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1章:关于离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没有想到,刘磊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小温总……”


        

温知夏微微有些诧异:“你怎么来的?”


        

刘磊笑道:“我跟李月亭询问了你现在工作的地方,就没有打招呼的来了,你要是有事情的话,我下次再来。”


        

温知夏摇头:“去我办公室吧。”


        

刘磊点头,跟在她的身后,谨守着一个下属的位置,即使温知夏说不用再顾及当初的身份,她已经跟顾夏集团没有什么关系了,他虽然笑着说是,但分寸还是守着。


        

温知夏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


        

办公室内,助理端上了茶水。


        

温知夏褪去大衣,放在一边,两人对面而坐,刘磊看了眼她的办公室,“小温总怎么会想到开一家广告公司?”


        

在他看来,这个规模虽然也不小,但完全没有办法跟顾夏集团相提并论。


        

温知夏也似乎是知道他的想法,抿了一口茶后,说道:“找点事情做,总不能一直闲下去。”


        

刘磊顿了顿,端起茶杯,用杯盖轻轻的拨拢了下水面漂浮着的茶叶,“我今天来……是因为上次见面,您走的太匆忙了,没有找到机会开口,今天正好在附近见个老朋友,就找来了。”


        

温知夏掀了掀眼眸:“什么事情?”


        

“当年……”刘磊顿了顿以后,这才开口:“当年在您决心回归家庭,从集团离职后不久,我跟张远相继被远调到下面的小公司,只有陈安泰一个人留下来的事情,前不久跟陈安泰见面,才知道他跟您提起过。”


        

这件事情,多少是温知夏心中的愧疚,因为她始终觉得,他们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被疏离了集团的中心位置。


        

“我当时的离开,自以为做好了全部的安排,你们也都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但终究……还是让你们受牵连了。”温知夏缓缓的放下茶杯,轻声说道。


        

当她离职两年之后,因为怀疑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再次的踏入顾夏集团,得到的确实他们早已经被远调的事情,可想而知当时温知夏心中是何种感受。


        

她以为自己从顾夏集团离职,自此做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不再涉及集团内部种种,将权力全部都交付给了顾平生,一切都会照常运转,但她工作上亲近的人,却一个个被排除在了集团的中心圈。


        

她怎么会不心怀愧疚。


        

“牵连么?”刘磊笑了下,“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你跟顾总当时是夫妻,又是一起创业的情分,但是谁都清楚,集团最终的决策权只能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只有一个人能说了算。而很多时候,选择退让一步的都是女人,我们也知道会有这一天,但谁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说起以前的事情,刘磊也是诸多感慨,毕竟那是他们最肆意放纵的一段时间,不像是现在,位置坐的高了,心态也圆滑老练了。


        

“但就算是连陈安泰都不知道,我跟张远不是因为您的离职而被放逐,而是被委以重任。”刘磊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温知夏浓密的睫毛轻轻的抖动了下,“什么?”


        

刘磊:“当时的两家公司市场前景被顾总所看好,但是却始终没有能够确定下来合适的人选,加之当时并不想要引起其他集团或是公司的瞩目,便挑选了我跟张远两人。一来,我们被远调所有人都会觉得是因为受到牵连,二来也是认可我们的能力……”


        

所以,刘磊告诉她说,从始自终都不存在什么架空一说,温知夏也是在此时才想起来,当时自己在办公室内询问顾平生为什么要这么做的事情,他轻描淡写的回答好像是——集团正常的人员调度。


        

只是那时,她心中其实,是不相信的吧。


        

“因为当时您已经不再过问集团内部的事情,我们也被下了封口令,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但是没有想到,陈安泰会错误的传达了信息。”刘磊在知道温知夏已经跟顾平生分开之后,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如果您跟顾总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产生了隔阂,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来解释一下这件事情。”


        

温知夏微微的晃了一下神,葱白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青色的杯沿,半垂下的眼眸,低声道:“……有些东西,不是一两件事情就能改变的。”


        

不是一点点的积聚累积,千里之堤是无法一瞬间崩塌的。


        

刘磊多年不在四方城,并不知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办法对她的选择进行评判,“我今天来,也是为了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无论您还是不是顾夏集团的的小温总,在我们几个心里,都永远记着您的恩情。”


        

倘若不是她,他们现在也许还是高不成低不就为了生计烦忧。


        

这话,温知夏已经不知道从陈安泰那里听到多少遍,收敛起心神,浅笑道:“你们到不愧是异姓兄弟,说的话都一模一样,客套话就不用在我这里说了,既然你们不是受了我的牵连,我也能心安不少。”


        

小陈助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温总,吴女士来了。”


        

温知夏点头:“先带她去接待室,把样片拿过去。”


        

小陈助理:“是。”


        

