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31章:要她在山里待上两三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一句责任就能轻描淡写的把我们的损失掀过去?我们找广告公司是为了提高正面知名度,现在被上面直接点名要求整改,你知道损失多少?”这样的差错,可以直接让一家公司的企业形象跌到谷底。


        

温知夏顿了顿,拿出态度:“顾总想要怎么解决?”


        

“你们公司出的错,让我来想办法?”翘腿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狭长深邃的眼眸微抬,带着几分的冷意。


        

身后的周安北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老板,无声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


        

“我们……愿意赔偿经济损失。”温知夏说道。


        

顾平生“嗬”的一声嗤笑:“我缺你那仨瓜俩枣?”


        

温知夏气息沉了沉,“你到底想要怎么解决?”


        

她提出解决方案,他否定,让他说,他又不稀罕,摆明了是来找她麻烦的。


        

“怎么?做错了事情,还不让人说?是你让我损失了一大笔钱,你这是什么态度?”他理了理袖口,站起身:“既然你没有点想要私下解决的意思,那咱们就法庭上见。”


        

一荷知夏刚刚开业不久就因为成品上面的错误闹上法庭,以后谁还敢广告宣传交给他们。


        

“等等。”温知夏站起身。


        

顾平生脚步顿住,背对着的剑眉上抬,等着她的后话。


        

温知夏走过来几步:“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总转过身,眸色深黑,削薄的唇轻抿,微微躬下腰,清俊的面庞凑近她的,“干什么?”他说:“我这两天心情不好,偏巧你们撞到枪口上,你说该怎么办?”


        

温知夏皱眉:“我们的私事,我希望你不要掺和到公司的事情里。”


        

顾平生捏着她精小的下颌,薄唇淡淡的吐出:“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自作多情。我进门以来,跟你提过私事?”


        

温知夏顿了下。


        

他收回垂落的手指暗自捻了捻,这才继续开口说道:“我希望一荷知夏在三天内,给我一个能接受的答复,不然,顾夏集团的律师团,你该知道厉害。”


        

顾夏集团的律师团,半数都是她当年组建的,自然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实力如何,一荷知夏一个新型的广告公司对上这样的金牌律师团,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


        

周安北打开房门,顾平生面无表情的走出去,前几天才一同在包厢里吃过饭,一荷知夏的职工们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非常好说话的老总的印象上,如今陡然看到他冷脸,纷纷揣测是不是事情真的严重到了一定程度。


        

小助理重新走进办公室,低声的询问:“温总,顾总准备怎么解决这次的事情?”


        

温知夏轻轻的按了按眉心:“召开设计部全员开会。”


        

温知夏一直忙到下班,都在围绕顾夏集团广告出问题的事情,花千娇看着跟她吃饭的时候还在不停的看手机发消息。


        

“事情很棘手?”


        

温知夏回复完最后一条消息:“有点。”


        

“顾总是在逼你低头吧。”花千娇捧着杯奶茶,说道。


        

温知夏迟疑了一下,“也许吧。”


        

花千娇瘪了瘪嘴:“倘若是让别人知道,堂堂顾夏集团的总裁背地里是什么模样,怕是要惊掉下巴。”


        

“不提他了,心烦。”温知夏吃了口甜点,甜腻腻的味道在舌尖散开。


        

两人在商城里逛了逛,花千娇走进一家服装店,看中了其中的一件衣服,温知夏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她试穿,却没成想会在门口看到青祁和林惠茜。


        

林惠茜拿着几个购物袋,看样子应该是刚刚购物完,青祁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在林惠茜试图去拉他的时候,青祁一把将人给甩开了。


        

林惠茜的脸色难看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又恢复如常的去挽他的胳膊,青祁却转身走了。


        

这一幕让看到的温知夏眸光顿了下,依照花千娇所言,青祁现在应该是备受掣肘,资金紧张才对,却还能带着林惠茜大肆的消费购物?


        

“温姐姐?你在看什么?”花千娇从试衣间出来,叫了温知夏两声,见她还在出神,便伸手在她的面前摇晃了两下。


        

温知夏回过神:“没什么……这衣服很适合你。”


        

花千娇对着镜子看了看,笑道:“我也觉得是。”


        

店员见状上前,附和的说出溢美之词,花千娇便很爽快的买单,“那就包起来吧,还有你们店里主打的那个袖扣也给我包起来。”


        

温知夏瞬目轻瞥了一眼,发现是一枚男士袖口,狐疑的掀眸,促狭的望向花千娇:“这个款式不像是给伯父的吧?”


