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8章:夫人带回来一个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从徐其琛那里得到了肯定回答的时候,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乍然听到还是沉默了一下。


        

“……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小姨她因为跟吴雯静算是旧识,所以会对张氏集团抱有些希望。”徐其琛解释这件事情跟是不是顾平生无关。


        

温知夏不知道是信了没有,因为听完后半晌没有说话。


        

徐其琛顿了顿:“小夏你在听吗?”


        

温知夏回过神来:“嗯,我知道了。”


        

听她声音入场,徐其琛微微放下心来,“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参与太多,毕竟……”


        

毕竟,她跟顾平生的事情还没有断干净,两个人之间以前也曾经亲密无间。


        

这点,温知夏都懂:“嗯,好。”


        

徐其琛笑了下:“再过两天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去陪你。”


        

温知夏;“好,你多多注意身体。”


        

从广告片的事情开始,不光是顾夏集团内部开始出现了种种不好的猜测,就连一荷知夏这边闲余之时都能在茶水间听到这件事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次顾夏集团的事情,能多久解决?行贿这种事情可是招标大忌,这还是上面重视的大项目,不会直接给除名了吧?”


        

“我听说以前只要是有疑似行贿不能在段时间内自证清白的,都是直接失去招标资格,我叔叔的女儿的朋友的同学就是顾夏集团内部的员工,说是为了这个招标已经忙了很长时间,先不过投入进去的金钱,就是时间和人力成本都很大。”


        

“……行贿罪还要坐牢的,顾总也是实惨……”


        

“……”


        

门外的温知夏沉静的听着。


        

顾平生要处理集团内部的事情,还要时不时的被叫去接受问查,在温知夏不再回澜湖郡的时候,顾佑之整个人也重新的陷入了安静之中,整天就趴在窗户上往外看,跟他说话也不理会,大大的眼睛里也失去了鲜活和灵动。


        

赵姨和王姨看的心急,这段时间明明已经肉眼可见的开朗活泼了一些,怎么现在好像比之前更加严重了?


        

于是当天晚上,在顾平生回来的凌晨,赵姨将事情跟顾平生说了。


        

顾平生按着眉心的位置,沉默了数秒钟后,站起身,“我去看看他。”


        

小佑之这个时间点已经休息了,但是隐约的好像感受到了身边有人,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眨了眨,肉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看到是顾平生后,掀开被子,钻进了他的怀里。


        

顾平生大掌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怎么了?”


        

“为什么,麻麻不跟我们在一起?”小家伙委屈的抽了抽鼻子,眼泪汪汪的。


        

顾平生低声叹了一口气,深沉的嗓音里带着几分的怅惘:“麻麻她……只是还在生我的气。”


        

“爸爸做错了什么事情?”小佑之抬起头。


        

这个问题,顾平生没有办法回答,因为站在他的角度上,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许就算是再给他一重新选择的机会,他多半还是会选择同样的方式,可能唯一不同的是……


        

这次他会进行的更加缜密,不会让她察觉到丝毫。


        

他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人,骨子里藏着的就是一意孤行的偏执。


        

他所认为的男人守护,就是将她护得一丝不漏,说是大男子主义,但更多的是为自己曾经的无能为力做出弥补。


        

他总是觉得,温知夏当年跟他一起创业白手起家的时候受了太多苦,以至于后来想要将什么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让她不需要工作,让她可以不用烦忧。


        

但好像,这样的想法,竟然在无形之中将她越推越远了,以至于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此刻面对儿子的问题,顾平生抚摸着他的小脑袋,说:“惹她不高兴了。”


        

“爸爸不可以给麻麻道歉吗?”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做错了事情,道歉以后就是可以和好的。


        

顾平生捏了捏他肉乎乎的小脸:“嗯,道歉,明天把你送到她身边,替爸爸道歉好不好?”


        

小家伙眼睛一亮,点头如蒜,“嗯嗯。”


        

顾平生轻笑,“没良心的小东西。”


        

怕是到了她身边,连他这个爸爸都能给忘到脑后。


        

温知夏下班回来,一走进景园,就在门口看到了裹得跟个粽子一样乖乖站在原地的顾佑之,跟前还放着一个几乎快要跟他一般高的行李箱。


        

小家伙长得本身就跟个小糯米团子一样的,因为天气冷,顾平生给他穿的也厚,毛茸茸的就露出一张软乎乎的小脸,映衬大眼睛更加的晶亮。


        

温知夏诧异的蹲下身,向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什么熟悉的身影,“小团子,你怎么在这里?”