刘磊见状站起身,“既然小温总有其他的事情要忙,那我就先回去了,您忙。”


        

温知夏也没有做过多的挽留,在他离开后,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愣神了几秒钟,将剩下的半杯茶喝完了。


        

刘磊今天的到来,的确是解开了她心中的一个心结。


        

而出去的刘磊,在经过接待室的时候,余光瞥到里面一个女人端庄的身影,脚步细微的顿了一下,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因为门很快关上,他并未看清楚,也便离开了。


        

三两分钟后,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温知夏走进了接待室。


        

接待室内,吴雯静坐着的桌边已经摆上了甜点和茶水,她手中拿着的是小陈递过去的平板。


        

温知夏进来后,两人略一点头,吴雯静继续看下去。


        

等广告片播放完,温知夏询问她的意见,吴雯静提出了两三个小问题,整体上肯定了广告片的制作水平和呈现出来的效果。


        

温知夏看了看提出来的都是一些很细小的问题,进行修改也非常快,基本上二改之后就能直接被录用,碰到这样好说话的甲方,大概是每家广告公司要烧高香的事情。


        

“我们会加紧进行修改,不会耽误你们设定的投放时间,我送您。”温知夏起身,说道。


        

吴雯静点了点头,说道:“温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只是在吴雯静走到接待室门前的时候,忽然转过头,笑着问了一句:“刚才我看到温总的无名指上的戒指非常漂亮,是结婚戒指吗?”


        

温知夏低眸抚摸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是。”


        

吴雯静:“听闻……先生姓徐?”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温知夏点头:“吴女士认识他?”


        

吴雯静笑了笑:“久仰大名一直未曾得见,再会。”


        

温知夏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想要结识徐其琛的人数不胜数,上京徐家谁都会想要沾亲带故一下。


        

楼下,吴雯静上车后,眯着眼睛看了看一荷知夏的牌子,被驾驶座上的男人搂过来亲了一口,“想什么呢?”


        

吴雯静靠在椅背上,“我只是再想,如果他知道广告片是出自哪家公司之手,会是什么表情?”


        

“那小子可不好对付,多少商界大佬都没有在他身上讨到什么好处,你确定……这个办法能行?”男人问道。


        

“成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招标,他闹出这么大的丑闻,就失去了跟之彦竞争的资格。”吴雯静沉声说道。


        

顾夏集团。


        

顾平生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往椅背上靠了靠:“张董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我们是父子,不是仇敌,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张展荣一脸失望加叹息的说道。


        

顾平生每每看到他这幅假惺惺的模样,都会觉得作呕,靠女人上位之后出轨抛妻弃子的男人,在他这里凹什么深情男人的人设?


        

“张董这记性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可就算是你脑子不清楚喜欢乱认儿子,我却不敢随意的乱认父亲。我顾平生只有母亲,张董倘若是为了招标会的事情,大可不必惺惺作态至此,免得传出去让人以为张氏集团如今已经落魄到,需要张董来装疯卖傻的地步,让人笑话。”轻轻的理了理袖口,这才发现自己的袖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弄掉了。


        

想来应该是早晨在车上,在他扣着人亲吻的时候,被温知夏给扯掉了。


        

想到早上的事情,因为见到张展荣带来的不耐烦像是都一并减轻了不少。


        

张之彦这些年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都是被人捧着,但是在顾平生这里屡屡碰壁,这也让他对这个儿子愈加不喜,不肯为他所用,再有本事又能怎么样?


        

“真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


        

顾平生整理袖子的手指微顿,狭长的眼眸细微的眯起,冰冷的看向张展荣。


        

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张展荣还是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后背一凉。


        

“你没有资格提起她!”顾平生拨通内线,“送客。”


        

周安北随之走进来,“张董,请。”


        

张展荣碰了一鼻子灰,走的时候,面色可想而知的难看。


        

“张氏集团这些年式微,格外看重这次的招标会,该是打着想要孤注一掷的念头,顾总这个时候跟他闹得太僵,万一他们背后使阴招……”


        

周安北递上一杯新茶。


        

顾平生手指转动着茶杯:“无妨,顾夏集团的与张氏集团不睦已久,这是行业里都知道的事情。”


        

僵与不僵没有什么区别。


        

“让你安排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他转口问道。


        

周安北:“国内离婚目前还是以调解双方化解矛盾为主,徐家那边该是顾及颜面,并未在申请离婚的时候提及重婚的事情,给出的原因是感情不合,只要顾总坚持,一时半会儿判不下来。”


        

这也就是给了他时间重新挽回温知夏的心。


        

顾平生手指撑在额头轻点两下,“……给一荷知夏那边联系一下,就说……新的广告片这边很满意,为了酬谢他们不计辛劳的在山里进行拍摄,顾夏集团做东,请他们吃饭。”


        

周安北顿了顿,抿了下唇后,低声提醒道:“顾总,昨天……您给出的回应是——直接把新的广告给打回去了。”


        

前脚态度那么强硬,看都没有看在眼里,转头就说很满意请客吃饭,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可顾平生深邃的眼眸寡淡的瞥向他,泛着幽芒:“这难道不是因为你错误理解了意思,传达出现了失误?”