        

花千娇把玩着胸前的长发,小声嘟囔道:“我就是看着好看。”


        

“你是觉得谁戴上以后看着好看?”温知夏继续笑着问道。


        

“哎呀,温姐姐你干什么这么八卦,我,我就是买来给他当谢礼的,他帮了我很多次,我总不能一点都不表示表示。”花千娇说道。


        

温知夏轻笑着点头。


        

两人并没有逛多长时间就准备打道回府,只是没想到会看到一处好戏。


        

“……买买买,现在你还有闲工夫来买东西。”青祁看着林惠茜提着的购物袋,就止不住的想要发火。


        

这段时间他不光是工作上不顺利,资金方面也出现了问题,投资的股票全部被套牢不说,父亲也因为听了那个私生子的话,减少了每月给他的花销。


        

现在他虽然不说是捉襟见肘,但早就禁不住林惠茜再维持这样奢华无度的生活。


        

林惠茜并不知道这些,只把他当作是因为事业不顺,而心情不好,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我买这些,不都是穿给你看嘛,你每天看到我穿着漂亮的衣服,难道不高兴吗?而且这些也没有多少钱,大不了,我下次少买一点,你就不要生气了……”


        

到底是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人,青祁的脸色虽然还是不太好,但也没有刚才的冰冷:“这段时间你减少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机会,父亲还在因为花家退婚的时候生我的气。”


        

林惠茜最不喜欢听到花千娇的名字,“我知道了,我都听你的。”


        

见青祁的脸色好了一些,林惠茜抱着他的腰,两人压靠在车头上,“……我以前代步的那辆车已经很旧了,我想要重新换一辆。”


        

青祁一听又要给自己要钱,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掰开:“旧了不是还能开,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累了。”


        

眼看着青祁就这样不耐烦的上车,林惠茜暗中握了握手掌,这段时间青祁被下调,对她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大方了,难道是对她厌烦了?


        

看着两人开车离开,花千娇跟温知夏才从拐角处走出来。


        

“温姐姐你说,他们的这段痴迷不悔,即使没有人同意都要一意孤行到底的感情,能挺多久?”花千娇好奇的问向温知夏。


        

“本就是依赖金钱建立起的感情,在青祁被下放开始,来阵风就吹散了。”一盘散沙。


        

花千娇摸了摸下巴:“说的对。”


        

在回去的路上,温知夏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周安北打来的。


        

“根据高层会议商讨,我司就贵公司制作并投放的广告中出现重大纰漏的事件,做出了以下确定,小温总现在方便接听吗?”


        

温知夏:“……”通话已经接通,他都起了头,她还能说没时间?


        

这不是就又给了他们斥责自己没有解决问题诚意的机会?


        

“嗯。”


        

周安北点头:“是这样,我司愿意给一荷知夏广告公司表示诚意的机会,希望贵公司能在自明日起后的三天内重新取景拍摄,重新上线宣传广告,当然我司不支付拍摄相关费用。”


        

温知夏顿了下,也算是一个还能接受的方案,谁让他们理亏:“可以。”


        

周安北闻言松了半口气,看了眼坐在办公桌前八风不动的男人,继续说道:“最后一点,拍摄的全程需要小温总进行监督,毕竟我们顾夏集团虽然是大公司,也经不起第二次折腾。”


        

这个要求让温知夏顿了一下,没有跟刚才一样答应的那么爽快,因为……


        

她好像记得,拍摄的地点在山里,她岂不是要在山里待上两三天?


        

想到今年四方城格外寒冷的天气,温知夏就迟疑了,她怕冷,尤其,山里更冷。


        

“小温总有什么异议吗?”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周安北瞥了眼正在等待回复的顾平生,问道。


        

“我们会派最专业的摄影师团队重新制作拍摄,我也会在第一时间关注成品的制作过程。”言外之意,她是不打算去了。


        

顾平生听着,倒了杯红酒,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杯沿,发出“泠”的一声脆响。


        

周安北会意:“是这样,这是我司的决定,三个要求,希望小温总全部配合。”


        

景园。


        

徐其琛听到温知夏让佣人将她的行李箱拿出来,眼眸微动了下:“怎么突然要用行李箱?”


        

温知夏托了下额头:“我明天去跟拍一个广告创意,需要出差三天。”


        

“什么广告要你亲自去?在什么地方拍摄?”徐其琛将刚刚剥好的橘子放到她的手中。


        

“前几天投放的广告出现了差错,客户要求重新到山里拍摄。”说起来这个,温知夏多少也有些头疼,这几年养的疲软了,早就没有了早些年那股子几天几夜赶项目不睡觉的冲劲儿,大山里跟拍这种事情她从内心里有些拒绝。


        

“不想去的话,就不去了。”徐其琛给她理了下耳边的碎发,说道。


        

“已经谈好了,没事,左右就三天的时间。”温知夏说道。


        

徐其琛还想要再劝说她一下,但是见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也就没有再阻拦,他不会干涉她工作上的自由:“走吧,我帮你收拾行李。”


        

温知夏点头说“好”。


        

徐其琛将她最后的两件棉服压缩之后,放进行李箱,“山里天冷,穿厚一点不要冻着,这个暖宝宝带上一个,暖贴多带一些,鞋袜都穿最厚的去,围巾也是……”


        

