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第153章:你在报复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知夏略略抬眸。


        

刚才洗手间外面的脚步声,是她的。


        

助理:“我只听到了一两句,我只是觉得,顾总这样的男人,能始终耐着性子包容一个女人,很难得。”


        

普通的男人尚且做不到的事情,放在顾平生这般身份的男人身上,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毕竟,倘若不是爱重到了心坎里,依照他的身份和财势,招招手,就有数不清的女人扑上来,更何况他还年轻英俊。


        

温知夏拿着顾平生的外套,迟疑了一下之后,接了过来。


        

“顾总……是太太。”


        

顾平生一脸沉色的抱着孩子上车,周安北便知道这多半是在一荷知夏受气了,而他们顾总的怒火,也就只有一个人能轻易的掀起来,再轻易的灭下去,如果……她愿意的话。


        

顾佑之看着车窗外的温知夏,有些跃跃欲动。


        

顾平生眼眸深沉的靠在椅背上,眉峰之中凝聚着冷霜,没有降下车窗,也没有说走,就那么坐着。


        

温知夏走到后座车门前,犹豫了一下以后,敲了敲车窗。


        

周安北透过后视镜看到顾平生放在膝盖上的手蜷缩了一下,可之后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往日里总是见到顾总上赶着去哄温知夏,这还是周安北第一次看到两个人之间的角色互换过来,他不禁有些好奇,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温知夏这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能把顾平生给气成这样?


        

可这虽然好奇心深重,他也只敢在暗中进行揣测观察,大气不敢出一下。


        

只是,他是想要独善其身的当个透明人,但温知夏敲了两下车窗见顾平生没有降下车窗的意思,就来敲前排的车窗了。


        

这——


        

周安北思索着,自己这是该开呢?


        

还是不开?


        

“顾总,我这……”


        

站在车窗外的温知夏搓了一下手臂上搭着的男士外套,她出来的时候匆忙,没有穿外套,刚才寒风中站了一会儿就冷得紧。


        

小家伙看着车窗外的温知夏,小奶膘鼓了鼓:“周蜀黍,外面很冷。”


        

周安北当即心神一顿,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做了一件蠢事,开车门的行为可能会惹怒顾平生,可这如果不开车门,倘若温知夏这要是冻病了,他这就是一下子得罪了两个人。


        

权衡之下,周安北打开了车门,走下车,“温总。”


        

温知夏搓了搓手臂,把外套推给他,瞥了一眼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的顾平生,唇瓣抿了一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了。


        

周安北有些傻眼:这两人到底是谁在生谁的气?


        

重新回到车上,顾平生看着他递过来的外套,“她说什么了?”


        

周安北:“这——”


        

顾平生见他迟疑犹豫的模样,冷笑一声,拿过外套就从车窗里给丢了出去,“开车!”


        

周安北:“……”您这拿自己的衣服出什么气?


        

手工定制的设计师款,还挺贵的。


        

温知夏没有走多远,就听到身后摔东西的声音,脊背僵了一下,就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驶离的轿车和遗落在地上的外套。


        

她深吸一口气,又叹息一声,还是走过去,重新给捡了起来。


        

助理看着她去而复返,手中还拿着外套,狐疑的问道:“温总这是……没有追上吗?”


        

温知夏略一点头,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脑子里反复回想着的,却是顾平生在洗手间里愤怒的面孔,和极力在压制情绪的模样。


        

这大概是……他最生她气的一次了。


        

“阿嚏”,“阿嚏”。


        

快要下班的时候,温知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在办公桌前处理了两个小时的工作后,她感觉有些冷,就将外套给披上了。


        

面颊微烫,她起初并没有在意,直到小陈进来说大家要下班了,抬头看到她不正常的面色后,说道:“温总,您这是身体不舒服吗?”


        

温知夏打了一个喷嚏,“冻感冒了,没事,你们走吧。”


        

小陈:“我还是先去楼下给您买点感冒药,您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好。”


        

温知夏想要拒绝,但是小陈已经风风火火的出去了,这大概就是初出茅庐年轻人身上的活力,做事情总是拥有无限的热情。


        

在小陈的监督下,温知夏吃了感冒药,“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被让你男朋友等急了。”


        

小陈有了不好意思的抬头:“温总,你……怎么知道他来接我?”


