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33章:居高自傲的顾总跪在地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里的雨下起来可不比城里,出了事情,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顾平生一路按照员工说的方位找过去,雨势越下越大,在看到人群之后,没有来得及撑伞,直接迈着长腿下车,噌亮的毫无灰尘的皮鞋踩在水坑里,溅的裤脚上都是泥巴。


        

他那么爱干净的人,此刻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在意。


        

“顾总,您来了……”


        

“顾总……”


        

“人呢?人找到没有?”顾平生走近之后,急声问道。


        

雨水顺着他的额前散落下来的乱发滴落在坚毅的侧脸上,睫毛染上了水雾,眨动的瞬间掉落。


        

然而,所有都在冲他摇头。


        

顾平生:“找,分头去找,两人一对,报警了没有?”


        

“已经联系最近的派出所,但是山里的路不好走,又下了雨,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到。”职工说道。


        

顾平生站在温知夏跌落下去的地方,垂在一侧的手指在细微的颤抖:“继续找人,马上!”


        

大家四散着进行第二次的寻找,而顾平生按住了其中一人的肩膀,“我昨天看到你包里有一圈麻绳。”


        

被他按住的男职员楞了一下,显然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观察到这点,还在这个时候提起:“是,麻绳是用来捆绑……”


        

话未说完就已经被顾平生打断:“拿出来。”


        

男职员心中虽然有着疑惑,但还是听从了他的要求,“顾总要这个干什么?”


        

顾平生看着这一圈圈麻绳的长度,“有多少米?”


        

男职员:“四百五左右。”


        

顾平生顿了顿,果断的将麻绳一端绑在了自己的腰上,男职员见状马上就猜到他想要做什么,连忙阻止道:“顾总这不行,你任何工具都没有,而且这雨越下越大,你这样可能人没有找到,自己都会出问题。”


        

顾平生的想法很直接,他用绳子捆绑住自己,另一端绑在树上,让男职员一点点的往下放,而他自己沿着温知夏和另一名陈姓员工掉下去的位置一路慢慢的找下去。


        

这是最快速能找到人的办法,简单直接却也……最危险。


        

冬日里的山雨,砸在人的身上都是生疼,雨势也越下越大,衣服已经全部湿透。


        

顾平生将麻绳绑在自己的腰上,其他的员工早就已经下去寻人,不见了踪影,他之所以选在最后说起这件事情,便是不想要让任何人阻拦他,男职员心急如焚:“顾总,这山坡目测也有八百多米,麻绳到底以后你怎么下去?”


        

这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一旦出现意外,那就是九死一生。


        

“找不到人,我会再上来。”他将麻绳的另一头递给他,“我不会有事。”


        

他还没有确定温知夏平安无事,怎么可能会有事。


        

男员工看着他义无反顾往下爬的模样,眼睛有些酸,“顾总,一定要注意安全。”


        

顾平生略一点头,身影在视线中慢慢的变小。


        

顾平生会一些攀岩,但在地势情况不明确,没有专业工具,只能徒手攀爬,山坡陡滑料峭的情况下,苦难程度可想而知。


        

在下降到不足七十米的时候,那双一向用来签署文件指点江山的修长手指,已经抠出血来。


        

上方的员工还在一点点的放着绳子,眼看已经到了一半的位置,心态多少有了些变化,如果顾平生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这……会不会被追究责任?


        

用来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随着绳子越来越短,越来越短,男员工已经彻底慌了。


        

而下面的顾平生,在绳子几乎要到底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半山腰处挂着的一个女人的身影,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狂喜:“夏夏!”


        

“夏夏是你吗?”


        

小陈听到有人在喊,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过去,当隐约看到顾平生的那一瞬间,一直紧张却不敢有任何动作的神经猛然崩溃大哭了起来:“顾总,顾总救我,我不想死!”


        

“呜呜呜……我不想死,救救我。”


        

顾平生听到这声音,心下一沉,不是温知夏。


        

他滑下来,在距离她身侧半米的地方停下来,“温知夏呢?温知夏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她,温总,温总她好像掉下去了,呜呜呜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当时坠落的速度太快,她被延伸出来的树杈挡了一下,求生的欲望,让她紧紧的拽住了树干,一点点的爬上来,但是温知夏并没有这样的好运,直接摔了下,不知道怎么样了。


        

顾平生听到她的话,心情更加的沉下去,尤其是在听到她求生的哭声之后,他问:“还有力气吗?”


        

小陈连忙点头。


        

“把我身上绳子绑在你身上,爬上去以后,再把绳子丢下来,听清楚了没有?”雨水哗哗的砸下来,他拔高了声音,确保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清楚。


        

小陈连忙点头,求生的本能已经让她忘记去思考,顾平生保持着这样攀爬的姿势,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会出现什么事情。


        

上面的男员工感觉到有人在拽绳子,连忙开始往上拉。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以后,却发现上来的并不是顾平生,帮小陈解下绳子以后,连忙询问:“你没事吧?顾总和温总呢?”


