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13章:顾平生,你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琛,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温知夏蹲下身,连忙去查看他的情况,徐其琛想要开口,却发出更加剧烈的一阵咳嗽。


        

“去医院,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她慌张的怕他出什么事情,眼底神情之间都是紧张,顾平生握了握手掌,深沉的眼眸之间闪过光怪陆离。在她勉力想要把徐其琛扶起来的时候,顾平生弓下腰,把人整个架起来。


        

温知夏顿了一下,不知道他是在打什么主意。


        

“他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还不恨死我。”顾平生黑如点漆的眸子在她的脸上掠过,把人架上了车。


        

温知夏抿了下唇,紧忙跟上。


        

医院里,徐其琛被送进了急诊室。


        

温知夏联系了晋茂,站在急诊室门外焦急的等待着,徐其琛身体不好是从娘胎里就带来的,细心地养护着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他出身高贵,也没有人会跟他发生什么正面冲突,却没有想到会发生今天的意外。


        

“他一个大男人,只是挨了一拳,不会有什么事情。”顾平生见她巴巴的站在急诊室门口看着,裹了下腮帮子,沉声说道。


        

他两天内接连挨了徐其琛两拳,不会照样什么事情都没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温知夏推开他靠近的身体,掀起眼眸,心中的怒意并没有因为他把人送到医院而消弭,“你知道什么?!他身体一向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拳可能会要了他半条命!”


        

顾平生被她推的后退两步,眉峰冷凝:“他打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着急?!”


        

还是两拳!


        

他还一拳难不成还要谨小慎微,掂量着会不会给他打出什么毛病来?!


        

温知夏开口就说:“你跟他能一样吗?!”


        

话里便是他活该,但徐其琛不同。


        

他冷眸眯起,墨色如同黑夜般的瞳孔里带着怔然。


        

“……平生,你从出生起就是张家的大少爷,之彦是你弟弟,但是却一直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他跟你不一样……”


        

“顾平生,连你的亲生母亲都可以抛下你,在她心里你连那个未出生的孩子都比不上……”


        

“张家大少?哦,不,现在应该是二少爷了,一个私生子摇身一变被扶正,你却跟个狗一样的被我们踩在脚底下,你不是狂么?不是目中无人,呸……给我打!让我们看看,高高在上的大少爷,骨头究竟能有多硬!”


        

“大哥,张家的人会不会……”


        

“张家?他现在跟张之彦可不一样,打,往死里打!”


        

“……”


        

“为什么不一样?”顾平生敛起眼眸,紧紧的握住温知夏的手腕,问她:“哪里不一样?不是你说,我对你是最不同的那一个,为什么不一样?”


        

他当时为了拉投资,喝到胃穿孔住院,她在病房前担心的握住他的手,说他对于她来说是最不同,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怎么现在就不能跟徐其琛比了?


        

温知夏抿唇:“他是我丈夫!”


        

“你那是奸夫!”顾平生怒声,“狗屁的丈夫。”


        

怕是连顾平生都忘记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爆过粗口了,他早已经不是校园里那个可以肆意不羁的少年,功成名就加身的同时,一言一行也都像是被上了枷锁。


        

他总是要维系一个集团总裁的威严。


        

但是在她说徐其琛是她丈夫的一瞬间,言词就来不及过脑子。


        

温知夏瞪眼,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他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还能说出这种有失格调有损颜面的话。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顾总没什么事情,就请回吧。”


        

原本他在她心里也不是什么正派的形象,干出什么混账事,说出什么混账话来,温知夏也见怪不怪。


        

晋茂接到温知夏的电话赶来的时候,徐其琛正好被从急诊室里推出来,人还在昏迷之中。


        

温知夏上前,扶住病床,跟护士一起将人推入病房。


        

温知夏一直都在病床前守着,徐其琛醒来的时候,她正在给他的面颊上擦药,动作很轻,他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她贴近的面庞,微微的恍惚了一下。


        

温知夏扯起嘴角:“感觉好些了吗?”


        

徐其琛抬手将她垂下来的头发放置到耳后:“让你担心了。”


        

“……今天的事情,是因我而起,顾平生他就是那个混不吝的性子,下手没轻重。”带着些凉意的指腹沾了药膏轻轻的按压在他的面颊上,吹了吹。


        

徐其琛摸了摸她的面颊,“小夏,你对他……还喜欢吗?”


