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4章:麻麻就是亲生妈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因为顾夏集团与张氏集团的矛盾,顾平生陡然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如今屏幕上放映出来的广告片更是让所有人的目光直接赤裸裸的投向了顾平生。


        

顾平生眸色深深的看着屏幕上放映着的证据,推开了温知夏,脚步移动两分,随之便已经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温知夏尚未弄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被顾平生推开,她有些怔神。


        

“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广告片怎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平生啊,这里面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作为这次庆典的女主人,吴雯静一边表示着歉意,一边走了过来关心的问道。


        

张展荣父子两人也走了过来。


        

顾平生眼眸中泛着寒意,没有去理会她的问题,也像是丝毫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东西,拿过来。”


        

吴雯静诧异的看着他,“什么东西?”


        

顾平生目光如勾,眼色森然:“吴女士,我母亲的遗物,拿过来。”


        

“原来你说的是这样件事情,看我这脑子,我给忘在家里了,让你白跑一趟,这样吧,明天我让人给你送过去。”吴雯静面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好像是这个时候才看到温知夏,“温总,您看……这广告片……我是绝对相信一荷知夏的业务能力,相信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你跟我们家平生也没仇没怨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给你也给平生一个交代。”


        

话说的端庄大度,连笑容也透着贵气和知性优雅。


        

温知夏看着眼前的吴雯静,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广告片被人动了手脚,最后这罪名吴雯静想要按在自己头上吗?


        

但,底片一荷知夏有存根,她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给她或者是给顾平生添堵?


        

“吴女士,既然广告片出了问题,还是先行暂停吧,这样滚动播放,知道的明白你是忘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意为之。”温知夏浅笑道。


        

吴雯静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也就随之让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的虚假:“温总说的对,你看我,只顾得上安抚你们,倒是忘记了正事。”


        

顾平生看着对话的两人,眼眸深黑中带着摄人,“我要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吴雯静带着些长辈的无奈,笑道:“平生啊,我刚才不是……”


        

“吴女士,我跟你无亲无故,你没有资格同这么讲话,我母亲的遗物,拿出来,不要考验我的耐性。”顾平生面色阴霾,声音冷沉。


        

“顾总不要同我母亲这样讲话才对,不管怎么样我母亲都是你的长辈,你这么同长辈说话,是不是有些太过没大没小?”张之彦走过来,说道。


        

“平生,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跟你阿姨说话,广告片上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张展荣说着看了温知夏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被人这么针对?”


        

温知夏原本是不打算参与进他们的家庭纠纷里,到那时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随意的在她的身上泼脏水,“张……”


        

“第一,破坏旁人家庭的小三,不过因为年岁增长就能洗掉身上的脏污,长辈?她不配。第二,我家里倒是有两位帮佣的阿姨,不知道冯女士什么时候也有这方面的喜好?但年纪太大了点。第三……广告片的事情,我会查个清楚……”他的视线扫在三人的身上。


        

他当着众人的面这般驳斥,周遭已经响起了不小的议论声。


        

毕竟早就听闻这其中的一些辛秘,但多数情况下也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如今亲眼所见,显然币传闻中的关系还要僵化。


        

“吴雯静真的是……第三者?”


        

“现在还什么第三者不第三者,这广告片上的事情才是大事,听说这顾夏集团跟张氏集团正在竞争一个项目,张氏集团这些年式微,打算拿这个项目打个翻身仗,如今顾平生爆出私下结交行贿的丑闻,我看这八成是要出局了……”


        

“行贿可是大罪,而且看情况,数额还不小,这么放出来,不知道是谁的手笔……”


        

“……”


        

温知夏的眉头皱了吴雯静这是要把她拉下来当垫背的吗?


        

“我们接到举报,有人私下行贿政(府)官(员),哪位是顾平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门外走进来一群穿着制服的检察人员,出示相关证件的同时,沉声在现场说道。


        

顾平生眼眸沉了沉,周安北见状不对,马上走过来,“顾总。”


        

“马上联系律师。”顾平生淡声道。


        

周安北:“是。”


        

人群中自动的让出一条道,让人可以直接清楚的看到立在中央位置的顾平生。


        

温知夏尚且还没有弄明白,吴雯静弄这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看到顾平生被带走了。


        

顾平生离开前,并未多看她一眼,好像本就是陌生人。


        

他真的信了,这件事情是她做的?


        

温知夏张了张嘴,但是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


        

“……让大家看笑话了,咱们继续,不要因为这个小插曲扰乱了大家的兴致。”吴雯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继续招呼着众人欢庆一堂。


        

张之彦走到了温知夏身边,递给她一杯酒,“能在这里看到你,我很高兴。”


        

温知夏出神的眸光收回来,“广告片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张之彦像是比她还要疑惑上两分:“这……不是你的手笔?”