        

小陈在上来的一瞬间,双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捂着脸痛哭起来。


        

男员工见状更加着急:“行了!别哭了!顾总和温总人去哪里了?!!”


        

此时听到哭声分散去找,再次无功而返的员工们纷纷围了上来:“小陈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那温总是不是也没事?”


        

“哎?温总人呢?你怎么回来的?”


        

“……”


        

小陈抹了两把眼泪,眼神有些僵滞,死里逃生让她的反应变得迟缓起来,“温……温总……顾总!绳子,绳子!赶紧把绳子放下去,顾总在我摔下去的地方还在等着!”


        

其他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知道情况的男员工连忙把麻绳放下去。


        

然而——


        

无论他怎么移动方位,麻绳降落下去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人在下面去拽麻绳。


        

“小陈!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顾总让你上来后把绳子重新放下去吗?怎么没有反应?他怎么没有拽绳子?”男职工脸色大变。


        

小陈连滚带爬的从泥地里站起身,腿脚都是麻的,“不可能!顾总他明明就在我刚才的位置,那里有个树杈,树杈……”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小陈原本就被吓白了的脸色,此刻更加的惨白,她爬到不知道多远的时候,是不是听到了……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像是——


        

“咔”的一声,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小陈的喉咙一哽,猛然哭了出来,“顾总!”


        

顾平生同断裂的树枝一齐摔下去,他用手牢牢的护住了头,“砰”的一声,随着一阵剧烈溅起的水花,他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找了两边都没有在山下找到人的员工们,也曾经到过这片区域,但是却一无所获。


        

顾平生随着水流而下,不知道要被冲向何处。


        

清水混着黄土,冲刷混合成为一滩橙黄的泥水。


        

雨水砸在脸上,短暂的昏迷过后,当意识开始聚拢的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着的,只有一张清艳的眉眼。


        

“夏夏~~”


        

他沉重的睁开眼睛,从水里慢慢的爬起来,单单是爬到岸边,就已经让他气喘吁吁,原本干净的找不到一丝尘埃的衣服,在经历这一番折腾之后,稍微抬头就能挤出泥浆。


        

顾平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荒芜人员,除了山就是丛生的杂草也枯树枝,天已经有了要暗下去的迹象,他撑着身体站起身,“夏夏!”


        

“温知夏!!”


        

“夏夏!!”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喊破了嗓子都还在喊着她的名字。


        

他既然能落在这个地方,那是不是说明,温知夏……也在这附近?


        

哪怕是只有零星的希望,他都不想要放弃。


        

是他的错,他不应该让她重新拍摄什么宣传片,不应该让她来这种地方,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他沿着河流一步步去找,左腿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拖拽着。


        

在摔下来的时候,他的小腿腿骨,撞倒了一块大石头上,每走一步都是骨肉撕扯一般的疼,但他却像是失去了知觉,不间断的喊着温知夏的名字。


        

蹲坐在一处岩壁横出,能够半截身体避雨的温知夏,陡然听到他的声音,在某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但是当声音越来越近之后,她的眼眸快速的闪动了两下,猛然站起身,跑了出来,循着声音来源找过来。


        

鞋子踩在泥坑里,温知夏看着一身狼狈欣喜若狂看着她的顾平生,忽然就蹲下身,哭了起来。


        

顾平生拖拽着左腿朝她踉跄的跑过来,撑着腿蹲下身,牢牢的抱着她,感受到她真真切切的还在自己的怀里,压着嗓音,短短吐出口的四个字里,两处带着哽咽:“受伤没有?”


        

雨倾盆而下,这大概是今年下的最大的一场雨,不光是山里,就连市中心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发生了交通瘫痪。


        

几个小时内,通水效果不好的地段,雨水已经能到一个成年男子的小腿肚。


        

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救援困难重重,派出所的车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行。


        

两人躲在石壁下面,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都不为过。


        

尤其,他们的手机在摔下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掉到了什么地方。


        

温知夏抬眸看着他整个人淋在雨水中的模样,想要往旁边的位置移动一下,肩膀却被他牢牢的按住:“地方小,等雨势小一点,我们再找出路。”


        

温知夏脸上都是泥巴,他手指接了点水,把手指上的泥浆给冲掉,抬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


        

温知夏扭头的时候,看到他手指上的撕裂痕迹,顿了下:“……顾平生,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他深邃的眸光里闪过光怪陆离,数秒钟后,笑着说:“……凭缘份,心理感应,这么多人都没有找到你,我一找就找到了,这说明咱们是天定的缘分。”


