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0章:我这边暖和,你过不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吻的太投入,太沉醉其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温知夏因为呼吸不畅而皱起的眉头。


        

她喝了不少酒,本来就不太舒服,被他这么汲取呼吸,胃里顿时翻江倒海的,想要站起身,但是身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压着,让她无力挣脱。


        

她无意识的推搡,在顾平生这里,就跟被甜豆挠痒痒一样的,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然后——


        

温知夏就吐了,而且还吐了他一身。


        

顾平生身上滚动着的热火顷刻间就给浇灭了,他脸色难看,却只能把人整个抱起来放到一旁,给她脱了衣服,连带着将床单也一并丢出去,他整理完,房间里好像还零星的有一些味道,他找出温知夏以前放置的香水,也不管过没过期,就在空中喷洒了一遍。


        

一起处理完,他给她找出衣服,准备换上,一回头的时候,却发现人不见了。


        

顾平生的太阳穴狠狠的涨了两下,她衣衫不整的,还能往外跑?!


        

就在他迈开长腿,想要出去找人的时候,却听到洗手间的方向,有些细微的动静。


        

顾平生连忙转过身,大步流星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正看到她晕乎乎的趴在洗手台前,还正迷糊着,靠在那里。


        

盥洗台都是用大理石的,冰冷的很,她也能就那么靠上去,顾平生按了按太阳穴,“你在这里干什么?”


        

温知夏迷迷糊糊的靠着墙转了一个圈,“冷。”


        

顾平生给她这呆呆的反应逗乐了,故意的敞开怀抱:“我这边暖和,你过不过来?”


        

她眼睛眯着,就露出一条缝,周围景物还都在不停的晃动着,刚走了两步,脑袋就磕在他的胸膛上,发出一声闷吭。


        

顾平生给她撞的也不轻,骨节分明的手指捂了捂她的脑袋,“疼吗?”


        

她乖乖的点头,听话的要命。


        

顾平生现在忽然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不早点多灌她一点酒,指不定早就一尝相思之苦,捧着她红艳艳的小脸,脸也小的很,还没有他的手大,“夏夏,我是谁?”


        

温知夏仰着头,浓密的睫毛眨了眨,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就是不说话。


        

顾平生继续问:“我是谁?夏夏。”


        

“我……渴了。”她闷声里还有些委屈,“你为什么不给我喝水。”


        

“说你爱我,就给你水喝,”他说。


        

温知夏掰开他的手,要自己去找水。


        

顾平生看着她踉踉跄跄的模样,怎么敢让她乱走,但是伸手拦她的时候,她抬腿就踢了他一脚,不偏不倚的,就踢中了他受伤的那条腿,顾平生倒吸一口凉气。


        

已经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温知夏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眼睛看着他的腿,看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东西。


        

其实她脑袋昏昏沉沉的,行为举止不太受控制,就是脑海里闪着在雨夜里他跪着的画面,鼻子有些酸。


        

顾平生朝她招了招手,“夏夏,来,扶我过去。”


        

他的腿被踢了一下现在有些麻,知道她现在意识不清,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她却真的走过来了。


        

“怎么这么看着我?”两人坐在床上,温知夏定定的看着他,顾平生有些狐疑的问。


        

“我该回去了,顾平生。”她忽然开口说道。


        

顾平生浑身一凌:“你……酒醒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


        

温知夏突如其来的话,打了顾平生一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预料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间清醒过来。


        

她垂着眉眼,低声“嗯”了一下。


        

顾平生撑在床上的手指捏紧了下,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明天再说,行吗?”


        

温知夏却已经站起身,在房间里转转悠悠的找到了自己的包,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顾平生重重的锤了一下床,下一秒还是跟了上去,她穿成那样,怎么就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不是都清醒了么?!


        

顾不上多想,他跟在后面想要把人拉住,但——


        

温知夏并没有下楼,而是在走廊上……绕圈?


        

二楼是主卧,呈环形闭合。


        

也就是说,只要她不下楼,她还是要重新绕回来。


        

顾平生剑眉轻挑,靠在门框上,几分钟后,果不其然,她从另一头又回来了,他站在卧室门口的位置,她就从他的身边蹭了进来,丢掉自己的包,蹬掉拖鞋,掀开被子,柔顺的躺了进去,口中还嘟囔着:“关灯。”


        

顾平生看着她这一连串的举动,最终忍不住轻笑出声,合着还迷糊着呢。


        

他坐在床边,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睡颜,手指在她的面颊上轻点了一下,“折腾这一出,你倒是睡得安稳。”


        

次日清晨,温知夏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涨涨,她这些年已经不怎么能喝酒,通常也是少抿几口,昨天那果酒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很合胃口,她就以为是果汁,也没有注意。


        

现在扶着脑袋,才有些后悔。


        

而这份后悔在看到从浴室走出来,带着一身水汽,腰间只裹着一条浴巾的顾平生时,猛然间就达到了顶点。


        

她瞪圆了眼眸,掀开被子看了一下自己,她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昨天的衣服。


        

顾平生加以好似的看着她一脸震惊的模样,走过来:“你昨晚……”


        

温知夏猛地抬头:“昨晚什么?”


