛不过就是个奸夫。”


        

在她愤怒的想要再甩他一个巴掌的时候,顾平生按住了她的手,“夏夏,跟我回去。”


        

回去?


        

温知夏怒极反笑:“你听没听见我在国外已经结婚了,既然这样,那就再离一次。怎么,顾总看不见我们两情相悦么?”


        

没有离成,那也是他诓骗她的。


        

顾平生觉得,这要是换成其他人,他干脆会选择直接掐死她,省的她红口白牙的说着捅他心窝子的话。


        

两情相悦?


        

她跟一个奸夫有什么两情相悦。


        

“夏夏,你非要这么气我是不是?”


        

温知夏从盥洗台上跳下来,抬脚在他的双腿处踢过去:“你要是发情,就去找那些个小三小四去,少在这里恶心我。”


        

顾平生眸色一沉,拽着她的腿,就把她拽到了跟前,他臂力大得很,单只手拽着她的腿就把她整个人拉过来,两个人贴的密不透风,另一手指就扣在了她的纤腰上。


        

“我有没有找小三小四,给你验验货。”他说。


        

比起厚脸皮无下限,十个温知夏也抵不过他一个顾平生。


        

他什么腔都能说出口,面上已经是高不可攀的顾总,背地里实际上还是那个坏痞子。


        

温知夏手臂抵在他的胸膛上,不肯让他靠近:“放开我。”


        

“放开?”他目光如勾的睨着她,“我见过不少捉奸的,堂而皇之的把奸夫带在身边招摇过市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百年隐世家族?豪门贵公子?单是旁系就盘根错杂的家族,这样的麻烦你也敢招惹,你不是聪明的很,气我的时候一套接着一套,现在是瞎了是不是?”


        

她是聪明,但她的聪明压根就不是用在算计人心上面的,徐家是光鲜,可那根本就不是她习以为常的生存方式。


        

“夫妻一体,我爱他,就愿意为了他招惹麻烦。”她挣了下,但是她的话显然激怒了他,扣着她腰肢的手收紧,像是要给她折断。


        

“徐先生,里面的洗手间坏了,还是让佣人带您去别的地方。”


        

门外,周安北看到走过来的徐其琛说道。


        

徐其琛瞥了眼他,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他是跟在顾平生身边的那个秘书:“我夫人在里面。”


        

不是疑问,而是单纯的在陈述一件事实。


        

周安北哂笑,“徐先生可能是误会了,里面正在维修,没有人。”


        

徐其琛掠过他,“小夏,你在里面吗?”


        

周安北想要阻拦,但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敢有什么贸然的举动。


        

“我……唔……”


        

温知夏尚未开口,就被顾平生吻住,他眼眸微动,向后靠去,后背撞击在洗手间上的门上,发出声响。


        

当徐其琛听到声音推开门进入,看到的就是身体紧贴,正在热吻的两人。


        

徐其琛垂在身侧的手掌握紧,半晌后,猛然抬起手,将两人分开,挥拳砸向顾平生。


        

徐其琛自幼接受的都是豪门礼仪,动粗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但男人骨子里也许就是存有这般争强斗狠的本性,尤其是在关于自己女人的事情上。


        

但事情说不清楚的点就在于,两人都觉得温知夏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


        

徐其琛自幼防身的本事就学了不少,是有专门的师傅教导的,而顾平生纯粹就是野路子,尽数都是实战的经验,狭窄的空间内实战的空间有限,但这里面的动静闹得太大,不用一会儿就会引起外面的人注意。


        

都是有头有脸的身份,传出去在洗手间里争强斗狠,谁的面子上都过不去。


        

“够了,顾平生!”


        

温知夏拦在徐其琛面前,伸开手臂挡下顾平生挥下来的拳头,如果不是他看到她突然冲过来即使把手收回来,这一拳就会结结实实的落在她的身上。


        

顾平生怒然的睨着她:“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徐其琛将她护在怀中,“这种傻事,以后不要再做了。”


        

温知夏抬头看了看徐其琛,“你没事吧?”


        

徐其琛的喉咙里有些痒,想要咳嗽,他尽力的想要压下去,但是最终还是咳出声:“没事。”


        

“还说没事。”温知夏扶住他。


        

顾平生薄唇抿的很紧,他见过女人装柔弱的,还从来没有见过男人来这套,尤其,温知夏竟然也吃这套,“徐先生虚成这样,怎么也不在家里好好待着。”


        

“顾平生你够了!”温知夏偏过头,怒道。


        

顾平生裹腮,“我说错了?”


        

“晚宴马上也要结束了,我们先回去吧。”温知夏平稳了一下呼吸,对着徐其琛说道。


        

“再去给你的朋友打声招呼吧,我没事。”他给她理了一下头发,目光触及她红肿的唇瓣时,顿了下。


        

温知夏像是也察觉到了他落在自己唇上的视线,转过身抽出湿巾对着镜子在唇瓣上擦了擦之后,重新补上了口红。


        

顾平生全程看着她的举动,她什么都没说,但他就是觉得像是被人在心口重击了一拳。


        

她就那么在意徐其琛这个野男人?!


        

而事实证明,温知夏不光是在意,而且还非常的看重,走的时候,都是握着徐其琛的手走的。


        

两人一同从洗手间里出来,温知夏的唇一看就是被用力吮吸过的,两人还如胶似漆的寸步不离,不少人都在说,两人的感情羡煞旁人。


        

前来的不少富太太们暗中都在跟温知夏打听所谓的驭夫之道。


        

驭夫之道?