        

她的手笔?


        

“不堪其扰,又或者是……为了报复他曾经对你的辜负,这的确是一记重击,我相信,顾平生会因为这件事情烦扰上一段时间。”张之彦笑着说道。


        

“这件事情,我想你还是去问问你的母亲比较合适。”温知夏将酒杯放到一旁,并没有动,“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张之彦伸出手将她的去路拦住:“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你做的,在顾平生的心中,都跟你脱不了关系,广告片是出自一荷知夏这件事情总是真的,不是吗?”


        

温知夏:“你想说什么?”


        

“有些时候,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他人怎么想。”张之彦看着她,“有件事情我很是好奇,你对顾平生现在到底是什么感情?你还爱他吗?”


        

在温知夏没有回答的时候,张之彦继续道,“你跟徐其琛在一起,徐家那样的名门,能接受你跟前夫纠缠不清?”


        

“这是我的事情。”温知夏掀眸,“应该不需要跟张总汇报。”


        

“倘若你连他背叛你都能接受,那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张之彦撩起她的一缕头发,在指尖捻了捻,“我对你的心思,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年我迟迟没有结婚,多数原因也是因为你。”


        

见到了好的,就不会再甘心再去要一个比不上的次品,人心大概就是这样。


        

“张总对我或许是有几分不同的喜爱,但倘若我跟顾平生没有关系,你的这几分喜爱也早就该消弭在时间里,不是吗?”温知夏说道。


        

张之彦微顿,半晌才开口,发出一声轻笑:“我喜欢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想要夺走他的钟爱。”温知夏直言不讳的说道。


        

喜爱欣赏许是有几分的,但能长时间维系到现在的,怕是存有抢夺破坏的心思。


        

张之彦看着她,这次顿了良久的时间,“……你的确很聪明。”他说,“不过你说错了一件事情,前因后果错了,我对你的关注,的确是因为顾平生。我想要看看,能让他神魂颠倒的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好奇是伊始,中间是存了想要把你从他身边抢回来的念头,后来……只是真心倾慕。”


        

这次,轮到温知夏缄默。


        

“如果你是因为怀疑我对你的喜欢,是因为顾平生,所以才会处处提防,那我……真的该一开始就跟你讲清楚,也不至于让你误会这么长时间。”张之彦说道,“也许早说开了,我们之间关系早就可以更进一步。”


        

他脚步上前,温知夏凝眸后退了一步,一条手臂也在这个时候横在了两人之间,周安北对着温知夏说道:“太……温总,借一步说话。”


        

温知夏顿了一下后,点头。


        

两人朝着外面走去,周安北将她的外套递给她:“顾总的事情不知道要处理到什么时候,小少爷有自闭症的事情,温总应该也知道,所以顾总在离开前,让我转告,希望你忙完以后,可以回澜湖郡照顾一下小少爷。”


        

温知夏掀眸:“澜湖郡里,不是有佣人在?”


        

她成天往澜湖郡跑,这算是怎么回事?


        

“……这,小少爷如果见不到顾总,该着急了,如果温总在的话,应该能让他暂时忘记这件事情。”周安北给出回答的同时说道,“我这边还需要处理顾总的事情,温总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做完,顾平生安排的事情,周安北准备先行离开,身后传来温知夏的一声低问:“这件事情……他能解决好,是吗?”


        

周安北苦笑了下,“温总可能不知道,这次的事情比你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在温知夏揣测的时候,周安北走了。


        

温知夏坐在一荷知夏的办公室内,思索着周安北那句话中的含义,沉了沉之后,给陈安泰打去了电话。


        

陈安泰不知道她的新号码,一开始没有打算接,当接通之后,又庆幸自己没有直接挂断,“小温总。”


        

温知夏:“……顾夏集团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政(府)项目要投标?”


        

顾平生被带去接受调查的事情,尚未在办公室内传开,“这是集团一整个月的重点项目,从筹备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小温总怎么会突然问题这件事情?”


        

“具体是什么项目?”温知夏顿了顿,“方便说吗?”


        

陈安泰迟疑了一下,“……这,如果是小温总问起来,自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这个项目我并未参加,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一个新兴的项目,会被重点扶持,竞争也异常的激烈,不亚于当年让顾夏集团一跃从新秀攀上小高峰的远东军事项目。”


        

一个堪比远东军事的项目,自然是一块大蛋糕,也难怪吴雯静愿意费时费力的绕这么大一个圈,只是温知夏还是有些捉摸不透,她既然已经拿到了顾平生的短处,为什么还要把她给拖进来?