        

原本是想要告诉她,她昨晚是喝多了,但是看着她这幅防备的模样,顾平生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你昨晚缠着我睡了,我这还有视频,你要不要看看?”


        

温知夏微征,摇头:“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看来……”他顿了顿,薄唇勾起,狭长的眼眸似有回味,“看来,那个病秧子果然……什么都做不了。”


        

温知夏的脸色难看,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顾平生这话七成是为了戏谑,三成隐藏着的是试探。


        

而她的反应,却足够让他狂喜。


        

“你们果然没有做过是不是?”他猛然上前,捧着她的脸,墨色深瞳中一片的震惊喜色。


        

温知夏抿了下唇,没有回答,而是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他的手:“我该回去了。”


        

顾平生把人给按在床上,眸光深邃的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先把话说清楚了,那个病秧子没有碰过你是不是?”


        

没有男人会不在意这种事情,尤其是顾平生这种人。


        

面对他一副质问的模样,温知夏有些恼怒:“谁说没有,我们……唔唔……”


        

在她这张红艳艳的小嘴儿说出让他难受的话之前,顾平生以吻封缄,堵住了她后面未说出口的话语。


        

清醒之后的温知夏,没有了昨夜酒醉的憨态,清清冷冷的瞪着他,抬手就要把人给推开,推搡之间,她的手指勾住了他腰间裹着的浴巾。


        

再抬眸,就对上了他别有深意的笑容,“这么着急?”


        

温知夏把脸撇开,面颊难免的染上了绯红:“你要不要脸,先把衣服穿上。”


        

“嗬。”他嗤笑:“你给我扯下来的,怎么还成了我的不是?”


        

“你把衣服穿上。”温知夏没有心情这样子跟他争辩什么。


        

“我穿上衣服,你还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要我穿也行,你给我穿上。”他说。


        

温知夏瞪眼:“顾平生!你别太过分!”


        

“我让自己老婆穿个衣服就过分了,那我老婆她成日里连家都不会,整天跟别的男人住在一起,这算是什么?”谁说只有女人吵架的时候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牵扯进来?


        

“你穿不穿?你要是不穿咱们就耗着,等待会儿佑之进来了,你好好给他……”


        

“爸爸。”


        

话音未落,顾佑之便推门进来了,睁着圆圆大大的眼睛,看着床上的顾平生,用力的捂住了小嘴。


        

温知夏大概是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推了推身上的男人,“你还不起来!”


        

哪有他这么当父亲的,真是……臭不要脸!


        

这样的状况也是顾平生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在儿子面前被看光原本也没有什么,但此刻的场景,多少还是有些让人……


        

顾平生迅速的裹上了浴巾,轻咳一声,看着门口的小家伙:“怎么不敲门?”


        

顾佑之歪着脑袋,小小的脑袋里装着大大的疑惑,看了看顾平生,又看了看温知夏,萌哒哒的眼睛眨啊眨,“裤裤。”


        

面对孩子这般纯洁干净的眼睛,让温知夏莫名的就有种罪恶感,之后又狠狠的瞪了一眼顾平生:“看你做的好事!”


        

顾平生抓了把头发,看着顾佑之穿了一半的背带裤,冬天的衣服厚,背带裤对于这个年龄阶段的小孩子穿起来本身就有些困难,“他还小呢……你先带去回房间穿下衣服,我把衣服换了。”


        

温知夏原本也不想要再跟这种没皮没脸的人在一起,牵着小家伙的手就走了。


        

回到儿童房,她这是第一次给小孩子穿衣服,难免就有些磕磕巴巴的,但是好在小团子又萌又乖,也不嫌弃她动作慢,反而是非常的配合。


        

赵姨和王姨看到温知夏牵着小家伙从楼上走下来并没有多少吃惊:“太太,早上好。”


        

温知夏见她们波澜不惊的模样,便知道昨夜顾平生带自己回来的时候,她们应该是看到了。


        

甜豆从外面滚了一圈后,嗅到了气味,朝着温知夏奔了过来。


        

温知夏蹲下,在它的脖子上挠了挠,甜豆懒洋洋的“喵喵”了两声。


        

顾佑之贴着温知夏,也奶声奶气的学着。


        

温知夏看着他鼓着小奶膘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这小团子真是有萌化人心的魔力。


        

只是不知道……


        

“赵姨,小团子的母亲是谁?”在小家伙跟甜豆玩的时候,温知夏稍稍走远了两步,叫住了赵姨,问道。


        

赵姨闻言反应了一下她口中的团子是谁,之后却像是比她还有着更深的疑惑:“小少爷的母亲不就是太太您吗?”


        

温知夏微顿:“谁告诉你团子的母亲是我?”


        

她如果真的有孩子,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而且,按照团子的年龄计算,当时有他的时候,她人在柏(林),怎么可能跟顾平生有什么孩子。


        

赵姨见她严肃的模样,再回答的时候,就有些迟疑:“……顾,顾总。”


        

温知夏沉了沉,如果这是顾平生对外的一致口吻,也难怪小团子见到她的第一面开始,就巴巴的喊着她“妈妈”。


        

孩子可爱是一回事,但这么平白无故的被人说成是她的孩子,温知夏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顾平生换好了衣服上楼。


        

“在聊什么?”