        

温知夏暗中看了眼徐其琛,偏巧,徐其琛正好也在看她,带着几分玩味的意思,像是想要看她会怎么回答。


        

他显然也是听到了。


        

温知夏:“……”


        

她哪里有什么驭夫之道跟她们交流。


        

见她哑然,徐其琛这才站出来帮她解围,“是我对她着迷,她什么都不用做,也是一样。”


        

如今谁不还知道他是什么身份,这样的男人当众说出这样的爱情宣言,无疑就是给足了温知夏体面,说不羡慕肯定是假的。


        

再看向自己的丈夫,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子的觉悟。


        

一时之间哪个女人不想要活成温知夏的样子。


        

看着宛如是被众星捧月一般的两人,被人赞颂着夫妻感情甚笃,顾平生的眼眸沉的不能再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不长眼的惹怒了顾总。


        

“顾总,要不然……咱们先回去?”洗手间里的动静,周安北也都听见了,温知夏护着徐其琛的画面也目睹了,自然也就知道顾平生的这份怒火从何而来。


        

“你觉得,我跟他比,谁更英俊一些?”顾平生忽然开口问道。


        

说实话,这一瞬间,周安北怀疑自己幻听了。


        

要不然,谁能相信,这话出自堂堂顾总之口。


        

“顾总,您说什么?”周安北咽了下口水,求证一般的问道。


        

顾平生剜了他一眼,“明天去治治你的耳朵!”


        

说完,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再待下去,他会被这个女人气出心脏病来。


        

周安北:“……”


        

澜湖郡。


        

被提前送回来的顾佑之,正在客厅里跟甜豆玩,从他出生开始,甜豆就在家里养着,爸爸跟他说,是妈妈养的宠物。


        

当听到顾平生回来的声音,连忙期待的往他的身后看去,想要看看温知夏来没有。


        

顾平生让司机先送他回来的时候,说今天妈妈会回来。


        

但是他踩着自己毛茸茸的小拖鞋绕着顾平生绕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温知夏,小嘴瘪下来,拽着顾平生的衣服问他:“麻麻,麻麻。”


        

他以前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能说几个字,这几天来,却不知道喊了多少声“麻麻”。


        

顾平生弯臂把人抱起来,父子两人坐在沙发上,赵姨端上泡好的新茶放在桌边。


        

“麻麻……要过段时间才会回来。”


        

小家伙一听到他说的这话,小脸都是就耷拉下来,眼睛里的光亮也黯淡下来,从他的腿上滑下来,低着头,自己爬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赵姨见到他这模样,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小少爷年纪这样小,正是想要父母疼爱的时候。


        

“太太……还是不肯谅解顾总?”赵姨犹豫了下,小声的问道。


        

谅解?


        

顾平生深吸一口气,外面的野男人都“登堂入室”了,她现在乐不思蜀的很,看到他就是摆冷脸,还提什么谅解。


        

他按了按眉心,“我去楼上看看。”


        

房间里,顾佑之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张温知夏的照片,巴巴的看着。


        

小模样万分的可怜。


        

顾平生坐在他的床边,把人从床上捞起来:“想见她?”


        

顾佑之乖乖的点头。


        

顾平生看着他,顾佑之跟温知夏高中时期有些相似,尤其是那股子乖乖呆呆的劲儿,只不过现在……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顾平生心中就跟堵了块棉花似的。


        

现在?


        

现在就是气人的很。


        

“我送你去麻麻的公司,她会去那里,你可以跟着她,等晚上我再接你回来。”


        

顾佑之只听到了前面的话,就忙不迭的点头如蒜,只有后面顾平生说要接他回来的话,完全就没有放在心上。


        

在他的心中,显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不太值得注意。


        

于是第二天,温知夏刚一走进公司的大厅,就看到原本应该为明天的剪裁做准备的职工们,正围在一起嬉闹。


        

温知夏看了眼还不是上班时间,也就没有在意,只当他们是在玩闹。


        

但是就在她准备去办公室看看的时候,忽然一个小豆丁“哒哒哒”的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腿,奶声奶气的喊她“麻麻”。


        

“还真的是温总的孩子,温总漂亮生的孩子也粉妆玉砌的,跟个小童星似的。”


        

“是啊,粉粉嫩嫩的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年纪这么小就做蓝颜祸水的潜质,长大以后不知道要让多少女孩子着迷……”


        

“……”


        

温知夏听着这一连串的赞美,虽然她也承认这个小糯米团子是非常可爱,但是……


        

怎么就成了她的孩子?


        

“麻麻,抱抱。”顾佑之仰着头,朝她伸出小胳膊,期待的望着她。


        

温知夏鬼使神差的就想要伸出手,但是好在抬手的瞬间理智回笼,她蹲下身,“小团子,谁送你来的?你爸爸呢?”


        

她蹲下身,小家伙就拱进了她的怀里,“要麻麻。”


        

温知夏对于他的亲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跟他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谁送他来的?”温知夏问向员工。


        

“这……半个小时前门口停了一辆车,他自己从上面下来的,拿着温总你的照片,说来找麻麻。”员工回答道。


        

温知夏一听就知道这是谁能做出来的事情,她站起身拿起手机就想要直接把电话给他打过去,但是在拨出去的一瞬间,还是顿了下,牵着小家伙走进了办公室。


        

关上门之后,这才真的把电话拨出去,电话一接通,温知夏就质问出声;“顾平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把孩子送到她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车上的顾平生理了下领带,“我今天要开会,你带一下他。”


        

温知夏张口就想要回绝,她没有帮人带孩子的喜好,但——


        

“麻麻,饿饿。”小豆丁可怜巴巴的拽着她的衣角,委屈的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佑之还没有吃饭,他不挑食,你陪他多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