        

简而言之——既然大老板不能出错,那错的就是下属。


        

周安北一噎,“……是,是我的问题。”


        

顾平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多注意。”


        

周安北:“……”


        

老板追求老板娘,要受折腾的总是下面的人。


        

周安北思索了半晌后,反复的思索了措词之后,这才拨通了一荷知夏那边的对方。


        

接听的是王姐,当听到周安北先是对自己误解上面意思表示歉意,又是说顾平生为了犒劳大家做东请吃饭的事情,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就像是一眨眼的功夫,风向都变了?


        

“这……这件事情我跟温总先沟通一下。”


        

周安北笑着说好,同时作为能够准确掌握自己直属上级心意的贴心秘书,又加了一句:“在此之前,顾总还想要再跟温总好好商讨一下其他广告片的一些细节问题,毕竟是一个季度的大单,还是要小心一点。”


        

对方说的有理有据,王姐也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只能说是会全部转告。


        

周安北挂断了电话,他自然是知道温知夏的电话,但是这通电话却不能直接的打给她,不然这拒绝也就是拒绝了,倘若是一荷知夏的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情,温知夏便不能再轻易的拒绝,毕竟……是工作的幌子。


        

所以,当王姐将事情转述给了温知夏之后,正在看合同的温知夏顿了一下,抬起头:“周秘书说的?”


        

王姐:“是周秘书,说是已经订好了地方,诚意邀请我们前去。”


        

她没有说的是,自己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有人听到了,并且火速的传来了消息,这个时候大家正眼巴巴的期待的看着办公室这边的动向。


        

在温知夏说晚点给出回复的之后,王姐向众人传达了意思,大家不禁就有些失望。


        

因为凭借大家工作多年的经验来看,上面的领导但凡是说“想想”,“等等”,“看看”这一类词的,多半都是拒绝的意思。


        

“行了工作吧,公司接的单子都排到三四个月后了,大家好好工作,年底奖金还能少得了?工作工作。”王姐说道。


        

一个小时后,温知夏还没有给出答复,众人就直接默认了拒绝,眼看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也就不再抱有什么幻想了,就等着她什么时候说上一句,一个个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荷知夏楼下,一辆劳斯劳斯幻影缓缓停靠,车门开启,周安北绕行一圈打开车门,一条长腿迈下,熨帖的西装外披着意见同色系的大衣,深黑如潭的眼眸令人看不穿深浅。


        

一荷知夏的员工目送着他径直走向办公室的方向,想要进去送茶的小陈都被周安北拦了下来,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接过了她手中的杯子,走进了办公室。


        

周安北将门关上,守在外面。


        

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一荷知夏还是顾夏集团。


        

温知夏正在专心的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桌边放了杯新砌的茶,下意识的就认为是小陈,轻瞥了一眼,准备端起来的时候,茶杯却在她的余光中,被另一只手给拿走了。


        

温知夏凝眉,抬头,顾平生长腿靠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抬手扯了扯领带,将原本属于她的茶给喝了。


        

“你来干什么?”


        

顾平生润了润嗓子,“来听你汇报工作。”


        

温知夏这才想起了王姐说的事情,“你等一会儿,我先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


        

顾平生这个时候也非常的好说话,将她对面的椅子搬到了她身旁,就那么大刺咧咧的坐在她的身边。


        

温知夏一顿:“你这是干什么?”


        

“等你处理事情。”他说。


        

温知夏看了看一旁的沙发,指向意味非常明显。


        

但顾平生没有想到听从的意思,倾身趴在她的耳边带着几分邪气的说道:“夏夏,做人要求不能太多,我给了你时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心甘情愿的在这里等着,已经是很好说话的金主……爸爸。”


        

温知夏耳朵一酥,“倏”的站起身,严肃道:“你来谈公事就谈公事,这是干什么?!”


        

顾平生看着她严肃正经的跟个不染红尘的小尼姑一样的模样,轻笑出声,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道:“好好好,你先忙。”


        

温知夏被他这么一打断,也没有什么心情继续了,尤其就他现在搬着椅子跟她一排坐的模样,倘若是让人看到了,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模样。


        

于是就拿着文件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跟他谈顾夏集团一个季度广告片的问题。


        

顾平生见状也没有说什么,贴着她坐下,在温知夏进行简单汇总的时候,一会儿摸摸她的头发,一会儿碰碰她的腰肢,让她根本没有办法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