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39章:知道我爱你,成日里给我甩脸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想到这个女人对自己是多么的冰冷无情,顾平生还是摆了摆面无表情的脸色,一言不发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散漫不羁的扯动了下领带:“你来干什么?”


        

温知夏顿了一下之后,站起身,“这是新拍摄制作的广告片,你看一下还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投影仪在什么地方不需要我重新告诉你一遍吧?”他眼眸挑起来,靠在椅背上,一副“甲方都爸爸”的模样,等着她尽心竭力的做报告。


        

温知夏清艳的眉眼细微的凝了一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一旁,开始操作。


        

她聚精会神的进行介绍,将这一次重新拍摄制作出来的创意点和新意一一进行讲述,而顾平生拿着本文件,一边看着一边随意的听着,偶尔还要打断一下:“语速放慢。”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再讲一遍。”


        

“我觉得这里其实还可以再进行改进,这个创意不行。”


        

“温总很着急?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不耐烦?”


        

“……”


        

温知夏脾气是好,要不然就直接将翻页笔丢在他脸上,他摆明了就是想要找麻烦。


        

“顾总。”温知夏停下讲解,微微转过身来。


        

顾平生微微放下手中的文件,加以好似的看着她:“嗯?”


        

“你文件同一张看了半个小时不需要翻页吗?”


        

顾平生:“……”


        

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寡淡的目光有些恼怒,将翻页笔“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抬手就把投影仪给关了,脾气倒是比他这个甲方还要大。


        

顾平生手掌握拳,轻咳一声,“先喝口水吧。”


        

“广告成品在这里,我审过了,没有任何问题,也很符合顾夏集团子公司目前的定位,顾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她沉声说道。


        

“站住。”顾平生叫住她,手臂撑着桌面上,慢慢的站起身。


        

温知夏凝眸,脚步微顿住。


        

“脾气这么大,你跟别的公司合作,也是撂下一句——我审过了,没有任何问题,很符合你们公司定位,就完事了?”顾平生的腿还是有些不方便,不能进行长时间或是较为剧烈的运动。


        

温知夏闻言,抿了一下唇,最起码的工作态度她当然有,但谁会像他一样没事找事。


        

“心里怎么腹诽我呢?”顾平生走到她跟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颌,微微弯下腰,跟她平行对视,“说到底,你就是知道我爱你,成日里给我甩脸子。笃定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是不是?看上去安安静静与世无争的,你整天心底里不是比谁都清楚,觉得我好说话是不是?”


        

“是你自己没事找事。”她皱着眉头掰开他的手。


        

顾平生捻了下手指,上面像是还有着她面颊上的余温和触感,面上“嗬”笑一声,“夏夏,你是不是脱离职场有些久了,忘记了……”他刻意的顿了顿以后,才继续说道,“忘记了……就算是甲方故意为难,你也只能照单全收,而不是摆脸色。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甲方?”


        

就算是他刚才说的,温知夏就是心底里知道这个甲方是他,所以才敢有恃无恐的直接前来,给他简单的讲解一下广告片的时候,就觉得他应该要好好的听她讲述,然后接受。


        

但是他非但心不在焉的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听她讲解,还时不时的打断,最后直接否定了她的劳动成功,她便理所当然的就认为是他故意找茬。


        

而倘若是换一个人,她还会这样理所当然吗?


        

被他直白的戳破她潜意识的想法,温知夏愣了一下:“……既然你不满意,我会让人进行再次修改。”


        

“你知道要修改什么地方?”他剑眉一挑,带着几分戏谑的味道。


        

温知夏抿了下唇:“你把要求告诉我,或者直接让周秘书进行对接。”


        

“我想想,这一般情况下,甲方不让修改个七版八版的,是不是都不会满意?”他问。


        

温知夏猛然抬起头,眼眸微瞪,带着些薄怒:“你别太过分。”


        

“待会儿有场酒宴,我没有合适的女伴,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这版……就通过了。”他一副“有商有量”的模样,等待着她的回答。


        

温知夏深吸一口气,“集团里那么多女员工,你找不到女伴?”


        

顾平生修长的指尖缠绕着她的秀发,三年前长到腰部的秀发剪成了极肩的,那么漂亮的长发是他极其钟爱的,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女员工再多,能带得出去帮得上忙的寥寥无几。”


        

他松开手,“你帮我拿下这笔合作,一荷知夏惹出来的乱子,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温知夏有些意动:“……如果拿不下来呢?”


        

“只要你尽力了,也是一样。”他说。


        

温知夏迟疑了一下:“你确定?”


        

顾平生似笑非笑:“需要我给你打份合同还是写张保证书?”


