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37章:失去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园。


        

徐其琛对于今晚的事情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让她早一点休息。


        

“刚才的事情……”


        

“很晚了,早点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也一样。”徐其琛结果佣人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拭了一下手掌,说道。


        

温知夏回到卧室,徐其琛并没有跟上来,她侧卧着看着床头昏暗的灯光,慢慢的就有些出神。


        

“夏夏,不要睡。”


        

“求你们,救她。”


        

“这不是在柏(林),我们的婚姻事实还存在,你不能让他碰你。”


        

“夏夏,我们的婚姻事实还存在……”


        

“温知夏!你不要逼我!”


        

“……”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脑海中反反复复的画面重叠出现,交织,来来回回,像是没有尽头的时候。


        

这一觉,温知夏睡的并不怎么好,以至于醒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满身的疲惫。


        

在她起床准备洗漱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在医院特意给她要了号码的李月亭打过来的,是特意来提醒她跟自己一起去相亲。


        

温知夏正在刷牙,对着镜子漱了漱口,淡声的说了一句:“记得。”


        

李月亭笑了下:“温总还记得,就好,那我就在宝华街等小温总了。”


        

温知夏“嗯”了一声,李月亭在打什么主意,她去看看也就知道了。


        

这个女人也算是心脏强大,在一荷知夏开业当天发生了那种事情,如今也能面不改色的当作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不光是面对她,甚至是面对顾平生……


        

想到顾平生,温知夏眉头皱了一下,他那人才是真的让人头疼。


        

在她等他的时候,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她倦了,累了,疼了,放弃了,他又开始痴缠。


        

宝华街。


        

“……是这样,在外面我一直叫你小温总也不太合适,不如……”


        

“喊名字吧。”温知夏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左右不过就是一个称呼。


        

李月亭笑了下,亲昵的喊她“知夏”,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年的知交好友,从见面开始,李月亭就的话题就没有从顾平生的身上离开过。


        

诸如:顾总能力出众,虽然年轻,但是现在那些商界的前辈们对他都是恭敬有加。


        

顾总从来都不把董事会放在眼里,每次做任何决断跟董事会的提议相悖,都会一锤定音,虽然当时董事会不高兴,但是每次都会被打脸。


        

顾总对待工作的态度非常的严紧,平时还算是温和,但是一旦涉及正事,都会非常的严厉。


        

我有一次陪他出差,是在一个西方的小国家,那里当时……


        

不管温知夏接不接话,李月亭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唱完一整台戏一样,不知疲惫的说着她所了解的顾平生。


        

温知夏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轻瞥了一眼:“是前面那一家餐厅吧。”


        

李月亭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


        

在她想要继续刚才话题的时候,温知夏注意到了她脖子上带着的那条项链,“这条项链……”


        

李月亭大冷天的露着自己纤细的脖颈,没有带围巾,也没有任何的保暖措施,在出门前特意的戴上这条让她珍视万分的项链,为的就是让温知夏看到。


        

听到温知夏的话后,手指抚摸着脖颈上的项链,笑着说道:“这个是顾总送的,知夏你不会介意吧?你看我,这问的是什么话,你都已经跟徐先生在一起了,怎么可能还会在意这些事情。”


        

这条项链,是她第一次单独成功拿下一个项目的时候,趁着顾平生心情好,说自己不需要加薪,让他能够送给自己一条项链。


        

她当时说的小心翼翼,生怕顾平生会拒绝。


        

但是没有想到,他真的答应了下来。


        

“难怪。”温知夏收回视线,“当时我们一起逛街,他说要奖励手下的员工,因为他不太懂,就让我随便选一条,正好我当时看中了一套钻石首饰,店长说可以在一部分特价商品区挑选一条作为赠品,我当时随手就挑选了这一条,被他就直接拿走了。我当时还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太合适,想要重新挑选一条,毕竟哪里能用赠品送人,现在看来你很喜欢,我也就放心了。”


        

李月亭听到自己珍视了这么多年的项链,竟然只是一条温知夏不要的赠品时,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赠品!


        

在顾平生的眼中,难道她就只值得一条赠品项链?!


        

“看来我的眼光,真的不错,不是么?”温知夏拿在医院里,李月亭“赞扬”她的话,问道。


        

李月亭握着项链,现在就想要直接拽下来丢掉,但是在温知夏面前还是要保持微笑的说道:“是,是啊。”


        

之后在走向餐厅的时间里,李月亭的聒噪明显的消失了,也不再喋喋不休的秀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温知夏眸光淡淡的想着: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两人一同踏进餐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所看重多年的项链只是一条温知夏不要的赠品缘故,李月亭觉得自己好像低了她一头。


        

就像明明两个人是一起走进来的,但是服务员好像都对她比对自己要热情一些。


        

“小姐,这边请……”


        

李月亭稍后一步,看着被前面引路的温知夏,以咖啡色的呢绒外套,衬上半截白裙,清新不落俗套,简单的一个allback低辫适服耐看,不是肆无忌惮带有冲击力的浓艳。


        

面上是清艳的浅笑,让人多看一眼,便已经移不开视线。


        

李月亭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仆人,而她是高高在上的名媛闺秀。


        

李月亭握紧了手中的包,因为太过用力,指甲在小羊皮的包皮上留下一道划痕。


        

温知夏比她优秀在什么地方?


        

不过就是比她早一步的遇到了顾平生,在他最一无所有的时候,选择了陪伴,这能说明什么?


        

她不过就是运气好。


        

李月亭看着温知夏的背影,忽然就想要拽着她的胳膊,大声的告诉她:“你没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高高在上,因为我可以为了他去死,我可以为了他,失去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你根本比不上我!!”


        

但是她不能,上一次在一荷知夏的开业典礼上,就是因为她的急于求成,才会失去了待在顾平生身边的机会。


        

她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她不是温知夏,如果她行差踏错,没有人会拉她一把,甚至身后的人可能会一脚将她踢下深渊,让所有人看到她的笑话。


        

温知夏在侍者的指引下坐下,瞥了李月亭一眼,“怎么了?”


        

李月亭跟她的视线对上后,收敛起了自己的走神:“没什么,先看看喝什么吧,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一杯柠檬水,温的。”温知夏说道。


        

侍者为难的说道:“抱歉,我们这里没有柠檬水。”


        

温知夏顿了下,有些失望,因为她忽然之间就是很想要喝柠檬水:“一杯瑰夏吧。”


        

李月亭阖上菜单;“我也一样。”


        

两人分别坐在对面,李月亭像是有几分紧张,“知夏你觉得,对方会不会看上我?”


        

温知夏淡笑:“你这么漂亮,该担心的应该是对方。”


        

“希望这不是一句安慰。”李月亭也笑着说道,心中却很是不屑,她当然有这个自信,只有她看不对方的份儿,对方怎么可能看不上她,如果不是温知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李月亭自信,顾平生也一定会看上她。


        

“对不起,我好像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