        

小佑之想到自己爸爸的话:你麻麻心软,见到她以后,看着她的眼睛卖惨知道吗?


        

顾佑之年纪小,还不懂什么是卖惨,歪着小脑袋疑惑的看着他。


        

顾平生顿了顿:……就这样看着她吧。


        

他们的孩子自然是得天独厚的独一份儿的精致好看,虽然当初没能如他所愿的是个女孩子。


        

“麻麻团子好冷,你可以让团子进去吗?”小家伙忽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带着绵绵小手套的手指乖乖的揪着温知夏的衣服,奶声奶气的问道。


        

温知夏看了看他身边的行李箱,顿了下:“这箱子……你爸爸呢?”


        

“爸爸……他没有时间,很晚才回来。”小家伙低着头,沮丧的说道。


        

温知夏顿了下,自然而然想到了招标的事情。


        

“麻麻,团子冷。”委委屈屈,可怜巴巴。


        

当温知夏带着一个小奶娃娃走进景园的时候,佣人纷纷诧异的看着眼前萌萌的小男孩儿,“夫人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可爱。”


        

“是啊,跟个小仙童似的。”一人附和道。


        

温知夏只说是一个朋友的孩子,“给他倒杯热牛奶暖暖身体。”


        

在陌生的环境里,顾佑之一直紧贴着温知夏,眼睛里有些不安,他不怎么接触外人。


        

温知夏安抚的捏了捏他的脸:“没事,她们不会伤害你。”把人抱到沙发上,坐在自己跟前,给他摘掉小围巾放到一边,外套脱下来,“你是怎么来的?”


        

顾佑之:“周,周叔叔。”送他的。


        

温知夏:“怎么不在澜湖郡?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佑之瘪了瘪嘴,一副要哭的模样。


        

温知夏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我……”


        

“麻麻是不是不喜欢团子了?麻麻要跟别的叔叔再生一个团子是不是?团子是不是要没有麻麻了?呜呜呜呜……”小家伙“哇”的一声哭起来,肉乎乎的小手揉着眼睛。


        

温知夏不太会哄孩子,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牛奶,纸巾给他擦了擦眼泪:“好了,我不问了,先把牛奶喝了。”


        

一旁的佣人却被小家伙一口一句的“麻麻”给吓到了,温知夏跟徐其琛没有孩子,那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佣人们面面相觑,目光有些异样。


        

温知夏像是也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当着还在哽咽的孩子的面,她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免得惹他再伤心。


        

这么大的孩子,正式想要父母陪伴的时候,顾平生说她是他的麻麻,小家伙明显就是认定了她,这一点让温知夏有些头疼。


        

“先生回来了!”


        

佣人看到门外的停车,连忙欣喜的迎过去。


        

温知夏闻言,看了眼抱着奶杯正在喝牛奶的顾佑之,眉头拧了一下。


        

晋茂打开车门,徐其琛长腿迈下,原计划他是明天回来,但是想着早点见到她,就提前没有打招呼的回来。


        

他手中拿着礼物盒,褪去外衣,“夫人回来了吗?”


        

佣人点头的同时,有些欲言又止,“回来了,只是……”


        

徐其琛略略抬眸:“出什么事情了?”


        

佣人低声道:“就是……夫人带回来一个孩子,那孩子一直喊……喊夫人麻麻。”


        

身后的晋茂闻言,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顾平生的那个孩子,暗中小心的看了一眼徐其琛。


        

徐其琛没有什么多余神情变化的将外套递给佣人,“谁家的孩子?”


        

佣人:“……这个,我们也不清楚。”


        

徐其琛没有再问什么,站在玄关处,佣人半蹲下身将拖鞋放在他的脚边,徐其琛换上后,拿着礼物盒走进了厅内。


        

温知夏见到他回来,站起身,“不是说明天回来吗?”


        

徐其琛将礼物递给她,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想要早点见到你,就提前回来了。”


        

温知夏笑了下,掀眸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徐其琛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她身后的小尾巴上。


        

顾佑之就跟在温知夏的身后,小小一只,又乖又萌的模样,让人看到就会心生喜欢。


        

“这孩子是……”


        

温知夏知道,即使她随意的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也瞒不过徐其琛,“是……”


        

“麻麻,团子想要去洗手间。”顾佑之勾着温知夏的手,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我先带他去趟洗手间。”温知夏说道。


        

徐其琛点头,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眸深了一下。


        

“先生,是那个孩子。”晋茂上前一步,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