        

他就是纯粹开玩笑,也不会有人会把这种话当真。


        

“保证书法院一般不认可,你让人打份协议出来。”他在她这里,说话不算数的几率太大了,耍无赖强词夺理她可比不过他,还是白纸黑字的签字的好,省得他赖账。


        

顾平生先是一愣,继而轻笑出声,“夏夏,你真是……”


        

温知夏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如果不是他前科太多,她也不会这么计较。


        

“好,我让人现在就给你打印一份儿出来。”在她的注视下,顾平生止住了笑意,播了内线电话,两分钟后,周安北进来。


        

“顾总。”


        

顾平生微微点头:“你去打印一份协议,协议的内容就写……”他轻瞥了一眼一旁的温知夏,“你想怎么写?”


        

周安北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


        

温知夏不跟他客气:“温知夏作为顾夏集团总裁顾平生女伴商谈合作,出席作陪后,无论合作拿下与否,都不再追究一荷知夏广告公司给他子公司制作广告出错一事,双方达成和解,永不追究。”


        

周安北顿了顿,看向顾平生,“顾总,这是……”


        

“照她说的拟定一份协议,一式两份,尽快拿过来。”顾平生说道。


        

周安北:“是。”


        

十分钟后。


        

协议签署完,顾平生收起钢笔:“现在满意了?”


        

他这语气和神情,就像是她在无理取闹,而他陪着她玩闹一样,温知夏把协议收起来,白了他一眼。


        

顾平生轻笑,平日里动不动就喜欢大发雷霆的顾总裁,此刻的脾气倒是好得很。


        

周安北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只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真实写照。


        

两人一齐走出总裁办公室,周安北谨守一个秘书的职责,跟在两人身后,虽然温知夏是带了墨镜,但是周遭似有若无的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就没有停止过。


        

好奇者有之,窥伺着有之,八卦者也不少……


        

毕竟嫌少见到能有年轻漂亮的女人跟顾平生这般的走在一起。


        

直到三人一同走进了总裁电梯。


        

“待会儿你……”


        

顾平生刚要叮嘱她一些事情,温知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梯内的信号断断续续,温知夏并不能很好的听清楚徐其琛的声音,“我现在在电梯里,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到了……”


        

温知夏抬头看着电梯上面的数字,等着它一点一点的变小。


        

顾平生沉眸看着她专心的模样,压根就是完全想不起她身边还有个人,那个野男人到底是给她喝了什么迷魂汤?!


        

周安北目光暗暗的观察着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兀自在心中低叹了一声,他其实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依照顾平生今时今日的权势和地位,为什么还是一心扑在温知夏身上。


        

他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漂亮优秀,但比她更加漂亮更加优秀的女人也并非是世所罕见,也不见顾平生另眼相看。


        

他完全可以找个年轻漂亮还听话乖巧的,实在犯不着将自己的位置和颜面放到这么低的位置。


        

“叮——”


        

电梯的门一打开,温知夏就率先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顾平生伸出去的手,僵在原处,捏紧后慢慢的收回。


        

徐其琛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也是有原因的,“小夏,上京那边族内出现了些问题,我临时需要回去几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温知夏:“严重吗?”


        

徐其琛淡淡的笑了下:“不是很严重,但我身为家主,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温知夏点头:“好,那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让晋茂带好你可能会用上的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动怒,注意好身体。”


        

顾平生就那么负着手站在厅内,看着她笑靥如花的跟别的男人打电话,还温柔的提醒注意事项,手掌慢慢的就捏紧了。


        

等温知夏挂了电话后,顾平生抬脚就往外走,像是根本就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但周安北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多少也能猜到他的想法一二,走的是干脆,但倘若温知夏真的没有跟上去,到最后,怕是怒火比现在还要盛。


        

“温总,这边请。”周安北做出“请”的姿势。


        

温知夏瞥了眼一脸沉色往前走的顾平生:“他又怎么了?”


        

周安北莫名的就觉得这个“又”字,用的很有灵魂。


        

一路上,顾平生一直沉着脸,拿着平板在看邮件,丝毫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这让温知夏原本想要问一下他要去谈合作的对象是什么公司,什么人的想法给打住了。


        

所以也是在到了地方之后,温知夏才知道为什么顾平生会让她来,因为她曾经跟这位唐总打过交道,算是有个几面之缘。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们商谈合作的地点是在酒桌上,而且不光是只有这另加公司,温知夏大致的扫了一眼,这个包厢内,起码坐着七八位老总。


        

这样的阵仗怎么都不像是两家谈合作,更像是要商谈什么团体性的联合。


        

而且,也并不是所有老总都带了女伴。


        

温知夏狐疑的侧眸看了一眼身旁的顾平生。


        

但他现在显然没有多余的时间留意到她的视线,因为在包厢的门一打开,客套寒暄就已经开始。


        

但温知夏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旁人询问她身份的时候,顾平生像是有意的将她介绍给各位商界的前辈巨鳄们。


        

“温知夏,一荷知夏广告公司的女老板。”


        

“嗯……广告做的不错,顾夏集团一个季度的广告打包交给了他们,信任……那是自然……”