        

“偶然看到过,听说你们是……大学同学?”温知夏问道。


        

小陈点头:“嗯嗯,不过我们高中的时候就认识,大学的时候才发展起来的,是他追的我,追了很长时间,我才点头答应的,他对我很好……”


        

温知夏听到她的话,微征,这样的感情经历,让她想到了自己跟顾平生。


        

在小陈走后,温知夏继续的处理了一下手头上的事物,等差不多完成的时候,想要在一旁的沙发上稍微休息一下,结果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顾夏集团。


        

会议室内的灯还亮着,原本该在两个小时内结束的会议,已经开了三个多小时,而且还未结束,首座上的顾平生一脸阴霾的坐着,下面的人见状便已经是战战兢兢。


        

虽然是拿出了千万般的小心谨慎,最后还是被批的狗血淋头。


        

无人不为之胆寒。


        

周安北默默的为被训斥的高层捏了一把汗,但也只能怪他自己不小心,怎么就偏偏这个时候撞到枪口上,这能怪的了谁。


        

等会议结束的一瞬间,顾平生离开,不少人都在暗中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


        

周安北跟进了办公室,端上杯咖啡放在桌边:“顾总……视频的事情是不是需要交给警方?”


        

“再等等,还不到时机。”顾平生长腿撑着坐下,抿了口咖啡,随即放到一边,“怎么这么难喝,你往里面放什么了?”


        

周安北有些冤枉:“这是您一直喝的意国进口咖啡豆。”


        

顾平生瞥了一眼没说话,摆了摆手:“没事不要在我面前晃悠,看的心烦。”


        

周安北:“……”


        

“等等。”


        

在周安北已经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平生又忽然把人给叫住。


        

周安北转过身来:“顾总有什么吩咐?”


        

“今天在一荷知夏楼下她……”顾平生蹙起剑眉,觉得自己这般又去关心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耐烦的挥挥手,“出去吧。”


        

周安北:“……”


        

景园。


        

温知夏在办公室内小睡了一觉,最后是被冻醒的,醒来以后觉得自己似乎更加难受了几分,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头昏脑涨的,洗漱以后,就直接睡了。


        

徐其琛今天也回来的有些晚,听佣人说她连饭都没有吃,就上楼走进了卧室。


        

卧室内,她被子盖得很紧,就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眉头紧皱着,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徐其琛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下,温度高的有些吓人,“小夏?”


        

他的手有些凉,碰触到温知夏的之后,她下意识的往被子里又缩了一下,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声以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徐其琛让佣人拿着降温用的冰袋,用干净的毛巾裹上放在了她的额头上,“给家庭医生打电话,夫人发烧了。”


        

佣人:“是。”


        

家庭医生来了后,给温知夏测量了一下体温:38.5℃,已经算是高烧。


        

“这个季节流行性感冒很厉害,我给夫人先配一些药,今晚盖好被子睡一晚,明天如果还不退烧的话,就需要挂吊针了。”家庭医生说道。


        

徐其琛点头,让温知夏靠在他的肩上,给她喂药。


        

温知夏闭着眼睛,唇瓣刚一碰触到药片,就闭的的很紧,她排斥吃药。


        

徐其琛顿了下,“你发烧了,先把药吃了,听话。”


        

她烧的意识有些不清,含糊的说了一句什么,徐其琛没有听清楚,但是当药片塞进她的口中,苦涩滋味在口中蔓延的时候,她皱着眉头嘟囔道:“你在报复我,报复我白天惹你生气了是不是?”


        

报复她说了让他难过伤心的话,就喂她吃那么苦的药。


        

他明知道她不喜欢吃药,不喜欢药的味道,却给她吃那么苦的药。


        

揽着她肩膀的徐其琛这一次听到了她的话,扶着她躺下的动作微顿。


        

喜欢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请大家收藏:()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