        

温知夏起唇,“团子的……”


        

“爸爸。”小团子走过来,牵住了温知夏的手,小身板挡在了温知夏的面前,绷着小奶膘防备的看着顾平生。


        

顾总居高临下的睨了儿子一眼:“嗯?”


        

“你为什么要,要光着屁屁……唔唔唔……”在他童言无忌说出口之前,温知夏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身为当事人的顾平生倒是没有什么在意,左右是在他家里,他就算是要跟自己的老婆亲近,也并无不可。


        

“团子,刚才的事情不能说,知道吗?”温知夏蹲着身体,低声的在小家伙的耳边叮嘱道。


        

顾佑之不是太懂为什么不让他问“爸爸为什么要光着屁屁,欺负麻麻”,但是也乖乖的点头了。


        

只是看着顾平生的时候,还是有些不高兴——欺负麻麻的,都是坏银!


        

顾平生抬手把小家伙给提溜起来,蹂躏了一下他的小脸:“小没良心,这么快就叛变了嗯?”


        

小家伙晃着小短腿,不想要他抱,扭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温知夏。


        

顾平生的腿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好,也不可能抱他太长时间,就把他放到了地上。


        

小佑之踮着脚尖,伸开胳膊,奶萌奶萌的想要温知夏抱抱,在温知夏迟疑的时候,被身后的顾平生毫不留情的说道:“你太重了,她抱不动。”


        

于是到了餐桌上的小家伙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连饭都不吃了。


        

温知夏给他夹了一个蒸饺,他拿起来,咬了一口以后,也放在了一边。


        

赵姨看看到有些担心的问道;“小少爷这是怎么了?今天的早餐不合胃口吗?怎么不吃饭?”


        

小家伙没说话,但是温知夏好像已经猜到了原因,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顾平生,横了他一眼,“你还吃的下去。”


        

如果不是他说团子胖,小家伙会不吃饭么?!


        

顾平生挑高眉头:“等他什么时候饿了,就吃了,小孩子不能惯。”


        

温知夏皱眉,“你就是这么当他爸爸的?他那么小,饿坏了怎么办?!”


        

他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我平时很忙,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他,再说男孩子总是要自己尽快学会独立成长,毕竟……”他顿了顿,看着温知夏,似笑非笑的说道,“……连他口口声声喊的麻麻都不在意。”


        

温知夏就没有见过比他更厚颜无耻的人,懒得理会他,转而对小家伙说道:“团子不要理他,多吃一点,才能长高。”


        

顾平生闲适的看着喂孩子的温知夏,捏着筷子的手轻轻的捻了下。


        

早餐后,顾平生说送她去上班。


        

温知夏原本想要拒绝,但是顾平生已经带着顾佑之一同上车了,这附近打到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也就只能上来。


        

顾佑之跟她一起坐在后面,温知夏以为他是要带小团子出去有什么事情,也就没有问。


        

顾佑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跳跳糖给她,温知夏捏了捏他的面颊:“你自己留着吃。”


        

“他不能吃太多糖。”车子停靠在一荷知夏楼下,顾平生开口说道。


        

温知夏掀眸:“不能吃糖,你给他买这么多糖果干什么?”


        

几乎每次见到小家伙,都要从口袋里拿糖给她,温知夏还以为这孩子特别喜欢吃糖才会这样。


        

顾平生挑眉:“还不是有人给他开了这个头,自从他不知道从谁手中得到了一颗糖果之后,就开始往自己的口袋里装糖果。”


        

口中说着“不知道是谁”,但是目光却转过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温知夏一时之间有些哑然。


        

“给我。”顾平生解开安全带,慢慢的降下驾驶座的座椅靠背,朝她伸出手。


        

温知夏没有多想,就手中的跳跳糖递给他。


        

顾平生接过的同时,朝她招了招手,温知夏拧眉稍稍靠近,下一秒,就被他大掌按着后颈,两人的唇瓣贴在了一起,他是将一包的跳跳糖都放到了口中,撬开她的唇齿的瞬间,像是有无数“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口腔中跳动四溅。


        

温知夏瞪大了眼睛,感官刺激太大,连把人推开都忘记了。


        

半晌,顾平生有些流连的把人松开,轻笑着用指腹按了按她的唇角:“果然,糖很甜。”


        

温知夏这才想起来一把将人给推开,抿着嘴唇,想要在他坏笑的脸上扇他一巴掌,但最后,还是拿着自己的包快速的推开车门下车。


        

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顾平生透过车窗看着她脚步匆忙的模样,笑容更盛。


        

只是,这一回头,就看到自己儿子不满加控诉的眼神:“爸爸是坏人!坏银!”


        

顾平生掩唇轻咳一声,“下次你把眼睛闭上。”


        

进入一荷知夏的温知夏,面上的温度还没有完全的消散下去,在厅内就见到了一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