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49章:您跟夫人的孩子,贵不可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其琛淡淡的点了点头,缓缓的收回视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洗手间内,小家伙鼓着腮帮子看着温知夏。


        

温知夏半蹲下身,给他整理好衣服,戳了戳他鼓起来的奶膘:“怎么了,撅着嘴,都可以挂茶壶了。”


        

“吧唧”小家伙出其不意的在温知夏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不偏不倚的正好盖住了徐其琛刚才亲的位置上。


        

温知夏先是一怔,继而轻笑出声:“人小鬼大。”


        

一大一小出来的时候,温知夏的笑容还在面上,徐其琛顺着脚步声看过来。


        

温知夏让人带着小家伙先四处转转,顾佑之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摇头,可怜巴巴的像是害怕被遗弃的小兽。


        

“我待会儿去找你,先跟阿姨去玩一会儿,乖。”


        

有些话肯定是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的,尤其顾佑之虽然年纪小,但是很聪慧,温知夏不希望有哪句话会不小心伤害到他。


        

在佣人牵着一步三回头的顾佑之离开后,温知夏这才跟徐其琛解释了孩子的事情,“这孩子……是顾平生的,他最近遇上点麻烦,团子有自闭症,不喜欢亲近别人,所以……就送到了这里。”


        

这样的解释,温知夏自己听着都觉得有些牵强,但事实也的确如此,她也有想过把顾佑之重新送回到澜湖郡。


        

但是刚才她接到电话,赵姨人在医院,王姨在照顾她,顾佑之一个人在澜湖郡显然不安全。


        

“小夏,你们已经分开了。”徐其琛摸了摸她的头发,没有说其他的事情,只是陈述了一件事实。


        

既然分开了,在徐其琛看来,凡是跟顾平生有关系的事情,她都不应该插手。


        

“你,生气了?”温知夏带有几分小心的看着他。


        

徐其琛沉了沉,数秒钟后低声叹了一口气,“没有,一个小孩子,你想要照顾两天也没有什么,只是……你也说了,这孩子比较粘你,那以后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会时常发生?”


        

温知夏抿了下唇,垂下眼眸,这个问题她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答。


        

“夏,如果你喜欢孩子,我们自己也可以生。”言外之意,她没有必要去照顾旁人的孩子。


        

而类似的话,温知夏以前也从顾平生的口中听到过,只不过顾平生他说的是——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孩子,那我找别人给你生。


        

“先让他住两天吧,我会把他送回去。”


        

徐其琛也没有过多的勉强她,伸出手抱了抱她,“你做决定就好。”


        

晚上,以为初次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顾佑之显得更加黏温知夏,到了天黑以后,除了温知夏以外,根本什么人都不让靠近,很没有安全感。


        

没办法温知夏只好自己照顾他,小家伙这才放松了一些。


        

徐其琛想要上前帮忙,但是顾佑之却躲在了温知夏的身后,怯生生的看着他。


        

“我来吧,你今天坐了一天车,去休息吧。”温知夏见状说道。


        

徐其琛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还羞怯着的小家伙,此刻正露着灿烂的笑容用肥皂水泡泡吹在温知夏的身上,发出清脆的笑声。


        

温知夏宠溺的看着水盆中央的小家伙,往他身上泼了两下水,两人亲近的宛如是母子。


        

“先生,那个孩子,夫人知道他的身份了?”晋茂听到里面的笑声,在徐其琛出来后,低声问道。


        

徐其琛捏了下手指,“……尚未。”


        

“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尚且对这个孩子多加怜爱,倘若他日知道了……”晋茂抿了下唇,“难怪人人都说这个顾平生不简单,现在看来当真如此,心思深沉非常人所能及,怕是一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的局面。”


        

见徐其琛没有说话,晋茂继续道:“不管怎么样,先生还是宜尽早有个自己的孩子。不管夫人现在对这孩子如何喜爱,到底不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也米有相处多长时间,感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有着亲疏之别。您跟夫人的孩子,贵不可言,也能断了旁人不该有的心思。”


        

徐其琛瞥了他一眼,“你最近,话越来越多了。”


        

晋茂躬身,“属下多言了。”


        

徐其琛转身回了卧室,晋茂看着他这般纵容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暗自焦急。


        

温知夏把顾佑之哄睡以后,这才走出客房,她走下楼梯,想要却喝点水,余光看到客厅内正在饮酒的徐其琛。


        

窗外的月光洒落在他的肩上,两者像是浑然融为一体。


        

“怎么还没有睡?”她走过来,问道。


        

徐其琛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在自己身旁的位置上坐下来,他手臂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今天看到你照顾那孩子,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孩子,你也一定会是位好母亲。”


        

温知夏顿了一下,轻声“嗯”了下。


        

徐其琛含了一口酒,抬起她的下颌,缓缓的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唇有些微凉,跟顾平生那种永远的火热,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当他想要将撬开她的唇瓣,将酒渡过来的时候,温知夏忽然之间就躲开了。


        

徐其琛将红酒咽下去,保持着被她推开的姿势,垂下了眼眸,让人不知道他眼底是何种神色。


        

温知夏能感觉到,他有些生气了。


        

徐其琛在温知夏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温和绅士儒雅的,但再如何清雅的男人,被自己的女人拒绝,怕是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悦。


        

两人之间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我……对不起。”温知夏低声说道。


        

那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在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那么做了。


        

“是我忘记,你不喜欢饮酒。”在她心怀愧疚的时候,徐其琛温和的笑了下,抚了抚她的面颊,“你我之间,不必道歉。我说过,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他给了她最大的宽容和谅解,也让温知夏更加的内疚起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休息了。”徐其琛牵着她的手,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