        

调拨她跟顾平生的关系?


        

可……他们还有什么关系可调拨的?


        

同样的问题,在庆典结束之后,张之彦也问了吴雯静。


        

“……顾平生的软肋是那个女人,这件事情不还是你提醒我的?”吴雯静沉声,“把她牵扯进来才能让顾平生分心,你才能成功的拿下那个项目。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个女人是什么心思,等你什么击败了那个顾平生,你想要弄到身边玩玩,妈还能拦着你吗?”


        

张之彦皱了皱眉头,“我对她不是玩弄……算了,只是一个疑似行贿,并不能绊住顾平生多长时间,顾夏集团这几年上升的势头很快,张氏……胜算不大。”


        

“谁说是疑似?顾平生明明是既送女人又送钱,证据确凿。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至于张氏集团……”吴雯静瞥了眼门口,低声道:“你也在张氏集团这么多年了,还是应该尽早把实权都聚拢过来,你父亲年纪大了,也该退休享享清福了。”


        

乍听之下,是在替张展荣考虑,但是稍一琢磨便会觉察,事情并非如此,更像是……要进行架空。


        

“父亲身边只有我一个儿子,张氏集团早晚不……”


        

“既然身边只有你一个儿子,那就更应该早日交到你的手上。”吴雯静沉声说道。


        

最近这两年,这件事情吴雯静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他跟前提及,张之彦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光知道没有用,我要看到的是你的行动。”吴雯静握着他的手,说道:“妈就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但你父亲可不止你这一个儿子,你从小就聪明,我相信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张之彦:“顾平生不会要张氏集团,父亲跟他不睦多年,也不会……”


        

“会不会是你能说了算?”吴雯静的情绪忽然就有些激动,对他的不听话,有些恼怒:“总之,你听我的没错,我还能害你吗?!”


        

张之彦没有再说出什么反驳的话,在张展荣回来以后,吴雯静已经重新又变回了那个温柔的解语花,给他按摩,说着柔声细语。


        

张展荣握住她的手,让她陪自己坐了一会儿,晚上在吴雯静从浴室出来后,从后面抱住了她。


        

吴雯静背对着他,对于他的碰触,眼中一闪而过的厌烦,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张展荣显然已经不能满足她这方面的需求,但是每次她还要装作很满足的模样。


        

今天也是这样,当张展荣趴在她的身上呼呼大睡,吴雯静把人推开,披上了睡衣,走入了顶层的阁楼。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整栋别墅都陷入到了一片沉静之中,随着阁楼房门“吱呀”一声响起来,吴雯静就被人一把抱起来,推倒在了床上。


        

男人健硕的身体随之扑上来。


        

澜湖郡。


        

顾平生尚未回来,小家伙趴在温知夏的腿上,“爸爸呢?”


        

这已经是今晚问的第三遍。


        

小孩子好像就是记性不太好,问过的话隔一段时间想起来了,就要再问上一遍,“爸爸今天要在公司加班,可能要等你睡着以后再回来。”


        

顾佑之拽着温知夏的袖子,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仰着头看她:“麻麻,你喜欢团子吗?”


        

因为温知夏从一开始就喊他“团子”,小家伙也就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小名。


        

温知夏戳了戳他软乎乎的小脸蛋:“喜欢。”


        

“会跟团子和爸爸在一起吗?永远永远。”他眨了眨眼睛问道。


        

温知夏:“……你的亲生妈妈才会永远陪在你跟爸爸身边。”


        

他们说到底,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她虽然很喜欢这个孩子,但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他。


        

她跟徐其琛,日后总是要有自己的孩子。


        

“可麻麻就是亲生妈妈。”他说。


        

温知夏轻笑了下,因为他的童言无忌,并没有跟他解释,这两者之间的不同。


        

顾佑之很有灵性,见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被取信,一撅小屁股,小脚丫一蹬,从沙发上站起来,小短腿慢慢的滑下来,踩着拖鞋,肉乎乎的小手勾住温知夏的手指。


        

“团子没有说谎,有……有证据。”小家伙一本正经的鼓着小奶膘,奶声奶气的要为自己正名。


        

温知夏略一挑眉,有些好奇他能给自己看些什么东西。


        

小家伙牵着她的手,“哒哒哒哒”的踩着小脚丫往楼上走,走到顾平生的书房前,用力的推开了门。


        

温知夏狐疑的看着他的举动。


        

“那里。”小佑之指着顾平生办公的那张桌子。


        

温知夏没有动,小家伙就自己跑过去,熟练的将抽屉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