他做事事无巨细,说是陪温知夏一同收拾行李,但实际上几乎包揽了全部,佣人想要帮忙,他也怕出错,都是亲自来的。


        

少女时期,温知夏便曾经觉得,将来嫁人的时候,要嫁给一个温柔至极的男人,有涵养兼之温文尔雅。


        

无疑,徐其琛满足这一切的条件,而顾平生则完全是闯进她平静似水生活里的兵荒马乱。


        

她原本以为,与设想中的天差地别才是人生,如今却觉得或许生活里的天差地别就是在等待有朝一日的拨乱反正。


        

清晨,徐其琛亲自送她到约定的地点,两人在车前拥抱,他站在轿车前,前言看着她跟公司里的人一同上车,温知夏冲他挥手。


        

徐其琛唇角噙着抹浅淡的笑容,无声的祝她:一路平安。


        

直到商务车驶离出视线,徐其琛这才上车。


        

“先生不放心夫人?”前面开车的晋茂低声问道。


        

徐其琛沉静的看着车窗外,“山里太冷了些,她那人也固执,应下的事情,就要做到。”


        

说起温知夏的时候,徐其琛的眉眼间也瞬目便柔了下来。


        

只是,当手机响起,接听电话之后,这份柔和便慢慢的冷了下去,“……这几年,是越发不安分了,想要天降横财,怎知不是飞来横祸!”


        

晋茂透过后视镜轻瞥了一眼,大致也猜到这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先生已经结婚,这些人却还是不肯消停。


        

在徐其琛挂断了电话后,晋茂轻声说道;“先生膝下无子嗣,族内想要争权夺利的心思就不会淡下去,您也到了该要个孩子的年岁……”


        

徐其琛指腹磨搓着手机屏幕,一向温文的眸光里带着抹沉思。


        

晋茂见他不说话,便又说道:“先生爱重夫人这是好事,有个爱情的结晶,长的既像是夫人又像先生不也是喜事一桩?”


        

像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徐其琛的神情之间带上几许神往的意味。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温知夏抵达了拍摄的地点,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车,加上山里的路有些起崎岖不平,让一向不晕车的她,差点颠簸出胃酸来,还浑身酸疼。


        

她下车的时候,呼吸着野外的新鲜空气,不禁感慨这人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几年娇养着,身体素质都大不如从前了。


        

这山里没有酒店宾馆,只有民宿,但是好在环境不错,屋里面也有暖气,让温知夏觉得不是太难熬。


        

因为时间紧迫,简单的整修一下,吃了个午饭之后,便开始了工作进程。


        

温知夏穿上了厚厚的棉服,脚上也是雪地靴,将自己围的密不透风,就露出半张脸和一双清艳的眼眸。


        

见她这幅“盛装”模样,一行人都楞了一下,因为山里虽然冷,但她这一副穿着打扮不知道还以为是要去北极探险。


        

相较于被人玩笑的目光,温知夏更加在意暖不暖和,轻咳一声:“认真工作。”


        

顾夏集团的人也来了,两个没见过的新人,说是来帮忙的,温知夏也没有拒绝,就当成是自己的员工一般对待。


        

因为附近出现过被假装遇难的行人敲诈勒索的新闻,所以温知夏在工作开始前,便让大家注意安全,不要单独行动,尤其是女员工。


        

傍晚时分,忙碌了一天的众人,还要加班加点的制定明天的拍摄计划,今天的拍摄进度太慢,就需要调整剩下两天的进程,不然只能延期回去。


        

大家在客厅内聚拢了桌子商谈,店家叮嘱了几句后,就睡了。


        

等修改完详细的计划,已经接近凌晨,大家傍晚吃的饭都差不多消化完了,一个个多少都有些饥肠辘辘。


        

温知夏也有些饿了,她带了那么多保暖的东西,却独独没有带什么吃的。


        

有人提议点外卖,但是很快就被嘲笑:“先不说能不能送过来,就算是送过来了,天都亮了吧?”


        

“好香!你们闻到了没有?”一人深吸一口气,激动的说道。


        

“是……烧鸡!还有烤肉的味道。”


        

“我也闻到了,这附近不是没有什么人家么?怎么会有人在做烧烤?”


        

“出去看看,出去看看。”


        

“……”


        

温知夏正在看今天拍摄的半成品,没有一同过去,数秒钟后就听到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是顾总!”


        

“顾总你是天使吧,这些都是给我们准备的吗?”


        

当男人略一点头的瞬间,现场响起了一阵欢呼声:“谢顾总!”


        

“谢顾总!”


        

房间内的温知夏微顿:顾平生?


        

小助理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两串烤肉正美美的吃着:“温总温总,顾总来了,在面外架了烧烤摊,您快出来看看,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


        

所谓吃人家嘴软,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忘记,他们冰天雪地的来山里拍摄是谁的“功劳”。


        

只是,顾平生他怎么会来?


        

在温知夏迟疑的时候,身穿黑色军绿色羽绒服的男人已经迈着长腿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盘金黄的烤翅,正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