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11章:毕竟不是亲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总难不成是每天自己看孩子?即使你没有时间,她母亲也没有?”温知夏觉得可笑。


        

顾平生眸色很深的看着车窗外:“他不是一直叫你麻麻。”


        

言外之意,她不就是他的母亲。


        

温知夏气急反笑;“顾平生,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如果不是有人暗中教导,他会这么叫?”


        

他把她当傻子是不是?!


        

顾平生眉心微动,看了眼周安北。


        

周安北对着手机的方向说道:“顾总,您看看这份文件。”


        

“以后再说,我还有事。”说完,顾平生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温知夏看着手机的“最近通话”页面,暗自握紧了手机。


        

“麻麻。”小家伙小手指勾着温知夏衣服,轻轻的摇了摇,像极了她曾经在(柏)林见过的摆尾的小金尾龙鱼。


        

温知夏把他按在一旁的沙发上,清艳的眉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神情之间有些严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小家伙似乎是感觉到了她不悦的情绪,圆圆的眼睛有些不安的看着她,往她的身边挪了挪,身上带着股奶香味,就那么钻进了她的怀里,撒娇的小脑袋在她的怀里蹭了蹭,还“吧唧”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温知夏轻叹一口气,把他从自己的怀里抱开,“你……”


        

她想要问他想吃什么,自己好叫人去买,结果小家伙误会了她把他推开的举动,鼻子一抽,眼睛就红了。


        

一个小奶娃娃,虽然是个男孩儿,但年纪还太小,没有什么性别概念,瘪着嘴一哭,眼睛红彤彤的模样,可怜的很。


        

温知夏皱了下眉头,她可不太会哄孩子……


        

看到他口袋里的糖果,剥了一颗放到他的嘴里:“别哭了,你想待着就待着,我不赶你走,这样可以吗?”


        

顾佑之抽噎了一下,肉乎乎的小手擦了擦眼泪,乖乖的点头。


        

温知夏深吸一口气,叫人给他买了份儿童餐,等儿童餐送过来,给他摆在桌子上,让他自己吃。


        

顾佑之看来是真的有些饿了,嚼着薯条“咔呲”,“咔呲”,跟只小仓鼠似的。


        

每当有职员敲门进来的时候,都会好奇的朝着他看上一眼。


        

“温总,他好乖啊,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孩子。”职工感慨道。


        

温知夏也顺着职工的目光轻瞥了一眼,虽然心中多少有些膈应,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的确很讨喜。


        

顾佑之在一旁吃东西,温知夏开始处理公司开业的事情,抛来橄榄枝的老总不少,算是在一段时间之内开了一个好头。


        

等小家伙吃完了早餐,看了眼正在忙的温知夏,还知道踮着脚尖把桌子上的东西摆在一起,想要丢进垃圾桶里。


        

但是找来找去都没有看到办公室里有垃圾桶,就哒哒的踩着小脚丫往外走,他想起来,刚才温知夏牵着他过来的时候,看到走廊的拐角处有一个垃圾桶。


        

只是他人小,打不开门,门外的人也不知道门后面站着一个小豆丁,虽然开门的动作并不是很大,但惯性一推门的动作,还是让小家伙“噗通”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温知夏听到动静,连忙站起身。


        

员工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连忙想要查看他的情况,小家伙脑袋上顶着一片菜叶子,用来蘸薯条的番茄酱粘在了脸上,怀里本来想要去丢掉的垃圾散落在身旁。


        

小家伙捂着被撞到的脑袋,瘪了瘪嘴,温知夏跟闯祸的员工都以为他马上就要哭出来,结果小家伙抽了抽鼻子,自己蹬着小短腿从地上爬起来了,还看了眼地上的垃圾,一个个给重新捡起来。


        

员工见状帮忙,小家伙还跟她说了声“谢谢”。


        

他这般有礼貌,员工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无措的看了眼温知夏,连声道歉。


        

温知夏收回落在顾佑之身上的视线,抬了抬手:“没事,下次小心一点,把文件放下吧,出去的时候把垃圾带走。”


        

说完,把小家伙抱起来,走到沙发旁,给他细细的擦了擦脸。


        

“麻麻,痛。”小糯米团子捂着自己的脑袋,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温知夏给他擦拭的动作微顿:“刚才被撞倒的时候,怎么不喊疼?”


        

而且,还全程表现的根本就不像是个两三岁的孩子。


        

小团子钻进她的怀里,揪着她的衣服,“麻麻,呼呼。”


        

这个小孩子缠人的很,温知夏在一瞬间有些怀疑顾平生这是不是在恶意的报复她,所以才会把人送过来折腾她。


        

给他揉了揉额头之后,温知夏看了眼桌上的文件,将自己办公室内的用来摆设的一些工艺品拿来给他,“不要乱跑,在这里自己玩,知道吗?”