        

温知夏顿了下,数秒钟后,开口说道:“从我决定放弃的那一刻起,我跟他就没有关系了。”


        

她想了想,还是将三年前离婚证造假的事情,跟他说了。


        

徐其琛闻言,皱了下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这也是温知夏目前所处的困境,如果堂而皇之的打官司,那徐其琛的存在就会显得有些尴尬。


        

但如果不打官司,依照顾平生那人的性子,怕是不会轻易的同意。


        

“……我会找机会再跟他谈谈。”温知夏说。


        

“我来谈吧。”徐其琛说,“你去……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


        

这次的意外,虽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温知夏不放心他的身体,坚持让他留院观察两天。


        

徐其琛说起她公司要开业的事情,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出席。


        

但,温知夏说:“徐家那么多产业,你还能一一去参加开业么,就是一个广告公司,什么时候去都一样。”


        

见他还想要开口说话,温知夏掀起眼眸:“你不要找理由出院。”


        

她不喜欢医院,徐其琛更不喜欢,都是能不住院就不住院的人,自然是了解的万分清楚。


        

徐其琛一噎,继而无奈的笑出声,叮嘱道:“如果明天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晋茂,他会去帮你。”


        

“一个公司开业我能应付,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用?”她挑眉。


        

“你的能力我清楚,但到底是个小姑娘。”即使温知夏的都快要奔三了,也被人称呼一声小温总,但在他眼中好像还是当年那个需要被保护的女孩儿。


        

新公司开业这天,为了造势,请来了不少记者。


        

加上众多老总来捧场,豪车、名流聚集,显得热闹非凡。


        

原本这剪彩的活动该是温知夏和徐其琛进行,但徐其琛在医院,她原本想要找位资历老的商界前辈一同剪彩,张之彦已经端着酒杯朝她走过来。


        

“听说,你跟徐家那位在一起了,怎么没有见他来?”


        

温知夏微笑颔首:“其琛身体有些不舒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待会儿的剪彩我可以帮忙,毕竟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师妹。”三年不见,张之彦看向她的目光中又多了些其他的东西。


        

温知夏余光扫到往这边走来的顾平生,婉言谢绝:“花伯父已经来了,剪彩的事情就不烦张总了。”


        

花千娇跟花董一同前来,倒是解决了温知夏找人剪彩的事情。


        

顾平生走近,温知夏波澜不惊的对他点了下头如同是对待其他前来的宾客一般无二,随后优雅淡然的转身离开。


        

张之彦看到这一幕,玩味的目光看向顾平生,两人擦肩的时候,用只有顾平生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真是有趣,即使认识十年,最终她还是抛下你了,我早就说过,你这种人,怎么会有人受得了。”


        

他有意激怒顾平生,这几年,张氏几乎被顾夏集团压得喘不过气来,张之彦也接连被拿来跟顾平生作比较,最后的结果总是差强人意。


        

既然都是人中龙凤,谁甘心始终被碾压一头。


        

既生瑜,何生亮。


        

尤其,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是敌对。


        

但,顾平生不过是冷剐的扫了他一眼:“你现在,也只能跟个妇人一般嚼嚼舌根。”


        

他在温知夏面前失控,却不代表会在什么阿妈阿狗手下败将面前失态,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


        

温知夏跟花董说了剪彩的事情,花董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


        

花千娇去拿了块糕点,却在伸出手的瞬间,糕点被人先一步拿走。


        

青祁将糕点放到她的盘子里,花千娇抬起头来,看到是他,转身就想要走。


        

但青祁却转身拦在了她的面前,“千娇,我们重新开始吧,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你了。”


        

花千娇停下脚步,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好笑,以前她智力退化反应迟缓的时候,可是成天的追着他屁股后面跑,但青祁的眼睛里之后林惠茜,半分好脸色都不肯给她。


        

如今她恢复正常了,也不纠缠他了,他反倒是接连的“表明心意”,这算是什么?


        

马后炮?


        

“青祁,有件事情你可能误会了。”她开口。


        

青祁:“什么?”


        

“我可能从来就没有爱过你。”这是花千娇醒来后,偶尔就会思考一下的问题,“我脑袋被撞之后想要亲近你,是因为我昏迷前和昏迷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你,雏鸟情节你懂吧?”


        

她说:“不过是你当时出现的时间点很巧合而已,我不爱你。”


        

青祁宁愿她说是不爱了,都不愿意从她的口中听到——从未爱过。


        

那他先前拿着她独一份儿的喜欢肆意的践踏,算是什么?


        

小丑吗?


        

青祁不想要去相信这个事实,他握住花千娇的手:“不可能,如果你不爱我,怎么会舍出性命救我?”


        

怎么会当了这么多年的傻子。


        

花千娇看着他,单纯且良善的人说起实话,有时候会比一个市侩的人说让人难堪的谎言更加的让人难以接受,因为诛心。


        

她说:“即使是个陌生人,我也会救,更何况我们从小就认识。”


        

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只是——总不能见死不救。


        

她说的简单且直白,却让青祁晃遭雷击。


        

他那个所谓的二弟已经正式进入青家,他已经不再是青家的唯一继承人,并且因为这些年他并未有什么特殊的建树,在家族和公司里的名望都不高。


        

原本因为他是独子,所以即使中庸但没有什么大错的情况下,旁人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如今有了对比,他的处境就变的岌岌可危起来。


        

花家一早就是母亲为他挑选好的助力,他也一直都认为,花千娇会一直对他死心塌地,只要他肯回头,但是现在,花千娇却告诉他,她不爱他。


        