        

如何从山上面照着她坠落轨迹摔下来的事情,被他这般轻描淡写的盖过去,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温知夏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唇角翕合,“你的……”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受伤没有?”他打断她的话,问道。


        

温知夏顿了下:“我掉在了水里,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等我醒来的时候,雨下的已经很大了,我不知道绕了多久,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她找不到出去的路,喊了几声也没有人,筋疲力竭之后,就找到了这块凸出来的岩壁,在下面避雨。


        

她的衣服也都已经湿透了,冻得直打哆嗦。


        

顾平生下意识的想要把自己的衣服脱给她,但显然这没有任何的作用,天空灰蒙蒙的,这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等稍微小上一点,顾平生沉了沉,说:“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如果我们等不到救援,就只能在这地方过一夜,这里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所以……”


        

“走吧。”温知夏明白他的意思,找出路,找到人烟,或者是找到有车经过的马路,任何一种结果都比在这里干等着要强。


        

顾平生扶着岩壁站起身,笑了下:“走。”


        

只要她在他身边,他确定她安然无恙,他便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两人互相搀扶着冒雨前行,因为他的可以隐瞒,因为道路本就崎岖不平,因为雨水砸的眼睛都睁不开,她竟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腿出现了问题。


        

身上湿漉漉的冒着寒气,冻得像是身体整个都结冰了,不知道是究竟走了多久,等在一片漆黑之中,终于看到一道光亮的时候,两个人交握在一齐的手不约而同的握紧,“是车。”


        

顾平生哑声给出了肯定,“前面应该是一条马路。”


        

有马路,有车,就有希望,只要有人能载他们一程,到附近可以休息的地方,让他们打上一通电话,他们就可以得救。


        

然而,当他们一步步迟缓的终于挪到马路旁朝着车辆招手的时候,对方没有任何迟疑的擦着他们的身体快速的驶过。


        

温知夏跌倒了地上,手指按在了碎石上,划破了掌心的皮肤,倒吸了一口凉气,已经几乎冻僵的腿脚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


        

顾平生握了握手掌,把她扶坐在一旁,“你待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拦车。”


        

温知夏抿了下唇:“小心一点,不要靠车太近。”


        

本就是荒郊野外,错过了一辆,下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顾平生焦急的站在路边反复的徘徊,本就体弱的温知夏能坚持到现在,几乎是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大雨中,她开始意识昏沉起来,几度想要闭上眼睛。


        

顾平生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每当她要睡过去的时候,就喊她的名字,“夏夏,不要睡。”


        

她每次都点头,蜷缩着身体坐在冰冷的地上,不仔细去看,悄无声息的让人根本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一个人。


        

随着时间的延长,温知夏的状态越来越糟糕,顾平生也越加的着急起来。


        

当第二辆车终于出现的时候,他几乎是不管不顾的就冲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张开手臂,用这种冒险的方式来逼停汽车。


        

他不能再赌,第二辆车的司机会不会好心的停下车,温知夏发烧了,她身体根本经不起这种折腾,挨到天亮,她会没命的。


        

天太黑,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泥土沾染,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等司机发现前面有个人的时候,连忙踩下刹车,刺目的车灯和尖锐的刹车声撕碎大雨倾盆的雨夜。


        

“艹,他妈的不要命了?!”面包车司机大骂一声,车身堪堪在顾平生的深浅停下,再晚上一秒钟,哪怕只是0.01秒,他整个人都会被撞飞出去。


        

顾平生深邃的眼眸穿过前面的挡风玻璃,脚步踉跄着扶着车一步步的走到车窗前,“砰砰砰”的拍着车窗。


        

车内的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见就他一个人,而且还腿脚不好的模样,确定不会造成什么危险之后,把车窗降下了三分之一。


        

顾平生着急的指着路边的温知夏,“我跟妻子不小心从山上掉了下来,麻烦你们带我们去最近的酒店,事成之后我给你们十万块作为报答。”


        

“十万块?”所在副驾驶上的男人上下的打量了他一下,嗤笑道:“你随随便便能拿出十万块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滚滚滚,不要耽误我们回家,不然要你好看!”


        

“老二别跟他说那么多废话,这里附近我听说有碰瓷的,就是利用路过司机的同情心作案,你看他说的那个老婆半死不活的,到时候再赖上咱们,咱们有嘴都说不清楚。”男人说着就要开车。


        

顾平生手指死死的掰住车玻璃,雨水落在车身上方,砸的“噼里啪啦”声响。


        

居高自傲高高在上的顾总,走到车身一侧,“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笔挺的身形在黑夜中宛如是一块丰碑,黄豆粒一般大小的雨滴颗颗砸在身上,像是也砸碎了他全部的骄傲,“求你们,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