        

小团子听话的点头,温知夏迟疑了一下,但是想着他这么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就放心的继续处理文件。


        

等她处理完两份文件,准备处理最后一份的时候,忽然听到“嘭”的一声脆响。


        

徐其琛特意让人做的一件工艺品,她放在了最里面,但是现在摔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片。


        

“给了你两个玩,怎么还乱动。”温知夏给他解闷的那两个都是橡胶的,不会被摔碎,为数不多陶瓷的她放到了较为里面的位置,结果还是惨遭毒手。


        

小家伙被她一训斥,有些不知所措的伸出小手想要去捡,温知夏眉头紧锁,连忙握住了他的手,“你去旁边坐着。”


        

万一把手弄伤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欺负一个小孩子。


        

温知夏其实也没有呵斥他,只是多少心中有些不高兴,但是小家伙不知道这些,忽然“哇”的一下子哭了起来。


        

刚才撞倒都没有哭,现在揉着眼睛“叭叭”的掉着金豆子。


        

温知夏连忙将一个工艺品塞给他:“别哭别哭,这个给你,随便你摔。”


        

小家伙一抽一抽的看着她,没有伸出手去接。


        

温知夏按了按眉心,给他擦了擦眼泪。


        

“麻麻,玩。”小手拽着她的衣服,显然是让她陪他一起玩。


        

温知夏看了眼桌上的文件,也并不是要今天一定要处理完,看着小家伙期待的目光,把他抱到沙发上,收拾了地上的碎瓷片之后,让人拿来了一盒画笔,陪他趴在桌子前面画画。


        

温知夏画了一个卡通版的哭泣的小家伙,大大的眼睛里泪汪汪的,又萌又可怜,拿起来举在脸面前给他看,还模仿他哭的时候嘟起嘴巴。


        

小豆丁也不知道是看明白没看明白,咧着嘴“咯咯咯”的笑着。


        

温知夏瞥了眼他画的,原本以为这么小的孩子,能画出一个完整的形状来就不错了,但显然小家伙比她想象中聪明,虽然画作还是歪七扭八的,但已经可以让人轻易的看住他画的东西,那是一男一女牵着一个小孩子。


        

“小团子,你学过画画?”


        

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开始早前教育了?


        

小豆丁摇头,指了指她画的,“麻麻,漂漂。”


        

听着他一声声的喊自己“麻麻”,温知夏心里的感觉有些奇怪,她以前……也的确是想要跟顾平生有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团子跟她想象中的萌娃一般无二,但……她并没有生过孩子。


        

“小团子,你麻麻……”温知夏顿了下,这么问小豆丁估计也听不懂,于是她换了个问法:“你家里,除了爸爸还有谁啊?”


        

小家伙拿着画笔抬起头来,歪着脑袋想了想:“甜豆。”


        

温知夏继续追问:“还有呢?”


        

“赵奶奶,还有王奶奶。”虽然言语不是太清晰,但是也能勉强的分辨出说的是什么。


        

只是温知夏一直都没有听到她想要听到的那个人,顾平生跟谁生下的这个孩子?


        

温知夏不知道,两个人相处的画面,从一开始就被人全程观看者,顾平生看着晃动的镜头里,两个人融洽的相处画面,削薄的唇角掀了掀。


        

顾佑之因为跟别的小孩子不太一样,为了他的安全,顾平生花高价特意找人设计了一款儿童手表,这款手表外表上看起来跟普通的手表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有着定位和录像的功能,能够时刻监测他所处的环境,保障他的安全。


        

“……佑之对温知夏倒是比对你这个爸爸还要亲近。”叶兰舟打趣道。


        

顾平生抿了口咖啡,沉静的看着低头画画的两人,温知夏还会时不时的教导他该怎么上色才好看。


        

“佑之越是喜欢她,她对佑之的感情才会越深。”


        

叶兰舟咋舌:“……被你这种人喜欢上,还真是……只是,平生,温知夏要是知道佑之是怎么来的,你觉得她真的会接受?”


        

顾平生眸色深沉:“所以,她需要跟佑之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


        

等感情深了,孩子是怎么来的,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叶兰舟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就像是三年前没有劝说动他一样,他一旦决定的事情,那就会一意孤行到底。


        

“咚咚咚——”


        

李月亭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她进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保温桶,“顾总,这是我早上特意给佑之熬得汤,他上次很喜欢吃,你尝尝合不合胃口,随便给他带回去吧。”


        

顾平生眸光扫了她一眼:“不用,你拿回去自己吃。”


        

李月亭笑着将保温桶放下:“我煮的多,佑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话说到一半,她余光瞥到顾平生放在一旁的平板,平板上正播放着温知夏跟顾佑之玩闹的画面。


        

两人坐在桌前,像是在玩什么游戏,顾佑之的脸上被贴了好几张纸条,温知夏的脸上也有一个,两人嬉笑着,欢声笑语,是一副再温馨不过的画面。


        

李月亭握紧了手掌,“小温总……回来了?”


        

顾佑之从出生起就跟一般健康的小孩子不同,寡言少语不爱与人接近,李月亭为了让他不排斥自己,下足了功夫,费尽了心思的照顾讨好。


        

可如今,他却毫无芥蒂的跟温知夏嬉闹,仿若亲子。


        

顾平生轻声“嗯”了一声。


        

“佑之看上去玩的很开心。”李月亭扣紧了手指,面上带笑的说道。


        

“他很喜欢夏夏。”原本,顾平生还担心两人会不亲近,毕竟佑之……但显然是他多虑了,顾佑之非常喜欢温知夏。


        

李月亭笑容僵了下:“是么,我还以小温总会排斥这个孩子,毕竟……不是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