        

“有机会,王总可以尝试换下合作的对象……”


        

“……”


        

以这种方式,温知夏尚未坐下,手上就已经收到了不少名片,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年纪,自然明白这些人脉的重要性,没有人引荐,这些老总是不会把一个新兴的公司看在眼中,更不要谈什么合作。


        

说是让她陪着来谈合作,但是温知夏丝毫看不到自己的作用,有人来敬酒,顾平生也不过就是轻抿一口,所以半天都过去了,他那杯酒像是连最上面的一层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过她转念一想也是,如今的顾平生早就不用跟他们当年一样,为了一个项目,为了拉到赞助而不要命的陪酒,嘴唇碰下酒杯意思意思也就行了,他不想要多喝,旁人也就只能当做不知情。


        

直到——


        

有人端着酒杯,“顾总不喝,温总给个面子喝一杯怎么样?”一名老总开玩笑似的说着。


        

一群男人在场,桌上坐着一个年轻貌美气质出众的俏佳人,少不了就要调笑上两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温知夏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并没有放在心上,左右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调笑上两句之外,也不会再有什么,温知夏举了下酒杯。


        

只是,刚刚举起来的酒杯被人转手就给拿走了,顾平生捏在指尖转动了两下,似笑非笑的说道:“崔总这是没见过女人喝酒?她酒量不好,我替她喝,你们可不准为难她。”


        

话落,众人都是了悟的笑声,而顾平生仰头将那大半杯酒一饮而尽。


        

温知夏见他喝的那么猛,微微皱了下眉头。


        

顾平生放下酒杯的时候,斜眸看到她担忧呆然看着自己的模样,心情大好,手臂撑在她的椅子后面,轻轻的扶了一下她的肩膀。


        

席间,顾平生除了刚才那一杯之外,并没有喝多少,温知夏跟前的酒也让人换成了果酒,度数很小,就是让她当果汁一样喝的,自己则开始谈正事。


        

谈话过了大半,顾平生又看了眼温知夏,看着她正在跟其中一位女伴不知道是在谈什么,清艳的面颊上因为喝了果酒被包厢内的热气一吹,娇嫩的面颊红扑扑的,唇瓣也艳艳的,挽唇微笑着的模样,让人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好好的温存温存。


        

顾平生的眸色深了一下,捏着酒杯的手,就有些晃神。


        

等正事谈完,该离开的时候,顾平生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他吃了药,又喝了那杯酒,多少有些不舒服。


        

侧眸去看温知夏,她身旁的果酒已经喝的差不多,她太长时间没喝酒,酒量原本也不好,这个时候正半趴在桌子上秀眸惺忪的迷糊着,没有在他面前的冷脸尖锐,无端的酒透着一股子娇憨的味道。


        

喝了酒步伐有些踉跄的老总被身边的人扶着出去,顾平生将温知夏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腰肢,他原是想要直接把人给抱起来,但是怕自己身形不稳的把人给摔着,就扶着她站起身。


        

周安北见状想要帮忙,却被顾平生制止了。


        

酒店门口打完招呼,顾平生将人扶上了车,两人坐在后面,温知夏的脑在靠在顾平生的肩上,他温热的大掌轻轻的拨开她面颊上的发丝,侧偏过面颊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见状,周安北顿了一下,没有选择上车,而是站在车窗前,轻声道:“那顾总,我就先回去了。”


        

顾平生“嗯”了一声,让司机开车回了澜湖郡。


        

车开的很是平稳,但温知夏的身体时间一长,还是开始往下滑,顾平生便让她侧躺在自己的腿上,昏暗的车内,只有路边的灯光隐约的透射进来,他用手指慢慢的描摹着她的眉眼轮廓,一遍又一遍,乐此不疲。


        

等快到澜湖郡的时候,闭着眼睛的温知夏,手指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开始小声的嘟囔“难受”,“不舒服”。


        

顾平生轻轻的在她的背部顺了顺,低声道:“果酒也是酒,你就真的把它当成饮料喝了?平日里不是聪明的很,嗯?”


        

等车缓缓的停下来,顾平生将温知夏从车内抱了下来,这个时间点,顾佑之已经睡了,赵姨看到他抱着一个女人你来,先是诧异了一下,等看清楚是谁后,就想要上前帮忙。


        

“不用,你们休息吧,我来。”说着便抱着温知夏上楼,回了两人的卧室。


        

将人放在宽大的床上,给她拖了鞋子后,温知夏不舒服的开始扯着自己的衣领,顾平生弓着腰,拿下她的手,换上自己的,低沉沙哑的嗓音看着她白皙纤细的脖颈,“我帮你脱了……”


        

脱到一半,在她不知道怎么开始低声喃喃的时候,顾平生看着她红润的唇角,将薄唇压了下去,手指抬起她的下颌,让她双唇微张,加深了这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