剪彩的吉时到,温知夏和花父在掌声雷动之中拿起剪刀。


        

欢呼声随之响起。


        

但青祁却高兴不起来。


        

官高公司开业,温知夏忙于应酬,虽然只是浅酌,但接连的觥筹交错之后,多少也产生了些感觉,等再有人前来敬酒的时候,就推脱不胜酒力,开始婉拒。


        

“太……小温总,顾总喝多了,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帮忙指下路吧。”周安北走过来,俯身在温知夏的跟前悄声说道。


        

温知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发现顾平生的面色有些潮红,他酒量一直不错,今天她让人准备的红酒度数并不高,怎么……


        

“二楼的会议室你们你们可以随便使用。”她说。


        

“是。”周安北也没有多做迟疑。


        

温知夏以为他会再说些什么,比如让她一同前去之类的话,但是却没有想到周安北竟然会这么干脆的离开。


        

顾平生是被周安北扶走的,温知夏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定定的看了数秒钟的时候。


        

直觉有什么地方像是不太对劲儿。


        

十分钟后,周安北从楼上下来,却是匆匆离开。


        

温知夏眉头拧了一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场内的角落里有几名记者,是她让人请来做宣传的,门外停着几辆黑色的多人座轿车,贴膜的车窗紧闭。


        

温知夏抬手招来一名员工,在她耳边交代了两句之后,以接电话为由,上楼。


        

温知夏不知道顾平生在哪件会议室,就顺着路一间间找过去。


        

等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椅子倒地的声音,她顺着声音的来源过去。


        

虽然是白天,里面的门窗紧闭窗帘紧拉,光线昏暗一片。


        

温知夏“啪”的一下子把灯打开,会议室在一瞬间恢复了明亮,也让她看到了同椅子一起跌倒在地上的顾平生。


        

光线猛然照射到眼睛,顾平生眯了眯眼睛,面上带着不正常的红。


        

“顾平生,你怎么了?”温知夏没有靠近她,还站在门口的位置,这个距离不算是非常近,但因为彼此太过熟悉,她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他有些不太对劲儿。


        

醉酒?


        

像是,又不太像是。


        

顾平生燥热的扯了扯领带,觉得屋子里的温度太高,让他浑身难受,他撑腿坐在地上,因为刚才从椅子上摔下来,头发微微散乱,领带斜斜垮垮的在脖子上,伸手解开了几颗衬衫的纽扣,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糜烂又颓废的欲感。


        

“给我倒杯水,夏夏。”他认出了她,开口的时候,嗓音沙哑的像是被刮蹭的瓦楞纸。


        

温知夏微顿,会议室的桌上摆放着尚未开口的矿泉水,她递了一个给他。


        

他接过,拧开,因为用力太大,在瓶盖开启的那一瞬间,倾洒了一些出来,正好洒在他的西装裤上。


        

但他好像并没有在意,而是仰头直接的喝完了一整瓶水。


        

“顾平生,你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一个小时前不是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像是中药了一般?


        

中药?!


        

温知夏陡然拧起眸子,此时的顾平生也已经扶着办公桌脚步踉跄的站起来。


        

“你是不是……”


        

“我中药了。”


        

两人几乎是一同开口,顾平生也没有瞒她。


        

温知夏怔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情?”今天无论是酒水还是甜点都是从酒店直接送过来的,她没事,上来之前跟她交谈过的老总也都没有事情,怎么就他出事了?


        

“半个小时前。”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但是外面人太多,突然离席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尤其如果他再转头去了医院的话,而且现场还有记者,难保有为了热点追车的。


        

剪彩当天爆出这样的丑闻,她的新公司就是未热先臭。


        

所以顾平生让周安北去找医生接人,而他佯装不胜酒力在会议室内休息,也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设计他,又意欲何为。


        

只是,没有想到,先进来的人,竟然会是温知夏。


        

温知夏听到他的回答,眉头蹙起:“什么药?”


        

顾平生眸光晦暗的望着她,削薄的唇瓣吐出:“春药。”


        

温知夏:“……”


        

“如果,你不想要发生点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就先出去。”他手臂撑在办公桌前,说道。


        

温知夏点头,转身。


        

顾平生见她竟然真的什么都不打算管的走人,虽然是他提出来的,但是怎么想心里都跟堵着什么似的。


        

“砰——”


        

在她想要开门的时候,手臂先一步的撑在门上,拦下了她的去路。


        

温知夏防备的后退一步:“你这是干什么?”


        

“让你走,你就真走?”顾平生狭长的眼眸眯起,“你就不怕我真的出点什么事情?”


        

温知夏:“你要是扛不住,我可以帮你叫120。”


        

瞧瞧这话语之间冷静的,顾平生咬牙,下颌线紧绷:“干什么还那么麻烦,这药不是有更容易的解法。”


        

温知夏顿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