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5章:有什么亲属间的血缘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走近,看着他摆在桌上的东西——都是照片。


        

是她各个时期的照片,有高中时期偷拍的侧脸,有大学时期他光明正大拿着相机怼脸拍的正脸,还有两个人出去玩时候的旅游照,一直截止到三年前。


        

顾平生不喜欢拍照,但是一直对给她拍照乐此不疲。


        

以前上学的时候,旁人的空间里男生炫的要么是游戏战绩,要么是聚会玩乐的照片,还有些配图的伤感语录一类,而他的空间里,一水的都是温知夏的照片,生怕旁人不知道他的心思。


        

“这个,爸爸写的。”


        

小佑之将照片翻过来,上面还有数字,他熟练的将所有的照片按照年龄进行了排序。


        

即使是温知夏自己,都不会很清楚的记得,这些照片的具体年龄和时间。


        

这么小的孩子,动作熟练到像是已经这样玩过千百次。


        

当其中二三十张正脸清晰的照片按照时间顺序一一摆放好,温知夏喉咙一哽:“……你,谁教你的?”


        

其实答案已经再清楚不过,谁能在这间书房里,教会这么小的孩子这些,必定是要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成百上千字的训练。


        

温知夏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团子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无比的确定她是他的妈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赵姨说,顾平生这些年一直在等她回来。


        

顾平生说,他身边没有其他的女人。


        

那这孩子……难道是他收养的吗?


        

温知夏看着顾佑之跟顾平生隐约间透着的相似,难道是……有什么亲属间的血缘关系?


        

“爸爸说,麻麻会回来跟我们一起生活。”顾佑之爬上椅子站起来,到温知夏下巴的位置,“别人都有麻麻,团子也要麻麻。”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他从出生开始,身边就只有顾平生一个爸爸,以前生病难受的时候,就会哭着喊着要麻麻,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有麻麻,而他的麻麻就只是一堆照片。


        

在顾佑之睡了以后,温知夏坐在书房内,只开了桌边的台灯,她翻看着照片背面的字,除了有编号之外,每张后面还都有一行小字。


        

上面写着的拍摄时间和地点。


        

昏暗的灯光下,温知夏看着上面坚毅的笔触,很多记忆就如同潮水般涌过来。


        

彼此,楼下。


        

周安北将车停靠,低声提醒后面闭目休息的男人,“顾总,到了。”


        

顾平生按了按眉心,抬眸看了看门口的位置,没有立即下车,而是说道:“你开另一辆车先回去,我抽根烟。”


        

周安北点头,然后转过头,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赵芙荷那边手上的证据……”


        

顾平生已经点燃了一支香烟,窗户半开,烟雾依旧缭绕,深邃的眼眸在这深沉的夜色中,更加显得难测,“吴雯静这个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这次为了她儿子,能重新联系上赵芙荷,看来……张氏集团的状况比我们所了解的要糟糕的多。”


        

不然,也不会兵行险招。


        

“广告片是一荷知夏出的,吴雯静多次联系过太太,听闻……两人相处的不错,吴雯静对太太很是欣赏。”周安北将打听到的消息,如实说道。


        

顾平生抽烟,细微的吐出一个烟圈,青色的烟雾弥漫在眼前,眸深一片,不见光线,“她不会害我。”


        

他了解她,就算是当年那么生他的气,想的也只是从他的身边离开,未曾动过什么其他的念头。


        

她有能力,也有自己的关系网,虽然从顾夏集团离开多年,但如果她想,也是能搅得他不得安宁,但是她没有。


        

所以他自然是不相信,她会联合外人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她是个恋旧的人,心肠也软,就是有时候看上去冷冰冰的,好像是寡淡的不近人情。


        

闻言,周安北也不再说什么,下车离开。


        

半个小时后,顾平生抽完了两支香烟,明明灭灭的星派在昏暗的车内,隐隐约约的亮着,像是萧瑟沉寂荒山外孤狼的眼睛。


        

他没有回卧室,因为他打心底里知道,在他不用强迫的手段让温知夏去主卧休息的情况下,她人一定是在客房。


        

他身上的烟味还没有散去,贸然进去,也是打扰她休息。


        

顾平生脚步稍一迟疑,之后转身就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缓缓打开,坐在书桌前的温知夏楞了一下,抬眸看着站在门口的顾平生,一时之间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顾平生也稍微诧异了一下,深沉的目光落在她身前的那叠照片上面,迈步走近,将照片收起来,“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他收照片的动作很快,却很仔细。


        

温知夏看着他的动作,“我……你抽烟了?”


        

他距离她很近,身上的烟草味就显得非常明显,正在收拾照片的顾平生顿了一下,她不喜欢他抽烟:“周安北抽的,他送我回来。”


        

回家途中被拉出来挡枪的周安北还在开车,“阿嚏”一个喷嚏打的莫名其妙。


        

温知夏也不知道是信了没有,没有再问什么。


        

将照片放回到抽屉里,他也没有开灯,难得的在她跟前也没有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而是自己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撑着长腿靠坐着。


        

没有再说话,但是无端的就让人觉得周身疲惫。


        

“你早点休息。”温知夏站起身,走到书房门口,微微偏过头,说道。


        

顾平生轻声“嗯”了下,之外再无其他的声响,整个人反常的沉默,许是他的冷漠和疏离都是对旁人的,在她面前永远都是温声软语的哄着,此刻的状态,让温知夏对于白天的事情重新忧虑起来。


        

她是认为,依照他现在的能力,处理起这件事情或许会有些麻烦,但不会是什么特别棘手的问题,难道……


        

“那边……怎么说?”她问。


        

顾平生靠在沙发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揉捏着太阳穴,摇了摇头。


        

“很棘手?”她问,“视频里的人……真的是项目的工作人员?”


        

“无碍。”他招了招手,眼眸深黑的看着她所站立的方向,“你现在要是不困,就过来帮我按按。”


        

温知夏迟疑了一下,脚尖想要向外走,但是他已经躺靠了下去,周身疲惫的模样。


        

最终她还是走到了沙发旁。


        

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周遭之后空气是在无声的流动着,该是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温知夏见他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低眸看了一眼,结果正好撞到他一片深幽的眸光里。


        

“夏夏。”他说,“三年前我把赵芙荷送去了地下城,她最近爬床到了项目的相关工作人员,两个人的账户存在多笔交易,认为我这是又送人又送钱。”


        

温知夏微怔。


        

“我现在动不了吴雯静,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他直起身体,大掌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徐家的确是个好靠山……吴雯静攀上了徐其琛的小姨,这次的事情徐家参与其中想要分得一杯羹,你猜这件事情徐其琛知不知道?”


        

徐家之中,如果说徐其琛最看重的长辈,那便是他的小姨,这一点,温知夏是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